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零八章 【顾天涯暴揍颉利可汗】

砰的一声闷响。

一个高大的突厥汉子被人扔到地上。

此人颧骨甚高,双眉略显细长,一双眼睛森森然闪烁着锐利的光,哪怕是被人扔到地上但却不改桀骜之气。

目如秃鹰。

似狼幽绿。

赫然乃是传说中的鹰视狼顾枭雄之相。

但凡是生有这样相貌的人,十个之中有八个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倘若再加上身份不凡,更加显得底气十足,哪怕是一时困顿成囚,但也改不了其人的桀骜本色。

顾天涯面色平静看着这个人,口中缓缓吐出一道悠然气息,突然仰头望天,像是有感而发,扬声道:“自打汉末以降,西晋篡魏而成,经历八王之乱和永嘉之祸,国力日渐衰弱暮气沉沉,终被匈奴人灭国,皇室南渡江南建国,此后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五代十国掀起了长达百年的纷争,而在这一百多年的互相攻伐里,带给我们汉家百姓的只有一个字,惨……”

“一百多年啊,血泪般的史。你们北地外族动辄南下,把我们中原的国土当成了固有粮仓,随意来犯,于取于夺,倘若只是夺取粮食和财富也就罢了,可你们偏还要举着屠刀肆意的屠杀人。”

“我汉家百姓一千多万,数不尽的白骨都在啼哭。”

“两脚羊,这是你们专门弄出的称呼,你们抢夺粮食已经不感觉满足,竟然要尝一尝人肉的味道,你们把我汉家百姓当做羊,用棍子穿起来放在火上烤,尤其是那些才只三五个月大的幼儿,在你们眼中竟然是最为鲜嫩的肉。”

“当那些幼儿被你们用火烧烤的时候,你们可曾在意过那些母亲的悲惨嚎哭……”

“你们不在乎,因为你们很快要把那些母亲也放在火上烤,称之为汉女牝烤之食,肆意狂笑着吃掉了她们。”【注:两脚羊和牝烤食,都是史书记载的悲惨,可惜现在有一些所谓的专家,不准我们再提这些历史,说是破坏民族团结,所以山水在这里不写五胡乱华的事情了。仅是一笔带过,希望大家体谅。】

“幼儿死了,母亲也死了。但你们何其残忍,非要在杀死母亲之前先杀幼儿?那些幼儿在你们眼中不算什么,可是在母亲的眼中乃是最大的宝。你们故意让那些母亲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死,那对于一位母亲等同于整个苍天都塌了。”

顾天涯一直仰头望天,像是情绪太过激动无法抑制,他连续五段长篇大论,整个人像是点火就炸的炮筒。

但他突然低下头来,目光直直盯着那个桀骜的突厥汉子,大声道:“一百三十年了,今天终于变了模样,敢问颉利可汗,你是否胆战心惊呼?”

轰的一声。

四周突然一阵巨响。

但见十几个大唐国公,齐齐上前踏脚一步,猛将煞气,弥漫当场,几乎异口同声厉喝道:“颉利,张开你的狗嘴回答,我们大唐的国戚问话于你,你是否感觉到胆战又心惊?”

原来这个桀骜的突厥汉子正是颉利可汗。

放眼当今时代,突厥堪称是第一强国,而颉利身为整个大草原的可汗,完全可以说是当今天下最为高贵的人。

所以他此时哪怕被俘,但是满脸仍是傲气不坠,反而高声狞笑,满是不屑的道:“唐人死光了吗?竟让一个小子咋咋呼呼?”

他明显没有畏惧十几个国公的厉喝,甚至没把问话的顾天涯放在眼里,他再次一声狞笑,鹰视狼顾一般的盯着顾天涯,森然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向本汗问话?倘若是搁在北地草原,本汗一刀就要把你砍死当场。”

不愧是一代枭雄。

这厮嘲讽顾天涯之后,目光转而看向顾天涯旁边的李世民,突然冷冷一笑,紧跟着口中发出一声厉吼,咆哮道:“李世民,你敢杀我吗?”

李世民,你敢杀我吗?

这话问的真够强横。

但是人人都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强势。

今次和突厥一战,大唐这边确实赢了,可惜赢也只赢了一场,远远还达不到压服草原的地步,恰恰相反,还要担心突厥人的报复。

整个北地草原广袤无比,生活着难以统计的突厥人,虽然突厥号称地广人稀,但是突厥拥有的地域实在太大了,地域大,族群的基数就大,谁也不能确定草原上到底有多少突厥人,谁也不能精确的统计出草原上到底有多少个部族。

而突厥人的制度是部落会盟制。

由于颉利的部族势力最大最强,所以他能够成为可汗征召别的部族,哪怕他已经被大唐这边俘虏,但却无法引起突厥人的恐慌,反而会让突厥人感觉奇耻大辱,很可能会掀起一场更大的入侵之战。

那样的战事一旦打起来,很可能就是两个国家的殊死决战,但是大唐现在才立国不久,并没有能力和突厥人展开决战。

偏偏突厥人的荣耀和信仰很奇葩,他们宁愿夺回一个死的可汗也不会留给大唐,否则一个可汗成为汉人的俘虏,所有的突厥人都会感觉蒙羞。

倘若大唐不肯放回颉利,整个草原绝对会掀起荣耀之战。因为那已经不是为了抢掠或者是夺财,而是上升到了全体突厥人的荣耀高度。

正因为这些因素,所以颉利可汗才会胆气十足,他既敢无视大唐这边的十几个国公,也敢嘲讽向他问话的顾天涯,甚至就连面对李世民,这厮也敢发出极其桀骜的咆哮。

“你敢杀我吗?”

“你们敢杀我吗?”

“啊哈哈哈……”

整个院子之中,尽是颉利的狂笑。

……

世间最大憋屈,或者就是如此,明明大家已经抓住敌酋,偏偏却不能对他动手。只因大唐的国力较弱,而突厥人乃是这时代最强的国。

国弱,就得小心翼翼的在意着每一点点小事。

国强,就敢在身为俘虏的时候仍旧桀骜咆哮。

此事无论古今还是中外,其实都是一般无二的情况。所以颉利可以尽情的狂笑,而李世民则是面色阴沉的努力忍着。

但是,有人没打算人。

谁也没有想到,一向号称苟忍的顾天涯突然开口,语带深意的道:“

颉利可汗,我想让你看看现下的环境……你眼前乃是高高的台阶,我们站在台阶上跟你说话,而你虽是大草原的可汗,现在却站在台阶上仰着头。”

“我们站的高,你只能仰着头,这看似平凡的两尺台阶,却成了彼此双方身份的界线,这意味着什么呢?让我给你专门塑造一个词。吾等在台阶,而你在阶下,不如就叫阶下之囚如何?阁下因为这个专门为你塑造的词汇将会名传史书啊!”

“当然了,你们突厥人鲜礼寡耻,你们不会在意史书,所以你可能觉得这种事情无所谓。”

“但是,我们有所谓就行了……”

顾天涯慢悠悠的说着,突然声音肃然一喝,对着院门口处道:“程处默,执笔,为师要让你记录今日之事,突厥颉利可汗成为了汉人的阶下囚。此记录不但要写进汉人的史书,而且会编进为师的课本之中,以后但凡是顾氏门徒,甚至是顾氏学院的普通弟子,所有人只要向我求学,都要诵读今日这一段事迹。”

院门口中,程处默和几个弟子一脸兴奋,尤其是程处默本人,突然嘎嘎坏笑几声,故意装作扭捏的道:“师父,弟子的书法很烂啊,您若是让俺负责记录,怕是会把文字写的扭七丑八……”

顾天涯呵呵而笑,淡淡道:“正因为你写字难看,所以才让你负责书写,为师就是要用这种办法,折辱这位自觉高贵的可汗。他的事迹,只配用最丑最难看的字体记载。”

程处默更加嘎嘎坏笑,旁边几个小家伙明显也兴奋无比。

甚至整个院子之中,所有人都在大笑,尤其是大唐那些国公,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一个两个故意笑的恶形恶色。

唯有颉利满脸涨红,陡然发出一声厉喝咆哮,怒吼道:“李世民……”

可惜台阶上的李世民突然仰头望天。

反倒是顾天涯缓缓抬脚,在颉利怔愕的目光中走下台阶。

他看到顾天涯慢慢走到自己身前,他看到这个青年的面上浮现一抹微笑,突然这个青年抬起手来,赫然竟是重重的抽了下来。

颉利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时代竟然有人敢打自己。

但他毕竟是一代枭雄,并且是靠着武力统一草原的悍将,他虽然一时有些怔愕,但是却能在瞬息做出反应,他几乎想也不想就挥拳而击,朝着顾天涯的肋下恶狠狠砸去。

这一拳呼啸有风。

可惜只砸出的一半。

颉利只觉眼前人影一晃,那个快如鬼魅的少女似乎在他身前闪过一下,然后,没有然后了。

只听砰的一声。

他直接跪到了地上。

可他虽然跪到了地上,却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跪,仅是感觉膝盖处剧烈疼痛,方才明白是被那个少女踢了一脚。

只这一脚,就让他跪了。

恰好跪在了顾天涯的面前。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顾天涯的巴掌重重落下,啪的一声脆响,满院众人眼皮子一齐猛抽。

“挨打了,竟然挨打了……”

堂堂颉利可汗,整个大草原的雄主,现在却像个狗儿一般跪在地上,被一个孱弱犹如书生的青年抽着巴掌。

足足良久之后,也不知是谁傻傻出声,咽口唾沫的道:“他像是打儿子一般打了颉利可汗!”

……

……第1更,后面紧跟着发布2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