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六十一章 【昔年孔子,也曾杀人】

李建成神色有些肃重,忽然再次吐出一道白气,道:“学派之仇,不死不休,哪怕是孔丘那样的先贤,对待敌对学派的领袖同样会痛下杀手……由于当时的少正卯闻名于鲁国,甚至有个专门的称呼叫做‘闻人’,而孔丘那时仅是一派学说的领袖,根本没有能力把少正卯怎么样,所以,他就忍……”

“直到鲁定公十四年,孔丘出任鲁国的大司寇,仅仅才上任七日,就急不可耐的下令把少正卯处死,处死之后还不解恨,竟然还要曝尸荒野。足足晒了三日,然后把少正卯的尸体喂狼。”

“小弟,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向喜欢研读历代史书,那你知道鲁定公十四年意味着什么吗?”

顾天涯叹了口气,轻轻道:“意味着孔丘忍了十九年。”

他说完这句话后,目光看向李建成,语带苦涩的道:“从他和少正卯因为学派之争结仇,到他出任大司寇之后下令处死少正卯,这期间的时间跨度长达十九年,那位号称儒门贤圣的孔子忍足了十几年。”

“是啊,十九年!”

李建成长长一声叹息,喃喃道:“十九年的时间何等漫长,然而竟不能磨灭学派之争的仇恨。那位孔圣人的一生可歌可赞,可他为了杀死学派之敌忍了十九年……”

“小弟,这就是孔子诛少正卯的典故。我知道你肯定通晓这个典故,但是我仍旧把这个典故说一遍给你听。你是个很聪明的人,应该能明白大哥的意思。”

顾天涯轻轻点头,道:“我明白,大哥这还是在劝阻我。当年的孔丘能忍十九年,一旦抓住机会立马毫不犹豫的诛杀学派之敌。如果我建立学院重现百家学派,想必当今天下所有的儒门都会变成当年的孔丘……不,他们比不上孔丘。孔圣人的一生仅有这一件错事,其它任何时候都是一个堪称圣贤的人。但是当今天下这些读书人,他们,他们……”

李建成直接帮他说出了下面的话,语带肃重的道:“他们继承的只有孔子的狠。”

顾天涯再次点头,轻声道:“是,他们只继承了狠。”

李建成看他一眼,忽然语带深意又道:“孔丘诛杀少正卯,现在在史书之中已经快要看不到了。小弟,你应该明白这是为什么……”

顾天涯仰头望天,长长吐出一口气息道:“杀完了人,还要洗白。如今天下尽是儒门,所以史书也就掌握在儒门之手。以前的时候,史家坚持本心,所以哪怕孔子诛杀少正卯的事情不够光彩,但是以前的史家们还是把它记录下来。但是自打司马迁死了以后,史家已经开始失去本心,他们受不了儒门圣贤的任何污点,所以就开始试着删减史书之中的史实。”

李建成也仰头望天,喃喃道:“也许再过几百年之后,这件事再也没人知道了。哪怕后人再怎么爱学,可他无法从史书之中得到真正的东西。孔子诛杀少正卯这件事,也许在后人那里就会变成一宗无法确定的悬案。”

顾天涯突然看向李建成,语气有些激动的叫道:“大哥,真会变成你说的那样。一千年之后,这件事真的变成了史学之中的悬案。”

李建成怔了一怔,目光若有所思的看向顾天涯,忽然道:“民间神话传说之中,地府有一面三生三世镜,而在天庭之中,则有一面可以照破古今的昆仑镜。小弟你方才用那么激动的语气,显然是很确定一千年以后真会出现你所说的那种情况。那么,是你的谪仙父亲看过昆仑镜吗?他通过昆仑镜看到了一千年后的事,所以才会教导给你一千年后的事,对不对?”

顾天涯也是一怔,随即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是!”

李建成似乎并不想深入这个话题,仅是微微一笑道:“原来后人活的这么可怜,他们连知道真相的权利都没了。”

顾天涯张口欲言又止,好半天后才轻轻的道:“历史是个小姑娘,掌权者可以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儒门虽然不是尽掌天下之权,可是他们掌握着全天下的笔……”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似是踟躇着要不要继续往下说,足足踟躇良久,终于才下定决心,肃重道:“大哥,这也正是我想开设学院的原因之一。历史不该掌握在某些人手里,而应该掌握在所有人的手里。如何掌握在所有人手里呢?就是通过书院让全天下人开智。每个人,都读书,每个人,都有记载的权利。当人人都能告知后人真实历史的时候,那些人再想修改史书只是一个笑话……”

这次李建成没有开声,像是在思考顾天涯的说法,直到好半天之后,这位大唐隐太子才叹了口气,道:“小弟,你会很累很累的。”

顾天涯郑重点头,道:“我知道。”

他本以为李建成又会发火劝他,哪知李建成的语气竟然柔和起来,突然鼓励他道:“但是小弟你若是能够做成这件事,你就会立地封圣成为一代圣贤。纵算是千百年之后,后人也要感激你的付出……”

顾天涯微微一怔,有些不解的看着李建成,忽然他什么都明白了,轻声问道:“但是,大哥不支持我现在去做,对吗?”

李建成肃穆点头,一脸森寒的道:“除非我死了,否则不点头。”

顾天涯陡然抱拳,然后恭敬行礼,道:“大哥,我听你的。”

李建成如释重负。

……

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呼啸的寒风宛如鬼哭,顾天涯忽然朝着不远处轻喝一声,道:“马三保,你陪着大哥先回家。天这么冷,大哥的身子骨毕竟不硬朗。”

马三保其实一直待在不远处,只不过因为顾天涯和李建成在争吵所以一直没过来,这时听到顾天涯的呼唤,马三保方才急急奔跑跟前。

这汉子拱一拱手,恭敬道:“殿下,咱回吧。”

李建成微微有些发怔,下意识看向顾天涯,皱眉问道:“

你让他陪着我回去,你难道不跟着一起回吗?”

顾天涯转头看向远处的风雪,脸上现出一抹难以名状的异常,轻轻道:“我还有一个地方要去看看。”

李建成又是微微一怔,随即脑海中就想明白一切,脱口而出道:“汉奴?”

说完才猛然收口,紧跟着换个词汇道:“你要去看的是那些可怜的汉家姐妹们……”

顾天涯转身大踏步而行,身影很快消失在漫天大雪之中,远远的,传来他一声回答,道:“我有一个幼年姐姐,今晚过年要去看看。”

声音很快被呼啸的寒风吹散。

这时马三保才小声开口,对李建成道:“家主对那位姐姐很歉疚,经常会不自禁的提出来,然后,整个人就会陷入沉默。所以殿下您就别跟着去了吧,让家主他自己去和那位姐姐说一会话。”

哪知李建成缓缓摇头,叹口气道:“他不是因为那一位姐姐才情绪低落,他是因为那些汉家女子们才情绪低落。但他担心我被寒风冻着,所以不愿意让我再跟着挨冷受冻走一趟,他找了去见姐姐的这个借口,实则他是去探视那一群被他视作姐妹的人。”

马三保怔了一怔,好半天后才恭敬出声道:“唯有您才懂得我家家主的心,因为您和我家家主是一般胸怀的人。”

李建成摆了摆手,道:“走吧,回家。既然他担心我会被寒风给冻着,那我这个做大哥的就不能让他再担心。他让我回家,我就回家。我们回家之后等他,等他回来之后一起吃顿年夜饭……”

马三保再次恭声道:“风雪太大,道路难行,您踏脚得时候慢着点,实在不行我背负着您走。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李建成呵呵一笑,摇头拒绝道:“我还没到老态龙钟的那一天。”

马三保不再说话,陪着这位敦厚长者的隐太子往回而行。

……

此时顾天涯顶风冒雪,渐渐走到了又一处接收大营。

这座接收大营和先前的百姓接收大营不同,这里赫然竟是有着披甲持刃的兵卒在守卫。

哪怕天寒地冻,哪怕北风如刀,但是那些战士却来回巡视,一听到动静立马出声严厉高喝。

“何人?速速驻足。此地乃是汉女大营,吾家大帅颁布严令不准搅扰,你若是偶然迷途来此,还请速速离开,若是别怀心思,休怪吾等杀之。”

厉喝之声很森然,并且很快就有士卒冲了过来。

直到他们冲到跟前,方才发现乃是顾天涯,几个士卒明显一愣,下意识的道:“天气这般寒冷,您怎么突然过来。”

顾天涯吐出一口热气,道:“我来看看我的姐姐们……”

士卒们连忙让开道路,默默行礼但却并不跟随。

然而他们虽然让开了道路,但是顾天涯却像是陷入迟疑,足足良久之后,方才一声叹息,然后,他才满脸苦涩的抬脚朝着那些简易房屋走去。

这座汉女大营他一直不愿意过来。

因为,每次过来之后他的心里都很难受。

……

……第2更到,今天又是两个超大章节,山水被催的勤奋了,谢谢大家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