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三十八章

    此时北方,幽州之外。

    “快点走,你们这群该死的贱种!”

    “又装死,打死你们这群穷骨头!”

    “如果不是你们,我们怎么会在冰天雪地里挨冷受冻?如果不是你们,我们现在会待在暖暖的帐篷里享福。”

    “你们这群低下人种,竟让我们这些高贵的战士贵族护送,跟着你们一起吹寒风,跟着你们一起啃干粮,该死,该死,我打死你们……”

    “你们这群穷鬼,当了一辈子奴隶,你们已经穷到骨头里啦,到死也改不了勤俭节约的臭毛病。”

    “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连一块破烂的布条也不舍得扔,还有破瓦罐,破陶器,破锅子……就是因为你们带了这么多的破烂,才导致赶路的速度这么的缓慢,我打死你们,我打死你们……”

    “该死的汉人奴隶!”

    “该死的汉人顾天涯!”

    大雪寒风呼啸,一个长长的队伍在草原上跋涉。

    耳听一阵阵鞭子声响,伴随着一个粗暴的喝骂,十几个身躯孱弱的汉奴被打倒在地,然而那个突厥人手中的鞭子仍旧不停。

    眼看就要有汉奴被抽打而死。

    ……

    “住手,快点住手。阿瓦隆,你让你快点住手。”

    “祭祀在哪里,快点去喊祭祀过来,这里有汉奴需要救治,这个汉奴浑身烫的吓人。”

    “快去喊,快去喊啊,我们是突厥人的王帐部族,我们放归的汉奴决不能有人死去。”

    “阿瓦隆,你疯了,你还敢打她们,你还敢打她们,你知不知道这些汉奴的名字和数量已经被写进盟约之书,等到双方交接的时候汉人会一个一个的查验,若是有任何一个汉奴死了,我们都要付出巨大赔偿。”

    “那位把汉奴当成亲人的顾先生,他暴怒起来会把你的皮给扒掉,把你扔在草原上让野狼吃,把你的骨头挂起来震慑其他突厥人。”

    “如果他暴怒了,没有人能护得住你。我的可汗父亲护不住你,祭祀古庙同样也护不住你,就算你躲到天边去,你也会被顾先生给杀死。”

    “阿瓦隆,你还敢挥鞭子,我和你拼了,我和你拼了!”

    “大家帮我一起拦住他。拦住啊,千万不能让他打死汉奴。”

    ……

    仍是大雪寒风呼啸,一个少年发出愤怒的厉吼。

    这少年不是旁人,正是颉利可汗的那个喜欢腼腆的儿子,他的名字叫做叠罗支,按照突厥语言的意思大概是雄鹰之子。

    可惜整个草原的突厥人全都知道,这小家伙的性格比绵羊还要软弱,只要有人大声吓唬他几句,这小子就会瑟瑟发抖的跑开去。

    他根本不配称作雄鹰之子。

    他从小就是一只小绵羊……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小绵羊竟然也有发火的时候。

    更加令人想不到的是,小绵羊的发火竟是为了汉奴。

    但见这小子发疯一般冲上去,一下子就抱住了那个魁梧凶悍的阿瓦隆,小家伙连踢带咬,真像是疯了一般在拼命。

    而阿瓦隆呢?

    他是颉利部有名的大战士。

    身上流淌着高贵的血液,祖辈曾经也是突厥王族。

    阿瓦隆跟着可汗打过很多仗,他手中的弯刀至少斩杀过一千个汉人。要知道那可不是毫无抵抗的汉奴,而是拥有着兵器可以抵抗的汉人士兵。

    阿瓦隆斩杀了那么多的汉人士兵,是整个突厥王帐都能排进前百的勇士。

    但就是这样一个勇猛无比的战士,众人却震惊的发现他打不过小绵羊……

    双方仅仅只是一个接触,叠罗支小王子抬腿便是一脚,那一脚真狠啊,直接踢在了阿瓦隆的裤裆之中。

    所有围观的突厥战士下意识夹紧两腿,只觉得裤裆之中有种剧痛无比的错觉。他们这些围观的尚且有种裤裆剧痛错觉,可想而知被直接踢中裤裆的阿瓦隆有是何等剧痛。

    但是这一脚还不是叠罗支的所有攻势。

    众人只见他们的小王子连踢带咬,打起架来完全没有任何一点战士风范,他用手去口阿瓦隆的眼珠子,他用膝盖去顶阿瓦隆的小肚子。他用嘴巴去咬阿瓦隆的耳朵,他狠狠的揪住阿瓦隆的头发往下薅。

    就跟薅羊毛一样,一薅就是一大把。

    那肯定是用了狠劲啊。

    每当阿瓦隆想要做出反击,并且很可能会在瞬间逆转优势的时候,叠罗支小王子突然从地上抓起沙土,朝着阿瓦隆的眼睛使劲撒去。

    然后趁着阿瓦隆眼睛被迷住,小王子又是恶狠狠的连踢带咬。

    抠眼珠子。

    顶小肚子。

    咬耳朵。

    薅头发……

    四周围观的突厥人一脸震惊,很多人都感觉后背凉飕飕的,足足良久之后,才有人艰难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道:“小王子他从哪里学来的这种无赖打法?”

    “你们不知道吗?我知道……”

    突然队伍后方传来一个清脆声音。

    随后,草儿小圣女面色如霜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只见小圣女看着眼前的斗殴,明明面色寒冷但却隐约又像是啼笑皆非,道:“叠罗支用的这些无赖手段,是他从汉人那些书生的身上学到的。”

    “那是在两个月前,大唐和草原谈判,当时在雁门关的一座谈判大屋中,汉人使节和我们突厥人使节爆发了一场几百人的大型斗殴。那些汉人书生很是无耻,斗殴的时候用了很多很多无赖手段,而叠罗支当时就在谈判之中,他完完整整的目睹了那一场斗殴……”

    “我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把汉人的手段全都偷偷记住了。不但记住了,他肯定还偷偷联系过,否则不可能用的这么顺手,也不可能用这些粗浅的手段偷袭成功……毕竟,阿瓦隆是个勇猛的大战士。叠罗支能够偷袭成功,他学的这些手段绝对没少练……”

    “你们刚才看到他踢了…呃,踢了阿瓦隆的那里,那一招叫做撩阴脚……”

    “这是最无耻的一招,我当时看到之后曾经无比愤怒。”

    “但是汉人之中的那个顾天涯却是十分得意,甚至专门得意洋洋的向我炫耀,说是什么,说是什么……”

    小圣女明显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但是斗殴之中的叠罗支却兴奋的接口,嗷嗷叫着道:“打架先踢蛋,先就赢一半,好腿必入裆,任你裆似钢。我当时距离顾先生也狠劲,我可是仔仔细细的记住了这句话。”

    小圣女狠狠瞪了小家伙一眼。

    她继续又道:“还有扣眼珠子,吐人脸上口水,用膝盖顶小肚子,用指甲抓花敌人的脸,这都是那些汉人的无赖手段,叠罗支一样没拉下的全都学到了。”

    但是本祭祀很纳闷,沙土迷人眼睛他是从哪里学到的,我记得当日汉人使节和突厥人使节斗殴,双方乃是待在干净无比的大殿中,地上根本没有沙土,当时也没有汉人用过这招……”

    她纳闷不已说到此处的时候,恰好叠罗支恶狠狠的一拳捣在阿瓦隆眼眶上。

    小家伙趁机回头,满是自豪的大叫道:“这一招是顾先生特意教我的,他说这一招才是打架斗殴的终极绝学。不管敌人多么厉害,先用一把沙子封他的眼。”

    小家伙迟疑一下,紧跟着又道:“顾先生说,这一招原本用的不是沙子,而是痰,向敌人吐痰,所谓打架先打脸,一口浓痰先封眼。等到吐一口浓痰封住敌人的眼睛之后,任何斗殴都会占据十分之九的赢面。但是顾先生考虑到我是突厥小王子,如果动不动就向人吐痰有失身份,所以教了一招撒沙子,勉强算是吐浓痰的替代。”

    此时叠罗支和阿瓦隆的斗殴已经到了尾声。

    战果比众人起先预料的要离谱一些。

    首先是阿瓦隆,浑身都是血,脸被抓花了,眼被抠肿了,原本一头茂密的头发,现在稀稀拉拉像个秃瓢,凡是头发被耗掉的地方,全是暗红色的大块血疤,那是因为寒风太冷,血液会在很短时间里冰冻结疤。

    阿瓦隆真是惨,躺在地上喘粗气。

    叠罗支小王子也不好过,他同样躺在地上喘粗气,虽然他用各种不光彩的手段占了上风,
但是他最终也没能打赢阿瓦隆。

    因为阿瓦隆太强大了,每一拳每一脚都能让小王子受到伤害,虽然小王子总共也只挨了一脚,但是那一脚就差点要了小王子半条命。

    所以,这场斗殴竟然是个平局。

    ……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平局的结果会是这么惨,

    是谁惨呢?

    阿瓦隆惨。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围观的突厥人正准备去拉起小王子和阿瓦隆,哪知突然见到小圣女纵身一跃,赫然竟是踩在了阿瓦隆的胸口上。

    然后,双脚重重往下一沉。

    重重往下一沉!

    “咔嚓!”

    所有人都能听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

    阿瓦隆的口中鲜血猛喷,直直喷出足有两尺多高,他满脸惊恐的看着小圣女,似乎想要问一句为什么?

    “你想问我为什么杀你是吗?”

    小圣女的脸色极其平静。

    她似乎连解释的意思也欠奉,仅是慢悠悠的从阿瓦隆胸口跳下来,然后,一双好看的眸子看向倒在地上的几个汉奴女子。

    其中有一个女子浑身都是鞭伤,此时竟然是连瑟瑟发抖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圣女陡然面色暴怒,厉吼道:“死了一个汉奴,死了一个汉奴。你们知不知道,那个汉人顾天涯有多难缠?虽然只死了一个汉奴,但是我们突厥人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他绝对会抓住这件事不放,他绝对会为这个汉奴而暴怒的。”

    “所以,本祭祀不能让他有任何暴怒的借口。”

    “现在我宣布,阿瓦隆,突厥王帐大战士,因为沿途虐待汉奴,鞭笞导致一人受伤而死。本祭祀以突厥古庙继承人身份,剥除阿瓦隆的突厥人战士资格,打为奴隶,子嗣世代为奴。”

    “他不是本祭祀杀啊,而是殴打汉奴的时候被汉奴围攻而死。阿瓦隆被我贬为奴隶身份,那么他和汉奴之间的殴打就只是身份平等的斗殴。我们没有任何人虐待过汉奴,我们会保证每一个汉奴完好无损的到达汉人领土。”

    “这件事,你们听清了吗?”

    “都给我牢牢记在心里,任何人逼问都要这么说。”

    ……

    满场寂静,只有寒风呼啸之声。

    小圣女一路走向那几个汉奴,亲手把她们一个一个从地上拉起来,然后,郑重的施了一个对待贵人的俯手礼。

    她的语气依稀竟是有种乞求的味道。

    “几位汉家姐姐,我的名字叫做草儿,我是突厥人的古庙祭祀,我向你们做出最诚恳的道歉。”

    “几位姐姐,草儿能不能求你们一件事。当你们回到汉人领土的时候,也许你们会被一个名叫顾天涯的人询问……我想求求你们,帮我们说一句好话。你们就告诉他,我们这一路上努力的保护着你们。让他不要取消开设互市的想法,让他一定要履行卖给我们粮食的约定。”

    “还有盐,还有茶,还有油,还有佐料。几位姐姐,我求求你们了。虽然你们曾是奴隶,但是你们在草原生活了很多年,你们应该都曾见过,突厥人并不是所有人都坏……”

    “比如那些普通的牧民,他们对你们并无虐待,他们和你们一样,都是老老实实的平民,你们可以回想一下,他们的生活是不是也很凄惨啊……”

    “每当寒冬到来的时候,总有一些牧民会冻死,他们的尸体被发现在野外,他们是偷偷离开帐篷故意冻死的。”

    “他们为什么要偷偷离开故意冻死?”

    “只因为他们想给自己的妻子孩子省下一口食物啊。”

    “几位汉人姐姐,我草儿求求你们,一定要帮我,让那个顾天涯不要取消互市。”

    “我们突厥人,全都盼着从互市上买到粮食,今年这个寒冬太冷了,很多部族已经有人开始冻死,如果因为阿瓦隆的一人愚蠢,导致你们那人的顾天涯暴怒,那,那,那对我们其他突厥人实在太不公平了。”

    “几位汉人姐姐,我草儿求求你们……”

    ……

    风声呼啸之中,仅有草儿一人在不断的求着。

    最后的时候,她亲自把那个死去的汉奴抱起来,然后,面色极其郑重的发誓道:“虽然我有一千种办法掩盖这件事,可我不敢有任何一丁点的侥幸心理,那么,我会把这位姐姐的尸体带到幽州去,等到见了顾天涯,我会亲自做出一番解释。”

    “也希望,几位姐姐能帮我解释……”

    草儿抱着那个汉奴的尸体走了。

    闻讯而来的祭祀们开始给汉奴治疗鞭伤。

    又有一大群的突厥人,直接宰杀了五百多头羊,然后到不断在汉奴的队伍中告知,今晚大家会吃一顿烤羊肉。

    随便吃。

    敞开了吃。

    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汉奴们先是迷惑不解,很快就有一个消息悄然流转在队伍之中。

    “我们汉人之中,有一位大人物,他的暴怒,会让突厥人害怕……”

    尤其是那几位被阿瓦隆鞭笞的汉奴,她们是直接目睹了今日草儿和叠罗支大怒的场景。

    所以当她们在此夜寒风呼啸的时候,当她们蜷缩在一起抱着取暖的时候,突然就有一个声音在心里响起,那个声音让她们感觉浑身都是暖流。

    “我们被一位大人物庇护着,我们再也不是猪狗不如的奴隶……”

    “我们这些汉奴,终于又有人亲人。”

    “UU看书 www.uukanshu.com那位庇护我们的亲人……”

    “他叫顾天涯!”

    “他在等我们回去,他在等着我们回家。”

    “家!”

    “家!”

    “我们终于又有了家!”

    ……

    ……二合一章节送上,山水因为自己活得很艰辛,所以在写这个情节的时候忍不住代入了汉奴,我有时也很容易陷入幻想,幻想有一个大人物能够庇护我的生活,让我不至于这么艰辛,不至于为了生活而愁苦。所以,这章二合一算是有感而发吧。其实我知道,现在哪还有顾天涯这样的人啊。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