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三章 【养1口暗中的刀】

    日光浩浩之下,铁骑缓缓而行,队伍中间的几辆马车,隐约有车帘悄悄掀开。

    先是几个小孩子,好奇趴在车窗往外瞧,各自叽叽喳喳,显得特别兴奋。

    其中有个七八岁的小家伙,仰着小脑袋看到了山坳上的谭笑,顿时惊讶起来,忍不住道:“娘亲快看快看,那里有个侍女好漂亮啊。”

    “胡闹,闭嘴,那可不是侍女,那是你姑父的弟子。”

    “女人除了娘亲和几位姨娘,其她的不都应该是侍女吗?咱们王府里面,个个都是侍女。”

    “放肆,这话是谁教你的?自己掌嘴,狠狠的打。”

    “娘亲……”

    “不肯掌嘴是吧?那只有让娘亲自打。”

    “娘亲……”

    “记住了,以后没有齐王府,你再也不是王爵子嗣,必须忘记以前的生活。你再也没有侍女伺候,一切都和贫家孩子一样,切记祸从口出,遇到不懂的事情不要乱讲。”

    “娘亲……”

    “这几巴掌,是让你记住刚才犯的错。”

    小孩子被打的哇哇大哭,可惜根本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挨打。

    旁边突然响起一声叹息,伸手将这个孩子搂在怀里,但见郑观音面带宠溺,抬头看着刚才打人的齐王妃,劝解道:“杨氏妹子,你太心急了,小孩子要一点一点立规矩,你这样的教育方式可不行。”

    杨氏面色苦楚,道:“我现在对他们狠一点,总好过将来他们惹上塌天大祸。若是他们忘不掉王府的生活,还把自己当成天潢贵胄,那……”

    这位曾经的王妃没有继续往下说。

    但是郑观音岂能不明白弟媳妇的忧虑。

    妯娌两人相顾无言,气氛一时显得压抑,车厢里的十一个孩子再也不敢撒欢,各自小心翼翼的挤在角落里。

    像是一群害怕发抖的小鹌鹑。

    他们年龄还小,刚刚遭受了那一场巨变,小小的心灵全是惊恐,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惊慌。

    刚才杨氏发火,又让孩子们受了惊吓。

    但是郑观音却无法苛责自己的弟媳。

    幸好也就在这时,忽听外面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只听顾天涯语带肃重的道:“小孩子的天性不该压制,他们正处于特别好奇的年龄,杨氏弟媳,你以后莫要这么管教孩子。”

    杨氏面色还是凄苦,小声小气的道:“三姐夫,我只是害怕……”

    “没什么可害怕的!”

    顾天涯的声音直接将她的辩解打断,再次肃重的道:“你的那些担心,只是你的担心。刚才大嫂说的很对,你管教孩子的方式不合适。”

    杨氏还想张口,却被郑观音悄悄一拉,随即只见郑观音隔着车厢向外轻笑,故意道:“妹夫若是看不过眼,何不帮我们管教孩子?毕竟我和杨氏都是妇道人家,对于管教孩子的事情不太擅长。”

    杨氏眼中顿时现出渴望,然而却不敢像郑观音这般提出请求。

    她只是弱弱跟了一句,小心翼翼的道:“三姐夫,您是孩子们的姑父……”

    “行!”

    顾天涯像是早有此心,笑呵呵的道:“等咱们回到顾家村以后,我会把孩子们都编入学堂,保证用心教导,传授一些东西。”

    郑观音和杨氏皆都大喜,妯娌两个悄悄对视一眼,顺势又道:“是否可以让孩子们给你磕头,从此以后寄托在你的膝下养着?”

    这次车厢外面没有及时回答。

    足足沉默良久之后,才听顾天涯轻笑说道:“咱们是一家人,磕头多此一举,我乃是孩子们的姑父,已然是他们的长辈至亲。他们逢年过节给我磕头就行了,不需要像弟子那般专门拜一次师。”

    “那待遇和地位呢?”

    “大嫂啊,您觉得我会不疼孩子们吗?我若是敢不疼爱他们,昭宁先就不会给我好脸子看。”

    然而郑观音和杨氏还不放心,忍不住又道:“那也就是说,孩子们会和你的弟子一般平齐?”

    顾天涯沉吟一番,语带肃重的道:“可以师兄弟相称。”

    “能不能排个辈分?”

    “这又何必呢,大嫂真是太过担忧了。”

    “妹夫你莫要笑话,我们想得到你的应承。或许你觉得多此一举,然而我们却觉得这很重要。”

    “好吧,我给你们吃一颗定心丸。”

    ……

    马车的车厢外面,顾天涯满是无奈的想出一个办法,他仰头看向山丘,冲着站在山丘顶上的谭笑招了招手,道:“别在那里杵着了,我可没让你罚站。臭丫头一点规矩也不懂,见到师尊来了也不拜见。速速过来,帮我做一件事。”

    山丘之上的谭笑尚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一群谭家暗族早已急吼吼的出声催促,连连道:“大小姐,赶紧的,别愣着发呆啊,你师父喊你办事。”

    谭笑又气又笑,回头恶狠狠瞪了众人一眼,道:“都把舌头捋直了说话,什么叫我师尊喊我办事?这话若是被我师娘听了去,说不定就要把我逐出师门。”

    一群汉子连忙低头,各自讪讪的打个哈哈。

    谭笑沉吟一下,突然道:“你们也跟我一齐下去,站在道路两旁候着,我方才听我师尊的语气颇有深意,今天说不定能给我们谭家一个机会。”

    众人登时大喜,连忙催促谭笑赶紧过去。

    谭笑下意识的整理衣衫,随即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朝着下面一跃,几个喘息的功夫到了马车边。

    她这一番动作迅若脱兔,先让五百个骑士齐声喝彩,顾天涯感觉脸上有光,忍不住也夸赞了一句。

    此时恰有一阵山风吹来,吹动谭笑衣角飘飘轻荡,少女乖巧的站在那里,宛如一朵优致淡雅的小花。

    马车之内的郑观音透过窗户观瞧,忍不住低语一句道:“好美的一个丫头,不愧是三妹夫的弟子。”

    杨氏也凑到车窗边缘,透过窗户好奇的向外偷看,忽然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语带警惕的道:“这丫头怕是有十六岁了吧,只比三姐夫小了一点点。也不知秀宁姐姐怎么想的,我看这个丫头的威胁很大啊。”

    郑观音没好气的瞪她一眼,训斥道:“就你事多,脑子里整天想的都是什么?”

    杨氏连忙吐了吐舌头,表示自己乃是一时失言。

    这是只见顾天涯又招了招手,指着车厢里的孩子们对谭笑道:“你到马车旁边,见一见师弟师妹们,相互行上一礼,再带他们玩耍一阵。”

    谭笑明显一怔,
似是不解顾天涯的意思,然而郑观音却恍然大悟,忍不住点头道:“原来他说的定心丸是这个,他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们他会把弟子和孩子们一样看待。”

    杨氏显然也想明白这个道理,忍不住欣喜的道:“三姐夫做事就是有趣,总是让人感觉眼前一亮。”

    可惜两个妯娌话未说完,猛见谭笑缓缓摇头,竟然忤逆顾天涯的命令,道:“师尊,只带他们玩耍行不行?我是这里的地主,可以略尽地主之谊。”

    只愿意带着孩子们玩耍一番,然而却避开相互见礼的不提,隐隐约约之间,似是不愿意承认顾天涯所说的师弟师妹。

    郑观音和杨氏登时一怔。

    顾天涯脸色一沉,语气隐约有些冷意,道:“这才几日不见,你似乎脾气见长了啊。说吧,是何用意?”

    谭笑丝毫不惧他的语气,反而鼓起勇气和他对视,高声道:“我若是今天和他们见了平辈之礼,以后再改的时候颇为尴尬,故因如此,略过不提,师尊你应该知道,我可不愿意一辈子当你的徒儿。”

    顾天涯僵立当场,随即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怒道:“那就今天把你逐出师门。”

    谭笑仍是毫不畏惧,大声道:“半个月之前,我收到师娘一封书信,师尊你莫要逼我,信不信我当场把师娘的意思说出来。”

    顾天涯被憋的闷哼一声。

    谭笑则是得意的眉花眼笑。

    她故意气了师父一场,可不敢真的让师父下不来台,这个聪慧如狐的少女陡然跳上马车掀开车帘,对着里面的孩子们柔声发出邀请,诱惑道:“想不想看看山里的野狼。我带你们抓几只玩玩去。”

    孩子们又是渴盼又是害怕,纷纷小心翼翼的看向自己母亲。

    郑观音和杨氏齐齐点头,不但不阻拦反而各自鼓励一声,道:“去玩吧,但是不准哭闹。”

    几个孩子登时欢呼起来。

    很快都被谭笑抱下了马车……

    顾天涯在一旁冷冷提醒道:“别忘了另外几辆马车,也有几个孩子需要照顾,你既然要带着他们去玩,那就要对所有孩子一视同仁。”

    谭笑似乎有些得意,冲着顾天涯眨眨眼睛,故意问道:“我以什么身份带着孩子们去玩呢?”

    顾天涯偏不让她如意,冷哼道:“你自己刚才说了,要尽地主之谊。”

    谭笑顿时气的一跺脚,领着孩子们气呼呼的走了。

    但她表面像是生气,其实严格遵从了顾天涯的意思,果然又去其它几辆马车旁边,很快把十一个孩子全都领去玩耍。

    直到这时,李建成才从一辆马车中露出脸庞,这位大唐的隐太子一脸深意,目光灼灼的看着道路两旁的谭家众人,忽然呵呵一笑,问顾天涯道:“你这是准备养一口暗中的刀?”

    在场的谭家众人顿时竖起耳朵。

    顾天涯叹了口气,语气有些伤感的道:“今次玄武门一事,让我突然对人心有些畏惧,天策府那些人,比我想象的更贪婪。我害怕屠龙者成为恶龙,不得不提前做出一些防备……”

    他说着停了一停,目光诚恳看向李建成,又道:“大哥你应该能明白的,我再也不是陪着母亲过苦日子的黔首黎民。”

    李建成点了点头,道:“自从你娶了秀宁那一刻起,你已踏足这个世间最大的利益旋涡。哪怕你自己不愿意去争,但是别人也会认为你肯定要争。就像我和世民一般,始终逃不开底下人的利益驱使。”

    顾天涯遥遥看向天际,望着一片晚霞出神,忽然叹了口气,语带深意的道:“昭宁的娘子军不太适合做坏事。”

    李建成目光悠远,看着道路两旁恭敬而立的谭家众人,道:“所以我才说你准备养一口暗中的刀。”

    轰隆!

    一千多个谭家暗族忽然全体单膝跪地,大声道:“情愿赴汤蹈火,追随顾家之主。”

    不远处的小山丘上,谭笑陡然回头向这边看来,山风徐徐吹拂,少女笑的如同山花一般璀璨。

    李建成呵呵而笑,悠悠然的道:“这个丫头很不错,秀宁帮你选了一个好帮手。我方才听的很清楚,秀宁在半个月之前给这个丫头写过信。至于信的内容么……”

    李建成说到这里故意一停,明显打趣的冲着顾天涯眨了眨眼,笑道:“我做哥哥的岂能猜不透妹妹的心思。”

    顾天涯面色有些发红。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师父睡徒儿,这事传出去要被人笑掉大牙啊。

    幸好也就在这时,嫦娥从另一辆马车中钻出,这丫头先是伸了个拦腰,随即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远远的问道:“哥,咱们今晚在这里扎营吗?”

    顾天涯还没来得及回话,一群谭家暗族连连出声,语带渴盼的道:“山寨里随意可以弄出酒席,但求顾先生能够歇息一晚。妇孺们时常采摘山货,可以让大家尝个新鲜。”

    这话本是讨好之语,然而顾天涯却微微一怔,他下意识看向这些汉子,若有所思的道:“你们山里还有妇孺?”

    ……

    ……二合一章节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