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我们顾氏,庇护着你】

“我在大唐有后台 ()”

大唐和突厥,终于各自拔营归府。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按照盟约履行各自的承诺……

而时间微微一晃,转眼就是两月,此时不仅仅是草原那边寒冬,中原大唐也变得寒冷萧条,万物一片肃杀,仿佛寂灭的土地。

但就是在这种万分严寒的季节里,却仿佛有一团一团熊熊烈火,点燃了人心,照亮了前路。

那叫做希望……

……

顾阿嫂的全幅身家只有一副挑担。

前面挑着所有的家什,后面则是一个藤筐,前面的家什破破烂烂,后面的藤筐则是严严实实。

天太冷了,寒风吹的人直打哆嗦。

顾阿嫂因为挑担累出了一身汗,当寒风吹来的时候顿时打了个寒颤,这可不是好事,很容易让她生病,所以她几乎想也不想,满脸惊恐的跑向一个柴火垛,她挑着担子努力靠近柴火垛,生恐自己再被寒风给吹到。

她不能生病,也不敢生病。

倘若她在路上病倒了,那么她的孩子就活不成。

在她躲避寒风的时候,她眼睛不由自主看向自己的挑担,虽然她冻的瑟瑟发抖,但是她看向挑担的目光全是温柔。

挑担上的藤筐盖的严严实实。

那里面是她顾阿嫂的命根子……

两个孩子!

“娃儿,妞儿,再忍忍,再忍忍咱们就到了。”

“你俩可不能胡乱掀开大袄,一定要乖乖的躲在藤筐里面,千万不要吹到寒风,千万不能生了寒病。”

“娘挑着你们拼命走了一个月,上千里的路途咱们都熬过来了,一定要忍忍,马上就能到幽州。”

“只要到了幽州,你们就有好日子过了,那里到处都是雇活的人,所以娘一定会被人雇过去做工。只要娘能找到活干,娘就有信心养活你们……”

这就是一个最淳朴的妇人。

她念念叨叨的全是最淳朴的话。

找到活干,养活孩子。

……

寒风又一阵吹来,顾阿嫂下意识的缩缩身子。她小心翼翼的挡在挑担前面,像是母鸡护小崽一般护着藤筐。

寒风虽然刺骨,但是她满脸温柔。

藤筐上面盖着一个破烂的大袄,大袄下面露出两个孩子的小脑袋,忽听两声牙牙细语,满是心疼的问道:“娘亲,您冷不冷?”

顾阿嫂连忙笑一声,努力克制自己的寒颤,道:“娘穿的厚着呢,这点小风吹不透,你俩快点把大袄盖好,躲在筐里面再不准露头。要听话呀,做个乖孩子。”

“可是娘亲,我们好饿!饿就冷,冷的难受……”

“娘亲,您是不是也饿,您一天没吃东西了,您饿的时候肯定也会冷。冷就难受,您比我们还难受对不对?”

“娘亲,娘亲,您怎么不说话。”

“娘亲,娘亲,幽州还有多远呀?我们真能撑到吗?我们真能有好日子吗?”

“娘亲,娘亲……”

……

“能!”

顾阿嫂突然大叫出声,仿佛是想用这种方式赶走恐惧。

她伸手摸向挑担,然后吃力的挑回肩膀,此时寒风呼啸,比刚才更加刺骨,但是顾阿嫂的脸上却现出决然神情,她重重一咬牙走出了这个避风的小草垛。

这一刻,她没再跟孩子们说话。

但是在她的心底里,却有一个呐喊在嘶吼。

“娘就算冻死病死,也要把你们挑到幽州。只有几十里路了,娘咬一咬牙就能撑过去。”

天地间寒风呼啸,仿佛一柄一柄杀人的刀。

顾阿嫂心底嘶吼,如同那虽万人吾往矣的大英雄。

她知道自己挑着担子肯定会流汗,而流汗之后吹了寒风肯定会病倒。

一旦病倒,她就活不成了。

但是她不能再等下去,因为两个孩子已经断了一天的粮。如果她不能及时赶到幽州,她的两个孩子全都要死在路上。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孩子是绝对不能死的。

那么,就让她这个当娘的死……

……

“我只要奋起所有力气,挑着担子发疯的向前冲,我只要撑住这最后一段路,我就能把两个孩子挑到幽州去。

“顾阿秀,你要撑住啊。冲,往前冲。你是一个娘,你现在浑身都是力气。你不累,你拼啊。你想想挑担里的两个孩子,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又能冲一段了。”

“咬牙撑住啊,顾阿秀,你浑身都是力气,你绝对能把孩子挑到幽州去……”

“老天爷,求你再给我一点力气啊,我顾阿秀,是两个孩子的娘!我顾阿秀,一定要把孩子送到幽州去……”

“啊啊啊啊,老天爷,你睁开眼睛帮帮我!”

天地之间尽是寒风,但却挡不住顾阿嫂心里的嘶喊。这一刻的她仿佛像个疯子,她竟然真的挑着担子在飞奔。

不,那根本不是飞奔。

那分明是在燃烧自己生命的狂奔。

……

前方突然有两匹快马,劈开寒风一般的奔来。

马上两个面色凝重的骑士,各自都背负着一个大包裹,他俩仿佛急不可耐一般,马还没有停稳已经翻身跃下。

其中一人急急解开包裹,二话不说就拿出一件大袄,另一人则是手疾眼快保住顾阿嫂,十分急切的大吼道:“老七你动作快一点,这女人浑身都是热汗,如果她吹了寒风病倒,咱俩今天的考核都要挂零。”

“是是是,快点给她披上。这女人眼神癫狂呆滞,显然又是一个发了狠劲的人。看来她也是想要拼一把,争取把孩子送到幽州城。”

“唉,又一个!真不愧是当娘的人啊,这是要拿她自己的命给孩子换生机。”

“别啰嗦了,赶紧帮把手,还是老规矩,就地点燃小碳炉……先温一袋稀粥给她暖和,再烤两个饼子给她充饥。这女人浑身没有四两肉,我估计她这一路上饿的不轻。”

“这俩孩子冻的也不轻啊,眼神都有些呆滞和迷糊了。”

“那你还不赶紧快点,把咱们家主赐下的便携小碳炉点燃。伤寒急救汤呢?先给这娘仨灌一口!”

……

……

“大嫂,这位大嫂……”

“你醒醒神,先吃个饼子充充饥。”

“大嫂你莫要害怕,我们是幽州顾氏的家兵,负责巡逻整个幽云五洲,只要发现百姓就要负责救济。”

“谢天谢地,大嫂你终于回神了。”

“莫要害怕,莫要害怕,你看到我们背上插着的顾氏小旗没有,这旗子代表着整个幽州顾氏对你的庇护……”

“你遇上了我们,就代表已经到达了幽州。”

“大嫂,我们是顾氏。”

……

顾阿嫂拼命的啃咬着饼子。

哪怕她被噎的直翻白眼也不肯停下。

她生怕这一切都是在梦里,所以她拼命的先把饼子吃下去再说,如果真的是梦,至少能在梦里吃饱。

她的两个孩子喝饱了滚热的稀粥,正被两个魁伟壮硕的汉子抱在怀里,就这样竟然还怕孩子冻着,两个汉子各自用大袄使劲裹住孩子。

天地间虽然仍是寒风呼啸,然而两个汉子魁伟的身躯却像是两座大山,那么的厚重,遮挡了寒风。

顾阿嫂忽然就有滚滚的热泪汹涌而出。

这种被汉子护住孩子的情形,真是让人感觉无比的踏实啊。

她看向两个汉子给她展示过的小旗子,那个小旗子上面写着一个方正无比的字,她虽然不认识字,但是两个汉子告诉她那个字念什么……那个字念顾,就是姓顾的意思。

和她娘家一个姓。

也和她顾阿秀一个姓。

就是这个和她一样姓氏的顾字,在寒风最为刺骨的时候给她带来了温暖。

顾阿嫂怎么也无法忘掉,当时她挑着担子发疯的往前冲,其实她那根本不能叫冲,而是一点点的往前挪,那时她已经浑浑噩噩了,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倒下去。

意识已经模糊,

仅凭着心劲在撑。

当她自己都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她看到了两团模糊的影子向她冲过来,一人发疯似的抱住她,另一人给她披上厚厚的大袄。

然后,耳边响起两个汉子厚重如山的声音。

“大嫂,我们是顾氏的家兵!”

“你现在遇到我们,就代表整个顾氏对你的庇护。”

那一刻,顾阿嫂知道自己能活了。

她的两个孩子也能活了。

……

两个汉子化身为两堵高墙,就那么直接站在那里帮她挡着寒风,直到顾阿嫂吃完两个饼子,两个汉子才如释重负的松口气。

其中一个汉子似乎很是开怀,忍不住笑呵呵的道:“多谢大嫂啊,你让我俩今天能拿一个满分。等会我负责帮你挑着担子,老七负责牵马驮着你和孩子,咱们只需要走上半个时辰,就能到达幽州城外的接收大营……”

“到了那里之后,大嫂就算是到家了。而我们兄弟俩也算交差,到时候还请大嫂帮忙认证一下!”

“认证一下?”

“嗯,认证一下。我们顾氏的家主明察秋毫,最恨的就是偷奸耍滑冒领功劳,所以大嫂一定要帮帮忙,我们兄弟俩今天的考核就看您了。”

“哦哦哦,奴家肯定会的。”

其实顾阿嫂完全听不懂两个汉子的说辞,但她隐约能领会这件事似乎对两个汉子很重要,所以她连忙使劲点头,努力让自己不那么胆胆怯怯。

她鼓足勇气道:“两位军爷救命之恩,奴家肯定会听你们吩咐,但是啥是认证呀,是让奴家当个证人吗?”

“差不多一个意思吧,但是并不像过堂那么严肃。”

刚才那个汉子又笑起来,一脸敦厚的解释道:“我家家主其实不怎么过问琐碎,主要都是家主的几个弟子在负责,而程小先生他们知道我俩性格忠厚,所以一般不会在考核的时候细细盘查。顶多就是问上两句,随随便便就能过关,但是我们自己得对的起小先生们的信任,做事的时候越发要用心用力才行。方才请求大嫂你帮忙认证,也是想让小先生们脸上有光……”

另一个汉子补充般的接过话茬,继续解释道:“之所以想让小先生们脸上有光,是因为世家和天策府也有官员在接收大营里面任事。三方人马都是铆足了劲头,都要做出一番成绩给我们家主看。但是那两派官员只是来帮忙的,小先生他们才是家主的真传弟子,所以我们一定要给小先生们争光,因为给小先生争光就是给整个顾氏争光。大嫂,我这么说你能听懂么?”

其实这汉子说话的方式比较啰嗦,简简单单一点小事需要绕来绕去,显然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搁在民间一般称作嘴笨的货。

但是顾阿嫂却使劲点头,十分郑重的答应道:“奴家能听懂,你们才是顾氏的人。”

两个汉子一齐发笑,语带打趣的道:“你以后也是顾氏的人,所有前来幽州的百姓都是顾氏的人。大嫂啊,方才你说你姓顾?这可了不得呀,竟然和我们家主一个姓,说不定还是亲戚呢,那样的话我们兄弟俩以后还得蒙您照看着……”

顾阿嫂拘谨的垂下头,胆胆怯怯的陪着笑。

她知道这俩汉子只是打趣。

……

这时寒风越发凛冽,两个汉子开始护着她往前走。天气虽然很冷,但是顾阿嫂和两个孩子完全没感觉到冷。

只因那马背之上,UU看书 www.uukanshu.com赫然竟是放着一个小炉子,炉子小是小了一点,可是里面燃着火呀,也不知道烧的是什么柴火,明明不见火焰但却热浪滚滚,烘烤的顾阿嫂浑身暖和,两个孩子的脸蛋红扑扑的。

那个挑担的汉子见她好奇,忍不住又发出敦厚的笑声,道:“这种便携小碳炉,里面烧的是蜂窝煤,大嫂你若是不害怕吃苦,不如就去蜂窝煤场那边报个名,也许能被录用,成为一个做煤的女工。”

“做煤的女工?”

“嗯,这可是个好活儿。待遇很是不低,一天就有五文大钱。最主要的是管吃管住,挣的所有钱财都能攒下来。大嫂只需要攒上两三年,就能在城里买个小宅,到时候就算安家了,你的两个孩子就有了幽州的家。”

“幽州的家……”

顾阿嫂呢喃一声。

她眼中尽是憧憬,心里一片的火热。

但是她很快像是想起什么,忍不住急急道:“女工管吃管住,能不能带着孩子?”

那个汉子微微一怔,面色稍微有些尴尬,讪讪道:“女工那边的宿舍住的全是女人,但是你的两个孩子有一个是男娃,并且年龄也超过六岁了,带着他入住女工宿舍怕是不合适。”

另一个汉子顺嘴插话道:“看来这个蜂窝煤的工作不适合你,大嫂你得去找其它的工作报名才行。”

“别的工作?”

顾阿嫂很是担忧的样子。

她才初来乍到,心里没有一点自信。

……

……二合一章节,开启种田风。这一章从一个小人物百姓写起,希望大家能喜欢这种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