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卖宝物,但不收钱】

    “秋天的第一碗丝瓜汤,淡雅,芬芳,象征着浓浓的情爱,蕴含着丝丝的甜蜜。此汤寓意真心,应当送于佳人,若是不送,就是不爱……一碗汤,五十文,现在开拍,敢请举牌!”

    顾家村的驿站大院里,灯火辉煌一片灿烂,但见少女谭笑宛如月下美人,正在悠悠曼曼的介绍第一个拍品。

    词儿说的极好。

    真是令人怦然心动。

    听听,秋天的第一碗丝瓜汤,象征着浓浓的真心和情爱。这东西必须送给佳人,不送的话根本表达不了爱慕。

    满院子几百号人,气氛忽然陷入一种莫名的诡异。

    此次前来贺喜的队伍之中,各家都是带着女眷和嫡子而来,女眷一般是家中正妻,嫡子一般是家中长子,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嫡女。

    这一碗所谓的象征爱情的丝瓜汤,就是用来收割这群花枝招展的嫡女们。

    爱情啊!

    真心啊!

    多么令人怦然心动。

    少女豆蔻芳华,哪能受得了这种诱惑,当那一碗丝瓜汤端出来的时候,嫡女们相互间已经有了绝不退让的拼杀之气。

    然而大院之中的气氛更加诡异了。

    ……

    比如坐在展桌不远处的李世民,此时捏着一个饼子愣愣坐在那里,嘴巴张的大大,显然极为震惊。

    足足良久之后,李世民才转头看向坐在一侧的顾天涯,怔怔问道:“丝瓜汤?五十文?你是不是缺钱缺疯了?还是把我们大唐的女人当傻子?”

    顾天涯悠然一笑,并不在乎李世民怒意,反而慢条斯理开口,道:“这可是秋天的第一碗丝瓜汤,象征着浓浓的爱情和真心。五十文怎么了?五百文照样可以卖……”

    李世民继续发怔,半晌过后举起自己手里的饼子,道:“这个饼子是我刚从夜市上买的,纯麦子面制作,重量最少半斤,咬上一口,香喷喷的,瓷实,饱肚,就这样一个大饼子,我才花了两文钱而已,就算以我经年行伍的饭量,买上两个饼子也能吃饱!”

    他说着停了一停,语气变得有些冷意,又道:“除了两个饼子,我还买了一口肉,两个饼子和肉加在一起,你知不知道我总共花了多少钱?”

    顾天涯微微一笑,淡淡道:“夜市上的物价我知道,你买这些吃食顶多只需十文钱。”

    “就是十文钱!”

    李世民冷哼出声,语气变得更加冷意,道:“这十文钱可以买两个饼,并且外加一口香喷喷的肉,所以我虽然掏了这十文钱,但是我心甘情愿的掏了出来。我认为这不算多,我认为值这个价。两个饼子一斤多,烤制的时候就得使用一斤多的麦子面。麦子是粮食,是老百姓一颗一颗汗珠子掉在地上摔稀碎换来的。价值所在,童叟无欺,可你看看你卖的什么东西?你拿一碗丝瓜汤就敢卖出五十文?”

    顾天涯看他两眼,慢悠悠的道:“确切的说,是老丝瓜汤。”

    李世民登时一怔。

    顾天涯笑笑又道:“为了彰显这碗汤的高深品味,我专门让谭笑去摘了一个老丝瓜。二哥你知道为什么要用老丝瓜吗?因为那种丝瓤已经老到根本咬不烂,但是我可以塑造说法啊,这个咬不烂的丝瓤可以说成是藕断丝连一般的爱情象征。添水煮了之后,就是一碗代表着真情的丝瓜汤。卖它五十文,是因为蕴含着爱。”

    李世民连说话都结巴起来,足足好半天才憋出几个字,道:“这分明是清水煮丝瓜。”

    顾天涯点了点头,笑呵呵道:“丝瓜这东西好找,村外湖畔到处都是,郁郁葱葱一大片,随便摘一个就行了。水也好找,顾家村最不缺的就是水,所以二哥你说的没错,这还真是一碗清水煮丝瓜的汤。”

    李世民气的面色铁青,怒道:“这东西连一文钱都不值。”

    顾天涯毫不避讳,淡淡道:“但是加上说辞就值五十文。”

    也就在这时,忽听院子里一声娇笑,却是一个官家小姐兴奋连连,竟然已经成功的拿到了那碗汤。

    汤不是她竞拍得到的,而是另外一家的一个嫡长子出的钱。

    李世民看的目瞪口呆。

    旁边顾天涯叹了口气,指着那边压低声音道:“二哥你看到没有,那女子笑的又得意又骄傲,你再看看那个出钱的小子,是不是满脸愁苦的耷拉着头?这是心中无奈啊,但是再怎么无奈他还是掏了钱。没办法,要讨佳人欢喜,我估计他掏出这五十文钱之后,今晚说不定会被家里的长辈打一顿。”

    他话还没有说完,猛听‘啪’的一声脆响,却见一个贵妇怒气冲冲,竟然是真的打了那个少年一巴掌。

    那贵妇怒骂道:“臭小子,你是不是患了失心疯?这样一碗丝瓜汤,你也敢拿五十文去买。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这是你的脑子有问题。给娘跪下,一个时辰不准起来。”

    那少年挨了一巴掌,但是并不敢回嘴,反而真的跪了下去,一脸苦涩的耷拉着头。

    啪!

    突然又是一声脆响,显然又是一个巴掌,但是这巴掌却不是贵妇又在打她的儿子,赫然竟是那边那个官小姐的母亲打了自家闺女。

    却见也是一个贵妇,此时也是怒气冲冲,厉喝骂道:“臭丫头,你丢人现眼了。柳家的长子为了你,众目睽睽之下被他娘责罚,男儿膝下有黄金,然而他现在却要跪在大家面前一个时辰。他以后是你的夫婿啊,你怎么忍心害他如此?你,你,你还不跪下认错……”

    那位小姐俏脸涨红,显然是觉得在这种场合下丢了颜面,抽噎辩解道:“娘,这汤代表着真心,五十文钱并不贵!”

    “屁话!”

    贵妇怒喝起来,满脸铁青的道:“若是一碗丝瓜汤也能代表真心,这世上的真心也太不值钱了。一碗清水煮丝瓜的东西,它哪里能值五十文钱?”

    少女还是不服,抽抽噎噎又道:“左右不过五十文钱而已,况且不是女儿自己掏的钱。”

    “你未来夫婿的钱就不是钱吗?”

    贵妇又是一声断喝,怒道:“你知不知道赚钱有多难?”

    她不等女儿反驳,继续又道:“你未来夫婿为什么被他母亲罚跪,就是因为他白白浪费了五十文钱。虽然这点钱确实不多,可它再少也是苦心赚来的。你柳家伯父为了挣取家业,拼着性命在战阵上冲锋,这五十文钱在你眼里不多,可它说不定就是你柳家伯父挨了一刀才换来的。而你为了一点虚荣,就,就……”

    少女终于垂下头去。

    然而贵妇仍不放过她,再次道:“你柳家伯父拼命赚取家业,你父亲同样也是一样的拼命,咱们现在看着像是官宦人家了,看着像是家大业大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家业都是男人们拿命拼来的,丫头啊,这是男人们拿命拼来的啊……”

    她说到这里终于不说了,突然起身朝着另一边走去。

    那边正是她口中的柳家所坐之处,
但见贵妇猛然屈膝弯腰郑重行礼,一脸愧疚的对着另一个贵妇道:“柳家姐姐,小妹真是无地自容。是我教女无方,才让她做出荒唐之举。求您看在小妹的颜面上,饶了您儿子的一番责罚吧。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大好男儿不该折损了颜面。”

    哪知那位贵妇缓缓摇头,叹口气道:“自古人前教子,才能让子记住。薛家妹子,你莫要替他求情了。我今责罚于他,也是让他涨涨记性。但我并不是心怀不满,反而是你不该在人前让闺女受罚。女孩家家的,哪能受得了这份教训,快点让她起来,免得心里想不开钻了牛角尖……”

    两个贵妇各自劝慰对方,结果谁也没能把对方劝住。

    不远处的李世民缓缓点头,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模样。旁边顾天涯呵呵而笑,同样点点头道:“这才是大唐的女人,懂得勤俭持家体恤男人。不爱慕虚荣,知道生活不易,哪怕已经成了豪门,仍旧不忘赚钱之艰辛。呵呵,不错!”

    李世民先是一怔,随即若有所思,道:“原来你卖丝瓜汤是故意的。”

    顾天涯再次一笑,道:“上一课而已,吾生平好为人师。”

    他突然起身而行,一路直奔着那边过去,然后在两个贵妇的惊讶目光中,他俯身看着那个跪着的柳家长子,温声问道:“今年多大了?”

    那少年此时正面红耳赤,闻言明显没能反应过来,甚至就连他的母亲,同样也因为突兀而呆住。

    反倒是那个薛家的贵妇满脸惊喜,语带颤抖的急急回答道:“顾…顾先生,我家女婿今年十五岁了。”

    顾天涯点了点头,忽然又问道:“那么你家女儿今年多大了?”

    薛家贵妇回答的语气更加颤抖,努力按捺着忐忑道:“回禀顾先生,小女今年也是十五岁了。”

    “都才十五岁啊,打算什么时候完婚呢?”

    “回禀顾先生,明年开春就准备纳彩了……”

    “嗯,年纪太小,成婚太早,若是你们愿意的话,可不可以把时间稍微拖一拖。”

    “顾…顾先生您的意思是……”

    “呵呵,我方才在远处旁观,看到两位夫人人前教子,突然一时技痒,也想当个师父。”

    满场呆立。

    两个贵妇已经欢喜的傻了。

    突然两个武将冲到女眷的坐席这边,赫然正是柳家和薛家的当家之主,仿佛抓小鸡一般,各自拎起自家儿子闺女,然后也不管孩子同不同意,直不愣登的就摁在了顾天涯面前,同时大喝道:“磕头,快点给你师尊磕头。”

    哪知顾天涯猛地摆手,道:“磕头不必了,我并不是收徒弟,仅是一时技痒,想要收两个学子而已,若是你们感觉不受重视,可以拒绝我的这个想法……”

    两个武将对视一眼,连忙道:“能成为顾氏学子,吾等已经惊喜异常。头还是要磕的,这是孩子们应该遵守的礼仪。”

    顾天涯点了点头,这次没有再拒绝。

    ……

    一场小插曲,转眼已落幕,但是顾天涯突然再次开口,语带笑意的道:“方才一碗丝瓜汤,其实是鄙人开了个小玩笑,用意是活跃气氛,同时也是想讥讽某些事。令我欣喜的是,咱们大唐的女人很贤淑,懂得持家艰难,深知赚钱不易,方才这两位夫人的一番言论,让我看到了大唐女性的美德。既有如此家教,子嗣必能成材……这个拍卖丝瓜汤的事不再提了,欣喜在下收了两个家教不错的学子。”

    他说着停了一停,猛然另开一个话题又道:“诸位千里迢迢而来,要为吾家宝宝洗礼,此乃通家之好,该当以礼报答。但我顾天涯出身穷苦,钱财什么的怕是拿不出来,幸好祖上曾是墨门,传承了一些器物。我和昭宁探讨良久,感觉不应该敝帚自珍,所以就趁着这个机会,拿出来和大家分享分享。当然了,你们得花钱买!”

    “终于要开始了!”

    在场几百号人,突然感觉喘息都变得粗重。

    顾天涯也不拖拉,陡然转身走向谭笑那边,他示意谭笑让开位置,由他亲自担任了拍卖师,然后,他慢慢从桌上拿起了一样东西。

    满场几百道目光,瞬间直勾勾的盯着他的手掌之中。

    长孙无忌第一个脱口而出,语带惊喜的道:“这是地瓜,吾等见过。”

    顾天涯哈哈一笑,UU看书www.uukanshu.com点点头道:“长孙老兄说的没错,这东西正是叫做地瓜,乃是我家刚刚培育出的粮种,一亩地最少能有十几石的产量。我”

    “终于要开始了!”在场几百号人,突然感觉喘息都变得粗重。

    顾天涯也不拖拉,陡然转身走向谭笑那边,他示意谭笑让开位置,由他亲自担任了拍卖师,然后,他慢慢从桌上拿起了一样东西。

    满场几百道目光,瞬间直勾勾的盯着他的手掌之中。

    长孙无忌第一个脱口而出,语带惊喜的道:“这是地瓜,吾等见过。”

    顾天涯哈哈一笑,点点头道:“长孙老兄说的没错,这东西正是叫做地瓜,乃是我家刚刚培育出的粮种,一亩地最少能有十几石的产量。我”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