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八十九章 【李建成没死!大唐0官当牛!】

    “走了这么久,密云县终于到了……”

    “再往前面应该就是顾家村了吧?不知道顾天涯会不会来迎接?”

    “按说,应该会吧。”

    “别按说呀,来点实在的。不如咱们打个赌,就以顾天涯会不会来迎接作为赌注。我拿一百贯开盘,赌他会派人来接。来来来,一赔十了啊,有谁愿意下注,过时咱可不候喽……”

    “这么笃定?”

    “这不叫笃定,这叫做推算。此次咱们前来贺喜,大家都是以礼而来,尤其还是秦王…呃,是新任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亲自带队,皇族来了这么多人,如此庞大的贺喜队伍,放眼整个天下都是最大的荣耀,顾天涯又不是傻子,他岂会做出落人口舌的失礼之举?”

    “所以你认为他肯定会来迎接?”

    “不错,而且是大张旗鼓的前来迎接。”

    “说白了就是弄一番场面呗?”

    “对,就是这个意思。”

    “呵呵,可惜你想差了……”

    “不服是吗?不服你可以下注啊。”

    ……

    日光浩浩,天高云淡,一群武将骑马闲侃着,吆三喝五的开始赌起钱来。赌钱不一定非得弄个赌桌,即使骑在马上也是完全可以赌的,只要有人开盘,就会有人下注。

    但是无论开盘者还是下注者,其实大家的真正目的都不是为了赌。

    只是为了缓解尴尬。

    进入密云县已经两个时辰了,再往前走很快就是顾家村,若是按照开路兵卒的汇报,车队距离顾家村已经不足五里,短短五里之遥,骑马顷刻可至,然而众人自始至终都没发现有人来迎,顾家村那边像是完全不知道他们已经到了。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这么做真的很失礼。

    自古至今,伸手不打笑脸人,不管大家曾经做过什么,大家毕竟是长途跋涉前来贺喜,为了参加虎宝宝的满月洗礼,很多家族都带上了女眷和嫡子,并且进入河北道之后,连续闯过了三道问心关,这已经是最大的诚意,若是不接这份诚意已经不是打脸的问题了。

    这会成仇的啊。

    难道顾天涯真的犯了糊涂,他真要和满朝文武全部结仇?

    众人疑虑起来,但又隐隐觉得不会如此。

    所以,决定继续再观望一阵子。

    于是武将们骑马闲侃,借用赌钱的方式缓解情绪,而文臣们则是走下马车,相互聚在一起天南海北的聊着天。

    大家全都慢悠悠的走着,生怕走的太快产生尴尬。

    距离顾家村已经不足五里地了,放眼眺望甚至能看到顾家村的后山,若是车队走的太快,结果到了地头仍旧没人来接该咋办?

    那时候已经不是尴尬的问题了,那时候大家得考虑受了奇耻大辱必须暴怒而回的问题。

    谁都不想那样,所以故意走的很慢,这是希望顾家村那边能够及时反应过来,可以派出一些人过来迎接他们。

    哪怕不是顾天涯亲自来接,仅是派出一些人做个表示也行。

    ……

    这最后的五里路,走的真是有些煎熬。

    武将们看似还在闲侃,但是脸色已经开始有了沉重。文臣们迈步而行,眉宇间隐隐也现出不悦。

    竟然还是没有人来接他们。

    大家真有一种奇耻大辱的感觉了。

    但也就在这时,忽见车队前方猛然一停,原本车队就走的很慢,像是老牛犁地一般慢慢的向前挪,这时忽然停下,人人心里都是一喜,大家忍不住翘首眺望,以为顾家村那边终于有人来了。

    哪知遥遥眺望而去,顿时脸上失望异常,只见一条官道通向前方,丝毫不见任何人影。

    “既然没人来接?为什么车队停下?莫非是殿下也觉得受辱不过,所以决定调转车队直接回归?”

    “咦,大家快看,殿下离开了他的车辇,走向了官道旁边的田垄。”

    “殿下俯身弯腰,似乎在查看地里种的是什么庄稼……”

    “殿下拿起了一块土坷垃,捏碎成泥土撒在了地上……”

    “殿下又继续往田垄里走了,他似乎奔着两个正在耕地的百姓而去。莫不是要借着和百姓交谈的方式,继续拖延时间让顾家村那边可以来迎。”

    “嘶,不对,你们快看,那两个百姓根本不是农夫……”

    “殿下他,殿下他亲自给人牵牛……大家看清楚没有,扶着犁的那个分明是顾天涯啊。还有,还有,先前牵牛的那个人……”

    ……

    此时乃是秋日,秋高气爽最让人舒适,然而车队这边人人脊背发寒,许多人面色惊恐的看着田垄里的那一幕。

    那是一块正在翻耕的田地。

    一头老牛慢悠悠的拉着犁。

    那头老牛的缰绳已经牵在李世民手里,堂堂大唐新任太子正在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后面一个青年扶着犁,翻耕着那一块黑黝黝的地。

    一个牵牛,一个犁地,而最早那个牵牛之人已经被替换下来,此时正拎着一个小口袋往地里撒种子。

    有人认出那些种子乃是小麦。

    这样的一幕在中原很常见,牵牛,耕地,撒种子,这是汉家百姓谁都会干的小麦播种。

    但是眼前的一幕不常见。

    甚至可以说千百年来第一次。

    牵牛者,李世民,如今已是大唐太子,很快将是下一任皇帝。

    扶犁者,顾天涯,平阳公主的夫君,整个河北道的掌舵者。

    最关键的乃是那个撒种子的人。


    那竟然是李建成!

    大唐皇族的大兄长,玄武门一事的失败者,当日十几万大军乱战,世家和天策府血洒长安,曾有无数人亲眼目睹,那位隐太子中箭倒地而死,正是因为他的身死,天策府才夺得了大利。

    然而现在,死人活了。

    一种莫名的苦涩笼罩众人心头。

    ……

    足足良久之后,忽听有人苦涩出声,面色惨淡的道:“不愧是能夺天下的皇族,这一招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这是一位五姓七望出身的官。

    他已经想明白了所有的事。

    而其他官员大多乃是天策府出身,此时同样也想明白了一切,所有人怔怔立在那里,遥遥看着田垄里的一幕。

    又是良久之后。

    有人再次苦涩出声,喃喃道:“接下来,该如何面对呢?”

    该如何面对?

    还能如何面对?

    李建成原本已经死了,但是现在却出现在众人面前,既然顾天涯敢让他出现,那就代表着顾天涯不在乎让他出现。

    也就是说,顾天涯铁了心的要让大家接受这个事。

    这时忽听有人开口,却是曾经最敌视李建成的长孙无忌,但见长孙无忌缓缓吐出一口气,若有所指的道:“老夫早就说过,顾天涯绝不会失礼,咱们千里迢迢前来贺喜,他作为主家岂能不来迎接?现在看来,他确实来接了,只不过接的方式有些奇特,咱们必须认可了他的方式才能让他接……”

    这话说的很是拗口,但是众人都听出其中深意。

    程咬金砸吧砸吧大嘴,忽然脸色现出释怀之色,笑道:“这样,也挺好,隐太子能够活着,咱们的良心不用再受谴责。老夫不管你们接不接受,老夫反正是决定接受了。啊哈哈哈,这片田地得有十几亩吧,光是殿下他们耕种,怕是一时半会耕不完,老夫要过去帮忙了,还有谁愿意和我一起过去吗?”

    他陡然抬脚走下官道,顺着田垄朝着那边过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停脚,转过头来看着自家的儿子程处默,喝骂一声道:“臭小子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村里再弄一些犁来,你老爹要下地耕田,等会你小子也要跟着干。”

    程处默先是一怔,随即被李崇义扯着一起上了马,两个小子骑马飞奔,前往顾家村去弄耕犁。

    这时又听有人长出一口气,笑道:“老夫曾经种过地,说不得也该过去搭把手。”

    这人也走下官道,朝着远处的田垄而去。

    车队众人相视而望,不断有人抬脚迈足,先是一个两个,渐渐的八个十个,到了后来,所有人全都进了田地。

    ……

    这一片田地大约有十亩,但是搁不住干活的人实在太多。

    放眼一望而去,七八架铁犁一字排开,然而拉梨的根本不是牛,赫然竟是一个一个壮硕有力的汉子。

    这些汉子几乎全是国公。

    比如老程朝着手掌心吐口唾沫,然后把绳子朝着肩膀上一放,口中吆喝一声‘走着’,拖着铁犁不断向前猛冲。

    后面扶犁的正是程处默,小家伙努力扶着铁犁跟上老程的步伐。

    又比如夔国公刘弘基,这货敞开了胸襟露出厚厚胸毛,哈哈狂笑之间,拉着一张铁犁跑的飞快,后面扶犁的一个少年被他拖得踉踉跄跄,小脸苍白的不断喊着‘父亲您慢点拉’。

    又比如徐世蹟,又比如段志玄……

    长孙无忌虽然是文官,UU看书 www.uukanshu.com但是也弄了一架铁犁拉着,他气力不如武将,拉了一会已经气喘吁吁,后面扶犁的少年正是长孙冲,见此模样忍不住小声开口,道:“父亲,让孩儿替您吧。孩儿年少,力气大些……”

    哪知长孙无忌闭口不言,只是拉着绳子不断的往前走,汗水岑岑之间,一趟一趟的来回,足足良久之后,方才沉声说了一句,道:“孩子你记住,这个犁你现在还没有资格拉。”

    长孙冲有些不解,下意识的道:“为什么?”

    ……

    ……复更第1章,病了四天,实在对不起大家,之前补更进度7/17,加上这四天欠账变成7/25,山水不会装傻充愣糊弄过去的,欠的一定还。咱们这本书,我们慢慢的写,大家慢慢的看,希望一直有人在。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