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九十八章 【虎宝宝的洗礼规格】

最新网址:    大战一触即发,没什么心软可言!

    有的只有一个字……

    杀!

    马三宝面沉如水,一双眸子宛如燃火,遥遥洞穿而去,望着山下如同潮水一般的突厥人大军。

    人过一万,无边无沿,尘土遮天蔽日,仿佛连天地都要被突厥人的气势所压倒。

    但是顾家军的三千铁甲没有被气势所夺。

    反而人人脸上现出一股子的兴奋。

    “将军,杀吗?”

    “将军,杀不杀?”

    “将军……”

    兵卒的声音里都透着狂热的颤意。

    但是马三宝一直没有下达军令,他只是双手紧紧握住自己的铁槊,身躯挺直,不动如山,如同一座雕塑,矗立在山林之中。

    没有他的军令,三千铁甲只能继续隐藏,许多战士眼中爆闪着渴望,但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突厥人不断穿过他们的防线。

    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

    至少七八万骑兵呼啸而过。

    竟然有七八万骑兵,而且还是突厥骑兵……

    三千铁甲的心中闪过一丝慎重,不过并未滋生出恐惧和害怕的念头。

    就算七八万骑兵又能如何?他们顾家军的铁骑照样敢冲上去杀,哪怕他们只有三千人,但是他们乃是天下最猛的一支铁骑,七八万人又如何,我们发起狠来照样弄死你们。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马三宝将军一直没有下达冲锋的命令。

    既然没有命令,他们就得继续等。

    直到,突厥人的骑兵全都呼啸而过……

    这时代的骑兵速度极快,半个时辰足以奔袭三四十里,仿佛是转眼之间,七八万突厥人已经消失在地平线。

    而这时候,后方突然又有尘土飞扬。

    “来了!”

    马三宝终于缓缓开口,语气里隐隐带着一丝兴奋。

    兵卒们微微有些诧异,忍不住顺着山林朝下眺望,忽然全都心中一震,脸上现出莫大的狂喜。

    原来目光所及之处,赫然只见又是无数的突厥人大军,这股大军同样足有七八万人,但却并非是先前冲过去的那种骑兵。

    而是辅兵。

    是带着犍牛的突厥辅兵。

    这支辅兵队伍好庞大啊,大到宛如一条蜿蜒而行的巨龙,站在山林之上遥遥眺望,只见这支队伍延伸出去五六里路,首尾不能相顾,入眼全是犍牛。

    “呼!”

    马三宝狠狠的吐出一口热气,缓缓的举起自己冰冷的铁槊,突然他脸上一阵狰狞,发出一声宛如夜枭般的狞笑,道:“今日小主人满月洗礼,我要给小主人送上一份重重的厚礼……”

    他说着微微一停,转头看向三千铁甲,沉声道:“三千铁甲,听令。”

    轰隆!

    骑士们瞬间摒气凝息。

    一股莫大的杀意弥漫冲天。

    马三宝眼神一森,陡然发出一声厉喝,咆哮道:“几十年来,中原饱受突厥之苦,每逢秋日来临,就有突厥人南下掠夺,他们抢我们的财富,他们杀我们的亲人,他们把中原当成自己的粮仓,想要吃粮的时候就带着犍牛过来,如同运输一般,洋洋得意满不在乎,这种满不在乎以前我们只能忍着,因为我们汉家势弱打不过他们……”

    “我们苟且偷生,我们双眼含泪,我们耳听着百姓的哭喊,目睹着亲人被他们虐杀。”

    “但是今天,我们不再苟且偷生了。”

    “他们又要来抢夺财富,他们还是带着犍牛辅兵,他们以为中原还是他们的粮仓,随随便便就能把粮食运回去。那些粮食是从哪里来的啊?那是他们杀了汉家百姓之后抢的。”

    “他们能抢,我们也能抢,今天,我们就要他们知道,掠人财富者,终有一日被人杀……”

    “兄弟们!”

    “发出咱们的怒吼,举起咱们的屠刀,今天咱们要发出最强横的声音,让当世所有人全都知晓一件事……”

    “这一片地方,从此之后姓顾了!”

    “杀啊!”

    三千铁甲,宛如猛虎出笼,仿佛一道钢铁洪流,瞬间冲下了埋伏的山林。

    彼此世敌之间,没有仁慈可言。

    有的,只是一个杀。

    顾家的铁骑太猛了,完全算是这个时代最猛的一支骑兵。

    如果古代真有坦克的话,这三千铁甲的每一个骑兵都可以称作坦克。所有骑兵全都是穿着厚厚的铁甲,就连战马也罩着一层厚甲,全军冲锋之下,没有任何血肉之躯可以阻挡。

    硕大的屠刀举起……

    急速的马蹄冲击……

    冷厉的刀光一闪,就有一颗人头飞起。

    这确实就是一场屠杀。

    在这三千铁甲的尖峰,马三宝化身收割人命的厉鬼,他的每一下铁槊挥出,就有两三个突厥人倒飞出去。

    但是更有一人比他还猛。

    那简直就是杀人如割草一般的疯狂。

    但见李元吉一人一骑,仿佛从九幽之下归来的杀神,他同样用的也是铁槊,他所过之处竟然连犍牛都没有活口……

    这家伙果然不愧是战场疯子,一旦杀的性起根本没有任何生物的活路。

    但凡只要是能喘气的,挡在他前面全部都是一个死。

    三千铁甲今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眼前这数万头象征着财富的犍牛,至于随同而来的七八万突厥辅兵,那只不过是阻挡他们收取犍牛的绊脚石。

    既然是绊脚石,搬开就行了。

    只不过搬开的方法有些不人道而已。

    他们要给小主人送上一份厚厚的大礼……

    ……

    铁锅热气腾腾,水已滚滚而沸。

    秋日生长最好的艾草,被村里最年长的瞎爷割下,然后选择最为苍劲的老叶子,摘下来扔到铁锅之中。

    热水沸腾之间,艾草的香气渐渐被煮了出来。

    小青端着一个古色古香的铜盆,小柔拿着一条洁白如雪的软布,两女齐身而立,庄重站在铁锅旁边。

    李建成的正妻郑观音乃是曾经的太子妃,此时她的手中拿着一个金勺。

    李世民的正妻长孙氏乃是当今的太子妃,但是此时她的手中只能拿着一个银勺。

    两女乃是虎宝宝的亲舅母,今日要由她俩负责从铁锅里盛取艾草汤。

    自古舅舅如父,而舅母真的如母,所以每一个小孩的满月洗礼,最大的宠溺便是来自舅母的盛取爱草汤,这象征着来自母亲母族的庇护,可以让小孩子更加健康的成长。

    在无数人的目光之下,郑观音和长孙氏盛取了第一盆艾草汤。

    然后,小青小柔端着铜盆拿着软布走入屋中。

    按照汉家古礼,宝宝的满月洗礼当有三洗。【注:这不算封建迷信,而是汉家的传统文化】

    第一洗,洗涤污秽,乃由父亲动手,洗去孩子降生之时带来的阴间气息。



    顾天涯的动作很轻柔,拿着沾了温水的软布轻轻擦拭一遍。擦完之后俯身下去,冲着自己儿子亲了一口,微笑道:“小东西,恭喜你渡过满月之劫。”

    这一句话说的由衷开心。

    哪怕是在后世无比发达的时代,小孩子的满月也是一大劫难,稍有不慎之间,经常会有意外,所以小孩子能够渡过满月,就象征着降生人世之后渡过的第一个劫难。

    第一洗之后,就是第二洗。

    屋外院子之中,密密麻麻全是人,能够站在院中观礼之人,至少得是国公和侯爵的正妻,但见许多贵妇满脸带笑,不自禁的说着一些祝福的话,而在声声祝福之间,虎宝宝的两位舅母又盛取了第二盆艾草汤。

    第二洗,消灾祈福。

    这一洗乃是母亲之洗,需要由昭宁亲自施为,但是并不只有昭宁,而是所有当过母亲的有福气之人都可以参加。

    于是几位大唐贵妇在无数人的羡慕之下,迈步走进了眼前这一间看似普普通通的小屋。

    能够给顾家的虎宝宝洗礼,本身就代表着一种地位和实力。

    李孝恭的夫人……

    房玄龄的正妻……

    程夫人……

    秦夫人……

    十几位贵妇站在床边,全都面带慈爱的看着小宝宝,共同献上祝福,一脸庄严肃重,沉声道:“吾等皆为人母,自古为母则刚,而今以母性之烈,警告苍生鬼神,顾家之虎宝宝,当由吾等母性之爱庇护,任何胆敢觊觎小宝宝者,吾等必噬其肉……”

    这是来自母性的盟誓和威胁,象征着向某些层面的宣战和恐吓,古人的理念和现代人不同,即使祈福也透着一股子狠劲……大体的意义是说,我们做母亲的并不是乞求苍生鬼神赐福,而是威胁你们这些存在必须滚蛋,你们远远的滚开之后,我们的孩子自然会健健康康。

    女人为母则刚,敢和鬼神争命。

    在古人的认知里,和鬼神相争是要折寿的,所以这些贵妇能给虎宝宝洗礼,其实乃是一份莫大的厚赐。【注:虽然以现代眼光来看这是迷信,但是不妨碍我们敬重古人的理念。】

    昭宁明显很是感动,屈膝给几个贵妇行了一礼,郑重道:“多谢诸位嫂嫂给孩子赐福。”

    众人连忙还礼,纷纷道:“公主说哪里话,咱们都是通家之好。虽然虎宝宝是你的儿子,但是小宝宝是我们的晚辈。能给孩子消灾祈福,我们才不会在意折不折寿。”

    第二洗完成。

    小青小柔再次端着铜盆出屋,让两位王妃盛取第三盆艾草汤。

    接下来是第三洗,祝福孩子能够长大成才。

    满院子几十个贵妇,全都面带羡慕的看向一个老者,那是闻名天下的文中子,号称是直追孔家圣贤的人物,这几乎是文曲星下凡一般的存在,想不到竟会亲自给顾家的虎宝宝洗礼。

    能被这位老人洗礼,虎宝宝立马就被罩上了一个儒子的身份,哪怕再怎么调皮捣蛋,甚至长大之后不学无术,但是世人只要提起虎宝宝,必须竖起大拇指头称赞一声,郑重道:“那是一个能够读书的孩子。”

    所以这第三洗,又被称之为长者赐福。这里的长者不是指年龄大,而是指的学问深邃洞穿世事之人,寓意小宝宝长大成才,透着汉家传统文化的精髓。

    三洗之后,礼仪并未完结。

    只见两位稍微上了年纪贵妇走进屋中,满脸慈爱的共通点燃了一盏油灯,然后,油灯交给了顾天涯的母亲。

    顾氏举着油灯,在虎宝宝的额头上方象征性的照射了几圈,眼中现出无比的宠溺,柔柔慈爱的祝福道:“额如红光,命星洪亮,此日终于脱去阴身,当在阳世生活百年,奶奶的好宝宝哟,欢迎你投生咱家的门。”

    两位年长的贵妇站在一旁,同时扬声对外面喊道:“请虎宝宝舅父进屋,给孩子剪去胎中之毛。”

    这是无论古今都算最为重要的一环。

    不管是古代,还是在后世,小孩子满月之时,都要由做舅舅的拿起剪刀剪去胎毛,因为胎毛乃是生来有之,意味着和另一个世界还有联系,所以得由母亲的哥哥或者弟弟亲自动手,借着男人的血气刚猛剪掉这一点联系。

    当然了,肯定不是真的用剪刀剪去孩子的头发,只是象征性的晃上一晃,稍微剪一点毛发便可。【这一段描写,想必做过父母的读者都曾经历过^-^】

    “请虎宝宝舅父进屋……”

    两位贵妇再次轻喊出声。

    院子之中,李建成突然伸手推了一把李世民,笑道:“老二,你去吧。”

    李世民明显一怔,愕然道:“大哥,你才是虎宝宝的大舅。”

    言下之意不说自明,他当老二的没资格去做这份礼仪。

    李建成呵呵而笑,道:“我已经是个‘死人’了,给孩子剪头发有些不吉利,而你乃是新任太子,身负着一整个国家的气运,惶惶大运,鬼神辟易,你去给虎宝宝剪发,才能带给他最大的庇护……”

    李世民又是一怔,仍是有些不肯,道:“大哥,我认为你才有资格。只要你活着一天,我李世民只能是家中老二。”

    李建成无奈起来,叹口气道:“我咳嗽尚未好利索,进屋可能会影响到宝宝,咱们做舅舅的,一切为了孩子。”

    李世民这才恍悟,顿时面色郑重的道:“那我进去,你别进去。虽然顾天涯说你已经好了,但是咱们兄弟还是小心点,虎宝宝太小,可千万别把咳嗽传给他。”

    “为兄正是这个担忧!”李建成同样一脸郑重。

    李世民缓缓点头,UU看书 www.uukanshu.com抬脚走向屋子里面。

    满院子的观礼之人,几十个贵妇的眼睛全都闪烁着羡慕,有人下意识开口,语带深意的道:“顾家虎宝宝的命真好,由一位帝王剪去胎中之发呀……”

    虽然李世民现在还不是皇帝,但是人人都知道他马上就要登基。

    堂堂一国帝王,身负一国气运,惶惶大运之间,天地鬼神都要辟易,虎宝宝享受这等赐福,恐怕整个天下也没有几个孩子能比。

    这个洗礼规格,堪称举世无双了。

    接下来,就是送礼的环节。

    这才是最引人注目的一刻,因为谁也不知道虎宝宝今日将会收到多少件珍奇异宝……

    ……

    ……今天还是二合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