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二十六章 【顾天涯的这个举动很奇怪?】

    人一旦活的卑微,任何时候都会没有自信,遇事胆胆怯怯,总是患得患失。

    就比如这位挑着担子的顾阿嫂……

    她分明就是这时代无数百姓的一个缩影。

    ……

    “我叫顾阿秀,嫁了个男人叫柳七,所以以前我男人还活着的时候,村里人应该喊我叫做柳顾氏,但是因为我男人干活的时候舍得下苦力,我家的日子在整个村里都是最好,所以那时候的村里人并不敢喊我柳顾氏,大家见了我总是满脸堆笑的喊我柳家大娘子!”

    “可是,这种幸福日子没能太长久。”

    “一年前的时候,朝廷要去江南镇压叛乱,我男人被征召成了府兵,这一去就再也没能回来。”

    “官上派来两个官爷,跟我说我男人战死了。官爷赐给了我二十贯钱的抚恤金,又划给了我家三百亩的水浇地。官差老爷跟我说,这是我男人拿命换来的,顾阿嫂,你好好留着这个钱和地,用来养育你的孩子,这笔财富足够把孩子养大……”

    “那是第一次有人喊我顾阿嫂!”

    “我知道,从那一刻起顾阿嫂这个称呼将会伴随我很久很久。因为,我男人死了,因为,我家的天塌了。”

    “以前村里羡慕我恭维我的那些人,现在再也不会喊我一声柳家大娘子。”

    “果然,他们也开始喊我顾阿嫂了!”

    “但是称呼还只是其次,我最担忧的是他们吃绝户,可偏偏我越是担心,越是发现他们已经开始了。”

    “他们真的开始吃绝户……”

    ……

    负责记录的小吏面色很不好看,明显是胸口里窝着一团子的恶火,他手上青筋暴起,竟连写字都拿不稳笔。

    旁边恰好站着程处默,见此情况忍不住面色一沉,问那个小吏道:“吃绝户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一听到这个说法就气成这样?说,到底什么是吃绝户?”

    那小吏深深吸了一口气,苦笑着朝程处默连连致歉,道:“还请小公爷赎罪,晚生实在是没能压住火,只因这个吃绝户的事情太过可恨,我以前就曾经见过一次吃绝户,那真是太惨了,所以才会心中有愤怒。”

    程处默一脸若有所思,忽然转头看向顾阿嫂,道:“这位大嫂刚才也说她家被人吃了绝户……”

    小吏叹了口气,提起笔来看着顾阿嫂,温声道:“大嫂,请您继续讲述身世和来历吧。我们并不是想要让你回忆痛苦的往事,而是咱们幽云五洲的人口统计法律必须如此,但凡是有百姓前来,都要进行仔细的登记,只要登记完成之后,我们就可以给您发下身份凭证……有了这个身份凭证,你就成了堂堂正正的幽州人。从此天大地大,再也没人敢欺负你,因为,你是幽州子民,因为,你受顾氏庇护。”

    ……

    顾阿嫂抹了一把眼泪,又开始了刚才被打断的诉说。

    “吃绝户,就是欺负我家里男人死了。我男人用命换取的田地和钱财,全都成了村里人眼中的肥肉。”

    “他们连一天都不愿意等,当晚就召开了所谓的柳氏宗会,一群人扯着嗓子大喊大叫,把我男人用命换到的土地给分了。”

    “他们说,我一个寡妇种不了那么多地,所以,他们帮着种。等到有了收成,会分一些粮食给我养育孩子。”

    “他们说,我一个寡妇容易招惹野汉子,所以,我不能留着我男人用命换取的那二十贯钱。他们帮我存着那比钱,等我孩子需要的时候会拿出来。”

    “二十贯钱啊,三百亩水浇地啊。就那么一夜之间全都成了他们的,他们甚至不愿意用个更好一点的借口。”

    “从那以后,我就成了村里最烂泥的一家。”

    “我拼命的干活做工,然而到手的工钱很少很少,根本买不到足够的粮食,孩子经常会饿的哇哇大哭。”

    “但我不敢去找那些人要粮食,因为我知道他们一直在盼着我和孩子死,只有我和孩子全都死了,他们才会真真正正占有我男人留下的钱财和土地。”

    “半年前的时候,我娃子生了一场病,可我拿不出钱抓药,终于撑不住想要去找他们要一点钱。可是,我被打了一顿。”

    “他们说,我是装的,我孩子之所以生病,是因为我想借着孩子生病要钱,他们说我是故意害的孩子生病,并且准备用这个借口对我执行族规。”

    “我知道,他们想趁机打死我。”

    “那一夜,我终于狠下了心,我挑起一个担子,带上了全部家当,我趁夜带着两个孩子,慌里慌张的逃到了山中……”

    “我宁愿做个野人,也不敢再在村里待着。因为我知道,那样我和孩子都会死。”

    “从那以后,我和孩子真就成了野人!”

    ……

    砰的一声!

    程处默重重一拳砸在桌子上。

    这小家伙如今已有十四岁,体魄强健的宛如一头小牛犊,众人只见他满脸怒气,陡然大吼一声道:“该杀!他妈的,真该杀,啊啊啊啊,小爷我快被气炸了。”

    旁边那个小吏满脸无奈,叹口气道:“程小公爷,看开就好,这种事并不少见,很多村子里都有发生,尤其是那种宗族顽固的穷地方,吃绝户简直是一种习以为常。”

    “妈的!”

    程处默咬的牙齿咯咯作响。

    他目光转向顾阿嫂,眼中的愤怒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道:“这位顾阿嫂的男人,战死之后竟有二十贯钱的抚恤,二十贯抚恤金也就罢了,关键还有三百亩的水浇田,可见他绝不是普普通通战死,他男人绝对立下了不小的战功。”

    旁边那个小吏下意识点头,语带敬重的道:““这么大的抚恤金,最少也得是斩首五百的功绩,斩首五百肯定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所以他男人肯定是在一场战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咱们大唐的兵部点算战功一向谨慎,这么大的功勋肯定不会胡乱追认。所以,这位大嫂的男人绝对是一位英雄。”

    肯定是英雄!

    否则不可能拥有斩首五百级的战功。

    大唐的战功是以斩首而论,但是并不是说真的全是斩首。比如某个人守住一道城防,对整个战局起到至关重要作用,那么就可以按照他的这个攻击,给予相应级别的斩首功勋。

    而斩首五百级这样的功勋,至少得是影响了一场五万人拼死决战的战事才行。

    小吏明显是想帮一把顾阿嫂,忽然小心翼翼的试探开口道:“一年前的江南平叛,而且还是涉及五万人拼死决战的战事,那么,很可能是河间郡王李孝恭指挥的那场战役。这位王爷一向体恤下属,可惜晚生的级别够不上向他求见。”

    “你不够级别求见,那就让小爷我去!”程处默想也不想,直接拦下了这个差事。

    小吏心里一喜,连忙拱手一礼。

    他再次看向顾阿嫂,声音比刚才更加温和,道:“这位大嫂,请你继续诉说的身份情况,为什么你会来幽州?为什么不在家乡继续待着……”

    ……

    “我为什么不在家乡继续待着?”

    顾阿嫂明显凄苦一笑。

    她伸手下意识搂住两个孩子,眼中现出那种无法自拔的恐惧,口中喃喃呓语,仿佛陷入梦魇。

    谁都能看出来,她又开始回忆那些痛苦的事。

    “我跑到山中之后,从此就成了野人。不敢下山,怕被村里人发现。不敢露面,怕被他们给打死。”

    “孩子们每天都很饿,而我再也无法去做工买粮食。我只能到处去挖野菜,爬上大树去掏鸟窝。有时候孩子实在饿的太厉害了,我也会狠心冒险进入野兽的洞里找吃的。运气好的时候,能找到一点骨头,我把骨头煮成汤,看着两个孩子喝的香甜……”

    “可我知道,这种日子长不了!”

    “我已经大半年没吃过盐了,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衰弱,两个孩子也是,他们越来越变得不喜欢跑闹,每天只是呆呆坐在那里,那种慢慢变傻的样子让我很害怕!”

    “我知道自己必须要弄一点盐,否则我和两个孩子都会死。”

    “于是,我狠下心的出了山。”

    “我真的被抓住了,一出山就被他们抓住了。几十个人围住我,用棍子恶狠狠暴打我。一边打,一边还给我定罪,说我是最毒妇人心,说我把自己的两个孩子弄死了。”

    “我被他们打的昏过去,又醒过来,再打,再昏过去……”

    “
我知道他们铁了心的要打死我。”

    “打死了我,才能完完全全占有我男人留下的钱和地。”

    “吃绝户这种事我终究是逃不了啊……”

    “但是就在我快要死的时候,恍惚间听到有人骑着马冲进村子,那是一位官爷,喝止了村里人打我。”

    “官爷说他是带着任务的,需要到各个村子里宣读朝廷的新令。”

    “官爷说,有一位顾先生是汉人的大英雄,收回了中原丢失一百多年的幽云五洲,并且把自己的家族移到了五洲之中的幽州。”

    “官爷还说,顾先生是大唐皇亲国戚,他的妻子是公主,他的儿子是国公,顾先生带领全家人准备开拓幽云之地,现在开始向全天下征召愿意前往的百姓。”

    “官爷又说,这件事大唐皇族鼎力支持。皇帝老爷专门发下了圣旨,传播给天下所有的汉人村庄。任何人只要感觉活不下去,想要逃荒到幽州去求一条活路,那么大唐官府都要给予路引,并且当地的官差还要护送百姓一直离开当地县界。”

    “我那时候并不知道幽州在哪,也不知道到了幽州能不能活,但我必须赶紧向那位官爷嘶喊,表示我愿意带着孩子去逃荒。”

    “我只要这么一说,那位官爷才会把我护起来,让我脱离村民的暴打,让我可以活下我的命。”

    “我并不在乎死,但我得活着养孩子,我要是死了,我的孩子活不成。”

    “就这样,我被那位官爷护着离开了村子,先是到了县衙,大老爷专门派人抓药给我治伤,又派官差去山中找到孩子,把我的两个孩子也带到了县衙。”

    “直到我的伤好了,官衙的大老爷才允许我和孩子离开,他真的派出了官差保护,一直护送我们离开县界。”

    “路上的时候,官差跟我说那是一种考核。”

    “更是一种对顾先生的示好!”

    “只要我们云阳县的百姓想要逃荒幽州,那么官衙的大老爷就必须让百姓完完好好的离开县域,那样的话,那位顾先生会很喜欢官衙大老爷的做法。”

    “官差们说的道理太深,我一个寡妇根本听不懂,但是我深深记住了一句话,那就是只要到了幽州我就能活下去……因为官差们跟我说了许多许多关于幽州的事,告诉我说幽州才是我和两个孩子的出路。”

    “显然,他们也知道我被吃绝户的事。”

    “但是他们无能无力,因为吃绝户是连皇帝都无法改变的事。”

    “他们只能不断给我鼓劲,大声的告诉我一定要到达幽州,只有到了幽州,我才能活的像个人。”

    “在离开县界的时候,我拉着两个孩子给官差跪下,结果他们全都躲开,说是不敢承受我的一跪,否则事情传到幽州的顾先生耳中,他们即使离的再远也会被顾先生弄死。他们甚至对我满脸堆笑,恭喜我成为一个幽州人,他们说,从今以后没人敢欺负我了……”

    “那一刻,我的心里再也容不下任何事。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到达幽州。”

    “到了幽州,我就能活。”

    “我的两个孩子,也能活。”

    “我们娘三个,会像个人一样的活着。所以我挑起了胆子,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家乡……那其实不能叫做家乡,那是我想逃离的地方。”

    “这位小官老爷,奴家的身份来历就是这样。能给登记吗?能发一份幽州人的身份文书吗?”

    ……

    小吏挥笔急书,写下了密密麻麻的四五页,这四五页的首题乃是,云阳县顾阿秀一家身份档案书。

    他把档案合拢之后,小心翼翼放进一个铁箱子,然后像是做成一件大事,张口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满脸温和微笑,伸手指向不远处的一个柜台,温声道:“我这里已经登记完毕,顾大嫂你完全符合百姓逃荒幽州的规定,那么,恭喜你成为一个幽州人啦,请带着孩子去那边,准备领取你们娘仨的身份证。”

    旁边程处默陡然开口,道:“我正好到了下差的时间,我领着这位大嫂过去吧。”

    小吏又惊又喜,颤声开口道:“小公爷竟然要当保举人?”

    说着看向顾阿嫂,连连暗示道:“还不赶紧致谢,小公爷要当你的保举人啊。”

    顾阿嫂面色迷茫,显然不知道这是何意,但是她仍旧赶紧弯腰,想要给程处默行礼。

    哪知也就在这时,忽听后面传来一个温厚的声音,笑呵呵的道:“程处默往后让让吧,这位大姐的介绍人不该是你,让为师来,我亲自做她的介绍人。”

    满场顿时一静。

    最少有十几个小吏震惊的站起。

    却见顾天涯踏步而来,笑呵呵又道:“不过么,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身份证那边的柜台也要下班,所以就不麻烦那几个小家伙加班了。咱们明天再来办这个事吧,今天先回家吃个饭聚聚。”

    顾阿嫂呆呆看着周围众人的脸色。

    却见眼前这位突然现身的青年走到她身边,语气有种说不出的温和跟亲切,柔柔道:“大姐,跟我走啊,我叫顾天涯,咱俩一个姓。这俩孩子是你的娃娃吗?那她们可得喊我一声舅舅呀……哈哈哈哈!”

    大笑声中,她看到这个青年俯身弯腰,然后一手一个,抱起了她的两个孩子。旁边又有一个美的吓人的少女,上前一把挽住她的胳膊,也是声音亲切,柔柔的道:“大姐,咱们回家吃饭吧,我叫顾嫦娥,你喊我顾小妹。”

    在无数人的震惊眼神中,顾天涯和顾嫦娥来去匆匆。

    足足良久之后,才见那个小吏一脸若有所思,喃喃道:“顾先生喊她大姐,顾仙子也喊她大姐……方才我登记这位顾阿嫂身份的时候,隐约感觉她说话的时候调理分明,虽然她一直说,自己什么都不懂,但是,她像是读过书……”

    另有一个小吏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这位大嫂竟然姓顾,你说会不会有那种可能?”

    先前那小吏迟疑一下,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不过很快摇了摇头,道:“顾先生乃是密云县的出身,而这位大嫂的家乡在云阳县,两地相隔一千多里,你想的事情根本不可能。”

    那小吏满脸是笑,道:“无论如何,总归是结了个善缘,恭喜你呀崔浩然,你这次可是给你们崔氏争脸了。整个大唐四百七十多个世家,全都派来人手帮着幽州做事,可惜我们这两个月来累死累活,怕是都比不上你这一件事的评分。说不定,顾先生会赠送你一些顾氏积分哟……”

    “赠给我顾氏积分!”

    先前那个小吏的眼中瞬间变成火热。

    他要是真能被顾天涯赠送积分,那么他出身的清河崔氏肯定要给他大笔奖赏。

    这正是全天下所有世家都派人来幽州帮忙的原因。

    ……

    ……超级大章二合一,本章字数超级多,这次应该没人说我短了吧,啊哈哈哈。</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