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七十一章 【程处默不愧是大弟子】

    十日时间,一晃而过。

    此地乃是长安最东边的一个县,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蓝田,蓝田县背靠秦岭山脉,距离长安城约有五十里地,号称是关陇之地的门户,专门建有一座小城驻守。

    这是一日的清晨,天色才刚刚放亮,忽然有一阵马蹄声响起,紧跟着便是一支大约百人的骑兵。

    正是顾家铁骑。

    但是并未身穿铠甲。

    这支百人级别的骑兵不但没有穿着铠甲,甚至连骑兵从不离手的兵器也未拿着,反而一百多人全都背着堪称巨大的包裹,马背后面赫然还驮着一个更加巨大的包裹。

    一看就是带货的。

    但是这时代只要是骑兵就会引人注目。

    哪怕是运货的骑兵依旧让人频频观望。

    有那早起赶集的百姓远远看着,不时对这一队奇怪的骑兵指指点点,可惜骑兵何等迅速,转眼之间呼啸而去,所以百姓们仅是刚开口议论,再去看时发现骑兵已经去的很远。

    百姓们顶多只是好奇,但是有些人的心思就不一样了。

    比如蓝田县的守军……

    又比如某些看起来像是百姓的‘百姓’。

    ……

    “怪的很啊,长安地界怎么会出现这样一股兵?很精锐,杀气腾腾的。”

    “老七恁说的没错,这确实是精锐悍卒。大哥我曾经当过好几年的府兵,所以只一眼就能确认这股骑兵不一般,精气神十足,眼睛里有杀气,这是上过战场的铁骑,不是一般家族养着的私兵。”

    “那就更怪了,这样的骑兵怎么用来运货?就算掌兵之人不感觉心疼,难道就不怕骑兵们心里有怨气吗?拿骑兵用来运货,这已经不能用浪费形容了。纯粹是胡闹,纯粹是苛待……”

    “行了行了,老七你少叽歪几句。我问问你,你刚才看到那些骑兵的脸上有怨气吗?没有吧,他们面色极其平静。”

    “咦,好像真是如此。那就更加更加奇怪了,这些骑兵难道不在乎荣耀吗?他们可是骑兵啊,号称战场上最精贵的一种兵,以前我也曾经当过府兵,在军中也见识过一些骑兵,那些家伙全都骄傲无比,一个个鼻孔向天的看人,就算是见了主帅,依旧是拽了吧唧的嘴脸。但是刚才这一股骑兵……”

    “刚才这一股骑兵比你以前见过的骑兵更精锐,骨子里的桀骜也比你以前见过的更强? 但是? 他们偏偏被人派出来运货。并且,他们竟然表现的毫无怨气……老七你要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是是是,大哥你也当过府兵? 肯定知道俺指的是什么。”

    “行了? 话头就说到这里吧? 打住,再别议论了。老七你难道没有发现么? 这股骑兵是从北边过来的,北边啊? 那个人的麾下。”

    “嘶,大哥你说的是顾……”

    “行了,闭口。莫要多说,莫要谈论。你马上回山一趟,告诉待在秦岭之中的兄弟们,最近一段日子大家都消停点,谁也不准跑出来弄出事端。”

    “好? 我现在就回去警告他们……对了大哥,这事要不要派人去上报给主支?”

    “上报主支?我觉得不必了。咱家的主脉就在长安城里? 而刚才那股骑兵的方向正是长安城。这么一队骑兵进入长安? 咱家主脉肯定会很快知晓。但那是主脉应该操心的事? 轮不到咱们这些暗脉掺和? 咱们只需要约束好手下,让他们最近一段日子不要出山就行了。”

    “大哥所言有理。”

    “记住了,一定要狠狠警告山中那些混货,让他们老实一点? 千万不要惹事,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股骑兵回归北地之时,山中有些不开眼的想把他们当做普通商队去抢,那可就要闹笑话了,这股一百人的骑兵能干掉咱们所有人。”

    “嘶,大哥说的是,我一定狠狠警告他们,保证不让任何人犯浑。”

    “嗯,速去。”

    ……

    骑兵驰骋如风,转眼就是十几里。

    这时已经极为接近长安城,道路上的行人渐渐变多起来,忽然领头的少年一勒缰绳,狂冲的马速几乎在几个喘息中停下,后面一百过个骑兵不解其意,但是心中迷惑却不妨碍他们及时收缰,于是只在转眼之间,这一股骑兵由动到止。

    直到这时,才有另一个少年出声发问,略显愕然的道:“程处默,你干啥?”

    “叫我大师兄!”领头少年瞪他一眼。

    “好吧,大师兄,你干啥,为什么突然勒住缰绳。”

    “没什么,只是让大家喘口气,歇歇精气神,然后在赶路。”

    “喘口气?歇歇精气神?我说大师兄你没病吧,咱们顾氏铁骑何时这么羸弱了?这才驰骋了十几里地而已,你觉得大家需要歇息吗?”

    “我觉得,需要……”

    领头的少年一脸严肃。

    至于问话的少年,此时明显一脸懵逼,足足好半天之后,方才皱眉开口道:“有什么说法吗?”

    这少年不是旁人,赫然是顾天涯的二弟子李崇义,也正因为他是二弟子,所以才敢用相对平等的口吻向程处默质问。

    却见程处默遥遥看向前边,忽然张口缓缓吐出一道气息,道:“其实也没什么说法,我就是想让大家歇歇。马上就要进入长安城了,长安城里有咱们几个人的家。师父曾经说过,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如今咱们乃是响当当的顾氏门徒,此次归来乃是省亲荣耀之举,所以我就觉着大家应该时刻保持精气神,要在踏足长安城的那一刻就让所有人都侧目……”

    李崇义听的满脸发呆,下意识的道:“原来是因为这个?你争这个面子有何意义?”

    他这是在抱怨程处默虚头巴脑。

    哪知程处默一脸肃重,沉声道:“我认为,有意义!”

    李崇义登时又是一呆,忽然脑中灵光一现,猛然竟也点了点头,郑重道:“大师兄你说的对,这个面子必须争。”

    程处默看他一眼,憨厚笑道:“咱们这次归来,虽说乃是省亲,可咱们毕竟是顾氏门徒,一举一动都会被人盯着。咱们若是丢了人,丢的其实是师父的脸。”

    李崇义再次点头,更加郑重的道:“大师兄,你有心了。”

    这时旁边凑过来一个小家伙,嘻嘻笑着对程处默挤眉弄眼,道:“师父老说大师兄笨,可我看大师兄也不笨呀。就凭刚才这个想法,大师兄就比我们所有人强。”

    程处默哈哈一笑,伸手揉了揉小家伙脑袋,温声问道:“累不累?骑马颠不颠?如果感觉扛不住了你就开口,大师兄把你抱到我的马背上。”

    小家伙分明就是打的这个主意,闻言连忙点头道:“累,可累了。屁股被颠的很疼,浑身都快散架了。”

    程处默又是哈哈而笑,一侧身直接把小家伙抱过来,然后转头看向后边,对一个骑兵轻唤道:“你负责携带着我四师弟的坐骑,等会快进入长安的时候再让他重新骑马。”

    那骑兵恭声答应,骑着马上前把小家伙的坐骑带走,临走之时忽然又下,目带宠溺的看着小家伙道:“其实四公子不用亲自骑马的,他这么小的年纪没人会议论……”

    哪知程处默缓缓点头,面带肃重的道:“我还是那句话,我们是顾氏门徒,一举一动,代表师尊。虽然四师弟年幼,但他同样也代表着师尊,所以,该吃的苦头还是要吃一点的。


    那个骑兵叹了口气,道:“麾下主要是心疼四公子。”

    程处默道:“我是王勃的大师兄,我比你更加心疼他,否则的话,我不会把他抱到我怀里来。但是我只能抱着他一小会,等到快进长安城的时候他必须亲自骑马。”

    那骑兵不再劝阻,恭声答应一句道:“是!”

    这时又有一个小家伙骑马凑过来,眼巴巴看着程处默道:“大师兄,我也被颠簸的屁股疼。”

    程处默登时脸色一拉,沉声道:“卢照邻,你比四师弟大了足足三岁还多两个月。”

    原来这个想要偷懒的小家伙正是卢照邻。

    他被程处默呵斥一句,丝毫不耽搁嬉皮笑脸,继续装作可怜巴巴的道:“我虽然比小四大了三岁,可我也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大师兄,人家还是个孩子。”

    程处默气的面皮发鼓。

    猛然李崇义从旁边伸出手来,直接把卢照邻抱上了他的马背,然后对着程处默微笑劝解,道:“大师兄,饶他一回吧。老三确实也算孩子,我负责抱着他赶一段路吧。”

    程处默状似生气,呵斥道:“你就宠吧,没看到这小子是故意偷懒吗?已经十一岁了,应该吃点苦了。你……”

    可惜他嘴上虽然说得很凶,然而自始至终没有付诸实际,仅是语气凶巴巴而已,并没有真的勒令李崇义把卢照邻放回去。

    后面的骑兵们偷偷低笑,有人上前把卢照邻的坐骑也牵走了。

    经过这一小会的掰扯,大家休息的已经差不多了,程处默稍微抖了抖缰绳,目光望向另外两个少年,冷着脸子问道:“你俩呢?是不是也想偷个懒。”

    那俩少年一个是房遗爱,另一个则是顾氏最新的门徒胡云,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各自摇摇头道:“我们若是也偷懒,怕是将来逃不了小师姑的一顿揍。我俩都快十六岁了,就算想偷懒也说不过去……”

    程处默‘嗯’了一声,面色严肃的道:“能明白这一点就好,咱们须得时刻注意自己的举止。记住了,这代表着师尊的颜面。”

    几个弟子连忙点头,无比郑重的道:“大师兄放心,吾等时刻铭记。”

    程处默不再说话,抱着小王勃静静休息。

    后面那群骑兵悄悄对视,有人小声小气的赞他一句,道:“兄弟们都看见了吧,咱家主帅的几个弟子真不错。”

    骑兵们无不点头,同样小声小气的道:“虽然年幼,但是知礼。尤其是程大公子,他今年其实也才十六岁而已,可是他这一番做派,真就有点大家风范了。”

    最先开口的那个骑兵一脸严肃,郑重提醒他道:“不是大家风范,而是名门风范。记住了,咱们幽云顾氏乃是名门望族。主帅他名动天下,这不就是名门望族的意思么……”

    骑兵们怔了一怔,随即感觉与有荣焉,瞬间一个两个笑的没型没色,耳根子都几乎要扯到后脑勺去,连连道:“是是是,是名门。咱家主帅是名门,咱们这些人都是名门麾下。”

    顿时就觉得心气牛逼了很多。

    由于一时兴奋,导致议论的声音稍微有些大了,前面几大弟子岂能听不见?几个弟子的脸色都有些古怪。

    程处默和房遗爱还好,毕竟脑瓜子不够精明,但是卢照邻和王勃可就笑惨了,两个小家伙各自使劲捂着自己的嘴。

    六弟子胡云明显也在努力憋笑,足足良久之后才小声说了一句,道:“士卒们停可爱的。”

    程处默有些摸不着头脑,好奇问他道:“啥意思?难道他们说的不对吗?”

    胡云登时一怔,显然被程处默的问话给弄懵了,不过这小子反应迅速,很快就找到借口道:“自古有云,系出名门,名门者,有名之门也,正如这群士卒刚才所说,咱们师尊乃是个名动天下的人,故而,师尊的门庭确实算是名门。”

    程处默‘哦’了一声,并没有觉得这话有何不妥。

    但是王勃却把小嘴凑到他耳边,偷偷告状道:“大师兄,胡云师弟在糊弄你。那些骑兵哥哥们不通文墨,所以不懂得名门望族的真正含义,但是胡云乃是世家公子出身,他岂能不知道名门望族代表什么,明明知道,却对你胡说……”

    “他没有胡说!”

    程处默突然开口,不知为何脸色变得坚毅,沉声道:“咱们幽云顾氏,就是名门望族。”

    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定。

    小王勃登时一怔,任他小脑袋再怎么精明也想不明白大师兄为何会如此。

    却见程处默似乎并不打算解释,而是轻轻把他往怀中拢了一拢,温声问道:“休息好了吗?”

    小王勃还处在脑袋懵懵之中,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道:“休息好了!”

    “好,那就启程!”

    程处默极为干脆利落,UU看书www.uukanshu.com挥手把缰绳猛然一抖,哈哈笑道:“这一回,咱们只把直奔长安城,要让所有人看看,顾氏门徒的风采,我们,是名门望族,哈哈哈哈……”

    大笑声中,策马冲出。

    后面那群骑兵兴高采烈,一脸兴奋得策马跟了上去。

    反倒是李崇义和胡云稍微晚了一步,两个弟子面色呆滞的望着大队人马呼啸而去,足足好半天之后,胡云才小心翼翼的对李崇义道:“大师兄的荣誉感真足啊。”

    李崇义下意识想要点头,但是不知为何却摇了摇头,突然有感而发的道:“他时刻都在想着师尊,他不愧是咱们的大师兄……”

    陡然也哈哈大笑出声,一抖坐骑的缰绳策马疾驰,道:“连我这个王爵之子都以拜师为荣,咱家师尊的门庭岂能不是名门?”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