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世家门阀的存在意义】

但见一个老者慢悠悠走到门口,面色和蔼的朝着程处默招了招手,笑呵呵的道:“程家的娃娃,莫要嚎啕了,若是老朽猜测没错的话,你这番嚎啕仍是你那个师父教给你的策略,对否?”
  “你师父这个人啊,真是把人心给琢磨透了,但是他同时也知道,天下人不可能都是傻子,所以不管计策多么精深,总会有人看出蛛丝马迹,因此,他专门教给了你这番嚎哭……”
  “以情动人啊,确实是不错的办法。老朽不得不说,这次老朽是被打动了。”
  “程家娃娃,你记住,虽然世家号称钟鸣鼎食,虽然世家看到利益就会往上扑,但是,我们并非全是铁石心肠之辈。”
  “这世上只要是人,他就有自己的柔软之心,并且越是富裕之人,他愿意行善的心思反而越重,打个比方,比如长安街头出现一个乞丐,浑身脏污,饥饿将死,这时候一个富人和一个穷人看见,你觉得会是哪个人先去救一下乞丐呢?”
  “娃娃我告诉你,必然是那个富人先掏出几枚铜钱扔过去。”
  “而那个穷人呢?他甚至有可能偷偷的拿走富人扔给乞丐的几枚铜板……”
  “所谓穷人计,富涨良心,这话其实并不能确定谁褒谁贬,而是人活于世迫于无奈才滋生的心思。人若是穷的急了,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人富裕以后,才有资格展现自己的柔软。”
  “恰恰我们世家之人,就属于富裕超过数代的情况,我们愿意行善的心,就比穷人更多一些……”
  “也许你会反驳,认为老朽这是在唱高调。你甚至会拿你师父的情况做例子,认为你师父在幼年之时根本不曾受过救济,比如那个密云孙氏,他从未救济过你师父,对不对?”
  “程家娃娃,我告诉你其实密云孙氏是救济过你师父的甚至可以说救济了很多密云县的百姓。虽然孙氏做事极其苛刻,几乎是用一种压榨的方式对待穷人但是他们毕竟在青黄不接的时候给了百姓一点活干。”
  “当初那个世道,雇人干活就意味着给人一口饭吃。你师父正是因为有了那一口饭所以才能活下来成为今天的幽云领主。”
  “我们不否认,你师父一直恨密云孙氏但是他心里有没有感激呢?老朽认为他也是有着感激的。他是那样精明一个人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为什么能活下来。所以,他心里肯定会有感激。”
  “若是他心里没有这份感激,你以为密云孙氏还能留到今天吗?早就被你师父给打落尘埃了,怕是全家老小一个都不能活。范阳卢氏够强大吧曾经位列五姓七望可是如今的范阳卢氏在哪呢?一次所谓的马匪过境就让他们劝阻鸡犬不留了哇。”
try{mad1('gad2');} catch(ex){}  “那么强大的卢氏,一夜之间消失了,反而密云孙氏小小的家族,竟然一直保留到了今天。”
  “这正是因为你师尊心里感激密云孙氏的缘故。”
  “孙氏压榨过他,但是孙氏的救济让他活下来故而,他在报仇之时留了余地”
  “老朽跟你说这么多,并不是想替世家争什么说法。毕竟你只是个小家伙就算把你说服也无意义。老朽之所以这般絮絮叨叨,是因为我要让你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世家的行善之心比穷人更强烈……”
  “而这也正是你师尊让你在我们面前嚎啕大哭的真正用意。”
  “顾天涯这个人啊真是把人心琢磨透了。他知道我们世家注重利益,但是世上之事一旦涉及利益就会忍不住讨价还价,若是搁在别的事情上,他有充足的精力和我们磨,磨到我们没脾气,磨到我们乖乖的按照他的路子走……”
  “但是今次不行啊,幽云之地的几十万汉女等不起。眼下已经过完新岁,再过一个来月就是开春,开春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大量的土地必须耕种下去。民间百姓有句老话,叫做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若是在开春之际耽误了播种,一整年的时间就算荒废了。”
  “所以,你师尊仅有一个来月的时间来做这件事。”
  “所以,他才会这般的焦急。”
  “他知道这次没法和我们慢慢的磨,只能用出这种以情动人的办法试试看。”
  “庆幸的是,他又赌对了……”
  ……
  这老者一番长篇大论,声音似乎故意传进院子中。
  就在众人窃窃私语的时候,忽然看到老者领着程处默进门。
  进门后,老者先是拱手一礼。
  在场诸人无论什么身份,不由自主全都下意识回礼。
  却见老者呵呵一笑,指着自己道:“老朽崔云,自号清河老叟,世家的朋友都知道,老朽是清河崔氏的族长,天策府的对头则认为,老朽是世家一系最狡猾的老狐狸。今日无论是友是敌,咱们且把往日的事情放一边。方才老朽在门外那一番话,想必大家都听到耳中了,有些人可能会心有同感,认为老朽说的确实在理,但是肯定也有人会暗暗耻笑,认为老朽是在替程处默帮腔……毕竟,老朽是程处默的外公。”
  原来这老者正是清河崔氏的族长。
  世人称之为崔公,号称五姓七望的顶梁柱。

  崔公拉着程处默慢慢进门,一路径直走到先前的几张桌子处,这才缓缓驻足,目视众人道:“老朽虽然是程处默的外公,但是老朽并不会特别照顾这个孩子,我乃清河崔氏族长,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家族人。程处默是我外孙,严格来说属于外人,他刚才哭哭啼啼确实让老朽心疼,但那也只是外公对于外孙的心疼而已,想必诸位都知道,我清河老叟做事一向如此。先重利,后重人……”
try{mad1('gad2');} catch(ex){}  在场世家一方下意识点头。
  天策府一方也是心有同感。
  也就在这是,忽见崔公面色一肃,沉声道:“但是,有些事不能一直重利不重人。今日来的都是各家执掌,所以咱们说话不需要藏着掖着。老朽认为,汉女的事情需该有个了断。那是几十万个汉家女子,曾经被异族掠去受尽了苦难,虽然她们已经被顾天涯解救回来,但是她们将来的归宿仍旧是件大事。”
  “怎么解决呢?顾天涯已经找到了路。UU看书www.uukanshu.com就是棉花产业,就是纺织工坊。但是开办这个产业有个前提,需要大家去幽云之地帮他种植棉花。量很大,底限就得一百五十万亩。咱们都知道,顾天涯是个白手起家的人。虽然他妻子是一位公主,但是那位公主以前穷的很,手里只有兵,偏偏没有钱。”
  “因此,顾天涯单靠自己是没有能力弄起棉花产业的。”
  “一百五十万亩地,而且还都是未经开荒的荒地,这就意味着至少需要十五万口人,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到达幽州,并且把土地开垦出来,并且把种子播种下去。”
  “十五万人一起去开荒种田,每天需要吃的粮食就能把顾天涯压垮,所以,他把目光盯上了我们。”
  “这个盯上得举动,诚然让人感觉心里不舒服,但是老朽想在这里劝说诸位几句,咱们先把这份不舒服放在一边吧。咱们去帮一帮顾天涯,咱们各自使出自家的力。咱们也让那个一直敌视世家的家伙看一看,世家才是撑起整个中原汉家的脊梁骨……”
  “咱们要让顾天涯清楚的看明白,几十万汉女是谁帮他救济的,是朝堂吗?是天策府吗?都不是,而是我们这些一直受他敌视的世家。”
  “老朽现在以清河崔氏族长身份,郑重向大家宣布今次的参与份额,吾清河崔氏将会出动三千民户,前往幽云开垦荒地三万亩。他的底限需求是每家两万亩,吾清河崔氏帮他多承担一万亩,要用这份诚意,让他明白世家的不可或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