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零五章 【顾先生的父亲是神仙?】

    ,自古于人送礼,皆要讲个场面。

    比如满月洗礼这种情况,宾客们的礼物属于祝福,所以送礼要送在明面上,闹闹腾腾之间显出来贺之人的心意。

    故而,才会有唱礼单的说法。

    一个唱字,说明一切,主家安排专门的迎宾,大声诵读宾客的礼单,这既是一种尊敬,也是一种致谢。

    但是礼有往来之说,讲究的乃是有送就得有回。

    而当主家进行回礼之时,则又是另一种相反的操作,大多是悄无声息,透着一股子细腻,并不吵吵嚷嚷,也不大张旗鼓,仅是在宾客离开之时,悄悄的把回礼弄上一份,客人们虽然心知肚明,但是并不进行推辞,主客双方配合的默契无比,礼尚往来的古风令人心折。

    客人们不会当面翻阅回礼,哪怕是心里再怎么好奇也要憋着,唯有回到家中,才会仔细查看。

    说到这里的时候,恰恰有个有趣的故事。说是古人行事比较注重规矩,一般不会做出那种破坏默契的事情,但是自古有句老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总是有那么一些自以为聪明的人,会做出一些贻笑千古的丑事来。

    前朝大隋之时,河南道闹出了一个笑话,说是有那么一户人家,家里也是小孩子满月,到了洗礼这一天,亲朋好友们前来庆贺,当时的场面肯定比不上虎宝宝这等级别,但是那一户人家的亲戚们同样不少,洗礼之日热热闹闹,唱礼单的环节更是让那些看热闹的乡邻们惊呼连连。

    亲戚们送上的礼单都很重,动辄就是‘金钩钓玉牌,青龙戏明珠’等等宝物,负责唱礼单的知客兴奋无比,收礼的主家也是欢喜的合不拢嘴。

    “仗着小孩子满月一场,想不到竟然发了一笔大财……”

    这是当时那户主家的心思。

    至于为什么会有发财这种心思,赫然是因为这家人准备在回礼的环节上弄点手段,弄什么手段呢?无非是夸大其词而已。

    于是,笑话就出来了。

    只说有一个亲戚吃完酒席之后,急匆匆的告别主家折返而回,由于太过急不可耐,竟是等不及能回到家中,才一出村的时候,就开始猴急猴急的打开了主家回礼给他的包袱查看,只因主家回礼之时的礼单让他兴奋,那份礼单上写着一件‘延年益寿之宝’的回礼。

    结果打开一看,登时呆立当场,包袱里仅有一个小罐子,罐子里面空空如也,旁边附上一张小纸条,上写着‘人因呼吸天地之气,故而才能存活。’原来所谓的延年益寿之宝,纯粹就是一小罐子空气。

    那个亲戚破空大骂,咬牙切齿暴跳如雷,仿佛受了奇耻大辱,心痛自己送出的礼物没有回报。

    但是也就在同一时间,主家那边也开始翻看客人们的送礼,哪知兴奋的嘴脸没能坚持多久,全家人只觉得一盆冷水浇在了头上。

    原来客人们送的‘金钩钓玉牌’,竟是半块豆腐上面放了几根豆芽,豆腐是白色的象征玉牌,豆芽是黄色的表示金钩,起了一个夺人眼球的名字,实则这东西连两个铜板都不值。

    这个‘金钩钓玉牌’正是那个破口大骂的亲戚所送。

    恰恰主家给他的回礼是‘延年益寿之宝。’

    宾客双方,都在耍心眼,都想着趁机占个便宜,结果竟是‘席上滚地下不分高低’,此事传出去之后,四乡八县无比讥笑连连,后来竟是传到京师,传进了朝堂和皇帝耳中……

    当时大隋的皇帝乃是隋文帝杨坚,也就是历史上最为有名的那个老抠搜,这家伙听了典故之后,竟然有种莫名亲切之感,盖因这户人家的做派,以及那些亲戚的举止,全都和隋文帝一般无二,都是那种挖空心思想占便宜的货色。

    隋文帝因为感觉亲切,忍不住发出了一句赞叹,结果一个不小心,竟被史官给写进了书中。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话就是从那时候传出来的。

    送礼与回礼,是一种礼尚往来,今次虎宝宝满月洗礼,几百个宾客千里而来,这些宾客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家族,自然不会送出那种名不副实的礼物,而顾老爹悄然替顾天涯准备了回礼,肯定也不会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事。

    客人们送礼送的重,顾家的回礼绝不会轻。

    ……

    八十桌的宴席,菜品扎实而又厚实,这时代的饮食太过粗鄙,即使是钟鸣鼎食之家也只有几种菜色,而顾家的一场全猪宴,直接吃的客人们满嘴流油,宾客们眼见着日头晒微西移,渐渐开始起身进行告辞。

    由于都是远地道贺之人,故而告辞也只是象征性的告辞,并非是离开顾家村回归,而是去往这阵子一直居住的湖前山庄。

    每家每户在告辞之前,都有一个负责送客的小童相陪,等到送出村子之后,顺手便送上了一份回礼的礼单。

    随同礼单而至的,则是驿卒们用担子挑着的各种回礼。

    宾客们几乎全都满心抓挠。

    都想知道顾家送的回礼是什么。

    在这样的心思之下,宾客们一个赛一个的着急往回走,等到驿卒们放下担子告别离开,几乎每一个宾客都开始了急不可耐的查看回礼。

    比如郧国公张亮的夫人,此时几乎把脑袋杵到担子上。

    旁边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正是张亮的嫡长子,少年同样很是好奇,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担子,道:“娘亲您说,顾家会给咱们什么回礼?顾先生祖上乃是墨门,家中传承了无数秘方,但是顾先生自幼贫寒,他家肯定没有巨富之财,也就是说,顾家的回礼不可能是财物……”

    这小家伙说着停了一停,双目闪闪的继续分析道:“咱家送的乃是一百零八颗金珠,另外还有二十四匹的江南锦缎,价值最少也得两万贯开外,只不知顾家会给什么样相称的回礼。”

    张夫人听着儿子叽叽喳喳,岂能不知道小家伙乃是心里好奇,其实她一个妇道人家比孩子更加好奇,双手已经开始解开担子上面的绳子,一边解一边还念叨,无比渴望的道:“希望别是财物,咱家不要财物。希望顾家真的很穷,无法用财物做为回礼,最好能是秘方,希望能回给咱们一份秘方……”

    娘俩满心渴盼之间,渐渐打开了回礼的担子。

    嘶!

    张夫人首先倒抽一口冷气。

    小家伙同样面带震撼,怔怔看着担子里的珠光宝气。

    足足良久之后,娘俩才咋舌开口,满脸不可置信的道:“顾家这么有钱吗?不是说顾先生自幼贫困潦倒么?这,这哪像是家穷的情况啊……”

    赫然只见担子之中,一匹高达两尺的玉马,通体皎洁犹如羊脂,温润的宝光流转不断,这一匹玉马的价值不敢估量,但是最起码要比张家送出的礼物要重。

    可惜张夫人出身普通,
压根不知道这玉马的来历,仅是惊愕顾家的财力,同时又有一些没能收获秘方的失落。

    一匹玉马即使再宝贵,张家身为国公之家也不在意,但是顾家已经给了回礼,她即使再怎么失落也只能收下。

    ……

    同一时间里,其他宾客们也都陷入震惊。

    谁都不敢相信,顾家的回礼竟然这么猛,完全是按照宾客们送礼的情况,给予了相应级别的回礼,甚至有所超出,没人任何人吃亏。

    偏偏越是如此,越让宾客们惊奇。

    顾家的水似乎有些深啊……

    “母亲,您怎么看?”

    此时一座小院之中,高密公主的儿子满脸都是好奇,小家伙眼睛直勾勾盯着一件宝物,脸上分明是一种这事怎么可能的惊愕。

    旁边高密公主同样面带震惊,忽然拿起那件宝物仔细查看,足足良久之后,不知为何叹息一声。

    她像是心神动摇,又像是若有所思,喃喃道:“我一直以为平阳姐姐嫁的不够好,现在才突然发现她比我们嫁的都要好……顾家,顾天涯,想不到他家的身份竟是如此高贵,想不到竟是比我们李氏皇族还要高贵。”

    她这番话说的无头无脑,旁边的小家伙听的越发心急,可惜高密公主似乎不想跟孩子细说,仅是伸手在小家伙的脑袋上轻抚一下,喃喃又道:“你若是能拜进顾氏门下,这一辈子都算是荣耀了,我儿啊,要努力争取呀。”

    ……

    仍是在同一时间里,同样有人倒抽一口冷气。

    长孙无忌满脸凝重,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家收到的回礼,忽然仰头长长吐出一口气,几乎是一字一顿的缓缓说出八个字,道:“大隋遗留,杨公宝库。”

    说完微微一停,随即苦笑出声,又道:“想不到,真是想不到,谁都以为顾家很穷,谁都知道顾天涯幼年之时差点饿死,他的这些过往和经历,让人不可能多出猜疑,然而直到隐忍今天,顾家才终于展露出令人震撼的家底……这是比李氏皇族更深的底蕴啊,难怪顾天涯的母亲一直避开宾客们不愿露面。呵呵,我们这些人哪有资格让她那么尊贵的招待。”

    旁边长孙冲听的一头雾水,忍不住凑到长孙无忌面前,好奇道:“父亲您莫非是从这份回礼看出了什么吗?”

    “唉!”

    长孙无忌又是一声感慨,忽然伸手拿起回礼中的一本书册,道:“我儿你看,这是何物。”

    长孙冲连忙看向书的封皮,随即小家伙满脸都是怔愕,道:“快雨时晴贴?”

    “不错,正是东晋王羲之的快雨时晴贴。”长孙无忌面色肃重,沉声道:“咱家送出去的礼物,乃是王羲之的‘鹅’字道经,为父原本以为这份礼物够重了,以为顾天涯绝不可能拿出相应的回礼,想不到,人家直接回了咱们这个。他确实没有拿出相应的回礼,但他拿出了超过咱家礼物的回礼。”

    长孙冲咽了口唾沫,下意识道:“宾客们送礼是在一个时辰之前,也就是说顾先生仅有一个时辰的准备时间,但就是这么短短一个时辰,顾先生竟然弄出了和咱家相配的回礼。这岂不是说顾家有无数的宝物,所以才能满足每个宾客送礼的回礼。不管宾客们送出什么类别的礼物,顾家都能回上一份相应类别的宝物……比如咱家送了王羲之的字,顾家同样回了王羲之的字,不但类别想通,而且价值还胜过咱们。”

    长孙无忌看了儿子一眼,缓缓点头道:“我儿很是不错,你分析的一点不差。让我告诉你原因吧,顾家的底蕴乃是一座宝库,那座宝库叫做杨公宝库,乃是当年大隋的杨素所留,弘农杨氏,权压当时,杨素尽收天下之宝,弄出了一座巨大无比的宝库,然而世人只以为那座宝库可以买下中原的半壁江山,却不知道那座宝库真正的主人并不是杨素,而是大隋的隋炀帝,也就是顾天涯的亲舅舅。”

    “我儿你现在明白了吗?顾天涯他是大隋和大唐两个朝代的皇亲国戚。搁在大隋之时,他是皇帝的外甥,搁在咱们大唐,他娶了平阳公主。”

    长孙冲一张嘴巴惊的合不拢,小家伙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怔怔道:“顾先生竟是两个朝代的皇亲国戚。”

    长孙无忌又看了儿子一眼,UU看书 www.uukanshu.com苦笑道:“这身份是不是把你吓着了?可是你却不知道顾天涯还有一个身份。我儿,你是咱家的嫡长子,以前因为你还小,有些隐秘我没有告诉你,现在你渐渐成长起来,可以让你接触一些层面。你听好了,顾天涯的祖上绝不是墨门,他的两朝国戚身份虽然惊人,可是还不足以让咱们长孙家惊骇,但他身上另外流淌的一股血脉,却是整个天下人都要俯首躬身的级别……”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目光下意识的四下瞅瞅,明明屋子里只有他们父子二人,但是长孙无忌仍旧选择压低声音,像是泄露天地大秘密一般的道:“顾天涯的父亲,是天上的神仙!你一直尊称顾天涯为顾先生,显然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成为他弟子,好孩子,你要努力啊,一旦你真的成为顾氏门徒,你就是天上谪仙的人间子弟。仅这一份传承,就能保住咱们长孙家两百年的富贵。”

    长孙冲呆立当场。

    顾先生的父亲是神仙?

    ……

    ……今天发的晚了,二合一送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