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七十八章 【河北第1关,大弟子拦路发问】

    贺喜之人竟然有一百多家。

    组成了一支堪称庞大的车队。

    这支庞大车队的最核心处,赫然是大唐皇族的二十余辆马车,马车是用来乘载女眷,男子大多选择骑马,除了二十余辆马车,皇家还有四十辆牛车,贺礼满满当当,让人看的咋舌。

    然而皇家的车队虽然庞大,但是和整个车队比起来却有些小巫见大巫,只因这次一百多家一同而行,拼凑起来的规模实在是骇人听闻。

    光是女眷的马车,粗粗一算就得百余辆。

    此外还有装满贺礼的牛车,同样也有一百余辆,放眼一望而去,宛如巨龙蜿蜒,车队首尾相距之遥,竟然长达三四里还多。

    简直像个移动的巨型营地。

    ……

    古代赶路,一直很难,有个词语叫做舟车劳顿,就是专门用来形容赶路的艰辛。

    但是古代赶路又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人数越多越显得轻松。

    究其原因,或有三个。

    首先第一点,人数多了可以相互照应,古代之所以赶路艰难,有时候并不是因为道路崎岖,而是路途遥远无人照应,长时间赶路容易出现意外。

    但若是赶路人数够多,或者赶路之人本身就很强横,那么这个困难就不再是困难,即使是千里之遥也不会艰辛。

    其次第二点,则是赶路之时没办法保证衣食,古人有句话叫做穷家富路,说的是家里哪怕再穷但是出外远行的时候一定要带足盘缠。

    唯有带足了盘缠,才能在沿途保证吃喝。

    但是这一点也容易解决,因为此次赶路的车队不担心吃喝。

    至于古代赶路的第三个困难,大体是远行之人背井离乡,这同样也有一句老话,叫做‘货离乡贵、人离乡贱’,一旦出门远行,到了陌生之地容易被人欺负,所以才会觉得出外艰难,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出门。

    这个困难放在今次的赶路车队面前肯定不算困难。

    放眼整个大唐,哪个不开眼的敢欺负他们?

    光是官员家族就有一百多家,中间压阵的乃是大唐的主人李氏皇族,前有大军开道,后有卫率护行,甚至那些武勋之家还带着亲兵部曲,就算是遭遇一场战事也能攻城拔寨……

    这样的强横车队谁敢阻挠?

    他们不欺负别人就算老天开眼了。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世上偏偏就有出人意料的事。

    车队刚刚进入河北道境内的时候停下了……

    竟然有人拦路。

    ……

    此时乃是一日傍晚,斜阳暮色分外怡人,然而一群开路的兵丁满脸愕然,人人面带古怪看着道路中央一个小家伙。

    那小家伙大约十四五岁,生的浓眉大眼颇有英气,但见他孤身一人拦住道路,左手平举在胸口拿着一个卷轴,他见到开路大军并不畏惧,反而张口发出一声响亮的断喝,威风凛凛的道:“都给小爷停下,这个路可不是那么容易过去的……”

    “拦路剪径的吗?”

    兵丁们面面相觑,都觉得这个小家伙可能脑子有问题。

    这得是多么彪的孩子啊,才能做出这种傻乎乎的事,他也不看看拦的是什么车队,拦这个车队不是上赶着找死吗?

    兵丁们只觉哭笑不得。

    “率头,咋办啊?这孩子看着不像是个坏娃子,咱们是不是抬抬手留他一命?虽然他拦路剪径不该轻饶,但他这情形明显是脑子不太正常,饶了吧,免得造一条人命。”

    “饶个屁命,留个屁命,就咱们这些当兵的小卒子,谁有资格对这个孩子指手画脚?……”

    兵丁们的队率被气笑了,直接恶狠狠瞪了兵卒们一眼,然后才恨铁不成钢的道:“你们不认识他,我可认识他,你们都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是宿国公程家的嫡长子,他叫程处默,乃是个实实在在的小国公。这位小国公的出身已经非凡,但是他的后台更是大的吓人,你们知不知道他师父是谁?他师父正是平阳公主的夫君顾天涯……”

    兵丁们呆立当场。

    原来竟是这位小公爷,可是他为什么要拦着车队不肯放?

    那个队率沉吟一下,忽然调转马头向后而去,急急道:“这事咱们处理不了,我得赶紧去汇报一番,你们在这里老实带着,谁也不要妄动妄议,记住了,咱们只是当兵的小卒子,有些事对于大人物们乃是一番笑谈,但是搁在咱们身上也许会要了性命,记住,记住,千万不要妄加评论……”

    兵丁们心中一凛,果然人人闭口不再谈论。

    甚至连脸上的好奇都强行压制,全都像是木头桩子一般的杵在那里。

    眼前这事太过离奇,他们已经隐隐感到不太对劲。

    而程处默则是静静立在那里,似乎并没有兴趣和兵卒们掰扯。

    显然他拦路的意图不是针对这些兵。

    ……

    却说那个队率回去禀告之后,登时在整个车队引起一片好奇。

    由于武将们都是骑马而行,沿途扎堆在一起吹牛闲侃,突然听到程家的小子在前面拦路,登时引起一阵啼笑皆非的哄笑声。

    其中夔国公刘弘基笑的最欢,这货直接骑马凑到程咬金身边,哈哈大笑道:“行啊老程,不愧是瓦岗寨的出身,你自己当了十几年响马没过瘾,你儿子继续再干拦路剪径的事,有趣倒是有趣,就是这娃儿的脑子不太灵光,拦路抢劫也得探探风向吧,
这孩子直接拦了天下最强的一支车队,哈哈哈哈……”

    “闭上你的臭嘴!”

    程咬金一声怒喝,满脸都是怒容。

    奇怪的不止是程咬金怒喝,竟然还有其他好几个武将怒喝,刘弘基明显一怔,愕然看向喝他的那些人,结果却发现全是武将中的精明之辈,此时人人脸上都带着肃重的表情。

    尤其徐世蹟和李靖两人,隐约已经把眉头拧起老高。

    刘弘基虽然性子粗鄙,但是也有一些小聪明,这货心里陡然一抽,隐隐也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程家的小子拦住去路,这本身就透着一股子离奇。

    这时忽听马蹄声响,赫然是李氏皇族的一群人骑马而来,李世民居中而行,李孝恭等人尾随于后,显然皇族众人也听到消息,知道车队被程咬金的儿子给拦住了。

    李世民并没有多言,仅是目光扫视一下众人,淡淡道:“大家都去前面,看看程家的小孩子怎么说。小家伙既然拦住去路,想必是有拦路的因由。”

    几十号人一齐奔赴车队前方。

    ……

    此时斜阳欲坠,天边一片烂漫红霞,而程处默仍旧静静立在道路中央,天边的红霞将他映照的宛如一尊雕塑。

    李世民不问因由先赞一声,语带深意的道:“小小少年,傲然拦路,看到吾等前来,仍能长身而立,单是这一番姿态,就可称得上面临大势有静气,不错,很不错,不愧是顾天涯的弟子,也不愧是程知节的儿子。”

    他似乎是口误,又似乎是故意,总之不管如何,他把顾天涯的弟子放在了程咬金儿子的前面。

    在场众人没有傻子,人人都知道李世民不是口误。

    所以,这番话说的意味深长。

    程咬金身为程处默父亲,这时必须上前做出表态,老程直接翻身下马,几步走到程处默面前。

    老程故作不悦,厉声呵斥一句,骂道:“臭小子发什么疯?信不信老子抽死你?你也不看看风向,这支队伍是你能拦的吗?赶紧滚到一边去,免得被人笑话咱们程家没有家教……”

    哪知程处默傲视老程,昂首挺胸丝毫不退,大声道:“老爹你莫要咋呼我,孩儿并不想拦你们,但是孩儿有一事不明,想求诸位叔伯给个答案。吾师曾经教导于我,心有迷惑当上下求索,哪怕刀山火海,不可畏难而行。所以,孩儿拦下了你们。”

    “咦?”

    “啧啧啧啧?”

    “这还是程处默吗?程家的娃娃何时这么会说话了?”

    “言辞犀利啊,比那些文官都不遑多让。莫非是突然通窍,觉醒了前世宿慧?”

    “屁的突然通窍,这明显是人家师父的教导之功。嘿,顾天涯,顾天涯,真不愧是顾天涯。”

    一群武将啧啧称奇,有些人已经开始发出感慨,而随着时间慢慢推移,车队中越来越多的人听到消息,于是又有不少人赶到这里,渐渐的四周围了个密密麻麻。

    即有天策府派系的官员,也有世家一系的人物。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李世民突然开口,沉声对程咬金道:“知节,你儿子欲要求知,他虽然问的是你,但他刚才喊了一声叔叔伯伯们,这分明是在问咱们所有人,所以你莫要以一家之言回答他。任何问题,都该我们所有人回答。”

    老程连忙拱了拱手,连连道:“殿下还请给个机会,先由俺老程做出回答,毕竟是我的孩子拦路,我这做父亲的有责任给他解惑。”

    李世民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再开口。

    老程转头看向程处默,忽然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娃,你问吧,到底你心中有着何事不明,需要做出这等拦路发问的失礼之举。”

    ……

    ……第1更到,后面同时发布第2更。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