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五十四章 【这1夜,顾天涯心有所悟】

经过细问才知道,原来韩大石一家来自山东。

古代的山东泛指崤山以东,基本上从函谷关开始往东都算,但是到了隋唐时代以后,山东一般指的是太行山以东。

这是一片广大无比的地域,也是一片最容易遭受灾害的地域。旱的时候太旱,涝的时候能淹死人,故而山东一带年年都有流民,历朝历代都是个令人谈之变色的地方。

韩大石连续三年遭灾,小小家庭如何能抗住这种折腾?终于在今年的时候再也坚持不住,一家人为了活命踏上了逃荒的路。

离开家乡的时候,全幅家当竟然只有人,韩大石背着一个孩子,妻子背着一个孩子,除此之外,再无它物,一家人就这样乞讨着逃荒,漫无目的朝着传说中的关中而去。

但是才走到河南道的地界,被当地的兵丁给拦住了。兵丁们倒是没有恶意,而是告知他们一个更好的逃荒地方,这地方就是幽州,韩大石一家被劝来了幽州。

……

顾天涯叹了口气!

李建成也叹了口气。

兄弟二人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难受。

顾天涯伸出手来,拿着一根棍子当做擀面杖,他一边擀着娇耳皮,一边继续询问这家人的情况,温声道:“你们来到幽州以后,感觉这个地方如何?”

“好!”

忠厚老实的山东汉子不懂花里胡哨,一个简简单单的‘好’字就是他所有的心思。

这汉子满脸都是诚恳,望着顾天涯道:“当时俺带着妻子孩子刚刚进入幽州,就被两个骑马巡视的差役给遇到,二话不说,先给了一顿饭,那饭可香可香啊,饼子和肉块全都扎实的很。还有装在皮囊里的热粥,喝下去浑身都感觉有了劲,当时,当时……”

他妻子躲在被子里小声开口,接话道:“当时俺孩他爹哭了一大场,说是俺家终于到了能活命的地方,那时候,俺们全家都快饿死了,全家也快冻死了,如果不是那两个当兵的兄弟遇上,指不准俺们一家就在那个草垛里死了。”

韩大石又接过话,继续道:“吃完那顿以后,就被两个兵兄弟护着到了这里,先是登记来历,然后领了身份,由于俺的腰上有着老伤,大家一看就知道俺干不了硬活,所以在登记的时候不太顺畅,好几个小组的差役都不想要俺……”

顾天涯明显一怔,随即脸色阴沉下来。

李建成的脸色也不好看,语气怒意的道:“你还记得当时那些小组的编号吗?”

韩大石也是一怔,不过这个忠厚汉子猛然使劲摇头,急急道:“不记得,不记得,两位贵人,俺不记得了。”

他妻子躲在被窝里也道:“您们千万不要去惩罚那些官儿,他们做的已经足够足够好了。”

两口子连连替人求情,满脸都是诚恳,顾天涯和李建成对视一眼,没奈何只能轻轻叹了一口气。

李建成有感而发的道:“百姓之心,如此敦厚。”

韩大石腼腆一笑,道:“俺们终归是受了救济,哪能做出那种恩将仇报的事,这个词是这么说的吧,俺在家乡的时候听一个老叔说过。”

顾天涯继续擀着娇耳皮,若有意若无意的又问道:“那你们现在有了小组没有?”

“有!是一百四十三组。”

韩大石几乎毫不迟疑,脱口而出就报出了组名,这汉子满脸都是耿直,语气之中明显带着感激,道:“俺们小组的组长,是一个才有十五六岁的娃娃,他说自己是泾阳胡氏的嫡长子,他还说其它小组的组长很少有他这样的嫡子身份。他接收了俺们一家,对俺们一家很好很好。”

顾天涯微微一怔,手中擀皮的动作都有些停滞,他转头看向蹲坐在一旁的马三保,略显不自信的问道:“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情况?现在已经有世家的嫡支派过来充任小吏了吗?”

可惜马三保明显也是一脸懵逼,显然对这个情况同样不知道细情。

反倒是李建成呵呵一笑,语带暗示的道:“不是真正的世家,仅能算是刚刚入流。”

这位曾经的大唐太子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中原号称有五百世家,实际顶多也就三百家出头,这三百个世家遍布中原,按照家族实力分为上中下三品,其中上品最少,总共也只有二十余家,中品稍微多上一些,但也只有七十来家,剩余两百多家,全都是最下品的家族。”

说着又是一停,继续道:“虽然下品世家听起来不怎么样,但是真实情况却是享受着极大羡慕,因为中原还有一千多个刚入流的家族,那才是构成世家派系的最庞大基石……比如你那个妾侍谭笑的谭家,曾经就是一个刚入流的家族,还有这位山东兄弟刚才说的泾阳胡氏,那也算是一个刚刚入流的家族。”

顾天涯若有所思,点点头道:“刚入流!”

李建成微微一笑,语带深意的道:“刚入流已经很不错了,表明这个家族有很大机会晋升成为下品世家。实际上中原还有几千个甚至上万个不入流的家族,那才是咱们整个汉家人口的最大组成部分。”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面上似乎现出一抹踟躇,思忖良久之后,终于继续开声,语带提点的道:“天涯妹夫,其实你对家族这个事情的理解有些偏差。汉人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家族,实在是因为活着太艰难啊。唯有相互抱团在一起,才能在这个世上讨生活。人多了,才能更好的抵御天灾,人多了,才能彼此帮扶拉一把手。”

顾天涯更加若有所思,缓缓点头道:“而抱团最好就是亲族之间抱团,这样才能更好的发挥族群优势。比如一村一庄,几乎都是一个姓,大家相互抱团生活,由一个主支作为作为领衔,然后大家齐心协力拧成一股绳,讨生活的时候就比独力支撑要容易。”

他说着沉吟一下,接着又道:“而当这个团体慢慢发展壮大,渐渐就是一个一个家族,家族是世家的雏形,在最初的时候是有益的。”

李建成看他一眼,若有所指的道:“就算是成为了世家,也可以继续有益下去,关键是看如何去驱动他们,让他们成为整个民族的脊梁……妹夫你通晓古今之事,应该知道汉代以前的世家都是民族脊梁,若是我们多多努力一些,未尝不能让现在的世家再变回从前的模样。”

顾天涯笑了!

他仿佛又悟通了一个施政的理念。

世家,未必就是祸。

世家,在最初之时乃是族群为了讨生活的抱团。

中原大地浩瀚无比,生活着几千个上万个这样的族群。这时代毕竟太过艰难,人只有聚在一起才能抵御天灾,自古有句名言,叫做皇权到不了村,说的不就是民间自治么,皇权在最基层的地方未必能有族群的庇护能力强。

正是因为华夏有着一个一个的族群,所以才会在千百年来一直庇护着百姓。所谓国家,国就是家,是一个一个的小家小族,构成了涵盖华夏之地的国家。

族群乃是国家不可或缺的基石。

而族群的构成是人,只要是人就会有上进心,恰恰顾天涯的幽云之地是个机会,很多家族都想从这里获得腾飞,尤其是他弄出的积分兑换制度,天下任何一个家族都想参与,只要有了积分,就能换取宝物,所以天下世家才会派出人手,前来幽州充任各个职位上的小吏。

大的家族不会派出嫡子,因为嫡子要担负更重要的族中之事,并且由于他们族群庞大,所以族中培养了无数的人才,因此才能随意派遣人手,只要是派过来就不怕没能力做事。

但是那些刚入流甚至未入流的家族呢?

他们族中有能力办事的也许就只有嫡子。

李建成见他心有所悟,这才微微笑道:“现在你明白了吧,那个泾阳胡氏为什么会把嫡子派过来。”

顾天涯也笑了起来,点点头道:“明白了,是为了赚取我的积分。”

……

这时夜已深沉,娇耳也已包了无数,该起火烧水了,然后就是下锅煮娇耳。

按说烧火做饭应该是女人的活儿,可是不知为何韩大石的妻子一直缩在被窝里不出来,那两个孩子也是,同样缩在被窝里。

顾天涯很快就知道了原因。

只听那女人满是羞涩,小声小气的道:“贵人,奴家没有裤子穿,天太冷了,俺男人需要在外面找活干,所以,所以,就都让他穿了……”

只这一句话,顾天涯长长一声叹息。

他听的懂!

这家人实在太穷,全家没有一件御寒的冬衣,所以妻子孩子都不穿裤子,而是把几条裤子都脱下来给男人穿上。

男人穿了全家的裤子以后,就能勉强抵御寒冷出门,然后找到活儿,挣钱养活全家。

这道理顾天涯懂,但是顾天涯仍旧感觉心里很酸楚。

韩大石在一旁看他脸色阴沉,以为他又要生那些办事官吏的气,所以这个忠厚的山东汉子连忙开口,急急替人辩解道:“贵人,您莫要责怪俺们组长。需要照顾的人家实在太多了,他承受的压力可比俺们大。”

顾天涯转头看向他,温声问道:“你们这个小组现在有多少人家?”

韩大石毫不迟疑开口,急忙道:“四十六家,两百二十七口。”

顾天涯立马追问,道:“有不需要救济的吗?”

韩大石登时叹了口气,语带苦涩的道:“俺们组长的财力不行,争不过其他的小组,所以,他接收的全是赤贫……其他小组接收的人家,几乎每家都有壮汉劳力,所以能很快的起步发展,无论是干活还是做工都能挣到钱。可是俺们这样的小组,基本上都是家里有人生病有人老弱,所以,所以,大多数时候是靠组长撑着。”

这汉子说着停了一停,忽然伸手指了指放在被窝旁边的一个小凳,那小凳是当做饭桌用的,上面还搁着四个饼子。

韩大石指着那四个饼,语气有种说不出的感激,道:“贵人您看到了吗,这是俺家今天的救济。俺们组长他不管多么艰难,一直没有断掉组里任何一个人家的救济。他才是个十五六岁的娃娃啊,干起事来却比俺们有狠劲。他说,他是来办大事的,他要为了家族建功立业,他要让俺们这些人家全都活下去。唯有俺们活下去了,他才能拿一个好的评分……但是他又说,他刚开始的时候是为了评分,现在却不在乎评分了,因为他满心里的念头只有让俺们活的好……”

顾天涯深深吐出一口气。

他转头看向马三保,像是莫名其妙的问道:“一个组,四十六家,拥有两百二十七口人,这似乎已经超额编制了吧。”

马三保微微一怔,随即连忙摇了摇头,道:“没有超编,距离您定下的规定还有很大缺口。当初您拟定接受规定的时候,每个小组的人口上限乃是五百家。”

顾天涯瞪他一眼,道:“我那时候没有考虑到具体情况,以为前来幽州的小吏都是出身大族,但是现在我才发现,很多刚入流甚至未入流的家族也来了。这些家族的实力不强,岂能按照大族的情况而定?”

他说着一停,叹口气又道:“比如韩大石一家的组长,那个孩子的家中就算掏空家底又能给他多少支持?倘若那孩子为了达成养活五百人家的考核任务,硬着头皮也学别人一样接收五百个人家,那岂不是害了百姓,也害了那个孩子的家族……”

马三保无言以对,好半天后才小心翼翼的道:“咱们当初不就是这么打算的么?您付出积分作为奖励,天下世家付出物资帮您养民。如今幽州城里的小吏们为了赚取积分,几乎都是凭着自家财力在接济组里的百姓。UU看书www.uukanshu.com”

顾天涯缓缓摇头,郑重的道:“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若是长此以往下去肯定不行。这种发展策略太畸形了,会把幽云之地变成一片死地……”

马三保明显没有听懂。

但是李建成却在一旁郑重点头。

顾天涯忽然站起身来,笑着对韩大石一家告辞道:“娇耳包好了,该下锅煮食了,原本是想着在你们家里蹭上一顿,可我突然有些很重要事情要处理,所以,就留一句祝福的话吧……过年了,过年好,希望你们一家的日子慢慢红火,希望两个孩子的未来健健康康……”

韩大石怔怔呆在那里,好半天后才想着起身挽留,急急道:“肉是您拿来的,面也是您拿来的,怎么,怎么就不留下吃……”

顾天涯温和而笑,道:“我不差这一顿,你们吃了比我吃了好。”

另一边李建成也起身,同样告辞道:“大石兄弟留步吧,等会我们走了你记住关上门。今天是过年,不能让你妻子孩子缩在被窝里,但是她们…唉…她们暂时没有衣物,我们留在这里会阻碍她们出来,所以就不留下来陪你们一家过年了。我也留一句祝福的话,祝你们明年的日子有奔头……”

说话之间,和顾天涯一起出门。

后面马三保追了出来,却又重新回到门口叮嘱一句,对韩大石道:“最迟明天天亮之前,我会派人送一些衣物过来。但是现在你先给我指个方向,你们小组的组长住在哪个屋子……”

这家伙不愧是顾氏第一家臣,他早已领会了顾天涯想去见见那个泾阳胡氏嫡子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