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一十章 【当当当,顾氏小学堂又开课啦!】

    “天下大事,分久必合,这是世间常态,谁也改变不了!”

    “同样的道理,天下大国,打完就谈,为什么要谈呢?跟他们往死里干不行吗?我可以告诉大家,不行!”

    “至于原因是什么呢?我暂时不跟大家讲解!咱们顾氏学堂一向讲究要学会思考,那么我现在就把这个问题当成是大家的思考作业,一刻钟之后,我会进行提问,如果哪个学子的回答被评为甲上,这个学子将会得到顾氏学堂的十个积分。”

    “积分的重要性你们都懂吧!想必大家已经开始摩拳擦掌想要争夺了,既然如此,现在开始计时,我顾天涯坐在这里慢悠悠的喝茶享受,尔等则是坐在书桌旁边努力的思考,谁若是感觉这样子很不爽,可以提前向我举手回答问题,如果你的答案很好,我可以允许你不再干坐着,反而邀请你过来,陪着我一起喝茶享受。”

    “程处默等人都知道,我顾天涯授课的规矩就是这样,那么,现在开始……”

    ……

    时隔一个多月,顾氏学堂又开课了。

    说是隔了一个月,并非真是这么久,其实顾氏学堂每晚都会开课,四村八庄的孩童们早已习惯了每日的求学。但是呢,平日里授课的并不是顾天涯。而是招聘的一些落魄蒙师,负责给孩子们讲授基础的课业。

    所以才会说时隔一个月。

    因为顾天涯已经一个月没能讲课了。

    这段日子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导致顾天涯一直没能抽出时间,终于现在虎宝宝洗礼结束,孩子们又盼来了顾天涯的课堂。

    但是今天的课堂有点不太一样。

    规模空前庞大。

    却原来是今次虎宝宝满月洗礼,前来道贺的宾客几乎都是带着嫡子过来,这么多个家族携子而至,其中的用意不说自明,顾天涯精通人情世故,岂能在这种事情上得罪人。

    索性就开了一堂大课,允许所有的孩子们参与。

    由于人数实在太多,以前的那个小茅庐肯定不足以满足课堂所需,幸好现在乃是秋季之节,天高云淡气候宜人,于是顾天涯大手一挥,直接让人在驿站的客栈大院里摆上了小课桌。

    这个大院正是不久前招待宾客宴席的地方。

    今日稍微一改就成了所有孩子们的课堂。

    ……

    规模真是空前啊!

    只见偌大一座院落,摆放着两百多个低脚小桌,次低排序,规整化一,两百多个学子恭谨而坐,按照各自的年龄段划分为几个区域。

    首先一排的,是六个弟子,程处默,李崇义,谭笑,卢照邻,王勃,房遗爱。这是六个真传弟子,是给顾天涯磕过头的传人,按照华夏古礼,这六人以后是能给顾天涯披麻戴孝的人,所以没人会嫉妒六个弟子的座位,仅是满带羡慕的想要也获得这么一个座位而已。

    坐于第二排的,赫然全是皇家子弟,李建成的儿女,李世民的孩子,李元吉的子嗣,高密公主的嫡子……

    虽然顾天涯讲究一视同仁,但是这个世间从来没有绝对的公平,哪怕他开课之前已经说过不准论资排辈,但是学子们的父母却悄悄嘱咐孩子们要小心翼翼的选择座位。

    这个世上大家族没有傻人,他们不可能让孩子去和皇族子弟争座位。

    这种事情顾天涯看在眼里,但他也仅仅是看在眼里。

    他既没有开口反对,也没有开口选择支持。所谓世事就是人情世故,学子们的这种做法未必就是坏事,反而会培养他们的处事之道,严格说起来也算是一种技能。

    所以第二排坐的全是皇族子弟。

    这些孩子有男有女,唯一相同的地方乃是皇族,偶尔或有一个外戚之子,那也得是高密公主之子这样级别的情况。

    直到第三排开始,学子们的座位才变得平等起来。即有国公长子,也有县侯之女,中间夹杂着一些道门嫡传的道童,相互间又坐落着一些穷苦之家的娃娃。

    贫穷与富贵,黔首和豪门,这一次总算是相对平等,无论身份高低都是同窗之谊。

    顾天涯提出了第一个问题,让孩子们自主思考进行回答。

    “天下大国,打完就谈,为什么要谈,跟他们往死里干不行吗?”

    这个问题即是他的课业,同时也是对孩子们的考核,由于课堂上设置了特殊的奖励,所以这问题先把孩子们的家长给激动了。

    “顾氏积分啊,是顾天涯弄出的那个积分。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孩子们只需要回答一个问题,就能得到二十个积分的奖励,这简直是天大的机缘,比我们这些当老子的可要幸福多了。”

    “我们若是想要积分,就得拿命去拼去打,此前和突厥一战,咱和张亮联手阵斩八千余,结果折算战功之后,也只换到了八百个积分。要知道那可是实打实的铁血军功,是咱和张亮一起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战绩,但就是这么一个沉甸甸的军功,换成顾氏积分也只能换到八百分,咱和张亮一家平分一半,落到手里的只有四百分而已。”

    “斩杀八千人的军功,才分到四百分的积分。然而眼前这些孩子们,却只需回答一个问题就能得到二十分,若是回答十个呢,回答二十个呢?岂不是要胜过我们的军功,这简直是让咱羡慕嫉妒的要死啊。”

    “
虽然知道这里面也有咱的孩子,可咱还是忍不住要嫉妒这些孩子。”

    “这积分赚的太轻松了。”

    ……

    但是也有人持反驳意见,满脸鄙夷的看着刚才发话的段志玄,道:“你真以为孩子们赚取积分简单?你没听说这个积分是有考核的吗?需要回答问题评为甲上,才会得到那个二十分的奖励。”

    “眼下这么多个孩子,几乎每一个都是大家族出身,光是各家的嫡长子和嫡长女,加起来就有足足一百多个,此外还有天下各大道门的嫡传道童,那些道童所受的教导未必就比咱们的孩子差了,这么多的孩子一起竞争,想拿到甲上的评价可不容易。”

    “不容易又咋样?反正俺老段的儿子肯定能成。俺儿子从小就聪明,绝对能得到一个甲上的评价。”

    “呵呵,老段你可真够不要脸的。就你家那个娃娃,十岁的时候还不会数十个数,让他学你一样轮刀子砍人行,让他在课堂上拿个甲上的评价你也真敢想。”

    “凭什么不敢想,咱为什么不敢想。我儿子就是聪明,保证可以得到甲上。”

    “唉,不得不说脑袋憨直就是幸福啊……你难道没有看到么,程咬金他们几个全都面色肃重,那种一脸紧张兮兮的模样,分明是在担心自家孩子会出丑啊。要知道他们的孩子乃是顾氏嫡传,已经跟着顾天涯求学了一年之多,然而程知节他们仍旧满脸紧张,可见这个课堂的考核非同小可。”

    “还有还有,你再看看太子殿下,以及隐太子李建成,甚至齐王李元吉,这几位殿下全都面色紧张,显然也在担心自家孩子的课堂表现。连他们都不敢表现自信,你老段何来的满腹信心啊?”

    段志玄直接被说话的侯君集给怼的直翻白眼。

    ……

    不管院子四周的家长们如何窃窃私语,顾天涯始终像是充耳不闻一般,他只是懒洋洋的坐在那里,慢条斯理的泡着一壶茶,云淡风轻之间,品茶静候而坐。

    这种样子让那些旁观的贵妇们面面相觑。

    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语带迟疑的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顾天涯授课么?坐在那里喝茶品茗也能算是授课吗?他教给孩子啥了啊?他是不是在糊弄了事啊……”

    “不懂你就闭上嘴!”

    猛听另一个贵妇怒目相视,压低声音斥喝她道:“倘若由于你的这番话,让我们的孩子失去了上课机会,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县侯之妻,我直接伸手抓花你的这张脸。不但我会抓你的脸,周围这些夫人也会抓花你的脸,甚至是郑观音嫂子,甚至是长孙王妃嫂子,又或者高密公主,又或者巴陵公主,UU看书 www.uukanshu.com所有人全都要给你好看,让你不懂装懂还要叽叽歪歪。”

    “你小门小户的出身,有什么资格议论顾天涯?他若是授课没有本事,为什么所有人全都盼着自己的孩子拜在他门下。你赶紧躲一边去吧,别再让我们听到你的任何声音……”

    这一番训斥厉声厉色,刚才那个提出质疑的贵妇吓得缩进人群,只因她确实看到所有贵妇全都对她怒目相视,那其中果然有着大唐的太子妃和其他王爵的王妃。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院子中有个孩子举起了手,那是一个小姑娘,看穿着应是穷苦之家,虽然是穷苦之家,可她却第一个举起了手。

    分明是要回答问题的意思。

    在场所有的家长们,无论国公还是勋贵全都面带羡慕,甚至就连李世民也是目光微闪,分明也是羡慕这个小姑娘竟能第一个回答问题。

    ……

    ……第一更到,3200多字。</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