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三章 【房玄龄和长孙无忌的后悔】

    “顾家虎宝宝的出生,也许是最后的修好机会……”

    “当初天策府众人拟定计策的时候,为夫就知道我们会得罪顾天涯,可是我虽然想到了,但是却认为顾天涯不会太反感,事实证明,为夫错了。”

    “我实是没有想到,他会把百姓看的那么重,我们为了争夺大事,需要弥消所有的后顾之忧,所以,不得不把妇孺们赶往河北。”

    “当时拟定这个计策的时候,为夫也是举手表示赞成的,那一次共同商议的二十七个人,恐怕都被顾天涯牢牢的记载心里。”

    “夫人,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唉,为夫知道你心里有怨气,可是,为夫现在后悔也晚了。夫人啊,你觉得咱们房家还有机会吗?趁着这次顾家的虎宝宝出生,咱们房家是不是该做一些表示。若是这一次不做表示,以后怕是再也没机会表示了。”

    “夫人,夫人你,唉……”

    自始至终,一直是房玄龄在自说自话。

    ……

    一场玄武门事变,崛起了二十多个家族,自古从龙之功,堪称世间最大收益,核心人物封侯拜相不在话下,即使是边缘人物也能吃个盆满钵满。

    比如天策府的众人,几乎家家都在长安城里弄到了一处府邸。

    封爵。

    官职。

    田地。

    奴仆。

    大笔大笔的封赏,财富骤然的暴增。

    这本是应该大肆庆贺的喜事,然而长安城里很多人都开心不起来。

    或者说,从玄武门事变结束的那一刻他们就开心不起来。

    他们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

    ……

    房玄龄身为天策府首席谋士,大事成就之后已然被封为国公,虽然李世民暂时还没有登基为帝,但是已经开始在朝堂上执掌大权,而房玄龄作为做重要的谋士,现在已经开始履行中书令的职务。

    大唐三省六部,中书省位列第一,所以谁都知道,以后房玄龄将会是文官第一人。

    权已经有了,封妻荫子也已经有了,但是老房最近却一直忧心忡忡,终于忍不住把夫人喊到了书房之中。

    女眷一般是不允许进入书房的,哪怕是家中正妻也要遵守规矩。

    这时代男子主外,家中正妻主内,书房乃是筹备政务的地方,所以妻妾们很少会被允许踏足。

    一旦允许女眷进入,基本就是代表有事相商。

    而且还得关系到整个家族利益的大事才行。

    可惜老房把妻子喊进书房之后,自始至终一直是自说自话,房夫人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不管老房说什么都是闭口不言。

    “夫人,真不愿意原谅为夫吗?”

    房玄龄十分无奈,语气明显变得苦涩。

    终于,房夫人缓缓开声。

    “夫君是家中之主,大事您拿主意就成。但是妾身有句话要搁在头里,希望夫君不要开口说那句让我去河北的话。”

    房玄龄登时更加苦涩,老脸涨红的道:“夫人你何必如此,夫妻之间非要这么拿话堵人吗?你明明知道为夫的目的,我正是想要让你去一趟河北。”

    “你想都别想!”

    房夫人陡然大怒起来,怒气冲冲的道:“半年前的时候,俊儿被逐出师门,当时程家的正妻要去河北,妾身想着也跟着一起过去,结果呢,你阻拦。”

    房夫人明显越说越气,突然伸手把一张桌子掀翻,满脸凄苦道:“人家程处默被他娘带着去河北,小家伙天天在平阳公主身边伺候着,公主心善,看着不忍,所以没过多久的功夫,程处默重新回归师门了。”

    房玄龄面色惆怅,喃喃道:“是啊,程处默重归师门了。”

    “不止是重归师门,而且是顾天涯门下首徒,响当当的大师兄,百年之后是能给顾天涯披麻戴孝的人。不管以后顾天涯收多少个徒弟,也不管顾天涯的徒弟将来成就有多大,但是人人都得尊敬程处默,因为程处默乃是开山大弟子。”

    “夫人,你消消火行不行,书房里没有外人,为夫今天随便你抱怨。”

    “我不抱怨你,但我消不了心中的气,当初程处默和咱家俊儿一起拜师,也是一起被逐出了师门,人家程咬金怎么当爹的,直接让妻子带着孩子去河北。可是咱家俊儿呢?你这个当爹的竟然阻拦着。”

    “夫人,唉,夫人……”

    “夫君你知不知道,俊儿现在每天躲在家里长吁短叹。夫君你忙着大事,很少管顾孩子,你知不知道,咱家俊儿快废了,他以前那么喜欢调戏捣蛋的孩子,现在像个垂垂老矣的老人,不知道笑,不喜欢笑,他心死了啊,心死了你懂不懂……”

    “夫人,什么都别说了,算是为夫求你了行不行?今次你一定要去河北走一趟。”

    “去也行,不是不可以,但是妾身要带上俊儿,把他留在河北不再回来。哪怕顾天涯不肯收回他,妾身也让他待在河北,就算在顾家当个奴仆,那也是他一辈子的命。”

    “都依你!”

    “还有,妾身要动你的赏赐,家里没有闲钱,但是妾身想要置办一批粮食,最少要装满二十辆大车,妾身带着一起去河北。”

    “嘶!二十辆大车最少得是几千石粮吧。夫人啊,咱家哪能买得起这么多的粮食?”

    “所以才要动用你的赏赐,因为妾身认为这是最好的礼物。
虎宝宝满月之礼的时候,送金送银的肯定不少人,但是妾身送去粮食,保证让顾天涯高看一眼。”

    “行,依你!”

    老房只觉得牙根子都疼,强忍着不舍方才下定决断。

    房夫人终于满意了,心里的火气渐渐也小了。

    书房里的气氛稍微缓和,两口子开始商量送礼的细节之处。

    忽然房夫人语带好奇,小声问道:“夫君,你觉得长安城里还会有谁家也在做这个准备?”

    “还有谁家?”

    老房沉吟起来。

    他缓缓负手背后,慢慢踱步到门口,目光遥遥看着外面,明显在谨慎的推测这个事情。

    足足良久之后,才听老房面带肃重的道:“程家已经放出话来,这次要全家一起出动。今日早朝的时候,程咬金直接上了一本请求休沐的奏章,殿下问他要休沐多久,这家伙张口就说最少三个月。”

    房夫人有些惊愕,下意识的道:“虎宝宝的满月之礼已经不足一个月了吧?”

    随即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的道:“我明白了,程家这是要当通家之好,不但要参加虎宝宝的满月之礼,而且还会留在河北待上一段时日。民间有个说法,小孩出生之后的前三个月属于刚脱离鬼门关,亲朋好友若是能多多的相陪,可以驱走鬼门关里带来的恶气。”

    房玄龄看了妻子一眼,缓缓道:“这说法虽然不足为信,但它毕竟是民间风俗,程家这么做,是把自家当做顾家的通世之好了。”

    房夫人点了点头,有些羡慕的道:“程咬金这个人做事透着一股子雷厉风行。”

    房玄龄叹了口气,道:“可惜为夫刚刚进身中书省,我是没有办法向殿下请求休沐三个月了。”

    房夫人也叹了口气,道:“你就算请求休沐三个月,咱们房家也没资格去做通世之好。顾天涯虽然是个平民出身,可是妾身听咱家俊儿跟我说过,他那位师尊目光高洁,一般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睛。”

    房玄龄有些尴尬,闷哼一声装作没听到。

    他负手站在门口,又道:“除了程家会大张旗鼓,其他人应该不会如此,顶多也就是派出一些家丁,带上一些贺礼前往河北。所以说,咱家送出二十辆大车粮食算是首屈一指的重视了。”

    但是房夫人却缓缓摇头,一脸肃然的道:“妾身却觉得,其他家未必会轻视这个机会。”

    说着看了一眼房玄龄,语带深意的道:“比如长孙无忌,他肯定要借机修好……”

    房玄龄先是一怔,随即面色郑重摇头,沉声道:“夫人这次却错了,长孙无忌绝不会派人去河北,谁都可能会去,偏他不可能去。”

    房夫人登时怔住,满脸愕然的道:“这是为何?长孙无忌那么精明一个人。”

    老房遥遥看着外面,一脸大有深意的道:“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不合适去的人。”

    ……

    “谁都可以去,唯独老夫不能去。我若去了,会被顾天涯拿棍子打出来。”

    此时长安城外,长孙无忌发出一声叹息。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他明显心情不佳,负手慢慢在田边走着,看似是在查看刚刚获得不久的赐田,其实从他眉宇间的郁闷就可以知道他只是出来散心。

    长孙家的管事小心翼翼跟在身后。

    却见长孙无忌忽然在田边停脚,负手看着田地里挥汗如雨的农夫,他再次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看跟在一旁的管事,问道:“庄子上的农户,一日要劳作多久?”

    那管事一怔,明显有些不解,下意识道:“老爷前几日不是刚问过么?您还亲自去跟着农户们干了一整天的活。”

    说着停了一停,这才想起要回答问题,连忙道:“农忙时节,农户干活哪有确切时间,起床就干,累到不撑劲之时才歇,起五更,睡半夜,几百年上千年都是如此,这样的日子大家已经习以为常。”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