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七十章 【玩心眼吗?我在第5层,你们在第3层】

    皇帝和皇后亲自配合演戏,这一场大幕很快就在长安城里拉开。

    甚至说是搅动风云也不为过。

    利益二字,夺人心神。

    汉朝有位史学家司马迁,曾经这么描述追逐利益之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其实这是比较文雅的说法。

    民间的说法可就比较粗俗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恶狗之所以喜欢抢屎,只因为它想吃一顿饱的。

    虽然民间的说法粗俗,但是这个说法极其贴切,

    利益这东西只要存在,就会有人像是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游上前,不管离的多远,总会闻腥而至。

    尤其是当李世民默许高密公主散播消息的前提下!

    ……

    短短三日之内,长安处处波澜。

    此日傍晚,天色刚黑,长安城中的某一座高门大阀,十几个家族重要人物面色肃重。

    这些人看似是在悠闲品茗,然而茶杯端起来却又放回去,如此重复再三,显得心事重重。

    他们明显是在等待着什么……

    终于,外面传来步履急促的声音。

    但见一个中年文士匆匆进门,张口就对屋中众人大声发笑,道:“全都探查清楚了,可以确定消息无误。”

    众人下意识起身,脸上都有期待之色,齐齐问道:“真的可以确定吗?”

    “不错,可以确定!”

    那个中年文士郑重点头,再次大笑的道:“我这三日一连拜访了几十个家族,通过旁敲侧击的手段探查消息来源,最后终于得知,消失是从工部尚书的府上流传出来。”

    众人目光微微一闪,有人紧皱眉头道:“段纶?那个胖子?此人别看着满身肥痴,可他实打实的是个厉害角色,为人又油又滑,号称笑面之虎。倘若消息是从他的府上最先传出,那么吾等可就要小心为妙了。”

    其他人无不点头,面色皆有肃重。

    唯有刚进门那个中年文士哈哈一笑,摆摆手道:“大家无需如此,咱们这次可以不用谨慎,虽然段纶那家伙号称笑面之虎,但是他妻子却是钻钱眼里的高密公主,而也正是那位爱钱如命的公主进宫归来之后,长安城里方才出现关于顾天涯想要开办纺织产业的消息……”

    这人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并且,咱们家族在宫内的一位嫔妃也递送消息出来,说是李世民这几天气的一连砸碎了好几个杯子? 皇帝怒气冲天? 斥喝高密公主没脑子,长孙皇后同样气的不轻,据说竟也开口指责了高密公主几句……”

    “大家应该都知道? 那位长孙皇后性格贤淑? 连她都忍不住开口指责? 可见高密公主犯的错误有多大。”

    “据说顾天涯这次要弄的产业实在太大,导致他自己一个人无法独力支撑起来? 但是那家伙出身穷苦,他一向不喜欢高门大阀? 所以他就算再怎么艰难,但也不愿意让门阀参与……”

    “他原本的打算乃是让李氏皇族帮他,为此将会拿出一部分利益分润作为回报,可是高密公主太贪心了,竟然想占据这部分利益的最大头,也正是因为这位公主想要多占,所以才会一出宫就急着卖产业凑钱。可是长安城里有谁家会是傻子啊?大家见到一位公主着急上火的卖产业先就心里一奇? 各种旁敲侧击之下,那位眼睛里只有钱的公主就说漏了嘴……”

    “自从她泄露了消息以后? 这几天李氏皇族可没让她好过? 据说连李渊那个老家伙都坐不住了? 专门从太极殿里派人去了高密公主家中一趟? 大肆呵斥一番,骂她是个败家女。”

    ……

    众人听的如痴如醉,对于其中的转折惊叹连连。

    直到这时,才有一个老者冷笑出声? 道:“如果老夫是李渊的话,老夫也会大骂高密公主一顿。摊上这么个没脑子的闺女,李家算是人精之中出了个蠢材。也幸好有这么个没脑子的公主,吾等才有机会沾染一点利益。”

    众人哈哈大笑,纷纷道:“谁说不是呢,咱们真要谢谢那位公主。原本这事乃是顾天涯分润给李氏皇族的大利,一切合作都应该是在悄无声息之中进行。等到咱们得知的时候,也许李氏皇族已经赚的盆满钵满了。可惜出了个高密公主,直接把消息弄得人尽皆知……”

    刚才那老者缓缓捋须,笑眯眯道:“消息若是不泄露之前,李氏皇族想怎么独占就怎么独占,可是现在消息弄得满城沸沸扬扬,李氏皇族再想装傻充楞可就不行了。因为,他们是皇族。”

    旁边另一个老者点点头,同样笑眯眯的道:“皇族可以赚钱,但是不能独占,尤其是这种已经被摆在明面上的利益,倘若不能一碗水端平的话那肯定不行的。”

    那个负责打探消息的中年文士再次哈哈大笑,道:“所以李世民才会气的暴跳如雷,所以长孙皇后才会忍不住指责,只因这件事乃是他们两口子一时心软说出,可是这两口子压根没想到高密公主会守不住秘密。”

    众人一齐大笑,语带嘲讽的道:“其实也不能责怪那位公主,毕竟整个李氏只出了一个李秀宁,除了李秀宁英气勃发,李家的其她女子基本都是一根筋。”

    “哈哈哈哈!”

    屋中所有人笑的畅快淋漓。

    足足良久之后,才见那个中年文士收住笑声,忽然脸色一肃,郑重道:“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已经不再是确定消息真假,而是赶紧发动各家联合起来去找李家要利益。据说李世民因为一时心软,答应了高密公主可以在幽云之地购买两万亩荒地,那么咱们就按照这个亩数去提出要求,就算李世民拦腰切上一刀也能搞到一万亩。”

    说着停了一停,语气变得兴奋,又道:“只要能拿到一万亩的荒地份额,咱们就可以迁徙百姓过去开荒,虽然顾天涯那家伙厌恶咱们,但是那家伙乃是个极其守信的君子,到时候咱们发动百姓开好了荒田,几百上千口的百姓眼巴巴等吃等喝,不怕他不就范,他得乖乖的就范。”

    屋中众人连连点头,转眼间开始商量事情细则。

    但是世家之族传承久远,族中有着各式各样的人精,其中有人忽然冷声发出提醒,语带慎重的道:“自古有句老话,看着是利实则大坑,我认为咱们暂且不要太过急切,最好还是小心翼翼的观察一番……”

    这人给大家泼了冷水之后,紧跟着沉吟又道:“就算有着十成把握,咱们也得琢磨琢磨是不是计谋。休怪我这人说话嘴臭,大家难道忘记玄武门那一场了吗?李氏皇族可不是好东西啊,他们最擅长的就是阴谋诡计。这次顾天涯弄出的产业看似大利,但是谁又能保证这不是那家伙配合李氏皇族的一个阴谋呢?”

    屋中的热切讨论之声陡然沉寂下来。

    足足良久之后,才见那个中年文士一脸慎重的道:“四弟这个担忧,未尝没有可能。但是,我仍旧认为不需要太过小心。虽然做事谨慎小心乃是好习惯,但是谨慎的另一面也意味着失去时机。若是遇事一直踟躇观望,未必就是一件太好的事……”

    中年文士说着一停,沉吟片刻又道:“关于种植棉花这件事,我有七八成把握是真的。至于原因么,其实很简单。刚才四弟担心这是李氏皇族坑害世家的又一个阴谋,但是咱们都知道李氏皇族坑害世家的前提乃是扶持新世家。只要能把握住这一点动向,咱们就能辨别到底是不是阴谋。”

    这番话说的有些绕。

    但是屋中众人全是人精。

    很快有人醒悟过来,脱口而出道:“你的意思是说,咱们只需要盯着天策府那一系的举动,如果连那些家族也参与进来,那么这个事情就是真的,如果那些家族全都丝毫不动,那么这事就是李氏的又一个计谋,对不对?”

    中年文士缓缓点头,微笑道:“正是如此。”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忽然有人开口道:“据我所知,天策府那一系对于这次的事情比我们更热切,最近三天以来,满长安都是售卖产业的人家。他们为什么会售卖产业呢?无非是要凑钱去赚更大的利,眼下有哪个生意能赚到更大的利呢?似乎只有高密公主泄露秘密的棉花产业……”

    聪明人不需要细说,点到为止就可以了。

    在场众人的面色渐渐坚定,显然都打消了心中最后那一点顾虑。

    大家坚信,
顾天涯的棉花产业绝对是一门天大利益。

    ……

    那个中年文书忽然再次开口,语带深意的道:“我这里还有一个消息,说出来之后想必大家更加有底气了。就在我方才踏入家门的时候,咱们家中恰好飞回来一只飞禽,眼下乃是天寒地冻的时节,想要快速传讯只能依靠飞禽传书,而刚刚飞回的这只飞禽,恰恰便是从幽云之地回来。”

    众人脸色全都一肃,急急催促问道:“信上说了何事?吾族子弟在那边如何?有没有完成顾天涯的任务?有没有赚到新的兑换积分?”

    中年文士缓缓吐出一口气,道:“你们问的这几项都很重要,但是暂时都不是咱们应该关注的重点,咱们真正应该关注的,乃是飞禽传书上特意提及的一件事……诸位族老,顾天涯的六大弟子要来长安了。”

    “顾天涯的弟子要来长安?”

    有人眼中明显一闪,下意识的道:“眼下这个季节,说是滴水成冰也不为过,他们来长安做什么?要知道幽云之地距离长安至少两千里。如此长途奔波,不嫌弃辛苦吗?”

    中年文士看了这人一眼,解释道:“对外宣称乃是回家省亲,但是真正的原因乃是带回棉花样品。毕竟顾天涯只有六个嫡传弟子,对于这六个弟子的家族肯定要给予特殊照顾的,他让弟子们带着棉花样品回来,无非是让几个弟子的家族看一看棉花这东西到底好不好。同时也就意味着,这是给六个弟子的家族分润了一份产业份额……”

    他说着停了一停,忽然感慨出声,道:“唉,真是让人羡慕啊,这几个家族只因有孩子拜在顾天涯门下,导致任何利益都可以不争不抢就能坐收囊中,而我们这些老牌世家,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干着急。”

    屋中众人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无奈之色,齐齐叹息道:“这种事羡慕不来的,要怪就只能怪咱们族中子弟不够优秀,否则一旦有谁入了顾天涯的眼,咱们家族岂不也可以享受特殊照顾?”

    这时突然有人开口,赫然又是刚才那个负责泼冷水的四弟。

    只听此人语带疑虑,缓缓提出某个质疑,沉声道:“不对吧,顾天涯好像只有五个弟子,以前他确实是有六大门徒,但是那个名叫谭笑的女子被李秀宁给弄成了顾氏小妾,所以从那以后,顾天涯只有五个门徒……”

    这人说着微微一顿,紧跟着又道:“可是刚才三哥却说,咱家的飞禽传说上面提及六大门徒。这是因为何故,若是不弄明白我很不安心。”

    显然此人是世家之中专门负责泼冷水的人,遇到任何蛛丝马迹都要往最坏的方向去想,而世家之所以能够传承久远,不得不说确实是有一定道理的,比如专门在族中设置这样一种泼冷水的人,其实就是一种时刻警醒家族的手段。

    但是那个中年文士却笑了,语气轻松的道:“四弟这个担忧,我倒是可以给你解惑。咱家的飞禽传书上说了,顾天涯又新收了一个弟子,也正是因为新收了一个弟子,所以顾氏又变成了六大门徒,而这个新收的弟子么,啧啧啧啧……”

    他忽然口中赞叹,一脸欣喜的道:“诸位族老肯定不敢相信,顾天涯新收的弟子竟然是我们世家中人。”

    嗯哼?

    在场众人果然一脸不可置信。

    足足良久之后,才见那个‘四弟’眼睛爆闪,下意识的道:“莫非又是阴谋。”

    但是旁边一个老者却缓缓开口,语带沉吟的道:“老夫却认为,这是顾天涯的一点改变。虽然他一向不喜欢世家,但是他显然已经想明白世家不可消灭,既然不可消灭,那就要选择相合,他收了一个世家出身的弟子,很可能就是一种对我们的暗示……这是一个很好的苗头啊。”

    屋中众人下意识点头。

    那个四弟皱眉沉思良久,最终也跟着缓缓的点了点头,但他仍旧一脸慎重,沉声问道:“那位新弟子出自哪一家?”

    中年文士轻轻吐出一口气,有些感慨的道:“据说来自泾阳县,乃是一个刚入流的小家族。姓胡,全家才有三百来口人,地不过万亩,粮不过十仓,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小家族,竟然夺得了天下世家的头筹,嘿,这次顾氏门徒回家省亲之举,未尝不是顾天涯要给那个小家族涨脸的意思,他的这个新徒儿,怕是要羡煞无数世家子弟了……”

    那个四弟又皱眉沉思,然后再次问出一个问题,道:“顾氏六大门徒何时能到长安?”

    中年文士微微一怔,随即道:“飞禽传说上面没有提及,但是却说了六大门徒已经在三日之前启程动身。根据幽云之地和长安之间的距离,再加上眼下天寒地冻时节的因素,如此这么推算下来,怕是需要十日的功夫用来赶路。”

    “也就是说,最快还要七天能到。”

    ……

    那位四弟不再说话,仅是目光看向屋中一个老者。

    而那位老者正是家族族长,此时终于发出拍板似的定论,沉声道:“那么,吾族暂且隐忍一下,咱们取消联合其他家族去向李氏皇族要份额的打算,一切静等七日之后顾天涯的弟子回家再做定论。到时候既可以观察六大弟子家族的举动,同时也可以看一看棉花样品到底是何物,到底能不能挣钱,到底有没有利益,还是眼见为实最妥当。”

    屋中众人无不齐齐点头,一脸肃重的道:“正该如此。”

    ……

    恰恰也就在此时,大唐皇宫之中。

    李世民面色带着古怪,手拿一份帛书递给长孙皇后,笑道:“看吧,那家伙又有动作了。他这是担心咱们的配合不够周到,无法激起各家各族得贪婪之心,所以专门把几个弟子全都派出来,这是铁了心的要让所有人全都安耐不住了。”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您这神神叨叨的说的到底是啥啊?”长孙皇后一脸迷糊,顺手接过那份帛书。

    然后匆匆一扫,皇后的脸色很快变得精彩起来。

    “六大弟子,回家省亲?”

    “归来之时带着棉花制品,想要给家里的长辈尽尽孝意?”

    “眼下天寒地冻?棉袄棉被保暖无比?但是由于太过稀缺,所以只带回来百十件……”

    “让咱们两口子千万不要眼馋?千万不能去跟六大弟子的家人去讨要棉花制品?”

    “顾妹夫这是把咱俩当什么了?咱俩在他眼中这么贪财的吗?”

    ……

    李世民冷冷一笑,道:“恰恰相反,他在请咱们帮忙,他所谓的不让咱们去眼馋讨要,其实这话应该反过来听才是真意,他真正的意思很明白,恰恰是让咱们夫妻去‘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