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五十九章 【原来这就是我的师尊,细微之处见深邃】

“把你的小嘴合拢,不要做出这种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百万亩地不算多,因为幽云五州拥有十亿亩的荒地,若是再加上西北的云州还有河北的檀州,这个数字甚至能达到十五亿亩,所以百万亩地才算多大一点啊,它和我们未来能够拥有的财富想比差太远了。”

“不过呢,暂时咱们先要关注这一百来万亩地。”

“为师刚才说过,汉家百姓都喜欢种粮食。那么乖徒儿你可以试想一下,当一百多万亩都种上粮食是什么情况……”

胡云刚刚合拢的嘴巴又张开了。

只听顾天涯淡笑悠悠的道:“一百多万亩的粮食,足够养活很多百姓了。那时候,饼子是不缺的,娇耳也是家家户户舍得吃上几顿的,当饥饿不再是最大的问题,很多人就会发现新的问题,是什么呢?是蔬菜!”

“由于大家全都在种粮食,很少有人在一开始就种蔬菜,这时候徒儿你的小组突然挑着菜品上街售卖,你自己想想会是一个怎样的火爆场景……”

“这就是为师给你们小组规划的第一个发展门路。”

……

小家伙已经惊呆了。

足足半晌之后才从憧憬中惊醒,下意识道:“这才是第一条门路?莫非还有其它的不成?”

顾天涯悠然而笑,淡淡道:“有!”

马三保把装满积雪的铁壶放在炉子上,适时的朝着小家伙挤了挤眼,嘿嘿坏笑道:“你师尊好为人师的毛病又犯了,千万可不要让他说话说的口干舌燥。”

胡云毕竟是个聪慧的小家伙,闻言瞬间便领悟了马三保的意思,小家伙连忙从凳子上站起来,急急道:“师尊您且稍待一下,徒儿去找人借点茶叶来。”

说着撒开脚丫子就要往外跑。

顾天涯一伸手把他捞回来。

然后,先是瞪了马三保一眼,怒道:“外面大雪如刀,你让这孩子去哪里弄茶叶?”

马三保裂开大嘴一笑,挤眉弄眼的道:“我没想到这孩子这般瓷笨。”

“你才瓷笨?”

顾天涯瞪他的眼神更凶。

马三保嘿嘿两声,蹲在炉子旁边侍弄炉火。

顾天涯这才转过头来,对着小家伙道:“你不用去弄茶叶,为师喝点白开水就行。”

胡云连忙道:“那徒儿给您端杯续盏。”

顾天涯欣慰一笑,点点头道:“这倒是可以,这是你应该做的。虽然为师不太注重门中规矩,但是弟子们想要执礼我也乐见其成。自古讲究尊师重道,你们愿意如此总归不是坏事……”

胡云使劲点头,眼睛盯向炉子上的铁壶,小家伙是想等着水一烧开就把铁壶拎起来,然后伺候顾天涯喝点水润润喉咙。

顾天涯看他这幅乖巧的模样,心中对这个新收的徒儿更加满意,但他脸上并不会流露出来,而是继续开口又道:“说到喝热水这个事情,恰恰为师给你规划的第二条门路很是类似,那么就以烧开水为题,咱们继续接着往下说……”

小家伙明显一呆,下意识道:“烧开水也能发展我的小组吗?”

顾天涯呵呵而笑,伸手弹了小家伙一个脑瓜崩,道:“怎么不能?完全可能!世上很多事情都有其意义,关键看你能不能用心的去琢磨。徒儿我问你,眼下是什么时节?”

胡云踟躇一下,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数九严寒?”

“不错,数九严寒!”

顾天涯轻轻吐出一口气,悠悠然道:“眼下这个季节,说一句滴水成冰毫不为过。但是徒儿你发现没有,这样的季节竟然还有人开荒。”

胡云连忙点头,急急道:“不但有人开荒,而且人数还很庞大。师尊你可能还不知道啊,我们这些小组都在暗暗比拼,无论是组长还是组员,全都铆足了劲头拼命的干。虽然眼下天寒地冻,但是到处都有开荒的小组。可惜我的小组只能羡慕看着,我的组中都是没法干硬活的人。”

“没法干硬活,那就干软活。无法去开荒,那就搞服务。既然眼下有这么多人顶风冒寒在开荒,这岂不正是你和你小组之人的好机会?”

“好机会?”

小家伙明显又陷入迷茫。

这时候水壶嘟嘟冒气,一壶热水显然是烧开了,小家伙来不及继续思考,连忙从炉子上拎起铁壶,然后找来一个杯盏,恭恭敬敬给顾天涯倒水。

顾天涯伸手一指李建成,沉声道:“先给我大哥倒上一杯,让他喝点水暖和暖和。”

李建成温厚而笑,道:“不急,别让小家伙太忙活。”

他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胡云岂敢真这么听着,小家伙急忙又找来一个杯子,恭恭敬敬给李建成倒上一杯。

李建成仍旧温厚而笑,端起杯子轻轻吸了一点,随即吐出一口气息,若有所指的道:“天寒地冻,喝杯热水果然浑身暖和呀,胡云小家伙,你师尊似乎一直在说喝开水的事。快点让他继续往下说吧,这可是你的小组发财门路哟。”

胡云眼巴巴的看向顾天涯,小声小气的喊了一声道:“师尊!”

顾天涯呵呵一笑,道:“刚才我说到服务,送开水就可以算成一种服务,徒儿你想一想,眼下是天寒地冻,当其他小组的壮汉劳力们顶风冒雪开荒,你何不带着自家小组的老弱们在家中烧上一大锅一大锅的热水,然后盛放在瓦罐里,瓦罐外面裹上保暖的布,再然后,你带领组员们挑着装满热水的瓦罐奔向田间地头……”

“一瓦罐热水,便宜售卖几文钱没问题吧?而那些顶风冒雪干活的小组,只需要付出几文钱就能喝到滚烫的开水。双方各取所需,是不是皆大欢喜?”

“还有,饭食。天寒地冻,饼子转眼就冷,每当中午的时候,那些人收工之后肯定要吃饭对不对?”

小家伙连忙点头,急急道:“对!”

顾天涯一笑,又道:“但是大多数人不会回家吃饭,而是在田间地头凑合一顿,为师曾经让人调查过,发现很多百姓都是蹲在地头上啃饼子。那饼子冻的硬邦邦啊,非是饿极了肯定不愿意啃。这时候若是你带着组员们挑着一个一个小火炉,到他们吃饭的地头上去送上服务,比如用火帮他们把饼子烤热烤软,比如用小铁锅温上一锅加满了盐巴的粥……”

胡云几乎是脱口而出,惊喜的道:“这样肯定很多人愿意掏钱,而我的组员们肯定能赚到钱。”

顾天涯欣然一笑,问他道:“现在是不是感觉做服务也是一条门路。”

小家伙满脸都是兴奋。

他已经安耐不住想要去搞这些事情的冲动了。

反倒是屋中几个泾阳胡氏的中年很是慎重,忽然有人小心翼翼的提出质疑,轻声道:“百姓们之所以逃荒而来,是因为他们在家乡活不下去。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些百姓都很节俭……”

这人说着停了一停,然后小心观察一下顾天涯的脸色,这才又道:“据我所知,那些百姓是不愿意随便花钱的。虽然他们顶风冒雪的开荒,但是吃饭之时都是咬牙硬撑着啃饼子。喝水也是,都是家里的女人和小孩送到干活的地方去,那么,那么……”

言下之意不说自明,乃是说这些事情都有人干,所以胡云就算真的带着组员们去做服务,但也未必真能像是设想的这般赚到钱。

毕竟老百姓们都是能省则省。

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愿意糟蹋钱的。

顾天涯有人一笑,淡淡道:“当一件事做的无比专业之后,别人就会发现交给专业的人做最合适。

比如你说的送水送饭,那些女人和小孩是不是要耽误自己的时间?”

刚才说话之人陷入沉思。

顾天涯继续又道:“做服务这种事情,最大的优势在于专业。比如烧开水送开水这个事,我徒儿的小组乃是专门搞这个营生。那么无论是大批量的烧水,又或者挑着保温的瓦罐去往田间地头,由于是经营性的产业,所以就会做得比普通人贴心。谁家会专门挑着火炉去田间地头呢?只为了给自家开荒的汉子送一顿饭值得吗?眼下天寒地冻的季节,她们送去的开水送到之后还能保证是热的吗?”

“退一万步讲,就算她们也能做到如此,可是,付出的精力和收获的价值不对等啊。”

“比如女人们不去田间地头送饭送水,那么就可以省下时间在家里多织一点布,比如这点布拿去卖钱可以卖到五文,而她的男人在外面买热水只需要两文,就算再加上火炉烤饼子和热粥,顶多也就是三文钱的花销,但是男人能够吃的热腾腾,比女人们送到地头上已经冷的食物强太多,这时候百姓们会如何选择呢?我想只要是个人就会做出正确选择吧?”

“而这样的工作对于一家一户来说,它是无法单独进行这种经营服务的,为什么呢?因为挣的实在太少了。一顿热水外加热饼子和热粥的服务,扣除成本之后也许还挣不到一文钱。然而这要耽搁不少功夫,许多人恰恰不愿耽搁这个功夫。比如我刚才所说,女人们有这个功夫完全可以多织一点布挣的更多……”

“但是对于我徒儿的小组来说,他的组员们干的就是这个营生,面对的是庞大客户群,每个客户身上就算挣不到一文钱也没事。自古都有薄利多销这个词,想必诸位应该明白其中的道理吧。”

一番话说下来,在场所有人全都僵立当场。

这种事其实并没有太高深的内涵,纯粹就是最细微最普通的小道理,偏偏很少有人去琢磨,因为很多人都在潜意识里瞧不起这点事。

顾天涯悠悠吐出一道热气,缓缓道:“云儿的小组只有四十三户人家,就算以后收满五百人家也不算太多,而我的幽云之地有多少人家,以后怕是几十万人家也挡不住。这么多的百姓迁徙而来,其中必然也有老弱病残,而他们将来要走的路,就是我现在给云儿小组规划的路,干不了重活没关系,干软活照样可以挣到吃喝,人只要愿意付出努力,这世上没有饿死人的说法……”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目光看向侍立一旁的胡云,肃重又道:“这就是所谓的要想百姓活,只能百姓自己救济自己。我们师徒需要做的很简单,引领和规划他们的方向就行了。这一堂课算是为师教导你的第一课,课后作业很简单,我会看着你怎么把你的小组发展起来。”

胡云深深给顾天涯行礼,恭恭敬敬像是发誓般道:“徒儿必会努力,不让师尊失望。”

顾天涯欣然点头,忽然从凳子上站起,笑着对李建成道:“大哥,夜很深了啊。”

李建成同样站了起来,笑呵呵道:“回家,吃娇耳,今夜乃是过年,咱们也该陪一陪家人了。”

屋中几个泾阳胡氏的中年人一起行礼,无比诚恳的道:“恭送两位先生。”

这时代称呼一声先生,就是达者为师的意思。

圣贤者,才会人人称之为先生。

顾天涯和李建成告辞而去。UU看书 www.uukanshu.com

……

就在他俩刚刚离开不久,屋中一个中年人陡然出声,明显安耐不住喜意,一脸激动的道:“我要即刻给族中修书,速速告知这里的一切……”

这一趟幽州之行,他们泾阳胡氏怕是要从此腾飞了。

小家伙胡云没有参合几位长辈的事情,小家伙只是站在门口遥遥望着外边,由于今夜大雪风寒,顾天涯离开之时不允许小家伙出门相送,所以小家伙只能一脸孺慕的看着师尊离开,足足良久之后才满脸幸福的喃喃出声,道:“原来这就是我的师尊,细微之处见其深邃。”

……

不远处的黑夜里,顾天涯和李建成重新又顶风冒雪,兄弟二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忽然李建成笑呵呵得问了一句,语带深意的道:“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没有给你徒儿的见面礼!”

顾天涯同样呵呵一笑,道:“等到他家族之中得到消息再给吧。或者说等到我为什么收他为徒的原因传播开来以后再给。想必到了那个时候,一千个积分的拜师见面礼足够很多人激动不已……”

李建成哈哈而笑,指着顾天涯道:“你啊你啊,说是不再竖立典型,可是,你又竖了一个典型。”

顾天涯仰头看着满天大雪,悠悠吐出一道长长白气,缓缓道:“没办法,我该铺垫书院的事情了。”

……

……第2更属于2合1大章,所以今天是三更哈,接近一万字,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