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一十三章 【恕我顾天涯直言,论演技,在座的各位都是……】

    “天涯,你消消火,天涯,你消消火……”

    “师门不幸啊,有眼无珠啊!”

    “天涯你别生气,天涯你消消火行不行!”

    “我好傻,我真的好傻,我单知道孩子是有聪明的、同时也有天生蠢笨的,无论聪明的还是蠢笨的,我努力教导他们就是了。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蠢的让我打哆嗦啊……怎么能这样啊,我明明已经把答案暗示的明显了。甚至还有妞妞先做出了回答,已经给他们提供了参考,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几乎就差把正确答案告诉他们,可是这三个混账小子,竟然一点也不给我争口气……”

    ……

    顾天涯终于不再捶胸顿足,可惜一开口就是个老‘祥林嫂’了。

    他双目呆滞的坐在床上,身子后面塞了一个靠垫,他就那样斜斜的倚在靠垫上,嘴里面嘟嘟囔囔的像个祥林嫂。

    “大国与大国之间啊,肯定是要打完就谈的啊。双方实力都很强横,各自代表着一个民族,当彼此实力差距不大的时候,绝不可能掀起决战式的战争,这种级别的战争不但突厥人怕,我们中原汉家同样也得怕。所以我们才需要进行谈判,借着今次俘虏颉利可汗的机会弄点好处……”

    “大国与大国之间从来没有一战定鼎的说法,而是要一点一点占便宜一点一点压制对方,直到我们拥有横扫对方的力量之时,我们才会以泰山压顶之势直接灭了他们。你们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就叫做国站之策……”

    “我今日在课堂上提出问题,就是要引动学子们的进行思考,我想让他们懂得国战的艰难,从而想明白我们为什么会在大优势的情况下还要去跟突厥人谈……”

    “原因很简单啊,我们暂时搞不定突厥人。”

    “现在突厥人仍旧是整个天下最大的势力啊。咱们大唐就算是出动举国之力也干不过人家。能不谈吗?不谈难道真的和他们拼死一战吗?那得死伤多少汉家儿郎,又得牺牲多少百姓?”

    “自古兵马未动,粮草必须先行,一旦发起举国大战,先就要准备无数粮草,并且还要征发几十万民夫,动用令人闻之变色的徭役。可是咱们大唐才立国几年啊?百姓们到现在还吃不饱肚子呐……就这样的脆弱国力,如何去跟突厥人打一场生死决战?”

    “昭宁你跟我说说,我提出的这个问题是不是很简单?只要学子们稍加思考,肯定都能想明白对不对?”

    “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上苍要派来三个小混账来气死我……”

    ……

    昭宁一直坐在床边,不断给顾天涯的胸口顺气,眼看着顾天涯终于像是抒发了烦闷,这在温声劝解道:“三个小家伙还都是孩子,犯了错误你打他们骂他们就是了,但你千万不要这样,捶胸顿足的让大家害怕。”

    “是啊是啊,顾兄弟你千万可得消消火。你放心,咱老程保证给你出气,等会我回去之后,咱直接把那个混账小子吊起来抽。往死里打,绝对不含糊……”

    这是程咬金的打包票之声,旁边还站着另外两位面色悻悻的家长。

    其中一个家长是房玄龄,另一个家长则是李孝恭,可怜三位家长都是大唐顶级勋贵,这一刻却像个犯错的小孩子般站在顾天涯床前,各自做出表态,一定要回去狠狠抽打孩子。

    三个大佬这么一发狠,顾天涯反而炸毛了。

    他虽然被程处默等人气的不轻,可是骨子里却是那种护犊子的性格,闻言登时怒目相视,厉声道:“我的弟子凭什么让你们打。”

    这还是心里的情绪不对。

    所以才会借着机会发火。

    程咬金和李孝恭对视一眼,然后又一齐悄悄看看房玄龄,三位大佬满脸无奈,只能继续像个犯错小孩子一般站着。

    幸好还有昭宁好生相劝,更加温柔的道:“大家都知道你的心思,知道你是想把三个小家伙教导成材,可是你自己也曾经说过,世事都要有个轻重缓急。所谓因材施教,才能让弟子成材。无论程处默也好,又或是李崇义和房俊儿也罢,这三个小家伙天生愚笨,你不能以别的弟子和他们对比。尤其是卢照邻和王勃,那俩小家伙太过聪明,你若是相互一比,自然会气的难受。”

    “可你是他们的师尊啊,做师尊的犹如父亲,这世上的父亲虽然严厉,可是最根本的心思还是为了孩子。既然程处默他们三个小家伙愚笨,你对他们的寄望稍微减低一些不就行了吗?犯不着一定要把他们教导成为天下闻名的英才,你把他们教导成为中上之姿已经足以欣慰了……三位家长你们说说是不是这个理?”

    “是是是,公主此言极其在理。吾等也都知道,自家孩子生性憨直。所以我们的期望并不太高,反倒是顾先生的期望太高。唉,为人师长者,顾先生真是用足了心。”

    “好了好了,天涯你也听到了。程知节和房玄龄都是顶级国公,现在却站在你跟前给你赔罪。另外还有李孝恭大哥,他可是我的亲堂哥,你好歹消一消气,权且是给我一个面子行不行。”

    昭宁的一番苦口婆心,顾天涯终于不说话了。

    他斜斜靠在床上,像是抒发烦闷般的吐出一口气,目光转向窗户那边,怔怔看着出神。

    满屋子的人大气也不敢出一口,都只是或站或坐的静静看着他。

    足足良久之后,顾天涯才缓缓出声,道:“今日这堂课,其实很不错。除了程处默三人,其他孩子都能说出一些自己的见解。这让我很是欣慰,越发坚定了自己好为人师的信念……”

    他说着停了一停,明明话题说了一半却突然不说了,反而猛然一个转折,像是询问众人道:“三个小家伙怎么样了?你们莫不是还在罚站他们?”

    程咬金等三人对视一眼,小心翼翼的道:“毕竟是气了你一回,必须要给小东西们一个教训,所以就罚他们站着,至少要站足五个时辰才好。”

    “胡闹!”

    顾天涯眉头一皱,明显又要发飙起来,怒道:“那是我的弟子,你们凭什么责罚?三个小家伙才多大年纪,站足五个时辰岂不是累坏了,赶紧的,让他们歇歇……但是别说是我的意思,就说是他们师娘因为心软才饶了他们。”

    屋中众人都是一怔,随即心中生出敬重之情。

    这才是好师尊,刀子嘴豆腐心。

    顾天涯缓缓又吐出一口气,忽然道:“虽然撤了他们的惩罚,但是三个小家伙毕竟犯了课堂上的错。我既然是他们的师尊,就得给孩子们加个教训。他们不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跟突厥人何谈吗?我偏偏要让他们三个加入这次谈判的队伍中,此事虽然不合乎大唐的律例,但却是我顾天涯惩罚弟子的缘由,我希望大家能给我一个面子,让我把这个惩罚落实下去,可好?”

    屋中众人对视一眼,随即连声做出表态,纷纷道:“正该如此。”

    程知节三人悄悄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讶之色,只不过三个大佬城府深沉,脸上并未表示出异样的表情。

    仅是趁机告辞离开而已。

    三个家长告辞离开,其他人也不好意思继续待着,
于是纷纷出声告辞,转眼间都离开了顾天涯的屋子。

    出了屋子之后,越过院子继续走,等到出了院子大门之后,才发现门外站着几十个翘首以盼的妇孺。

    此时已是傍晚,天色略略擦黑,程夫人首先奔走过来,望着程咬金急急问道:“怎么样了?顾先生消气了没有?”

    程咬金默不作声,只是手臂微微一挥,沉声道:“回去再说。”

    程夫人明显一怔,但却不敢继续开声,两口子穿过观望的贵妇人群,朝着顾家村招待他们居住的湖前院落而去。

    同样如此的还有房玄龄和李孝恭,各自也是耷拉着一张脸的往回走,似乎心情极其郁闷,让人以为受到屈辱。

    但是等到三个家长回到居住之处时,突然竟是一般无二的放声大笑起来。

    程咬金笑的恶形恶色,满脸却全都是钦佩的神情,哈哈狂笑道:“真不愧是顾天涯啊,原来他的目的是这个。咱家程处默能拜他为师,绝对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怎么了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啊?”

    程夫人一脸急切,口中不断发出催促,道:“你别光笑啊,赶紧跟妾身说一说。妾身这半天提心吊胆呢,生怕孩子又会被逐出师门。”

    “逐出师门?怎么可能?你真以为顾天涯是发火了啊?咳咳,其实为夫也以为他是发火了。可是直到最后结束的一刻,为夫才知道他的谋略深远。他确实是发火了,但是发火是假装的,他分明是为了要给弟子们争取利益,所以才会做出一场快被气疯了的假象。”

    “但是不管是真是假,他已经表演了自己的暴跳如雷,那么不管大家看没看出来,都要因为他的发火而给一个面子。所以呀,咱家程处默的机会就来了。”

    ……

    程夫人听的一头雾水,但却不妨碍能听出一些隐含,于是更加迫切起来,再次急急催促道:“说啊,你这老东西快点说啊。卖什么关子,信不信妾身不让你上床。”

    程咬金嘿嘿而笑,压低声音凑了过去,道:“此次突厥谈判,原本应该是朝堂的职责,但是人人都能知道,大唐这次是站了上风。我们抓住了颉利可汗,并且还干掉了突厥人的傀儡梁国,这就是谈判的本钱,不管谁去谈判都能拿到利益,夫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程夫人何等聪明,闻言顿时开口道:“这意味着只要能去参加谈判,就能有一份保底的功勋,并且这个功勋还不小,因为此乃扬威国事的功绩,仅次于开疆拓土,任何官员都会眼热这个机会。”

    程咬金笑的更加鬼祟,嘿嘿道:“而咱们的儿子,现在却有了机会。顾天涯不愧是个好师尊啊,直接用一场发火给了弟子们建立功勋的机会……建立功勋还是其次,关键是能够崭露头角,只要此次突厥谈判之后,所有参加的弟子都会名动天下。一百多年了,汉家一直被草原欺负,今次却要反过来压着他们谈,你说这是不是让天下百姓扬眉吐气的事?百姓们扬眉吐气了,是不是就对负责谈判的人甚是亲切?这个亲切可了不得啊,这是能护着孩子们的天下人望。”

    程夫人听的双眼发直,好半天都才咋舌不已,仿佛惊呆了一般的道:“夫君你说,顾先生是不是早有预谋?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开课了,这次却突然给孩子们上课。上课也就罢了,关键还专门提出突厥谈判的问题。他明知道咱家孩子愚笨,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孩子回答问题。然后咱家孩子不出意料的惹他生气,他便可以趁机发火给孩子们争取机会……”

    老程看了夫人一眼,缓缓点头道:“你猜的一点没错,为夫也是这么猜的。他绝对是早有预谋,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真是个好师傅啊!”程夫人由衷的感慨。

    老程负手走到门前,目光遥遥看向顾家村方向,足足良久之后,突然道:“你再缝一些小襁褓吧,缝好了就给公主赶紧送过去,虽然虎宝宝不缺襁褓,但是咱程家不能不做点表示。”

    “对对对!”程夫人点头如小鸡吃米。

    ……

    程家夫妻之间的对话,几乎也是房家和李孝恭家的对话。

    甚至是其他一些家族,今晚同样也睡不着觉了。

    那些家中有嫡长子年纪不大的,都在又羡慕又嫉妒的发着感慨,凭什么程家他们就摊上好事了啊,凭什么顾天涯那样的好师尊只收了六个弟子。UU看书 www.uukanshu.com

    突厥谈判啊,这可是名动天下的机会,放眼整个朝堂,哪个官员不想参与?据说此次大战大捷的消息传出之后,长安那边的朝堂上已经吵成了一锅粥,李渊陛下不断居中劝和,勉强才让争吵的官员们保持了克制。

    但是为了争夺谈判机会,官员们背后的家族在私底下已经快要把狗脑子打出来了。

    而顾天涯的弟子们呢?

    只凭着师尊发了一通火就有了机会。

    此次突厥何谈,他的弟子们都要参加……

    真是羡慕死了。

    ……

    ……这章2合1大章节,所以今天算是三更了哈哈哈,又还了一章债务,让我掐腰得意一会。大家不用表扬我,山水就是这么义薄云天,义字当头,一腔热血,一言既出……呃算了不吹了,免得有人寄刀子给我。</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