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五十二章 【吐谷浑大长老的提议】

一道人影悄然凑到跟前,细声细语的称赞一声道:“明珠这小丫头真是很不错,小小年纪已经能办大事了。”

顾天涯不置可否。

人影又道:“原本我还想着需要提醒她一下,结果却发现她自己就能察觉异常,所以我就一直远远看着,自始至终都没有帮她什么,但是很明显,小丫头处理的很好。可笑高句丽王自以为来的隐秘,却不知道他的行踪早被一个小姑娘给盯死了……”

这道人影正是谭笑!

顾天涯转头看她一眼,忽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仿佛是随意而发,又似是若有所思,悠悠道:“这孩子有宿慧。”

谭笑只以为这是顾天涯对小姑娘的宠溺夸赞,所以并没有特别的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但是顾天涯不知为何,突然又严肃的重复一句,郑重道:“谭笑你记住,这孩子有宿慧。所以她的聪明不亚于你,以后的成就也未必会低于你。”

谭笑这才微微一怔,目光下意识看向跑远的李明珠,喃喃道:“宿慧?前世带来的智慧么?”

顾天涯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深深吸气然后吐出一道白雾,道:“今日是互市第一天,目前看来还不错,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开局之时的红火未必代表永远红火……”

谭笑又是一怔,随即像是有所领悟,轻声道:“您是在担心有人觊觎互市?”

顾天涯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又摇了摇头,道:“也是,也不是。之所以说是,是因为互市将会汇聚海量物资,突厥人从这里购买茶砖盐铁,西域人从这里兜售玛瑙玉石,而我中原汉家的各种物产,也会从这里走向天南海北无数个地方……”

他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这就像是一个巨型码头,货物的进出都要从这里经过,而咱家身为互市的主人,只需要伸伸手就能收到商税,谭笑你不妨试着猜一猜,咱家这个互市一天能收多少税。”

谭笑抿了抿嘴,试探猜测道:“一千贯?”

一日1000贯,一个月就是3万贯,一年有十二个月,累加起来就是36万。

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如今大唐一年的国库收入也不过才300万。

但是顾天涯却缓缓摇头,忽然伸手指着不远处一个摊位,对谭笑道:“就在刚才的时候,那个摊位达成了一笔交易。吐谷浑的一个商贾付出两千头牛,向清河崔氏购买了八万石的谷子,仅这一笔交易的达成,折算金额就是四万八千贯,而咱家抽取商税的份额乃是百中抽三,谭笑你算算这是多大一笔钱。”

谭笑有些咋舌,好半天才怔怔开口,语带震惊的道:“48000贯收取其中的百三,仅这一笔交易就能抽成1400多贯?”

“错,是2800多贯!”

顾天涯指出她的错误,沉声道:“你忘了交易乃是双方之事,无论买家还是卖家都要交税的,各自都要上缴百分之三,咱家实际的收入乃是双倍。”

谭笑的喘息明显粗重起来。

只这一笔交易,家里就能收入接近3000贯,整个互市每天的交易有多少?岂不是说一天有可能收入上万贯?

若是按照这个收入进行推测,一年时间竟然有可能高达几百万,这比大唐国库的收入还高,简直是山崩海啸一般的暴富。

谭笑忽然看向顾天涯,道:“这就是您的忧虑吧……”

说完之后感觉不够贴切,连忙又补充一句道:“这么大的财富,肯定会引来觊觎。”

顾天涯徐徐吐出一口气,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财帛动人心,自古都如此。但是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咱家的互市不会有太大危险,原因很简单,互市将会是很多人的发财地,财这东西最能诱人追逐,所以若是有人想动互市必然会树敌无数,甚至都不用咱家动手,很多人就会主动帮咱们把敌人给灭掉……”

“那您还担心什么?”

“我真正担心的,是货物离开之后的安全,咱们再以刚才那笔交易作为例子,你有没有发现这笔交易其实有着很大风险?吐谷浑地处大唐西垂,距离咱们幽州最少也得三四千里。那个吐谷浑的商贾购买了八万石的粮食,若是想要运输回去最少要动用两千辆牛车,两千辆牛车的粮食是什么概念,谭笑你这么聪明想必已经懂了吧。”

谭笑岂能不懂。

两千辆牛车,本身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这时代由于道路难行,一旦长途跋涉就会很伤畜力,所以拉车的犍牛一般都是采用三歇一的办法,也就是说每一辆牛车都要配备三头犍牛。

其中一头牛拉车的时候,另外两头跟在车后面歇息,然后彼此轮换,用以保证每一头牛都不会出现损伤。

所以这两千辆牛车,最少就得六千头牛。

价值已经高过了粮食本身。

如果再加上粮食的价值,再加上牛车的价值,那么这一支运输队伍的总额更加庞大,其财富总值甚至能和一个县域想当了。

这样一笔巨大财富走在路上,又岂能不引起贪婪之人的觊觎?

谭笑隐约明白了顾天涯的心思,但是谭笑天生的性格却让她感觉无所谓,笑着道:“反正不是咱们抢的,货物离门之后盖不负责。咱们只需要保证互市上的安全就行,难道还要保证他们买到东西以后安全到家吗?没这个道理呀,自古至今都没这个道理……”

“你又错了!”

顾天涯再次指出她的错误,语气更加肃重的道:“在我看来,恰恰相反。商贾们既然是从互市上买到了物资,那么咱们就有责任保障他们安全而回。谭笑,我知道你肯定不赞成这种想法,但是我要告诉你,这才是咱们要做的事。唯有做到如此,咱家才会腾飞。”

谭笑怔了一怔,半晌之后才轻轻开口,道:“这会很难,也会很累,若是要保证每一个客商的安全来回,咱家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她说着停了一停,目光看向顾天涯,试探性的提议道:“其实人家吐谷浑人敢于购买这么大笔的物资,那么肯定有着能够把物资运回去的自信,也许不用我们忧虑,他们自己就能保证安全。”

不得不说,谭笑这个提议还是很符合这时代的情况的。

能够从西域之地前来幽州,并且驱赶着上万头犍牛过来交易,这个吐谷浑的商贾绝非一般商贾,他很可能就是吐谷浑国的国商。

一国国商带着这么大笔的财富,身边岂能不跟随着大股的军队?

但是顾天涯再次摇了摇头,语气坚定的道:“别人自己的带着护卫,那是为了保证财富的安全,但我们不能毫无举动,我们该做的服务一定要做。不能因为人家有了护卫,我们就偷懒省掉应该提供的保障,做生意讲究的不是一锤子买卖,而互市将会是我勾画蓝图的最重要一部分,所以,要辛苦你了……”

最后这一句话说的有些无头无脑,偏偏谭笑却一听便懂他的意思,道:“你是让我去做这件事?”

顾天涯目光看向她,柔声道:“一年多前的时候,你为了谭家拜师于我,从那以后,整个谭家男儿都成了马匪,替我杀人,替我做恶,他们身上背着无数骂名,但是他们从未有过任何抱怨。”

谭笑连忙道:“这是谭家人的本分,毕竟现在的谭家已经是顾氏的异姓分支。既然是异姓分支,那就要为主家贡献。”

顾天涯笑了一起,声音也变得更加温柔,道:“不能总是背着恶名的,只要是人就想有个好名声。所以从今天开始,谭家人别再去做马匪了。人不能总是活在阴暗里,应该让他们在太阳底下享受光辉,我准备成立几支护商大军,你们谭家的马匪就担任第一支吧。

从今天开始,他们不用再去做恶事,而是改为行善,护卫着每一支离开互市的商旅。”

他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当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商旅受到谭家人的护卫,想必到了那个时候,会有无数的赞誉加身,那时候的谭家人,算是活在太阳底下了……”

他说着再次一停,目光柔和的看着谭笑,道:“这是我对你们谭家人的愧疚表达,也是我对你当初跪在地上的答复。你说要给谭家跪出一个未来,现在我给的这个未来你满不满意?”

谭笑眼圈通红,忽然就有大颗的泪珠汹涌。

她猛地扎进顾天涯怀里,呜呜道:“但是这次我不跟着去了,马匪没了就不需要我这个女土匪头子,你知道的,我天生是个坏蛋,作恶的时候需要我,但是行善的时候不需要。我不跟着他们去了,我为谭家该做的已经做完了,从今天开始,我哪都不再去了。”

这倒把顾天涯弄得一怔,忍不住道:“你不跟着他们?你一直把谭家看的很重啊。”

“不跟着了,再也不跟着了!”

谭笑使劲摇头,眼中尽是泪水,突然把脑袋重重砸在顾天涯胸口上,再次呜呜的道:“我要留下来,我要生孩子,我已经完成了我的夙愿,我已经帮助娘家人赢到了未来,现在,我再也不是谭家的人,我是你的妾侍,我该被人称作顾谭氏,我也要生个孩子,像小青和小柔那样生个孩子,不,不生一个,我要生十个,生一百个,我替咱家开枝散叶,让你每年都能当一次爹爹。”

顾天涯呆立当场。

虽然心里感动莫名,但是总觉得啼笑皆非。

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天生坏蛋的谭笑竟然也有这么一面,竟然也会呜呜啼哭,竟然也会像个女人一般撒娇。

就是说话突然有点不靠谱了。

生十个孩子?

生一百个孩子?

咋想的啊……

幸好这时有人咳嗽一声,打破了顾天涯的无奈,却见乃是一个老者站在不远处,此时正冲着这边遥遥拱手。

这老者头上裹着洁白的裹头,正中间镶嵌着一颗硕大无比的宝石,日光照耀之下,宛如一团火焰,顾天涯仅是扫了一眼,心中就对这老者的身份有了猜测。

他缓缓把谭笑从怀里推开,然后也朝着那边拱了拱手,笑着问道:“老丈莫非是吐谷浑的大长老?”

那老者呵呵一笑,顺势从那边缓缓走来,明明他是个吐谷浑人,但是汉家语言说的比顾天涯还要利索,竟然打趣反问道:“老朽没有打搅顾小兄弟和佳人的温存吧?”

说着不等顾天涯有所反应,紧跟着又道:“顾小兄弟莫怪,老朽并非刻意偷听,只不过方才你和妻子议事之时多次提及吐谷浑,不免就让老朽下意识的对我的国家留了心,也正是因为留心一听,才听到了小兄弟胸襟之广,故而来出声咳嗽一下,乃是想要过来致谢于你。”

顾天涯微微一思虑,就明白这是要谢他建立护商大军的事。

果然只见大长老徐徐吐出一口气,语带悠然的道:“遍数古往今来,商贾一向不为人重,尤其是你们中原汉人,似乎对商贾有着极大的偏见。但是我们吐谷浑人恰恰相反,可以说世世代代都是商贾,UU看书www.uukanshu.com这也导致了你们汉人一旦提起我们,先就要摇摇头发出几声篾笑,大多会这么说一句,哦,原来是吐谷浑人啊……”

顾天涯干咳两声,替汉人争辩道:“我们也不是所有人都蔑视商贾。”

“不错,并不是所有人!”

大长老一脸肃重,神色却更加悠然,忽然再次吐出一口气息,目光深邃而又悠远的道:“遥想数百年前,汉人有一位张骞,他对我们西域人很是友好,至今我们还很思念这位好朋友……”

顾天涯微微皱眉,总觉得这位老者扯东扯西似乎饱含深意,他陡然出声打断,淡笑问道:“大长老到底想说什么?”

却见老者呵呵而笑,看似浑浊的目光猛然闪烁精明,盯着顾天涯问道:“小兄弟先是建立幽州互市,紧跟着又要建立护商大军,这等浩瀚胸襟,显然不会居守一地自我满足,那么老朽想要问一问你,你可还记得你们汉人有一个荣耀,若是你还记得,那么老朽才能继续往下说……”

顾天涯深深看他一眼,然后一字一顿的道:“丝绸之路?”

果然只见大长老畅快大笑,满脸欣慰的道:“不错,正是丝绸之路。”

突然目光深邃看着顾天涯,语带深意的道:“小兄弟,有没有兴趣再次光复你们的荣耀,若你愿意开一条丝绸之路,老朽这个吐谷浑人肯定能帮一把手的……”

顾天涯笑了,猛然伸出手来做出示意,吐谷浑大长老先是一怔,随即欣然大笑道:“想不到你竟然通晓我们西域人的礼仪。”

大长老也伸出手来。

然后,啪的一声。

两人的手掌重重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