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四十三章 【昭宁说,让夫君杀几个人出出气也好】

    一个杀字,冲天煞气。

    一千多号谭家马匪,人人披着重重的铁甲,战马同样也是如此,黝黑的铁甲在日光下显得狰狞。

    宛如猛虎下山,掀起滚滚烟尘。

    遮天蔽日,像是要笼盖这天地间所有的道理。

    道理是什么?

    道理是杀出来的。

    别人之所以愿意跟你讲理,是因为你的强横让他畏惧,当有人不愿意和你讲理,那就杀到他们服服帖帖。

    突厥‘塔石拉干’部,就是一只出头鸟。

    当他们在路途上虐待汉奴之时,已经注定了要在顾天涯的暴怒下死个精光。

    不如此,不雪恨。

    不如此,不释怀。

    唯有杀光这个部族的所有人,甚至连一匹马一匹牛也砍倒在血泊之中,那才会让突厥人看到汉人的愤怒,那才会让突厥人不敢再蔑视汉人。

    那才会乖乖的和汉人讲道理。

    ……

    相信到了那个时候,草原上会流传这样一些传闻……

    “你们听说了吗?汉人连马和牛都砍死了!”

    “你们知不知道?马和牛一向是汉人最渴望的牲畜。”

    “可是‘塔石拉干’部族被屠之后,汉人没有像往常收取战利品一般收取马和牛,而是全部砍死当场,全部仍在冰天雪地。”

    “因为,他们痛恨‘塔石拉干’部族!”

    “所以,他们连‘塔石拉干’的马和牛也不要!”

    “他们就算是再怎么渴望这份财富,可他们还是选择砍死了全部的马和牛。”

    “这就是汉人的愤怒……”

    “好像叫做鸡犬不留……”

    “咱们突厥人不怎么养殖鸡犬,所以他们就砍死了‘塔石拉干’的马和牛。”

    “用这种方式向整个草原宣示,他们做到了报仇之下的鸡犬不留。”

    “汉人!”

    “汉人!”

    ……

    当一千多号马匪冲下小山的时候。

    谭笑的眸子之中有种特别的意味。

    一年之前,她是谭家家主,谭家有明族和暗族两部分,一明一暗相互扶持着努力发展。

    那时候全家族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就是能够晋升成为一个最低级的下品世家。

    可是,梦想之中突然闯进了一道人影。

    那人影像个书生,举止典雅温和,他总是对着每个百姓笑,看不到一丁点的坏脾气。

    可是,当他在五阳县里大哭两场之后,谭笑立马就知道,五阳县的天要变了。

    或者说,谭氏家族的天要变了。

    那道人影就是顾天涯。

    那时顾天涯刚刚到达五阳县,恰好无数流民也被天策府的恶政赶到五阳县,顾天涯在饱含愤怒之间,选择了庇护那些彷徨无助的流民。

    他要把流民变成子民!

    自古强者称霸天下,然而唯有皇者才会庇护万民,所以那时候谭笑就震惊的看明白一件事,他发现这个突然闯进五阳县的男人竟然拥有着皇者的胸怀。

    他要养活那些百姓,需要土地和粮食才行。

    土地是为了长远,粮食是为了应急,偏偏这两样东西都是最宝贵的财富,整个五阳县里只有她们谭氏家族才有。

    所以顾天涯盯上了她们谭家。

    那时候的她,心急火燎。

    她想了无数的诡计,却又一个一个自己打消,最终她定下一番狠心,决意破釜沉舟投效。

    投效!

    就像春秋时期的主公和门客那般。

    她以能力进身,因之庇护家族。

    又因她是个女子,投效容易引人遐思,所以她在长街之上跪倒尘埃,用膝盖一步一步的朝着顾天涯行走,她用自己的坚韧和果决,赢得了顾天涯的稍微心软。

    顾天涯心软了,谭家就活了下来。

    但是谭家还有一部分暗族,并且占据着三十里范围的丘陵地带。

    谭笑原本以为可以隐瞒住这件事,可惜她终究是小觑了这个男人的精明。

    当顾天涯轻描淡写的在她面前说出‘我需要土地’的时候,谭笑就知道她的家族连最后一点底蕴也要留不住了……

    ……

    既然留不住,那就只能壮士断腕。

    于是,三十里丘陵地带被她让了出来。

    于是,五千多个谭氏暗族失去了衣食和土地。

    但是,终究是换来了顾天涯的认可。

    谭氏暗族总共拥有五千多口人,其中壮年男子大约一千两百口,正是这一千两百口壮年男子,组成了眼前这一支声名狼藉的马匪。

    胡狼马匪!

    就是他们的代称。

    刚开始的时候顾天涯并不是完全信任,所以哪怕谭家众人拼命做贡献拼命的在草原上袭击突厥人,可惜能得到的最多也只有一些兵器,想要得到铠甲那完全是梦中才会梦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李崇义向他的公主姑姑告了秘,说是有一个坏姑娘,天天勾引他师尊。

    那时候别看谭笑一脸平静,其实心中简直惊恐到了极点。

    她知道自己的能量,也知道谭家的能量,小小的谭家在那位公主眼中,不啻于一只小小的爬虫。

    倘若那位公主暴怒,只需要一个命令就能让谭家消失。

    可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她竟然收到了那位公主的一封书信。

    亲手所书的书信。

    在那封信里,公主喊她妹妹。

    在那封信里,公主让她乖乖给顾氏生几个孩子。

    在那封信里,公主让她好好伺候顾天涯……

    也是在那封信里,谭笑懂得了什么才叫大气无比的巾帼英豪,原来那样的女子才配叫做李秀宁,原来那样的女子才配称作平阳公主。

    执掌二十万兵马!

    温柔时默默帮助夫君。

    那一封信,才是彻底改变的整个谭氏家族的命运。

    一千两百具铁甲运来了。

    一千两百柄横刀运来了。

    还有从未见过的连发劲弩,还有扔出去就能炸死一片的手雷。

    甚至就连谭家人渴望的战马,竟然也是每个马匪都配备了三匹,一匹用来作战,两匹用来训练,至于第三匹马,则是用于轮换另外两匹战马以备战马会累坏。

    就连这些战马,竟然也穿着专门打造的甲胄。

    全天下人都称呼铁骑,可是很少有人知道,顾氏铁骑根本不是铁骑,因为铁骑应该称作为钢骑。

    所有的甲胄全是钢!

    刀砍不伤,枪扎不透,别人一刀砍来之时,根本不需要防守,只需要趁机一刀看回去,弄死对面的敌人就行了。

    “因为敌人根本不破防……”

    这句话是顾天涯在某次被她恶意灌醉之后说的得意话。

    也是在那一夜,谭笑趁机把这个男人扔到了床上,然后,终于让这个男人破了她那层mo的防。

    从那一夜开始,谭氏家族暗部才算是真正的顾氏私兵。

    所有的谭氏土匪,变成了顾氏的胡狼马匪。

    而谭氏家族所有的明部,以及暗部那些在山中艰难讨生活的妇孺,却终于可以生活在顾氏之下,并且成为了顾氏的异姓分支。

    ……

    思绪是一种快如光的存在。

    转瞬之间,
就能繁如星河。

    所以当谭笑脑中闪过这么多念头和感慨的这一段时间,其实一千多个胡狼马匪也只不过才冲到小山的脚下而已。

    但是谭笑不能再继续回忆下去了。

    因为她看到顾天涯竟然也骑上了战马。

    并且那匹战马还不曾罩着钢甲。

    并且顾天涯手里还拿着一把刀。

    这分明是也要去截杀突厥人的架势……

    谭笑登时心里一惊,她想也不想就拦在马前,但是当她刚要开口劝说的时候,她看到了顾天涯眼中的愤怒和凄苦。

    那一百多个被突厥人虐待而死的汉家子民,成了他不得不发散出去的怒火而梦魇。

    所以谭笑没敢开口劝说,仅是满腹担忧的小声说了一句,道:“您穿上甲胄行不行?”

    顾天涯已经上了战马,脸上像是寒风一样铁青。

    这个男人骑在马上看了她一眼。

    然后,缓缓摇头,道:“我毕竟不是专业的骑兵……”

    只这一句,谭笑就听明白了男人的意思。

    他不是专业的骑兵,所以不能穿上甲胄,否则甲胄会影响他骑马的速度,让他跟不上已经冲向草原的胡狼马匪们。

    他这是铁了心的要跟着一起去杀人啊。

    但是谭笑能劝吗?

    聪明女人不会劝着男人去发散怒火。

    所以,她也骑上了一匹战马。

    所以,她也拿起了一把横刀。

    然后就是嫣然一笑,忽然转头看向一个小少年,道:“卢照邻,给你师尊吟诵一首诗来,要出征的那种,要大捷的那种……”

    那个小少年正是卢照邻,此时赫然竟也骑着一匹战马,只不过他的马上还有一人,却原来是嫦娥骑在后面保护着小家伙。

    让他上战场是为了锻炼,而不是为了让小家伙真的去和突厥人打,突厥人号称人人皆战,这个说法可不是胡说的,如果卢照邻真的去打仗,估计也就是一照面送菜的情况。

    反倒是旁边另有一骑,那才是浑身钢甲的勇猛,正是另一个门徒房遗爱,此时这小东西已经满脸都是兴奋的杀气腾腾。

    他明显是急着想去打仗,明显是急着想要冲下小山,可是师尊还没动,他做徒弟的也不能动。

    所以,这小东西只能急吼吼的看着卢照邻,拼命催促道:“听到没有,谭师娘让你吟诵一首诗,快点的,快点的。咱急着去打仗呢,你快点吟诵一首诗来……”

    卢照邻抿了抿嘴,目光看向马匪们狂奔激起的雪浪,突然扬声开口,英气十足的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呸!”

    众人还未说话,谭笑先呸了一口,怒斥道:“什么叫人未还?这算什么出征诗?换一首,重新念。”

    卢照邻登时一缩脖子,小脸苦楚的看向顾天涯,弱弱道:“师尊,明明是您让我念这首的。”

    顾天涯深深吐出一口气,遇冷顺便变成一道白雾,突然他手中马鞭一抽,胯下战马嘶鸣冲出去。

    天地之间,陡然响起他的长笑:“吾今意不平,仗剑为杀生。报仇不隔夜,男儿当横行。”

    “杀!”

    一个杀字遥遥传来,追着远去的马匪而去。

    谭笑心里十分担忧,连忙也纵马跟着冲了出去,后面则是房遗爱哈哈狂笑,手持一柄大戟发疯似的挥舞。

    浑身钢甲,战马也是钢甲。

    一柄大戟握在手中,这货满脸都是急吼吼的兴奋。

    跟着师尊去杀人,可爽了!

    ……

    此时幽州城中!

    一个小屁孩吃完了奶,随即口水滴答的看向床上的某个玩具,小东西趁着母亲不注意,迅速的朝着玩具爬过去,然后一下抱在怀里,喜的露出仅有的一颗小奶牙。

    母亲顿时皱眉,紧跟着无比犯愁,喃喃道:“又拿木刀,不拿书本……”

    旁边有个侍女嬉笑一声,道:“这岂不正好?说明虎宝宝继承了您的武勇。等会我再去弄根木头,再和小柔一起做些武器玩具。让宝宝玩个过瘾,从小就培养尚武精神。”

    母亲勃然大怒,转头训斥道:“死丫头,找打是不是?跟你说过多少次,咱们是书香世家。孩子要读书写诗,哪能去喊打喊杀。”

    原来这母亲正是平阳公主。

    被训斥的不用说也是性格直楞的小青。

    小青被训的缩了缩头,弱弱站在一边不敢开口,但是终究还是忍不住,于是小声自己嘀咕起来,道:“喊打喊杀有什么不好?咱家虎宝宝就该做个大英雄。”

    “胡扯!”

    昭宁怒眼一瞪,道:“我儿子是书香世家,肯定会传承文人雅致。做什么大英雄?他爹做大英雄就行了。”

    小青闻言一脸无奈,悻悻着有嘀咕道:“他那样的身板,哪能做个大英雄。”

    “那就本宫去做?我配不配做个大英雄。”

    “呃,公主,您今天火气很大。”

    “哼,火气不大能行吗?你们知不知道,咱家那个傻男人竟然又要上战场。他也不想想,他那样的身板上什么战场?真以为自己很能打吗?他在床上可没见多么能打,每次都是向我投降,然后躺在一边喘气装死狗……”

    “公主,您指的是您,其实夫君很厉害的,不信您问问小柔,上次小柔去伺候的时候,我一整晚都在听到小柔叫,饶了我,饶了我,好厉害,不行了。”

    “哎呀小青姐姐,你坏死了。”

    可怜小柔这个姑娘,无辜成了遭殃的池鱼。

    而昭宁终于消了一些火气,终于被小青的语言给逗笑了。

    消气之后的昭宁,又是那个贤妻良母,身上再也没有娘子军大帅的煞气,有的只是一位母亲应有的温柔。

    她一把将虎宝宝抱起来,UU看书 www.uukanshu.com伸手轻轻捏一下小家伙的脸,然后,看着小家伙手里抓着的木刀失笑道:“玩吧,玩吧,你爹想去做大英雄,你也想做个大英雄,娘倒是要看看,你们爷儿俩哪个有那本事,明明是个书生身板,非要去学将军打仗,嗤,笑死个人。”

    她虽然嗤笑夫君,但是并不担心危险,有嫦娥跟在顾天涯身边,这天下只有顾天涯杀别人的份。

    突厥人,杀就杀吧。

    夫君最近心情很差,让他杀几个人出出气也好。

    ……

    ……今天发二合一章节,昭宁出场了,谭笑被破防了,小柔大叫饶了我,小青估计也叫过,那么,诸位老司机是不是该有一些表示呢?嘿嘿。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