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九十一章 【寻宝,顾家村有大机缘】

    贺喜车队终于被迎进了顾家村。

    没有大张旗鼓,也没有刻意显摆,但是宾客双方以礼而来以礼而迎,若是单论迎接这一场的话算是中规中矩。

    谁也不曾失礼。

    迎了客人进来,接下来就是招待。

    由于距离虎宝宝的满月尚有数日,暂时还不会举行宾朋满座的洗礼,所以先把客人们安顿住下,每日里弄出一些活动促进交情。

    而顾家村弄出的这些活动,恰是宾客们前来贺喜的目的之一。

    ……

    此次说是大唐百官来贺,其实来的主要是天策府出身的官员,由于是奔着通家之好的意图而来,所以大多都是携带着女眷和嫡子,此外也有一些携带嫡女的,基本上是抱着联姻的目的。

    整整一百二十七家,所有客人加起来竟有三百余口。

    这可是一个极其庞大的队伍。

    倘若是搁在一年之前,便是把整个顾家村掏空了也住不下这么多人,但是经过短短一年之后,顾家村早已不再是当初的顾家村。

    村外两百步,有河绕村流,水势涛涛之间,河堤上全是郁郁葱葱的林子,此际乃是秋日时节,天高云淡枫叶红,大河绕着顾家村流淌向东,后面就是云气隐隐的山峦,而在山和大河延伸之处,则是一汪碧玉如洗的密云湖。

    湖光山色,乃是美景,但见一个新建的庄子依山傍水,让人有种居住在世外桃源的错觉。

    凡是前来贺喜的客人全都被安顿在这里。

    但是顾家村的招待可不止是居所美景,最让人惊喜和渴盼的还是各种各样的活动。

    ……

    “老爷,老爷,您还没准备好吗?快点走呀,去晚了可就不赶趟了。”

    这是一日傍晚,斜阳点缀着晚霞,湖光山色之间,隐约响起了许多女眷催促的声音。

    催促之间,各家的男人们慢悠悠出门,脸上一般是装出沉稳不屑,故作严肃的呵斥两声,道:“慌什么,好饭不怕晚。这还没有天黑呢,距离活动还有一段时间,”

    但是女眷们听不进去男人的呵斥,反而又急又躁的开始跺脚,口中抱怨连连,催促赶紧动身。

    于是,道路上渐渐都是行人。

    山前有湖,水气氤氲,遇到傍晚吹过的凉风,转眼间便是一层薄薄的山雾,雾气缭绕之间,远处炊烟袅袅,这种田园景色极其优美,让人忍不住就想驻足欣赏一番。

    男人们都是官,只顾当官的都喜欢这个调调,所以隔着几步就能看到三三两两之人,踱着慢悠悠的步子赏景交谈。

    女人们则不一样,直接扎堆在一起叽叽喳喳,大唐的男人们注重礼仪,说白了就是打肿脸也要撑个死胖子,但是女人们执掌家宅钱粮,聚在一起讨论最多的就是利益。

    “你们听说了么?昨天又出现了一个大漏。刘弘基的夫人游逛夜市,看到一个老实巴交的老人蹲在地上卖饼子。那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但是那个老人的饼子还没卖完,刘弘基的夫人一时心软,花钱把所有的饼子全都买下来,其实她也没花几个钱,满打满算也只有三十文,可就是这小小的三十文钱,竟然让刘家捡了一个天大的漏。”

    “是呢是呢!刘家这次真是赚大发了啊。谁能想到,那个蹲在地上卖饼子的老人竟然不是普通百姓。据说顾天涯幼年穷苦之时,曾有一次饿倒在寒冷的雪地里,是那个老人拿出饼子给顾天涯吃,用四个饼子救了顾天涯一条命。”

    “时至今日,顾天涯还一直感恩,每次见了老人之后,都要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刘老叔。他为了让刘老叔能够赚取一口吃喝,专门弄了一个叫做发酵粉的宝贝,可了不得啊,真真的就是宝贝,刘弘基的夫人因为一时心软,让那位刘老叔感觉很是感动,老人家竟然送出了那个发酵粉的秘方,并且允许刘家可以经营这个产业……”

    “赚大了啊,赚大了啊。仅仅三十文钱,得到了一个秘方。这世上只要还有一口人在,活着就得为了填饱肚子而吃饭,据说那个发酵粉不但可以做饼子,而且还能制作一种叫做窝窝头的吃食,还有蛮头,还有胡麻饼,总之只要是和面食相关的东西,这个发酵粉都能添加进去……刘家得了这个秘方以后,你们说说他家能赚多大的利?”

    “最关键的是,顾家村里有规定,顾天涯提前就跟各家各户约定过,只要是大家在这里得到的东西都算机缘。不管是从百姓手里买到某种器物,又或者是从某个村人手里得到宝贝,只要那个卖出东西的百姓点头允可,那么就算是得到了顾天涯的许可,哪怕是只花了一文钱买到的秘方,但是这个秘方允许买到之人可以享有,所以刘家得了发酵粉秘方之后,是完完全全可以一直经营下去的。”

    “是的呢,是的呢,但是这些事据说并不是顾天涯的意思,而是平阳公主的一番心意,公主她感念咱们前来贺喜,所以逼着顾天涯放出一些宝贝作为机缘,不管谁家得了去,都算是参加贺喜的回礼。所以呀,人人都有机会。”

    “真大手笔呀,不愧是平阳公主,不但为咱们女人长脸,做事也透着大气。刘弘基的夫人也算走运,三十文钱就得到了一个秘方……刘家得到的回礼算是值了。”

    女人们议论纷纷,言语之间羡慕不已。

    恰在这时,刘弘基的夫人急急而来,看那风驰电掣的架势,分明是冲着某个地方急奔。

    但是众多贵妇不能让她领先,忽然一起伸手将她拦住,又羡又嫉的道:“刘家妹妹这是还没满足吗,准备再去夜市上面砰砰机会吗?听说你昨晚捡了一个大漏,今晚就不要再和咱们争抢了吧。”

    刘弘基夫人的脸色有些急躁,但她被堵在人堆里丝毫挤不出去,无奈只能跺一跺脚,又急又恼的道:“你们只看着我得了一点好处,却不知道我得的那点好处和别人一比差了太多。”

    大唐贵妇们何等精明,顿时从这话里面听出深意,连忙急切问道:“莫非昨晚还有人收获比你更大?”

    刘弘基夫人吸了口气,她脸上竟然也现出羡慕的颜色,道:“昨天晚上房家夫人带着孩子逛夜市,看到一个少女蹲在地上摆摊,卖的是一个瓷瓶,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是那个少女要价很高,低于五十贯坚决不谈。”

    “呀,这事我知道……”

    人群中一个贵妇下意识开口,道:“那个少女我也见了,甚至也准备买她的瓶子,可是她坚决不肯让价,而且说话的语气十分强横,我一时心里有气,就没再和她掰扯价格。我那时想的是,烧制瓷瓶的方子不算稀奇,就算她卖出瓷瓶之后会给秘方,但是瓷瓶的秘方压根不值五十贯。”

    “唉!”

    刘弘基夫人苦笑起来,有些失落的道:“这个想法想必大家都有,实不相瞒,昨晚我也到过那个少女卖瓶子的摊位,也是因为价格太高,也是考虑秘方不值,所以,就没买。”

    贵妇们都是人精,这时已经隐隐听出异常。尤其是刘弘基夫人的失落语气,更加让她们感觉错失了一大瑰宝。

    果然只见刘弘基夫人又是一声苦笑,接着道:“那个少女卖东西的价格实在太高,房家夫人原本也是和咱们一般迟疑的,但是他家那个二小子突然嚎啕大哭,
竟然跪在地上不愿意离开。惹得房夫人心中不忍,无奈之下答应了那个少女的五十贯开价……但是谁能想到啊,那少女竟是顾天涯的亲妹妹!”

    “她卖出的根本不是瓷瓶,而是瓷瓶里的一点水酒,不管是谁家买了那瓶水酒,就可以拿去送给顾天涯喝。自古以来,以酒谢师,那卖出的根本不是美酒啊,那是一份能够拜入顾天涯门下的拜师束脩。”

    所有贵妇呆立当场。

    人人仿佛如遭雷击。

    她们千里迢迢前来河北是为了什么?

    家中男人带着嫡长子前来贺喜最重要目的是什么?

    都是为了能让孩子拜顾天涯为师!

    可是这个拜师的机会,昨天晚上却被她们放弃了。只因为那五十贯钱,只因为感觉那个少女说话的语气太硬。

    谁能想到,那是顾天涯的亲妹妹。

    ……

    “该死的,今晚老娘绝对不让家里的男人上床!”

    足足良久之后,突然一个贵妇咬牙切齿,这贵妇大家都认识,赫然是段志玄的正妻。

    她面色又怒又悔,气的脸色已经铁青,怒道:“昨晚游逛夜市的时候,那货死活不肯跟我一起逛,若是他肯跟着一起游逛,就能认出顾天涯的妹妹在卖瓷瓶。不久之前梁国一战,几乎所有的将领都见过顾小姐,若是我家那口子昨晚跟着,若是我家那口子昨晚跟着……”

    由于失落和后悔太过浓重,她连说话都有些念念叨叨了。

    在场许多贵妇也是如此。

    刘弘基夫人叹了口气,道:“事已如此,追悔莫及,真要说起来,也是房家二小子自己的缘分,毕竟那个小家伙曾经拜过一次师,这次重新拜师属于回归师门,咱们虽然羡慕,但也羡慕不来。唉,可惜顾天涯的真传弟子名额太少了。时至今日,也只收了六个徒弟……”

    有人想起她刚才说的话,忍不住点头道:“是呀,是呀,是那个小家伙自己的缘分。顾天涯的妹妹是他师姑,他看见师姑卖东西才会跪地大哭,也许正是因为他的大哭,才让顾小姐心软起来,否则那个瓷瓶未必就是拜师之礼,咱们若是买了未必也能让自家孩子拜师呢。”

    说着停了一停,自己给自己开解又道:“很可能是顾小姐逼着顾天涯修改了这件物品的效用。所以才让瓷瓶里的酒水变成了拜师束脩的资格。”

    “对对对,肯定就是这样!”

    贵妇们连连点头,唯有这种解释才能消减心中的失落。

    刘弘基夫人趁着机会,终于从人堆里挤了出来。

    但她刚要再次往前急奔,结果又被贵妇们拉住。

    这女人无奈之下只能放弃偷偷争先的念头,叹口气道:“诸位姐姐,求你们赶紧放开我,顾家村为了招待咱们,连续七天都会举办各种活动,昨天是夜市寻宝,今晚却是展览竞拍,你们拦着我有啥用啊,白白让皇族那些女眷抢了先机。她们和平阳公主都是姐妹妯娌,早早的就得到了内部消息呢。”

    她说着停了一停,急急又道:“方才我可是看到了,高密公主拉着段国公跑的飞快,那两口子一向无利不起早,段国公二百多斤的身段跑的比我家男人都勇猛,这要不是有大利吸引,段国公那种懒人性子岂会如此?整个长安都知道,段国公能躺着的时候绝对不愿意站着。胖成那样,这次却跑的迅若雷霆。”

    “什么?”

    众贵妇大惊失色,一脸慌张的道:“竟然连那个胖子都出动了?莫非今晚真的有大漏可捡?”

    刘弘基夫人终于挤出人堆,顿时迈开莲步朝着远处飞奔,这次再也没人阻拦于她,反而所有贵妇全都奔跑起来,转眼间形成一股风潮,杀气腾腾的冲向了顾家村夜市。

    ……

    斜阳渐渐坠落,山脚的薄雾飘荡进村,此时顾家村中,灯火渐渐燃起。村子经过几次扩建,如今已经有了镇的气象,四村八庄的百姓们络绎而来,各自找个地方摆开摊位做点小生意。

    这就是顾家村夜市。

    夜市之上,UU看书 www.uukanshu.com李世民手里抓着一个饼子,偶尔咬上一口,吃的满嘴流油,在他旁边跟着一位丽人,恰是已经封为新任太子妃的长孙王妃,夫妻两人各自伸出一手,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娃娃,像是在游逛悠闲,细看则是奔着一个明确的方向而去。

    也就在这时,一群大唐贵妇呼啸而至,看那急切拥挤的架势,分明也是奔向那个明确的方向,长孙王妃先是一怔,随即俏脸现出担忧,下意识的道:“今晚的争抢怕是会很激烈啊。”

    说着停了一停,一双妙目看向孩子,明显更加担忧,踟躇片刻终于向李世民开口,请求道:“要不你去和妹夫说说,让咱家的青雀走个后门吧。今晚这么多家参与,青雀未必能胜过那些人家的嫡长子。”

    李世民沉吟一下,随即缓缓摇头,郑重的道:“他定下的规矩,咱们还是不破为好。咱家的承乾走了后门,这已经给了天大的面子。须知他今晚还有其它大事要做,”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