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五十三章 【我要请那位顾先生吃1顿饱的饭】

最新网址:    吐谷浑大长老走了,他是带着一个谁也不知道的承诺走的,这承诺并不是现在就要完成,也许要好几年以后才会有所动作,但是,毕竟埋下了引子。

    吐谷浑人走的很急。

    草原突厥人走的也很急。

    或者说,所有前来参加互市的人都走的很急,至于原因么,很简单……

    西北高原再次吹来了肃杀的寒风!

    冬天已经到了最为凛冽的时候。

    此次幽州互市开设,很多外族都买到了大笔的物资,他们急着把物资运回,才能让子民们渡过寒冬。

    但是互市并不会因为大批客商的离开而关闭,反而会从今天开始一直保持着开放,以后的日子里,也许很少会出现第一天这种大肆交易的情况,但会源源不断的有零散商贾前来,通过兜售特产用来换取需要的物资。

    源源不断的交易,才是互市的本质。

    ……

    寒冬腊月,天地僵冷,然而这恰是一年岁末,乃是中原汉家最为重视的大日子。

    当一场大雪铺天盖地降下的时候,终于迎来了武德七年的结束,自古有句老话叫做辞旧迎新,所以结束也就意味着新的开始,果然在这新旧交替的日子里,有一队红翎急使顶风冒雪到达了幽州城。

    于是,一道圣旨很快传的满城皆知。

    “天地之道,贞观者也,朕,李世民,当以此心,为毕生愿,澄清天下,恢弘正道,今以兢兢业业之心,登基接掌中原浩土,庇护百姓,勤政爱民,大赦天下,咸使闻之……”

    李世民登基了!

    大唐终于迎来了贞观元年。

    自古新皇登基,一般要大赦天下,但是幽州城里没有死罪囚徒,所以也就谈不上大赦的事情

    有的只是喜庆。

    ……

    “来来来,都过来,今天是元日,你们这些小家伙都要守岁,谁都不准打瞌睡,欢欢喜喜闹到天明,但是呢,姑父猜到你们可能会犯困,所以我做了一点小玩意,等会你们一起拿着到门外去玩去……”

    “记住了,这东西叫做鞭炮,另外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噼里啪啦爆竹,这东西炸起来有点危险,所以女娃娃们不准玩耍,男孩子们负责点燃,丫头们远远躲着听响就行。”

    “都记住了吗?记住了就过来领鞭炮。”

    “程处默,怀里藏的什么?你马上就快十五岁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胡闹?”

    “赶紧把你多领的那串鞭炮送给李承乾,你看看他都快要馋哭了。还有李崇义,你多藏的那串鞭炮也要拿出来,你难道没有看到吗?李泰眼巴巴的在瞅着你。”

    “行了,都滚出去玩吧,一定要注意安全,谁不准像上次那样点燃鞭炮以后傻乎乎的趴在上面瞅。若是再炸伤了眼睛,我可不允许你们嫦娥姑姑再给你们治疗……”

    伴随着顾天涯的训话结束,一大群孩子咋咋呼呼的冲了出去,很快就听到外面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期间掺杂着孩子们兴奋无比的惊呼声。

    顾天涯徐徐吐出一口气,反身走回了屋子之中。

    此时屋子里面热力四射,一口大炉子喷吐着熊熊火焰,炉子不远处的地方,摆放着一张大大的桌子,几个女人围坐在桌子四周,桌子上已经放满了包好的饺子。

    但是饺子在唐代不叫饺子,而是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叫做娇耳,顾天涯远远瞅了一眼,随即对女人的手艺嗤之以鼻。

    他满脸不屑的道:“瞅瞅你们,这包的都是什么啊?包娇耳要讲究玲珑精致,可你们却把娇耳包成了大包子……就这种次麻二楞的手法,搁在普通人家怕是连个夫家都寻不到,干活这么粗,没人愿意娶……”

    女人们嘻嘻哈哈,完全不把他的嘲讽放在心上,反而叽叽喳喳回嘴,言语之中带着挑衅,先是李建成的妻子郑观音看了他一眼,笑吟吟的道:“妹夫最近的胆气可是见涨啊,竟然连嫂子也敢咋呼了。”

    旁边是李元吉的妻子杨氏,闻言紧跟着笑道:“男人一旦有钱,底气立马就大,三姐夫这次开设互市,几天的功夫就挣了一大笔,荷包里鼓,脾气自然也跟着鼓。”

    昭宁‘嗤’的一笑,道:“他鼓一个试试看,那些钱早就入库了,钥匙在我手里攥着,他荷包里顶多也就几十个铜板,你们难道没有发现么,他刚才跟孩子说话的时候一直在扯东扯西,为什么要扯东扯西呢,因为他兜里不富裕啊。按说身为当姑父的人,元日佳节是要给孩子们压岁钱的,可他穷哈哈的掏不出来呀,只能弄一些鞭炮做糊弄……”

    顾天涯像是‘勃然大怒’,道:“你这个吝啬娘们,速速给为夫拿钱来。既然知道我荷包憋着,安敢看着我囊中羞涩。”

    昭宁哈哈大笑。

    偏偏就是不给他钱。

    反倒是小柔急匆匆站起来,一脸心疼的道:“我房里有攒的一些钱,先拿给您用上一用吧,今日是佳节呢,您可不能在孩子面前丢了脸。”

    这丫头说话细声细气,但是语调之中尽是温柔,她说着就要急急出门,明显是想回自己的屋子去给顾天涯拿钱。

    众女全都大笑起来,小青一把将小柔拉住,挤眉弄眼打趣道:“就你知道心疼,没看出来大家是在嬉闹吗?咱们公主那般体贴夫君,她怎么可能会限制夫君的花销。傻丫头赶紧坐下来吧,乖乖跟婆婆学着包娇耳,等会城里钟声敲响的时候,咱们要掐着点儿让娇耳下锅呢。”

    但是小柔仍旧有些踟躇,目光朝着顾天涯那边看去,弱弱道:“可是夫君的荷包里……”

    昭宁噗嗤一笑,伸手捏了小柔的脸蛋一把,道:“你不用管他,没看他腰间挂着钥匙吗?你这丫头才攒了几个私房钱啊,今夜就算全拿出来也不够他用的,乖乖坐下来,男人的事情咱们女人不馋和。”

    “我的钱不够夫君用的吗?”

    小柔明显怔了一怔,目光迷惑的又想去看顾天涯。

    哪知却见顾天涯已经出门,此时正在大踏步的朝着远处而去,也就在这个时候,李建成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笑呵呵的道:“你们先忙活,我跟着去逛逛。”

    逛逛这个词,带有一种轻松惬意,但是李建成的眉宇之间却隐含肃穆,显然他所说的逛逛并不是真的逛逛。

    郑观音看到李建成已经出门,连忙叮嘱一句道:“外面风很大,您披一件大氅再去啊……”

    远处传来李建成的声音,慢悠悠的道:“百姓们可没有大氅披……”

    声音转眼远去,身影和顾天涯的身影一起隐没在风雪之中。

    屋中几个女人对视一眼,这时才面色肃重的叹了口气,昭宁放下手中的一个娇耳,语带疼惜的道:“无论大哥还是天涯,他们心里都装着百姓。咱们不用等他俩了,今晚他俩肯定不会在家里吃。”

    ……

    此时顾天涯和李建成已经出现在一条长街上。

    这条长街通往幽州城外,街上早已停放着几十辆大车,马三保像个铁塔一般站在风雪中,身后则是矗立着上千个武侯,他见到顾天涯前来急忙上前拱手,恭敬道:“家主!”

    然后又向李建成拱手,再次道:“殿下。”

    李建成朝他摆了摆手,温声道:“天寒地冻,劳烦你在这里久等,三保无需多礼,咱们不是外人。大家都辛苦了,建成向你们致谢。”

    但是马三保仍旧坚持行礼,这才道:“吾等不辛苦,倒是殿下您要注意身体。”

    李建成温声再笑,点点头算是应可。

    反倒是顾天涯无需和马三保寒暄,仅是缓缓问了一句道:“都准备好了吗?”

    马三保面色一肃,连忙道:“五十辆大车,一千个差役,每车恰好可以分配两百人,

会随着车辆一起去完成任务。”

    顾天涯点了点头,忽然长长吐出一口气,有些伤感的道:“可惜,只有四十车。”

    马三保张了张嘴,但是最终也没能说出什么,仅是小心翼翼的道:“这已经是您最大的能力了。”

    顾天涯不置可否,转头看向那一千个差役,猛地双手郑重一拱,弯腰行礼道:“诸位,劳烦了,今夜元日佳节,本应家人团聚,然而我却抽调大家出来,心中实在是惭愧不已。”

    差役们连忙还礼,纷纷道:“能被先生听用,吾等好生欢喜。”

    顾天涯再次吐出一口气,道:“出发。”

    四十辆大车辙辙而行。

    ……

    幽州互市虽然开起来了,但是现在的幽州城并不富裕。

    城里尚且不富,城外就更加不用说了,比如这一条长街通往城外之后,没过多久就能看到一排排的房屋,那些房屋极其简陋,基本都是以木板临时搭建而成,屋顶之上甚至没有苫着茅草,仅是糊了一些泥巴用来遮挡寒风。

    但是这样的房子岂能御寒?

    勉强也就是让人有个避风的屋子而已。

    这就是幽州城外的接收大营。

    这里住着无数投奔而来的百姓,同时也住着草原突厥放归的无数汉奴。

    由于人数太多,并且时间仓促,所以幽州城里根本消化不下,甚至整个幽云诸州都消化不下,只能是临时建起接收大营,然后才能一步一步的把这些百姓安顿下去。

    但是这很需要时间,非是一日一月能够办到的。

    四十辆大车走在冰雪之上,顾天涯和李建成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顾天涯遥遥看着那些房屋,忽然语带坚定的说了一句,道:“明年这个时候,我一定要让所有人都住上真正的房屋。”

    李建成在他身边看他一眼,随即叹了口气道:“可是你想过没有,这将是一个艰难无比的工程,等到明年这个时候,幽州这一带最少会有一百万人,光是草原突厥那边,就要放归五十万,再有大唐内地的百姓,源源不断的举家迁徙,一百万这个数字甚至都挡不住,我甚至认为会有一百五十多万。”

    “越多越好,我能撑住!”

    顾天涯咬了咬牙,突然恶狠狠像是发誓一般道:“我要扩城,不,我要新建一座大城。这个城池最少能居住一百万人,让所有的人都不再挨冷受冻,如果还不够,那我就在周围再建造能够居住十万人级别的小城,建一个不够,我就建两个,两个如果还不够,那我就建三个……”

    李建成的面色有些震撼,但是震撼之中明显又饱含的心疼,他忍不住轻声劝阻道:“妹夫,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啊。你若是这般拼命下去,总有一天会把自己给累死。”

    顾天涯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大哥,等会你肯定就不会这么劝阻我了。”

    李建成微微一怔,随即发现原来他们已经到了第一座接收大营。

    ……

    韩大石使劲跺着脚,以此来保证身体不被冻僵,他大口的呼出一口热气,喷在了两个孩子的小脸上,然后,他努力让自己满脸笑容的问道:“娃儿,暖和不?”

    两个孩子和妻子缩在被子中,三双眼睛全都看着他,孩子在打哆嗦,妻子也在打哆嗦,但是无论妻子还是孩子全都使劲点头,装出很是暖和的样子对他道:“不冷,可暖和了。”

    其中一个孩子突然从被子里伸出手,想要拉他道:“爹爹,您也躺进来啊。被子里面可暖和了,您和我们一起暖和暖和。”

    韩大石不可能躺进去。

    因为这床被子不够盖住四个人。

    他又朝着孩子哈出一口热气,道:“放心,爹不冷,你们先在被里躺着,等到城里钟声敲响的时候咱们就吃饭,今天是过年,咱们全家都要吃娇耳。”

    吃娇耳!

    孩子和妻子一起看向屋中的小桌。

    那张桌子之上,孤零零的放着一小团面,旁边还有一个瓷罐,里面是一些娇耳馅。

    韩大石又跺了跺脚,笑着对妻子和孩子道:“看到没有,馅里有肉呢,你们知道为什么有肉吗?是因为爹爹今天去窑口上报名被招收了。窑口的管事听说咱家还在吃救济,所以提前预支了五天的工钱给爹爹。”

    “原本爹爹是不想糟蹋这笔钱的,但是那个管事的把爹爹训了一通,他对爹爹说,今天是过年,你家里有妻子儿子,应该让妻子儿子吃一顿娇耳。所以,爹爹就买了一角肉,又买了半斤麦子磨成的白面,咱家也富裕一回,让你们两个小东西吃一顿好的……”

    两个孩子眼中尽是兴奋,忍不住道:“原来爹爹真能被窑口招收呀,咱家以后的日子会好了。”

    妻子则是语带心疼,下意识问道:“他爹,窑口上的活儿累不累?你腰上受过伤,干活的时候要小心。”

    韩大石哈哈大笑,冲着妻儿摆出一副壮硕的架势,大声道:“媳妇你好好看看,我是个怕干活的人吗?咱家既然到了幽州,以后的日子就有奔头了。不用担心,我浑身都是力气。只要我在窑口上干上几年,你们娘仨都要跟着天天吃肉了。”

    妻子眼中现出幸福之色,UU看书www.uukanshu.com喃喃道:“是呀,日子有奔头了。咱家只不过刚到幽州,官上立马就给了一床被子,两个娃娃领了大袄,白天根本不怕冻着。还有吃的,每天都给四个饼,虽然吃不饱,但是不用害怕饿死了……他爹,幽州真好……”

    韩大石点了点头,语气不知为何突然变得肃重,道:“媳妇儿,你刚才说话不该那么说。什么叫吃不饱啊?每天四个饼子还不够吗?你有没有想过,现在的幽州有多少像咱家这样的情况,全都是两手空空的过来,全都是张着嘴需要吃救济。一家四个饼子,十家就是四十个,可是整个幽州的穷人不是十家八家啊,现在的幽州最少有几千家几万家,这么多的人,一天需要多少粮食?”

    他说着停了一停,叹了口气又道:“官上也很难啊,他们的压力比山还要大。”

    妻子脸色现出愧疚,连忙道:“孩他爹,你骂的对。我听人说,官上那些人吃的不比我们好,尤其那位顾先生,他一天也只吃一个饼。”

    韩大石突然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发誓般道:“总有一天,我要请他吃一顿饭,让他敞开了吃,不能一天只吃一个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