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其实世家也有人过的很寒酸】

    夜晚已经降临,天气很是寒冷,然而有人却还在操劳,像极了幽州城里许许多多的人。

    崔云氏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双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她使劲把刚才吸进去的一口气哈出来,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的双手不那么僵冷。

    她相貌不算普通,眉宇之间隐含秀气,显然并非是那种普通百姓,而是自幼受过诗书熏陶的世家之女。

    但是,世家之女和世家之女也有不同的。

    每一个世家,都有嫡支分支,家大业大,人口众多,这就导致了财富不能均衡,总有一些人会过的清苦。

    比如崔云氏在未出嫁之前,就是陇西云氏的一个分支出身,父亲属于偏房之中的偏房,一辈子都是郁郁不得志的情况,虽然勉强在族里担任着一点差事,但是那点差事根本不足以让家里富裕。

    托了大族诗书传家这个规矩的福,崔云氏在幼年之时接受了族学的免费教导,然而这份免费教导并不是纯粹免费的,她需要用自己的一辈子去偿还这个债。

    世家和世家需要联姻,不止是嫡支之间的联姻,更多的乃是她们这种偏房女子,嫁给某个世家同样是偏房的子嗣。

    也许是运气好的缘故吧,她被家族里指给清河崔氏的一个公子,在她十四岁刚满的那年,她的父亲兴冲冲跑回家中,父亲那一脸激动的样子,崔云氏至今还能记得。

    父亲说:“云儿,你要有福了,清河崔氏有一个偏房公子,今年刚刚到了及冠的年龄,按照世家之间的联姻规矩,这个公子需要娶咱们云氏的女子,人家已经送来两匹丝帛,另外还有半车的粮食。幸运的很,幸运的很,咱们族中掌事的五公子不忍为父清苦,决定把崔氏的这一份聘礼落在咱家,也就是说,云儿你将嫁做清河妇。”

    简简单单的‘清河妇’三个字,崔云氏的一生就这么被家族指定了。

    但她并不觉得难过,也未感觉有什么凄苦,这时代的女子都是这样,婚丧嫁娶完全凭着长辈安排。

    她嫁人了,嫁给了号称五姓七望之中最富裕的崔氏之家。

    可是嫁过来之后才知道,原来夫君家里的日子也不好。夫君的父母已经不在,家里仅留下一座小宅子,另外就是五十亩族田,以及颗粒不存的一口粮瓮。

    她仍旧能清晰记得,夫君很是局促的站在她面前,垂着头,一脸歉疚。

    夫君跟她说:“云儿,对不住,我家里清寒无比,这辈子怕是要让你跟着受苦了。你既然嫁过来,那么我这个做夫君的就要给你交个底,这次娶你为妻,聘礼是族里帮我出的,两匹丝帛,半车粮食,你自己也是世家出身,肯定懂得这是族中之债,虽然不加利息,但是需要偿还,所以,唉……”

    所以,唉!

    她崔云氏从嫁做人妇的第一天起,她就要为了夫君娶她的债务而操劳。

    但她并不感觉苦楚。

    相反隐隐有些幸福。

    世家女子的婚姻是不能自主的,嫁好嫁坏几乎是纯粹凭着天意,若是运气好了,也许能嫁个好的夫君,若是运气差了,那么肯定一辈子挨打受罪。

    虽然她那一夜才是她和夫君成婚的当夜,但是她在见到夫君的第一刻就知道老天开眼了,她嫁的很好,夫君是个好人。

    能一脸歉疚的跟自己说家中之事,这样疼爱妻子的男人可不是常见的呀。

    崔云氏就定下了心,这辈子她要跟着这个男人好好的过。纵使再怎么辛劳,她也会甘之如饴……

    因为,这是汉家女子的美德。

    因为,她的夫君是个好男人。

    然而,过日子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清河崔氏乃是门阀,族中子弟遍布天下,分支延绵,几达上万,而夫君虽然姓了一个崔姓,可惜却是偏支之中的偏支,这样的偏支实在太多太多,哪怕是清河崔氏也安顿不过来,所以,只能自谋生路。

    夫君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为了养家可以俯下身子去种田,半耕半读,奋发努力。

    夫君能这么的为家操劳,她崔云氏岂能做那种怨天尤人的妇人?所以,她也努力操劳起来。

    白天的时候,她去接一些浆洗的活计,晚上的时候,她借着月光织布,油灯是舍不得点的,攒下的钱财要养育孩子。

    她就这么没日没夜的操劳,夫君也鼓足干劲的半耕半读,终于在第五个年头的时候,家里还清了族中的债务。

    但是,家里的第三个孩子出生了。

    日子反而过的更加紧巴。

    于是她和夫君再次操劳起来,仍旧没日没夜的为了生活而拼命。

    这种日子,其实是很多世家女子出嫁以后的生活,虽然很是辛苦很是艰难,但是崔云氏认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跟那些饿死冻死的百姓之家相比,她们最起码还是有一口衣食可以保证啊。

    每当遇到荒灾之年,家里可以向族中举债,虽然债务需要偿还,但是毕竟那是救了命呀。

    而那些百姓之家的女人呢?她们想要借债的时候都是举债无门。她们只能抱着自己的孩子瑟瑟发抖,眼睁睁的看着孩子饿死在怀中。

    对于每一个做母亲的人来说,那都是比天塌下来还要恐惧的事。

    所以崔云氏从无任何抱怨,她即使再操劳再辛苦也甘心。

    她一直以为,这样的日子就是自己的一生,干活操劳,勤俭持家,帮着夫君一起努力,抚育三个孩子成人,然后,她和夫君垂垂老矣的死去。

    但是忽然有一天,夫君兴冲冲的赶回家中。

    夫君的脸色很兴奋,竟然大白天的一把抱住她,哈哈大笑道:“云娘,云娘,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被选上了,我被选上了啊,咱们现在就收拾东西,今天就要跟上出发的队伍,去幽云之地,去幽云五洲,快点啊,你还愣着干什么?今天就要出发,大队伍可是不会等咱们的,
今次有一百多个士子举家迁徙,我们必须要跟上大队伍才能保证安定……”

    一百多个士子,其实是一百多个寒酸的世家分支之子。

    云娘在夫君兴奋连连的咋呼声中,渐渐知道了夫君为什么会如此的兴奋。

    夫君被家族里面给选上了,成为清河崔氏派往幽州的一个小吏。对于门阀庞大的清河崔氏来说,派出一个小吏去幽州帮忙只不过是向人示好,崔氏最不缺的就是读书人,多一个少一个完全无所谓。

    但是对于夫君来说,这份差事却是能够改变命运的大事。

    对于崔云氏来说,她同样也感觉这是老天爷又一次开了眼。

    幽州,幽云五洲的中心。

    顾氏,那位名动天下的顾先生。

    大唐第一国戚,娶的妻子是平阳公主。

    那一位顾先生,凭借一己之力让天下世家示好,夫君若是成了他手底下的小吏,说不定就能得到顾先生的赏识。

    那真就是要改变命运了呀。

    就算退一万步讲,夫君不能得到顾先生赏识,但是幽州之行同样是改变命运,因为夫君跟她说幽州到处都是机会。

    顾先生手里缺人,尤其缺那种能干事、有才华的人,顾先生为人敦厚,哪怕是面对一个小吏也会温和轻笑。

    夫君还说,顾先生此次向整个天下的士子发出邀请,请人去他的幽州和他一起白手起家,对于顾先生那样的人物来说,开发整个幽云之地才能算得上是白手起家,但是对于自家夫君这样的情况,每个月一贯钱的俸禄已经能够改变全家的命运。

    夫君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然而从未赚取过任何一次俸禄,俸禄,那是官员的专用词啊。这一贯钱不但满足了夫君想要出仕的渴望,最重要的是全家都要跟着过上好日子。

    三个孩子再也不用穿的破破烂烂,每次出门都要被族里的管事们训斥一句丢人,三个孩子至少能有一身新衣服,过的体体面面像个世家之中的人。

    还有还有,粮食也不用数着颗粒吃了。

    夫君一个月一贯钱,完全可以保证三个孩子吃饱,甚至还能积攒出一大部分,用来给孩子购买笔墨纸砚。

    而自己呢?

    夫君说到了幽州之后同样也能挣钱。

    顾先生的麾下有五万多个家兵,另外还有五千个天下无敌的铁骑,这么强大的一股兵力,后勤保障是一个很大的缺口。

    兵卒的衣物需要浆洗。

    铁骑的甲胄需要养护……

    若是搁在大唐这边的军伍之中,这些事情肯定是要兵卒们自己解决的,但是夫君却一脸兴奋的跟她说,顾先生把这些事情交给了民间……任何一个民间女子,都可以到顾氏家兵的军营里接一些后勤的活,无论是浆洗衣物,又或者炊事帮工,总之只要愿意吃苦干活,都能从顾先生那里赚到钱财。

    夫君说,这是顾先生刻意的行善之举。

    否则的话,顾先生完全可以省下这笔钱。

    他的家兵自己可以浆洗衣服,UU看书www.uukanshu.com也犯不着请人去做洒扫煮饭的事。

    崔云氏很认同夫君的话,她也认为这是顾先生的行善之举。

    也正因为顾先生的这份行善之举,崔云氏跟着夫君来到幽州之后一直没闲着,她每天都能找到活干,已经赚了好多好多的钱。

    干活很累,但是日子每天都很幸福。

    有盼头的日子,难道不该幸福吗?

    她偶尔会迸发一点点少女时代的趣意,准备把这些钱财全都藏起来不让夫君知道,等到某一天的时候,突然拿出来吓唬夫君一次,那时候夫君陡然见到自己挣的这么多,必然会是瞠目结舌特别有趣。

    她只要不断的努力干活,靠自己攒的钱财就够给三个孩子读书。

    ……

    ……第1更到,淳朴之极的种田风格,后面紧跟着第2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