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九十章 【弄个大场面,人少了可不行】

    长孙无忌停了一停,似是喘口气歇息一下,随即又拉起绳子,继续拉梨耕地,道:“你以为大家是在拉梨吗?不是,大家这是拉给殿下看,也是拉给顾天涯看。犁是什么?犁是天下百姓在土里刨食的最重要工具。我们身为大唐官员,有责任让百姓吃饱,所以这不是在拉梨,而是拉起为官者的重任!”

    长孙冲若有所思。

    却见长孙无忌忽然回头,面色肃重看着自己的儿子,谆谆教导又道:“你现在还是个孩子,程处默他们也是孩子,你们这些小一辈,暂时还没有资格拉动这个犁,但是你也看见了,各家都让自己的孩子扶着犁。你仔细看一看,每一个扶犁都是嫡长子,冲儿你琢磨琢磨,可知道这是什么缘故?”

    长孙冲很聪慧,几乎毫不迟疑的开口道:“继承?培养?”

    长孙无忌欣慰点头,但是仍旧补充了一点,悠悠道:“还有呈献给皇家的承诺。”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再次道:“你姑姑以后会是皇后,按说咱家不需要和别人一样,但是世上万事最怕的就是一个‘按说’,因为世上之事从来没有理所应当,想要享受富贵,就得付出努力。别人家的嫡长子能够拉梨,你作为长孙家的长子也得拉梨。”

    长孙冲郑重点头,一张小脸上全是肃穆。

    长孙老阴货更加欣慰,忽然目光再次看向不远处,语带所指的道:“当初天策府诸人,为父做事最为狠厉,我重利益,顾天涯重情义,所以哪怕彼此之间有着亲戚,但是他对为父最为警惕。你是我的儿子,也许会受到影响,今次大家前来给虎宝宝贺喜,有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把各自的嫡长子留下来,你若是留不下来,你以后就会落伍于人。”

    长孙冲下意识紧张起来,忍不住道:“是想学到顾姑父的那些学识吗?”

    长孙无忌郑重点头,道:“各家都想。”

    ……

    不远处的田地里,李世民伸手擦了一把汗,旁边顾天涯呵呵一笑,递过一块汗巾给他,笑着问道:“借给你使使?”

    李世民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汗巾,皱眉道:“一股子汗味,赶紧拿远一点。你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了,不要整天邋里邋遢像个农夫,看看你的穿着打扮,我先前差点没有认出来。”

    顾天涯哈哈两声,浑不在意的拿着汗巾擦脸,慢条斯理的道:“你刚才还不是一样牵着牛绳,深一脚浅一脚走的像个农夫,架势十分难看,毛手毛脚的让人鄙夷……”

    李世民瞪他一眼,怒道:“我那是替大哥干活,免得大哥太过劳累。”

    顾天涯‘嘿’了一声,若有所指的道:“那你以后可有的干了,原本大哥应该干的事情能累死人。今天还只是耕这一点田而已,可是全天下有多少需要耕种的田。”

    李世民先是一怔,随即缓缓点了点头,道:“是啊,这会很累。”

    顾天涯看他一眼,笑着打趣道:“要不你把皇位让给我,我帮你干这个劳累的活?”

    李世民登时‘呸’了一声,骂骂咧咧的道:“你想的美,摘果子没有这么摘的。想当皇帝也行,你在河北道揭竿而起,只要你造反成功,李家可以把江山让给你。”

    顾天涯撇了撇嘴,道:“我又不傻,吃饱了撑的才这么干。”

    说着看了李世民一眼,又道:“二哥你不用试探,这个事咱们早就说过的,昭宁性格倔强,她不愿意占娘家的便宜,而我属于有子万事足的性格,肯定也不会贪占你们李家的利益。”

    李世民一屁股坐在田垄上,丝毫不顾及泥土的脏污,笑眯眯的道:“真的有子万事足吗?可我怎么感觉你有大动作?比如你设置的问心三关,分明是在警醒朝堂的官员。还有那些水车和器具,你刻意让他们看到功效……你抛出如此重利,你敢说你不是在诱惑人?”

    “是!我是在诱惑他们!”

    顾天涯毫不避讳,直接冲着李世民点了点头。

    李世民面色有些慎重,忍不住道:“意欲何为?”

    这时恰有脚步声响,李建成拎着口袋走过来,他也一屁股坐在田垄上,兄弟妹夫三人正好并肩而坐

    由于他们这一队有牛拉梨,所以干活比那些拉梨的要快,此时已经耕完田地,种子也已经撒在了田地。李建成看了一眼李世民,又看了一眼顾天涯,忽然笑道:“怎么着?兄弟两人开始犯嘀咕了?老三家的,你莫要总是吓唬你二哥,他心眼小,有时候容易钻牛角尖,二郎,你也莫要总是拉这个脸,咱家妹夫不是外人,他要做的事情对李家有好处。”

    顾天涯悻悻两声,故作不愿的道:“大哥你总是这样,我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吓唬他一次。”

    李世民则是笑了起来,神色轻松的道:“我就知道你有大动作。”

    兄弟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一起望着田垄里的那些官员,忽然顾天涯伸手抓了一把泥土,攥在手里道:“昭宁跟我提了很多次,我自己也觉得不能再拖着,所以呢,趁着这次孩子满月洗礼,我们就把河北道还给李家……”

    李世民面色有些肃重,忍不住道:“现在就还?你能不能再撑一阵子?今次我率领百官一路而来,发现河北道虽然有些起色,但是,仍旧很穷,这片地方久经战乱,土地和百姓早已伤了元气。若是现在还给李家,直接就是多了一个重担。”

    他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诚恳又道:“如今大唐才立国七年,天下各道仍旧不算稳固。若是你能继续执掌河北道一阵子,二哥我就能腾出心思先去治理别的地方。等到别的地方稍有起色了,你再把河北道还回来行不行?”

    “不行!”顾天涯缓缓摇头。

    他同样诚恳看着李世民,语带肃重的道:“咱们兄弟之间没有隔阂,所以才笃信这个归还肯定会还,但是自古人心难测,二哥能保证大唐的官员们也会这么认为吗?他们今次前来贺喜,确实是为了和我修好,但是他们同时也有一个心思,那就是想着能够早早的拿回河北道。有句老话说的好,天下虽然是皇家的,但是天下也是官员的,河北道这么大一片地方,那些官员可不愿意放弃。只要收回朝堂,就会由官员治理,而官员一旦治理,这里面就是利益。”

    李世民面色有些难看,转头看向那些耕田的官员。

    顾天涯呵呵一笑,道:“河北道,今次就趁着机会归还了吧,至于二十万娘子军,也请二哥派出嫡系进行接手,但是有句话我得先说在前头,我和昭宁只会归还曾经的娘子军。也就是说,她出嫁之前的兵马,我们一兵一卒也不保留,但是她嫁给我之后的兵马,我们肯定也不会归还,因为,那是我们夫妻俩自己赚取的家业。”

    李世民缓缓点头,郑重道:“娘子军乃是秀宁的心血,就算不还给家族也没关系。结果你们不但选择归还,而且归还的还是所有军力,这样的大气魄,任何人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他说着迟疑一下,忽然又道:“只不过这么一来,你们麾下还有军力吗?
倒不如先归还一部分兵马,留下一部分作为保障,等到根基稳固之后,再把所有兵马归还回来。”

    “呵呵,这倒不用了!”

    顾天涯还没开口,李建成突然替他接话,道:“既然选择归还,最好能够还的一清二楚,否则将来有了利益纠葛,掺杂在一起很容易起纷争。咱们兄弟之间无所谓,怕就怕家里人甚至朝堂上想伸手,就算家里人和朝堂上都能体谅,可是谁能保证下一辈的小孩们还能保持亲情?利益太大的时候,父辈是很难管教住晚辈的。到时候咱们兄弟夹在中间难以做人,真要争起来肯定会伤了彼此的情分。”

    顾天涯点了点头,看着李世民道:“大哥说的话,正是我和昭宁的担心。”

    李世民同样也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

    他虽然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是兄弟三人都知道这件事已经定下来了。

    直到这时,顾天涯才缓缓说出他的意图,道:“河北道虽然归还,但是檀州乃是我的故土,所以,这一州我会留下来。”

    李世民毫不迟疑,答应道:“有个根基所在,才能保证衣食。这件事就算你不说,李家也会帮你办到,父皇之所以封赐虎宝宝为檀州公,其实就是把整个檀州分给你们的意思。”

    他说着停了一停,目光遥遥看向某个方向,又道:“这一州之地严格来说并不是分裂国土,此前梁国一战的时候,你率领兵马攻下了云蔚代三个州,但你只要了一个云州,却把蔚州和代州让了出来,家里人都能明白,你这是拿那两个州换取檀州的意思。”

    说着又是一停,面色带笑看着顾天涯,郑重道:“所以,顾家并不欠李家什么。反而在这场交易之中,我们李家多赚了一个州。”

    顾天涯笑着点头,道:“交易的清楚明白,以后有了纠葛也好掰扯。”

    李世民和李建成皆有同感。

    这时已是一日正午,那些耕地的官员们渐渐结束,兄弟三人懒洋洋坐在田垄上,远远看着像是在三个闲聊家常的农夫,但是谁又能知道,三人谈的乃是天下大势。

    顾天涯徐徐吐出一口气,道:“我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一件事。要想天下百姓富裕,必须先得让官员们贪婪,官如果吃不饱,岂能让百姓吃饱,但是这个贪婪不是让他们去贪占百姓的利益,而是抛出另外一种巨大利益让他们去贪。”

    他说着顿了一顿,接着又道:“以前我总是想,世家是趴在老百姓身上喝血的,所以我厌恶世家,总想着能把世家给弄死。但是我现在发现,这事其实是有文章可做的,自古至今,人人逐利,这是人们生来就有的私心,就算是上苍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既然改变不了,那么我们就得顺势而为,贪利不可怕,引导好了就可以。只要我们设置一种巨大利益,并且让这种大利和天下百姓息息相关,那么无论是老牌世家还是新兴家族,他们为了谋取大利就得努力的去干事。”

    李世民目光炯炯,忽然接口道:“就比如你故意让大家看到的水利工程,一旦建造起来会让田地增收无数,在这个增收的过程中,所有人都会跟着一起富。即使不去逼迫他们,他们也会争抢着要干这件事……”

    说着看向顾天涯,若有所思的又道:“这就是以利驱动,远胜过以权相逼。当你能让所有人发大财的时候,你说的话比我这个将来的皇帝更有力。”

    顾天涯再次徐徐吐出一口气,道:“我们顾家人需要做一件大事,所以必须要让官员们努力发展民生,这对李家的大唐很好,对我们顾家人同样很好,所以呢,咱们两家属于双赢。”

    李世民看了一眼李建成,突然目光遥遥看向北边,语带深意的道:“但是你和秀宁的地盘太小了。”

    顾天涯微微一笑,毫不避讳的道:“等我抛出一份大利之后,二哥你手下的官员们会上赶着让我扩大地盘的……”

    李世民也笑了,悠悠然道:“所以我这次大张旗鼓而来,刻意没有带领大军保护,就是要弄出一个机会,让某些人觉得有机可乘。”

    李建成慢慢起身,UU看书www.uukanshu.com负手眺望着西北部方向,道:“梁师都一代枭雄,此前一战丢了十一个州,他背后站着突厥人,绝不会咽下这口气。二郎你和我玄武门一战,咱们自己人知道乃是计谋,但是外人不知隐秘,只会认为大唐动荡不安。半月之前我已修书罗艺,让他故意在宁州起兵谋反,宁州靠近梁国,又和突厥接壤,想必,梁师都已经按捺不住了……”

    说着停了一停,目光看向李世民和顾天涯,又道:“梁师都若是忍不住,突厥人肯定也会忍不住。”

    顾天涯和李世民一齐起身,兄弟三人对视而望,笑眯眯的道:“虎宝宝的满月洗礼必须弄个大场面,若是参加的人数少了可不行。所以嘛,欢迎客人来访。”

    ……

    ……第二更到,今天8000字吧。这章是大章节,不拆分了,算是弥补我请假的愧疚,不算补更。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