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二百零二章 【开疆拓土,自己建国】

    “原来如此……”

    “难怪如此……”

    “真是用意深远啊……”

    后世有否认三连,想不到古代也有醒悟似的三连,尤其在场观礼的这些贵妇们,每一个都是家中正妻的级别,家大业大,掌管家财,哪怕曾经是出身平庸之辈,但是经年的阅历也足以变成个聪明人。

    所以没有一个傻子,所以都能想明白某些事。

    大唐皇帝送给了顾家虎宝宝十个州。

    顾天涯拿出了地瓜向所有人拍卖。

    拍卖地瓜之时,那么大公无私,不要任何人的钱财,只要一个发展人口的承诺……结果只有四家参与竞拍,其余家族想要后悔已经晚了。

    当那七种能够医治幼儿疾病的神药拿出之后,几乎所有的家族全都追悔莫及痛彻心扉,可惜过时不候,根本没有资格。

    但是,也不是绝对没有资格。

    贵妇们仍然记得那一晚,顾天涯和李世民联袂宣布一件事:“想要获得神药购买资格,必须拿着功勋来换……”

    功勋从哪里来?

    为什么要逼着各家去建立功勋。

    现在,贵妇们终于恍然大悟……

    自古以利驱人,远远胜过以权压人,大唐皇帝送给了小外甥十个州,但是目前仅有云州和檀州属于自家的国土,至于剩下的八个州,完全就是一个画饼似的封赏。

    顾家若是想要得到这八个州,就得自己想办法去开疆拓土,开疆拓土可不是随便说说就能成的,至少得满足一个兵强马壮将帅云集挑拣,并且还要万众一心,尸山血海里杀上无数场。

    顾氏小小一个家庭,娘子军已经准备归还皇族,所以想要开疆拓土很难,即使成功也会损伤惨重。

    所以,顾天涯选择了以利驱人!

    他是怎么驱的啊?

    功勋购买神药就是一个手段。

    ……

    “明白了,妾身现在终于明白了!怪不得我家男人昨夜匆匆离开,并且在临走之时一脸的肃重神色,当时他身上有一股子煞气,像极了以前每次上战场之前的样子。妾身原本还迷糊着呢,想不通这里面有何门道,现在终于明白了,原来我家男人是要去拼命……”

    “唉,我家的也一样!昨夜出门之时,远远看了我一眼,话不多,只叮嘱了我两句,一句是说:‘明天虎宝宝满月洗礼的时候,别忘了送上咱家早已准备好的礼。’另一句则是安抚我:‘媳妇你不用担心,咱去战场上搏杀一些功勋。’撂下这么两句话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们两家还好,夫君仅是县侯,封爵尚未到顶,即使拼命也有拼命的理由,可是我家那口子已经是国公了,这辈子就算再也不上战场也能享受富贵,可他昨晚也是急匆匆出门,脸上重新又出现当初那种白手去拼的狠劲。我当时还纳闷呢,现在也明白了。原来我男人也是想去拼杀功勋,然后用功勋换取顾氏神药的资格。”

    “不止是神药这么简单啊,否则男人们为何全都选择去拼?传闻顾天涯的祖上乃是墨门,家里传承了数之不尽的秘方。比如之前弄出的炼铁秘方,直接让李世民殿下的天策府财富暴涨,又比如曾经拿出的茶叶秘方,直接让五姓七望对他不断示好……”

    “如今那些世家已经大手笔的开始种茶,据说是因为去年第一次小批量售茶全都发了大财。所以今年像是疯了一般的扩大茶田,甚至连祖传的桑麻老田都给砍伐了,听说加起来有几十万亩呢,两百多个世家都在种茶。”

    “知道知道,这事我也知道。那种茶叶极其宝贵,去年的时候在长安西市上偶有销售,价格直逼黄金,关键是想买也买不到。得拿人情去求,勉强才能买到一点。可是咱们这些家族都是天策府派系,和世家那一帮子几乎老死不相往来。双方哪有人情可讲,只能让人狠狠提价……”

    “仅这一个茶叶秘方,就让千载传承的世家向顾天涯低了头。世家向顾天涯低头之后,反过来又凭着茶叶让我们低头。为什么低头啊?说白了还不是因为对财富的渴盼么?凭什么他们靠上顾天涯就能发财,我们反而要又羡慕又嫉妒的干看着?要知道世家曾经是顾天涯的敌人啊,结果全都为了利益选择了不要脸……”

    “岂止是不要脸,最近有个流行的词语叫做‘舔狗’,也不知这词儿是谁最早说出来的,反正如今已经在长安那边十分流行。舔狗舔狗,应有尽有,世家号称钟鸣鼎食书香门第,然而为了利益全都变成了一个一个的舔狗。他们能舔,我们也……呃…我们的男人去战场拼杀功勋也能和顾氏建立情分,对不对……”

    最后说话这位贵妇,明显是个出身平庸的情况,由于一时激愤,差点把实话秃噜出来,幸好及时转口,重新把话题引到功勋上面去。

    但是不管如何,现在所有人都已经明白过来,功勋,就是顾氏的阳谋。

    大唐皇帝送给小外甥十个州,其中有八个州域都是画饼,但是顾氏根本不需要担心画饼不成,因为这八个州域肯定会拿到手中。

    以利驱人,远胜权谋压人。

    自古开疆拓土,都得拿命去拼,然而顾氏完全不用去拼,因为大唐的文臣武将们会帮顾氏去拼。

    只为了那一份功勋。

    ……

    谁也不敢想象,大唐皇帝李渊竟然不在长安城的皇宫中。

    按说帝王轻易不可离京。

    离京必然有天大之事……

    然而李渊这一次离开长安,却是悄无声息瞒住了所有的人。并且还是千里疾驰,赫然出现在了顾家村的后山之内。

    仍是那片密林,仍是那处山谷。

    经过一道漫长的山谷通道之后,一座银光闪闪的大门矗立在眼前,李渊的脸上明显带着迫切,隐隐约约还有一些激动。

    这位大唐的开国皇帝风尘仆仆,然而双目死死的望着银门之前端坐的一个妇人,突然口中发出哽咽似的欢喜,颤声道:“广平表妹,真的是你,建成那孩子真的没有骗我,原来你们真的还活着……”

    这妇人赫然乃是顾天涯的母亲顾大娘。

    李渊满脸激动,眼中已有泪花,他明明已是六十岁的老人,然而这一刻却欢喜的像个孩子。

    顾大娘也有些激动,站起身来朝他行了一礼,温声道:“李渊表兄,多年不见。小妹犹记得当初我还年幼,您那时已是大隋的柱国之臣。每次您到皇宫里探亲,都会给小妹带一些玩具……二十年时间转眼过去,想不到您竟已经这么苍老。”

    “是啊,表兄老了!”李渊像是感慨一声,望着顾大娘一脸亲切。这份亲切很真挚,甚至可以说是炽热,但却并不是男女之情的炙热,反而像是父女之间的那种亲情。

    李渊已经六十岁了,而顾大娘才只三十五岁,虽然乃是表兄妹关系,实则李渊是把表妹当做女儿般疼爱。

    顾大娘曾是大隋最小的一位公主。

    也是大隋炀帝的最小妹妹。

    更是当时所有外戚最为疼爱的一位小表妹。

    只是因为后来一件事,弄得所有人目瞪口呆,他们最为疼爱的小表妹,竟然被一位最仇视他们的男子给娶了。

    偏偏那个男子狂横的很,即使以李渊等人的势力也只能干瞪眼,压根拦不住,徒然而奈何……

    往事如烟,
仿佛无数画面闪过李渊的脑海。

    这位大唐皇帝叹了口气,目光转而看向那扇闪闪发光的银门,足足良久之后,才略显无奈的道:“这里面…这里面莫非就是?”

    顾大娘点了点头,温柔轻声的道:“是他!”

    李渊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到这扇银门之前,仿佛有种不服,最终却化为释然,道:“顾…顾师。”

    当年大隋帝师,不止是大隋帝师,哪怕是他们这一群关陇勋贵,同样也都在帝师的坐下听过垂询,上至天文地理,下至格物百家,那是最为没好的一段时光,他们这些人全都是勤奋好学的学子。

    虽然他们的年龄都比帝师大,但是他们每一个人都很尊重帝师。那时他们的最大梦想,就是能成为帝师的门徒。

    可惜,双方最后终究还是形同陌路。

    只因这位帝师太过激进,并且十分的仇视他们这些世家,李渊那时乃是关陇李氏的一支,肯定要为自家的利益而反对。

    所以,亲戚就成了仇人。

    二十年过去了,李渊已经成了皇帝,如今白发苍苍,已是六十岁的老人,仿佛突然有种释然,让他可以放下一切。

    “顾师!”

    他再次喊出了曾经那个称呼,一如当年在大隋皇宫中求学的时刻。

    可惜银门之内沉默良久,突然爆出一声极其熟悉的怒骂,道:“妈了个巴子,你这老小子竟然还么死吗?听说还当了皇帝,老子当年就说过你不是个好鸟。错非我媳妇拦着我,老子早就耍手段弄死你丫的……”

    二十年时间过去,顾老爹的年龄也不小了,然而只要一开口,分明还是个老祖安的大神。【注:老祖安是个梗。】

    若是喷子界有个排名,顾老爹绝对是大唐第一号喷子。

    若是愤青界有个排名,那么顾老爹绝对也是当仁不让……

    然而李渊被骂了一句之后,反而精气神突然都变得活泛起来,虽然他满脸都是苦笑,但是眼中分明带着欣喜,道:“顾师,想不到二十年时间过去,朕竟然还能听到你的声音。”

    银门之内这次没有骂人,顾老爹的情绪明显也有些软化,似是沉吟片刻,终于缓缓说道:“刚才听我媳妇的口吻,你似乎苍老的很厉害啊。身体没问题吧,可不要一蹬腿死了……”

    虽是关心之语,但却还是老味道,李渊明显又是苦笑,遥遥头表示无奈。

    顾老爹又是沉默片刻,突然道:“最近我家那个小子干的不错,河北道去年一年竟然增长了七万人口,因为这个人口的增长,让老子的仙器有了一些恢复,我给你制造一点药物吧,平日里搁在身上可以报名。”

    说着停了一停,冷哼一声又道:“你这个年龄最容易突发疾病,我给你弄点药物防止你死。”

    话还是不中听,但是李渊能听出关切之意,这位大唐皇帝明显很是感动,忍不住轻轻感慨道:“顾师真不愧是顾师。”

    银门之后再次冷哼,骂骂咧咧的道:“老子最烦多愁善感,你说你都多大的人了。别这样,我听着烦……”

    骂着骂着,似乎心软起来,怒斥又道:“你已经六十岁了,身子骨不比以前,为什么还要千里迢迢过来,乖乖待在长安城里做你的皇帝不好吗?”

    李渊笑了起来,道:“主要是听闻您的消息,还有广平表妹的情况,所以心里按捺不住,总想着要过来看看。否则说不定哪天我就……”

    突然闭口不说,明显是不想让人担心,改口道:“我准备禅让皇位,让家里的二小子接手。顾师您还记得我家二小子吧?当初他满月洗礼的第三洗还是您给洗的呢。”

    顾老爹哼了一声,嘟嘟囔囔道:“记得,记得,李世民那崽子,大名还是我给赐下的。他终于也要当皇帝了吗?时间过得确实有些快。”

    李渊笑的有些舒展,呵呵道:“我这个二小子还不错,做事有那么一股子狠劲。如今正和您的儿子谋划一件大事,一旦成功了可就要震惊天下呐……顾师啊,我现在渐渐明白您当初的理念了,手握天下之权的人,必须要把百姓放在心上,百姓过的好,国家才安定。其余诸如世家也好,或者新兴的功勋家族也罢,那都是依附在百姓身上疥癞之患,虽然除不干净,但也不能放任蔓延,要时时进行打压,才不会扩大成疾病。”

    顾老爹嘿嘿低笑,道:“果然不愧是当了皇帝,连说话都变了味道。可惜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没用,老子已经不准备再出世了,我现在有儿有孙,并且儿子精明能干,我只需要躲在这里享福,当初的那些想法让我儿子去搞就行。”

    李渊不知为何脸色变得伤感起来,这位大唐开国帝王的眼中隐约竟有苦楚,他怔怔望着银门,轻轻的道:“把自己关在这里面,真能算是享福吗?UU看书 www.uukanshu.com顾师啊顾师,天下人对不起你,你本天上谪仙,奈何救不了世人……”

    “我儿子行!”

    足足良久之后,顾老爹缓缓出声。

    李渊郑重点头,轻轻吐气道:“所以,我们李家支持他建个国家当皇帝。”

    这次借着虎宝宝满月洗礼,李渊直接送出了八个州的礼物,虽然只是一个画饼,然而皇帝封赏哪有画饼一说?

    只要有了李渊的这个许可,顾天涯就等于得到了整个李氏皇族的支持。自古开疆拓土,都是为了封爵,然而因为李渊送出的这份礼物,顾家开疆拓土就不是为了封爵了……

    而是打下的土地都归自己。

    开疆拓土,自己建国。

    ……

    ……今天发二合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