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七十二章 【场面弄的越大,越能把人心勾起来】

    大唐长安,程咬金府。

    程府的管事叫做程四,乃是一个跟随程咬金多年的老卒,说他老,指的是在沙场的资历老,其实这货才刚刚三十出头,体魄和精力处于最为雄健的巅峰。

    身为程咬金的亲兵首领,必然是会被老程拜为家臣的,不但被拜为家臣,而且还是第一家臣,就如同顾氏的马三保一样,第一家臣都有着管理家族大事的权力。

    但是今天的程四没去做任何事,这家伙自从天色未亮的时候就守在门口,脖子伸的长长,一直盯着某个方向。

    程府门前不止他一人。

    今日的程府很热闹……

    但见青石台阶两旁,矗立着二十个部曲,人人面色肃重,宛如铁铸一般。

    这二十个部曲平日很少现身,因为他们全都是程家最精锐的亲兵,每个人都曾上过战场,全都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悍卒。

    并且,他们身上都有着硕硕功勋。

    甚至其中有几个人,因功获封县男爵位。

    大唐注重军功,因功封爵何等荣耀?所以这二十个亲兵早已不能算是普通士卒,他们已经迈过了由兵到将的最关键门槛。

    已经算是人上人的级别。

    但是今天,他们重新又化身成为兵卒,重新拿起兵戈,山一般立在程府门口。

    程府除了出动这二十个封爵部曲以外,整个宅邸都在忙碌着张灯结彩,但见几个管事不断吆喝,指挥着家丁们快要跑断了腿。

    灯笼挂的高度不够平齐?

    拆下来重新再挂一遍。

    门前拴马的青石不够油亮?

    赶紧让小丫鬟们使劲的擦。

    一条大红色的胡毯,直接从大门延伸到街上,而第一家臣程四就站在大红胡毯的中央,他的目光自始至终一直盯着某个方向。

    呼啸寒风吹拂,程四纹丝不动。

    这就是一个开国国公家族的气势。

    此时程府门前的大街上,隔三差五便站着一小撮人,这些人明显都不是普通百姓,而是和程四同样身份的某家家臣,他们甚至比程四出现在门口的时间还早,有几个人在五更天的时候就来了。

    突然有人呼出一口热气,使劲跺了跺两脚像是取暖,这人口中发出一声笑,远远的对着程四打趣道:“程四哥啊,你今天摆的这个架势真唬人。眼看着都快两个时辰了? 你竟然一直站着纹丝不动。我说你累不累啊?稍微活动一下能咋了?赶紧过来赶紧过来,咱们兄弟先聊聊天呗,等会你家大公子回来的时候? 你再重新摆出迎接的架势也不晚呐……”

    可惜程四仍旧纹丝不动。

    那人像是很没趣的嘿了两声? 想了一想紧跟着又道:“秦家的秦三哥也来了? 程四哥你总不能连他的面子也不给吧。赶紧过来呗,咱们兄弟之间可是好一阵子没聚聚啦。”

    听到这人说出秦三哥的名字,程四脸上的肃重微微有些松动? 但他仍旧站在程府门前纹丝不动? 仅是把目光遥遥看向那边。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语带歉疚的道:“诸位哥哥,得罪莫怪? 今日是我们程家的大事? 兄弟我不敢有一丝松懈。”

    远处有一个汉子点了点头? 远远的朝他赞许道:“程四兄弟? 你忙你的? 刚才牛家的老六说的那就是屁话? 眼下这场合哪是咱们聊天的地方,不用听他叽叽歪歪,你忙你的事情就好……”

    程四双手抱拳一拱,语带赤诚的道:“秦三哥,多谢了。”

    远处那汉子再次点了点头? 道:“无妨? 咱们都是过命的兄弟? 谁都给谁挡过刀子? 兄弟之间不需要如此。”

    程四‘嗯’了一声。

    最先开口的那个牛家老七这时也大声喊了一句,远远道歉道:“程四哥,对不起啊? 兄弟我就是开个玩笑,其实我哪敢打搅你的正事。哈哈哈哈,四哥莫怪,等你忙完迎接大公子归家之事以后,兄弟我必然在长安城里给你摆桌请罪……”

    程四远远看他一眼,缓缓道:“老七兄弟有心了,到时候哥哥我必然狠狠的吃你一顿。”

    牛家老七哈哈大笑。

    他们这些人乃是各家的家臣,当初则是各家家主的亲兵部曲,天策府一系平民出身较多,功劳几乎都是靠着一刀一枪硬砍出来的,家主们在战场上厮杀,亲兵们随同着家主厮杀,自古有句老话,沙场刀兵无眼,所以这些亲兵乃是过命的交情,谁都给谁在战场上挡过很多次刀。

    他们的家主是军中同僚,他们这些亲兵则是最亲近的军中同袍。

    家主们有着过命的交情,他们这些亲兵同样有着过命的交情,所以才会在今天一齐前来,不管因功还是因私都要给程家帮一帮场面。

    ……

    这是一条朱雀大街,乃是大唐勋贵扎堆居住的地方,由于长街两旁都是高门宅邸,并且长街的尽头就是大唐皇宫,所以这一条大街极其繁华,平日里熙熙攘攘的全是人。

    朱雀大街一般是不准纵马狂奔的。

    但是今日,稍微不同。

    巡城的武侯们貌似早就得到暗示,所以一大清早的就开始在大街上奔走,偶尔看到有行人闲逛,立马就会上前好言相劝,先是和和气气的行上一礼,然后把人拉到角落里嘀嘀咕咕一番,于是行人们就做出恍然大悟之状,并且满脸好奇的朝着程府方向瞅上几眼。

    这时候武侯们会从怀里掏出一小把铜钱,和颜悦色的堆着笑脸道:“这是卢国公府上的一点意思,兄弟你拿了以后可要给个面子啊,先不要在街上闲逛啦,等到卢国公府上办完事情之后再逛不迟……”

    “什么?你想去看看热闹?”

    “肯定可以去看啊,卢国公又不是凶神恶煞的扰民之人。他欢迎任何人去凑热闹,这种事专门花钱请人还请不去呢。不过么,看热闹得等一会,现在先别在大街上闲逛,免得等会被快马冲撞了你……”

    “多谢啊,多谢兄弟理解,你先在这个角落待一会,我们再去街面上看看。哈哈哈哈,不用太久不用太久,很快就行,很快就行。”

    武侯们从未像今天这般和颜悦色。

    而长安城的百姓们也从未像今天这般配合。

    原因很简单,程家撒钱了。

    不止程家撒钱,今天还有好几家也在撒钱,总之就是一句话,大笔的铜钱猛力往外砸,砸到逛街的百姓们先等一会,砸到整个朱雀大街再也没有行人。

    ……

    突然有一匹快骑,急速在朱雀大街狂奔。

    转眼之间就到了城府门前。

    但见马上骑士来不起下马,直接在马背上高声大喊,急切道:“程四哥……”

    仅仅喊了这三个字,其余任何话都没有说。

    但是程四的面色陡然一肃,霍然转头看向身后的城府大门方向,沉声道:“尔等勿要喧哗,一起躬身等候。”

    大门口那边瞬间变得落针可闻。

    无论是程府的家丁部曲,又或是眼中带着好奇的小丫鬟,所有人全都摒气凝息,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同一个方向。

    也就在这时,猛然感觉脚下的地面有些晃动,紧跟着,远处传来轰隆隆的马蹄声。

    “来了!”

    不远处的街角里,那个曾经开玩笑的牛七下意识开口。

    那位秦三哥抬手轻轻一挥,呵斥道:“闭嘴,收声。今日乃是程家的大事,咱们这些做兄弟的可不能搅了场面。大家都往后站一站,我听着这动静怕是得有上百个骑兵。”

    顾氏铁骑?

    所有人脑中突然出现这四个字。

    轰隆隆!

    马蹄之声飞速接近。

    几乎在几个喘息之间,朱雀大街的另一边猛然出现了身影。

    那是纵马狂奔的一百多个骑兵。

    然后,又是短短几个喘息,一百多个骑兵赫然冲至,猛地一起用手勒一下缰绳。


    真的就只是勒了一下缰绳而已……

    但是一百多匹战马齐声嘶鸣,陡然全都前蹄腾空展现雄姿,由狂冲,到静止,竟然只是勒了一下缰绳,竟然只用了一个喘息……

    ……

    “好!”

    有人高声发出一声喝彩。

    谁也不曾想到,这一幕竟然被李世民看在了眼里,原来皇帝早就登上了皇宫的太极殿顶楼,竟然自始至终也在关注着程府门前的动静。

    此时李世民的身边,长孙皇后正在翘首观望,柔声赞叹道:“这就是顾妹夫的骑兵吗?果然让人看了赏心悦目。”

    李世民呵呵一笑,语带深意的道:“这可不是赏心悦目,而是最精锐的骑术,一百多个骑兵由狂奔到静止,竟然只需要勒一下缰绳就能做到,啧啧,真是,真是……”

    皇帝啧啧半天,似乎一直没能找到贴切的赞扬之语,于是转头看向长孙皇后,故作深奥的道:“观音婢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长孙皇后噗嗤一笑,道:“还能意味着什么呀?陛下无非就是想说咱家妹夫的骑兵厉害呗。”

    “错!”

    李世民面色一肃,老气横七的道:“你应该说,很厉害。”

    长孙皇后又是噗嗤一笑,媚了皇帝一眼道:“臣妾听您这个语气,是不是还要加一句很能打?”

    李世民竟然点了点头,道:“对,很能打!”

    长孙皇后哭笑不得,上前抱住李世民的臂弯,打趣问道:“眼馋了?”

    李世民毫不避讳,再次点点头道:“确实眼馋,朕很眼馋。”

    长孙皇后伸手轻拍他一下,佯装恼怒道:“那可是咱家妹夫的骑兵。你这个皇帝不能看到什么好东西都想往怀里篓。”

    李世民嘿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是啊,不能老想着往怀里篓。朕是皇帝,朕是皇帝,不眼馋,不眼馋……”

    长孙皇后听他不断碎碎念,分明是心中馋到了极点,皇后忍俊不住,再次喷笑出声。

    但她不敢继续再说这个话题,免得自家夫君真起了不好的念头,于是她连忙转移李世民的注意力,故作好奇的道:“陛下您看到没有,那些骑兵都背着一个大包裹,还有还有,他们的坐骑也驮着一个大包裹……”

    李世民眼中一闪,语带深意的道:“这恐怕就是那家伙在信中所写的棉花制品了。”

    长孙皇后看他一眼,笑嘻嘻的道:“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该咱们夫妻俩出场了呢?”

    李世民哈哈大笑,似乎对于演戏这种事极其热衷。

    皇帝两口子很快下了太极殿顶楼,显然是准备出宫前往程府唱一出预谋良久的大戏。

    ……

    此时程府门前,几乎落针可闻。

    一百多个骑士矗立长街,仿佛一百多个雕塑般肃穆,除了胯下坐骑偶尔打个响鼻,竟然再没有任何的杂乱生息。

    忽然有一骑动了,一个少年纵马缓缓上前。

    少年陡然翻身下马,双手抱拳深深弯腰,道:“程四叔。”

    这少年不用说也是程处默。

    程四的身形不动如山,站在长街中央受他一礼,直到少年直起身子之后,程四方才缓缓的点一下头,肃重道:“好!”

    忽然,又有五骑动了。

    但见后面其余五个顾氏门徒,赫然策马上前一起翻身下马,陡然同时双手抱拳,站在程处默身后一齐行礼,同喊道:“程四叔!”

    所有人围观之人都是一怔。

    这次程四连忙闪身,显然不敢接受礼仪,急急道:“几位公子,折杀在下……”

    哪知程处默突然开口,轻声道:“程四叔,他们是我的师弟。”

    只这一句话,程四就站在当场不敢再动。

    他郑重接受了几人的行礼,眼中闪烁着一种莫名的激动。

    程处默的声音再次响起,轻声道:“今次回家省亲,六人同归长安,吾师曾有一句叮嘱,省亲以我为先……我为先,就是先来我家,因为,我是师门的大师兄!”

    他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吾是曾言,我们师兄弟之间应该情同手足,所以,我的家就是他们的家……”

    说完又是停了一停,目光诚恳看向程四,道:“所以,我的程四叔也是他们的程四叔。”

    其余五大弟子一齐开声,恭敬再喊一句,道:“程四叔!”

    “好,好啊!”

    程四堂堂一个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悍卒,这时竟被几个小家伙感动的满脸涨红,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激动的时刻,所以强行把一切情绪克制下去。

    他陡然转身,冲着门庭大喊,几乎像是咆哮般道:“顾氏第一徒,程府嫡长子,归家,省亲……”

    稍微一顿,然后再次大吼,道:“顾氏六大门徒,同归程府省亲!”

    大门处二十个部曲轰然行礼,一群家丁和丫鬟在管事得带领下齐齐弯腰,道:“欢迎公子们回家。”

    程处默俯下身子,将最小的王勃抱在怀中,然后冲着其他几人一笑,满脸温厚道:“兄弟们,咱们进家吧。”

    六大门徒踏着大红色的胡毯缓缓进门。

    ……

    这一幕礼仪,UU看书 www.uukanshu.com做的既庄重又气派,此时整个程府门前无数观礼之人,不由自主全都发出啧啧的赞叹之声。

    但是在赞叹之后,无数人开始迅速离开,而那留守之人则是不断叮嘱,叮嘱离开的那些人赶快把消息传回去。

    大多都是这么说的:“速速回去禀告家族,顾氏门徒已经进家了。可以按照预谋之策,携礼登门以作庆贺。”

    谢礼登门是幌子。

    恭喜庆贺是假的。

    如今满长安无数家族翘首以盼的东西,乃是顾氏门徒带回来的棉花制品。

    唯有亲眼看过之后,才敢确定到底赚不赚钱。

    能赚多大?

    该投多大份额?

    这些事必须慎重慎重再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