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七章 【李建成女儿,疑似新的穿越者】

    月子房这边,顾天涯和嫦娥已经被撵出了门口,兄妹两个仍旧不甘心,磨磨蹭蹭的扒着门框往里看。

    一个是虎宝宝的亲爹,一个是虎宝宝的亲姑,偏偏不准进门,只能可怜巴巴的望着。

    反倒是一群小孩子,全都被允许趴在床边,他们把小脑袋搁在床沿上,各自眨着好奇的小眼睛盯着虎宝宝。

    忽然一个小囡囡伸出手来,小心翼翼的抚摸一下虎宝宝脸腮,说来也是奇怪,虎宝宝登时不哭了,众人看的啧啧称奇,小囡囡喜的眉花眼笑。

    小囡囡的母亲乃是郑观音,见此情况不由展颜而笑,有些深意的道:“看我们家的囡囡,哄她小表弟有一手呢。刚才那般小心翼翼的架势,咱们大人都没她那么温柔。这可是疼爱和宠溺呢,不愧是亲亲的表姐表弟。要我说呀,就让她陪着虎宝宝一起长大,将来姐弟两个成就一番姻缘,相互扶持照顾着一辈子……”

    屋中众人先是一怔,随即都笑了起来。

    昭宁明显有些意动,但是明显也有迟疑,忍不住道:“舅表姐弟成婚,似乎不合适吧。”

    郑观音拿起她的手掌,轻轻拍打道:“舅表亲成婚的多了,也不差咱们一家,秀宁呀,你莫不是看着你大哥落魄了,所以害怕我们拖累了你?”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昭宁连忙摇头表示没有这个心思,郑观音趁机拍板,笑道:“那就定了,让孩子们一起长大,将来相互扶持,总好过娶个外人。”

    昭宁仍旧迟疑,不由自主看向门口,却见顾天涯缓缓摇头,沉声道:“这个事,怕不行,血缘太近了,容易出问题。”

    郑观音登时一怔,随即有些失落的叹口气,落寞道:“天下间那么多舅表亲成婚,也没见哪家生出的孩子有问题。天涯妹夫,你是不是……”

    顾天涯直接打断她的说辞,满脸肃重的道:“大嫂你应该明白的,小弟绝不是那种狼心狗肺的人,莫要说什么大哥落魄,他再落魄也是李氏皇族的大兄长。囡囡乃是天潢贵胄,配我家虎宝宝绰绰有余。但我仍旧要做出反对,因为血缘实在太近了。”

    郑观音再次叹了口气,忽然伸手把小囡囡搂在怀里,略显凄苦的道:“丫头,丫头啊,你姑父不愿意让你入门,你以后只能做虎宝宝的姐姐。”

    顾天涯看的心中不忍,但却强撑着不肯松口,哪知小囡囡突然走到门口,竟然伸手抱住了他的大腿,小姑娘仰起脸蛋,可怜楚楚的望着顾天涯,乖巧道:“姑父,我很听话的。我喜欢虎宝宝,我要一辈子照顾他。”

    这才是个四岁的小丫头。

    不知为何竟然像是懂得情愫。

    她在说照顾虎宝宝那句话的时候,眸子里分明是柔柔如水的温柔。

    按说那绝不应该是一个四岁小姑娘能有的目光。

    顾天涯看的满脸呆愕。

    别人却是看的心中酸楚。

    这样一个乖巧小女孩,求人的样子真是让人心都化了。

    满屋子又是几道目光宛如利剑,嗖嗖嗖嗖的剜向了顾天涯。

    顾天涯只觉头皮发麻,但他不得不坚持心硬如铁,他弯腰抱起小囡囡,柔声哄道:“做姐姐也可以照顾弟弟。听话,不要让姑父为难。”

    小囡囡回头瞅瞅床上的虎宝宝,不知为何竟有大颗泪珠流淌出来。

    这等情景真是透着一种古怪。

    按说一个四岁的小丫头能懂什么啊?但她明显因为顾天涯的拒绝而悲伤。

    “这是夙缘……”

    不远处的院门口,突然传来一个郑重的声音,但见老道士袁天罡一脸肃穆,目光之中却隐隐带着稀奇。

    他遥遥冲着顾天涯一拱手,打个稽首道:“小师叔,您答应下来吧。这是夙缘啊,几百年未必能修一世,刚才贫道仔细观察小郡主的情景,分明是和虎宝宝小师弟有着宿世之缘,这种缘分乃是天地所赐,若是强行打断对两个孩子都不会好……”

    顾天涯瞪他一眼,怒道:“你别拿神神叨叨那一套糊弄我,我应该算是这个世上唯一不信夙缘的人。”

    哪知袁天罡脸色更加肃重,缓缓摇头道:“小师叔,贫道岂敢胡乱说话。夙缘就是夙缘,不管您信是不信。”

    郑观音等人全都看向顾天涯。

    就连顾大娘都心软起来,突然上前抱起小囡囡。

    顾天涯仍旧强撑心狠,准备向所有人表示他的坚决。

    但是也就在这时,嫦娥慢悠悠从地上站起来,她忽然伸出一只手腕,轻轻抚摸小囡囡额头,柔声道:“姑姑祝福你们,可以白头偕老。”

    这分明是力挺婚事的意思。

    顾天涯微微一怔,随即狠狠瞪了嫦娥一眼,怒道:“死丫头,你跟着掺和什么劲?别人不懂的基因之说,难道你也不懂得基因之说吗?近亲结婚乃是大忌,我今日心狠总好过将来后悔。”

    哪知嫦娥展颜一笑,俏脸现出浓浓深意,突然悠悠一声,若有所指的道:“哥哥,正因为我懂基因……”

    顾天涯又是一怔,隐约感觉这话别有深意。

    却见嫦娥神秘一笑,语带暗示的道:“若是这个世上有神仙,我就是当世唯一的仙。哥哥,这件事你同意了吧。我可以向你打一万个保证,你所担心的那些问题都不是问题。”

    表姐弟而已,成婚也只是有可能会让孩子畸形,但是嫦娥何等人物,这点小事岂能难得住她?【注:这里大家别喷啊,古代表姐弟是可以结婚的】

    顾天涯终于想明白过来,他这个妹妹能进行基因干扰,别说是表姐弟成婚,就是亲兄妹都没问题。

    既然如此,就不好再做恶人了。

    他微微踟躇一下,陡然也展颜而笑,他上前抚摸一下小囡囡,语气温柔的道:“等你十六岁时,让你姑姑给你一支簪子。”

    这就是答应的意思了。

    令人惊奇的是,四岁的小囡囡竟然屈膝行礼,那礼仪十分庄重,赫然是儿媳妇拜见公爹的大礼。

    满屋子众人全都一惊,下意识去看郑观音,却不曾想郑观音也满脸呆滞,一片愕然的道:“我从未教她这种礼仪,囡囡到底是跟谁学的?”

    顾天涯深深看了一眼小囡囡,突然俯身下去盯着小丫头的眼睛,温声道:“你有宿慧对不对?”

    小囡囡目光纯净如水,柔柔的道:“姑父,我一辈子都要照顾虎宝宝。他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他。”

    “懂了!原来是这样!””

    谁也不曾料到,顾天涯突然满是欣慰的点点头,他再次伸手抚摸一下小囡囡,笑道:“从今天开始,你跟在你姑姑身边,其他孩子需要跟我学习,但你不需要跟我学习。”

    这个要求极其古怪,郑观音的面色明显担忧起来,哪知小囡囡嫣然一笑,乖巧的点点头道:“等虎宝宝需要开蒙的时候,我陪着他一起开蒙再读书。”

    “哈哈哈,好!”

    顾天涯爽朗而笑。

    他负手朝外走去,
再也不留恋着想要进入产房,突然他转身而望,遥遥看着门口的小囡囡,笑道:“命运真是神奇。”

    小囡囡已经被郑观音叫回屋里,此时正被几个妇人围着好奇的看,忽听床上的虎宝宝咯咯直笑,似乎因为某些事情特别的开心。

    昭宁看到儿子笑,自己也跟着笑,笑着笑着,看向顾天涯背影,征求意见道:“天涯,满月之礼和结亲之礼一起办了吧。到时候有很多人来,正好给两个孩子做个见证。”

    顾天涯哭笑不得,摇摇头道:“真够心急的,哪里还有一点女大帅的沉稳。”

    他慢悠悠的走出院子。

    院门口处,李建成面色欣然,忽然伸手拍拍顾天涯肩膀,语带深意的道:“囡囡乃是乳名,大名叫做李明珠。”

    顾天涯连忙脸色一肃,郑重拱手道:“多谢大哥告知,以后咱们两家还得换帖。此事亲上加亲,小弟心中颇有感慨。命运之离奇啊,姻缘天注定……”

    他这话说的含义颇深,可惜当时之间无人能懂。

    李建成哈哈大笑,打趣道:“我如今落魄了,全家都要跟着你吃喝,你以后即是孩子的姑父又是孩子的公堂,可不能让闺女出嫁之时没有嫁妆。”

    顾天涯再次郑重拱手,毫不迟疑的道:“保证让丫头风风光光。”

    李建成点了点头,突然负手背后眺望南边,悠悠道:“说到风风光光,马上就有一场,虎宝宝已经出生十四天了,再有半个月就要进行满月洗礼。若是我猜测没错的话,到时候会有很多人来。”

    “不错,是有很多人要来!”

    顾天涯同样负手背后,也学着李建成一般眺望南边,道:“但是,我并不想让他们来。”

    他说着看向李建成,诚恳问道:“大哥,你觉得我这么想对是不对?”

    李建成不置可否,仅是淡淡而笑道:“能说说原因吗?”

    顾天涯吐了口气,缓缓道:“民间有句老话,吃人的最短,拿人的手短。此次虎宝宝满月洗礼,那些人来贺之时必然带着大礼,我若是拿了……”

    他没有继续往下说。

    但是李建成却替他说了下去,道:“你若是拿了,就等于谅解了那些人。”

    顾天涯面沉如水,好半天后才开口道:“他们当初为了摒弃后顾之忧,可以心狠手辣的把百姓们赶进河北,我永远忘不了那些流民的凄苦,更忘不了被我亲自下令斩杀的那批暴民。都说天灾人祸不能避免,其实人祸哪有不能避免之说,只不过是一小撮人为了利益,把老百姓的死活不放在心上。”

    他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他们现在功成名就了,于是就想着子嗣绵延成为新的世家,当初那一幕,他们做了恶,现在想要来示好,无非是害怕昭宁手里的兵权,我若是收下礼物,就等于向他们妥协。当初那一批百姓的苦难,成了我攫取利益的交易。”

    李建成缓缓点头,问道:“所以你准备怎么做?你应该知道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

    顾天涯慢慢仰头看天,叹口气道:“是啊,伸手不打笑脸人。”

    李建成大有深意看他一眼,笑着道:“他们选的时机太恰当了,你总不能把贺喜之人赶出去吧。”

    顾天涯突然也笑了,道:“我当然不能把客人赶出门去,可若是他们没有办法登门呢?”

    李建成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人活世上,不如意的事情十之八九,大哥体谅你的心情,知道你不愿意和他们修好,但是呢,做事也不能太绝。震慑可以有,但别震绷了。所谓的敲山震虎,并不是要把老虎震出来吃人,而是时时在他们耳边敲一敲鼓,告诉他们只准乖乖的在山中称王!千万不要胡乱出山吃人,因为出山吃人的时候有你这个打虎者等着他们……”

    李建成说着停了一停,接着又道:“这种力度很难把握,需要你自己琢磨着施行,总之一句话,你要做个不出手的打虎者。”

    这是在劝他稍微做出让步,不要把那些来贺的客人赶走。

    顾天涯缓缓摇头,首次忤逆李建成的意思,缓缓道:“我更想做一柄悬在他们头上随时可以劈下去的剑。”

    “随时劈下去的剑?”

    李建成明显皱了皱眉,忍不住忧虑说道:“那你将会举世皆敌,因为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头上随时悬着一把可以要命的剑。”

    顾天涯深深吐出一口气,突然不知为何转移了话题,道:“大哥你知道么,我并不会限制他们登门来贺。但是呢,这个来贺也不是那么好贺的。若是他们能够进入河北道,那我就将他们当做来贺的客人对待,若是他们进不了河北道,UU看书 www.uukanshu.com那只能怎么来的再怎么回去……”

    李建成一脸若有所思,忽然转头眺望南边方向,道:“你是不是在进入河北道的地方设置了障碍?”

    顾天涯笑了起来,缓缓道:“不是障碍,而是关卡,只不过那个关卡没兵也没将,有的只是一道问心关。”

    “问心关?”

    李建成喃喃一声,隐约有些明悟。

    何为问心关?

    显然是要问一问那些人的心里愧疚不愧疚。

    ……

    ……第2更,今天8000字。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