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九十九章 【绝世瑰宝,手笔大的吓死人】

最新网址:    “快看快看,马上要开始唱礼单了呢,今日这么多宾客来贺,也不知谁家能博个彩头,要是我家能排进前十,那可就心满意足了呀……”

    “哟,武家嫂嫂好大的心思,竟然想要排进前十,看来你家送的礼物很是不菲啊。”

    “哪里哪里,没有没有,些许小礼而已,仅是一番心意……倒是你家准备送啥呀?不如说来让嫂嫂听听!”

    “呃……我家也是些许小礼。”

    自古送礼环节,一向喜闻乐见,古人的理念和后世不同,做事既喜欢隐晦又喜欢排场,比如这送礼一事,大多都是满嘴的谦虚,然而实际则不然,分明是铆足了劲头想要争个头彩。

    为啥呀?

    就因为唱礼单这个门道。

    一个唱字,凸显了这个环节的重要,所谓的唱并不是唱歌,而是高声喊出送礼之人的礼单,谁家的礼物若是出彩,自然会在这种场合下大涨颜面。

    这个风俗其实挺好,很容易把气氛搞起来,反观后世的各种场合,送礼之人抠抠搜搜躲躲闪闪,弄个红包往上一塞,收礼之人拿笔一记,如此了了草草的举动,失去了传统礼仪的味道。

    ……

    在贵妇们的期盼眼神中,忽见几个少年端着喜盘走出,那喜盘乃是以红布罩着,象征着主家收到礼单之后的欢喜,这几个少年身份皆都不凡,先就让在场的贵妇们连连惊呼。

    “哇,看到没有,看到没有,首唱的竟然是李承乾,这可是太子殿下的嫡长子呢。放眼当今天下,谁家的宝宝满月之礼能出动这等级别的唱礼人。羡慕啊,真是羡慕。”

    “羡慕有啥用,咱们羡慕不来的。顾家虎宝宝乃是平阳公主的嫡子,李承乾正经算是虎宝宝的亲表兄。所以这是因为亲情缘故,皇族是要用这个举动昭告于人!”

    “昭告于人?昭告啥啊?”

    “昭告的是,顾氏从今往后乃是堂堂正正的国戚……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这就是为了给公主正一下名分,当初公主心中苦闷,投河自尽差点离世,万幸被顾天涯所救,小两口成就一番姻缘,奈何那时候的顾家实在太穷,竟然连个成婚的场面也支撑不起,可怜公主她一代女帅,默默无闻的就嫁了。这个事倘若严格说起来,很容易会被人给耻笑的,所以皇族今日力挺,要给公主正一正名分。”

    “竟然有这么多门道哇!”

    “那可不……”

    大唐的这些贵妇,有人精明有人平庸,但是不管精明还是平庸,此时全都被几个少年吸引了注意力。

    只听有人惊讶又道:“李承乾身后那个就是程处默吧?这个小家伙竟然排在了李崇义的前面!怪的很,怪的很。李崇义乃是皇族,而程处默只是程家的长子,为何他排在第二,这个安排岂非失礼?”

    “并不失礼,反而合理。今日这几个少年负责唱颂礼单,他们的身份只能以主家而论,程处默乃是顾天涯的大弟子,属于顾氏门徒的领军人物,所以哪怕李崇义出身皇族,但他也只能跟在程处默的后面。”

    “原来如此啊,程家今天可算是露脸了。”

    贵妇们窃窃私语之间,几个少年端着喜盘一字排开,有那消息灵通之辈,开始给自家的孩子悄悄讲述这几个少年的来历。

    首唱,李承乾。

    次唱,程处默。

    三迎,李崇义。

    四谢,房遗爱。

    五邀,卢照邻。

    六恭,王勃。

    一排六个少年,除了李承乾全都是顾天涯的弟子,另有一位少女俊若明珠,却是负责收取归拢礼单的谭笑。

    ……

    唱礼单的迎宾少年们已经出现,然而场面忽然有了那么一小丝的停滞,但见满场无数宾客,一时之间竟然无人上前,都在左右观望,都不愿第一个送礼。

    原来这又有一些说道。

    古代但凡送礼之举,都要讲究个身份层次,没有先来后到之说,反而要顾及一些潜在的默契。

    哪些默契呢?

    越是身份高贵之客,送礼的时机越要延后。

    越是家世强盛之客,送礼的时机越要延后。

    礼物越重,越往后靠,礼物越轻,越往前排,这是因为古人注重颜面,做事喜欢照顾别人的情绪,否则第一个送礼的人送出最重之礼,后面礼物轻的岂不大失颜色,不但客人们感觉尴尬,主家也觉得满心愧疚,所以才会有了潜在的默契,最重的礼物要在最后送出。

    此所谓压轴之意。

    但是今天的事,偏偏有些令人无奈,只因前来贺喜的宾客个个不凡,随便领出来一家都是国公勋贵,也正因为这个缘故,都觉得自家肯定不会弱于别人。

    所以场面才会一时僵住,好半天没有人送出第一份礼。

    都怕自家的礼物太重,会压了后面送礼之人的颜面。

    但是,场合也不能一直这么僵住,否则的话,无论主家还是宾客都会尴尬……

    所以很快有那性格机敏之人站出来,满脸含笑的冲着宾客们打个招呼,万分谦虚的道:“我家夫君仅是个县侯,妾身的身份难比诸位,今日虎宝宝满月洗礼,妾身备了一点薄礼过来,说是薄礼,真是薄礼,因为这份礼物不值什么钱,乃是妾身亲手缝制的几件小襁褓,上不得台面,主要是送个真心,所以,就由妾身开始吧。”

    在场宾客连连摆手,都是满脸带笑的请她上前。

    但是这位贵妇并不亲自上前,反而从身后拽出一个小娃子,笑着又道:“这是家中的嫡长子,今日让他过来见个场面,妾身毕竟是女人,若是由我送礼有点不太恭敬,诸位给孩子让一让道,让他把我家的礼单送过去吧。”

    宾客们更加温笑,目带鼓励的给那个小娃子让开一条空隙。

    那小娃子约莫只有七八岁,战战兢兢拿着一张礼单上前,小家伙看了一眼李承乾,弱弱举着礼单道:“牛家,贺喜顾氏虎宝宝之礼。”

    李承乾同样也只有八岁,在这种众目睽睽的场合下同样很紧张,结结巴巴道:“谢…谢谢,我代替我姑父顾天涯,还有我姑姑平阳公主,谢谢牛家的礼物。”

    说着举起罩着红布的托盘,十分庄重的把那份礼单接了过来。

    然后才是谭笑快步上前,伸手从盘子里拿起礼单展开,她把礼单举到李承乾眼前,压低生意鼓励道:“念!”

    李承乾深吸一口气,努力鼓足勇气高声诵读,道:“牛家贺礼,襁褓八件,铜百斤,帛九匹,另有巧工雕琢玉佩一块,祝福顾家虎宝宝长大之后君子如玉。”

    这就是唱礼单。

    大声颂出送礼之客的礼物。

    那位贵妇满脸谦虚,

对着四周宾客连连轻笑,不断道:“拿不出手,拿不出手,主要就是几件小襁褓,送给虎宝宝算是个心意。”

    其实哪是拿不出手啊。

    铜百金,帛九匹,这虽是普通礼物,但是价值最少也得两三百贯,最主要是一块玉佩,肯定是顶级的和田玉材质,既然敢说一句巧工雕琢,那么必然是真的请了大师工匠。

    有了牛家的开头,宾客们心里都有了谱,接下来便以牛家的贺礼作为参考,根据各自的礼物轻重开始上前。

    第二家,是李靖家,李靖号称天策府军神,如今已是河南道的行军大总管,按说家世很是不错,可惜他和顾天涯的交情不算深,所以,礼物送的不轻不厚。

    第三家,是侯君集家,礼物同样不轻不厚,但是折算成钱财的话至少也得大几百贯。

    然后是第四家,第五家,第六家……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道贺的宾客们不断送出礼单,渐渐的,礼物开始出现各种瑰宝,不时引起一阵阵的惊呼。

    终于,第一份堪称惊世骇俗的东西出现了。

    但听李承乾高声而颂,道:“夔国公刘弘基家,贺顾氏虎宝宝满月洗礼,极品南珠,四十九颗,大如鹅卵,颗颗圆润……”

    嘶!

    满场倒抽冷气的声音。

    极品南珠?

    大如鹅卵?

    这东西哪怕是只有一颗,也能算的上是稀世珍宝,若是能有两颗,那就是一对明珠。

    现在竟然有四十九颗,而且颗颗都是圆润的珠子,这已经不能用稀世珍宝形容了,这简直是镇压府库的传承之物。

    却见夔国公的夫人一脸谦虚,连连摆手道:“些许小礼,些许小礼,主要是妾身出身岭南采珠之家,靠着娘家的门路方才凑齐了这些个珠子,送给虎宝宝作为玩意儿,小家伙可以拿着当鹅卵玩。”

    宾客们一阵无语。

    你送的明珠大如鹅卵也就罢了,竟然真让虎宝宝当做鹅卵玩啊?这东西就不是用来玩的,这得放在宝库之中当做传家宝。

    刘弘基的夫人还是不断谦虚,但是谁都能看出她脸上的兴奋之意。

    今天这份彩头,刘家算是博到了一个位置。

    但是,礼物是越往后越重的,也就是说,接下来的礼物更加非同凡响。

    果然只见又有一个贵妇走出来,同样从身后拽着一个小家伙,笑道:“本宫也带着孩子过来,趁着今天的机会让孩子涨涨见识,既然大家都是让嫡长子上前送上礼单,那么本宫也让孩子随一个大流吧。”

    说着把自家孩子轻轻一推,笑道:“去,给你的虎宝宝小表弟送上咱家礼单。”

    在场宾客全都认出,这是李氏皇族的高密公主。她和李秀宁乃是亲姐妹,想必今天送出的礼物肯定不轻。

    果然……

    只见那个小家伙拿着礼单上前,小大人一般放到李承乾托着的喜盘中,庄重道:“段家,贺顾氏虎宝宝满月之喜。”

    告密公主嫁的乃是段纶,所以这孩子乃是段纶的嫡长子,李承乾自然认识他,连忙郑重的点点头道:“多谢相赠,我替姑父顾天涯,还有姑姑平阳公主,谢段家之礼。”

    谭笑站在一旁帮他展开礼单,示意李承乾开始大声颂出。

    满场宾客们摒气凝息,都知道这肯定会是一份惊天大礼。

    猜的完全正确。

    只见李承乾明显一震,小家伙诵读的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道:“铜山一座,地处大唐河东道。东海红珊瑚一株,高约两尺三寸。精赤真金一小箱,重量九十九两。雪花白银十大柜,重量九百九十九斤……”

    尼玛!

    满场宾客差点抽过去。

    黄金九十九两,雪花白银直接九百九十九斤,这些若是折算成铜钱,最少也得十万贯开外,但是真正这两样礼物还不算吓人,顶多也就是占了一个才大欺负。真正吓人的是那株红珊瑚,竟然高达两尺三寸。UU看书 www.uukanshu.com

    绝世瑰宝啊。

    古代三尺三寸相当于现在后世的一米,两尺三寸差不多有七八十厘米高,这是什么高年,这几乎是一个四岁小娃子的高度。

    红珊瑚乃是珍奇之宝,一巴掌高的红珊瑚已经算是稀世,七八十厘米的高度是什么概念?绝对是能够镇压宝库的传承之物。

    高密公主真不愧是李秀宁的亲姐妹,这一份厚礼绝对算是压轴级别的心意了。身为皇族公主,她并不想别的宾客那般故作谦虚,反而语带笑意的开口,笑吟吟的道:“我能有今天这份富贵,是沾了出身李家的光,李家能够坐下江山,有一半是平阳姐姐的功劳,虎宝宝是我的亲外甥,送再重的礼物也不算重。错非我已经嫁人,家里有孩子要养,我真想把家底都掏出来,免得我的小外甥在这边受苦受穷……”

    宾客们直翻白眼。

    就你送出的这些礼物,虎宝宝一辈子都花不完,还受苦受穷,天下哪有这样受苦受穷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