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七十章 【我师尊的练兵之法】

    砰的一声闷响。

    紧跟着有人惨叫出声。

    几百个汉子看的心惊肉跳,目光看着躺在地上的汉子,那汉子的其中一条腿已经断了,但是行刑者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反而再次高高举起棍子,准备再一次重重砸下去。

    终于有人小心翼翼出声,语带求情的道:“大小姐,您饶了谭十九吧。他已经断了一条腿,再断一条的话人就废了。”

    “一条腿和两条腿有区别吗?是谁给他的胆子敢反抗我命令?谭三叔,你看起来似乎也不太愿意听我的话……”

    “不不不,大小姐,我们不是想要反抗命令,主要是想不通这件事啊。咱们谭家乃是绿林出身,几十年来一直分为明族和暗族,明族洗白,住在县城,暗族为匪,隐在山中。每当盛世之时,明族用家里的收益支持暗族,到了乱世之节,则是暗族通过掠夺保证家族绵延。但是不管盛世还是乱世,谭家永远只有一个家主,这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是家族能够屹立不倒的根基,所以,大家伙绝对不敢忤逆你的命令。”

    ……

    山风吹拂,衣衫轻荡,女徒弟谭笑面色平静站在山坳口处,静静听着家里的老人向她诉。

    不远处的空地上,几百个汉子昂首而立,姿势整齐划一,像极了后世的站军姿,不准动,不准挪,就那么老老实实站在那里,任凭秋老虎的毒日晒得汗水岑岑。

    地上那个被打断腿的汉子已经不敢哀嚎,只敢强忍着疼痛发出一两声闷哼,但他双目死死盯着谭笑,似乎想要明白自己为什么挨打。

    可惜谭笑压根不看他一眼,反而目光悠悠看向远处的天际,淡淡对刚才说话的谭三叔道:“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谭三叔是一个体格魁梧的中年汉子,然而面对谭笑之时并不敢太过桀骜。

    只见他先是看了一眼地上的汉子,随即叹口气道:“笑儿啊,大家真是想不通,这三十里范围的丘陵地带,乃是咱们谭家拼命打下的财富,祖辈们为了占据这三十里的地盘,几十年来死了最少得有两三百口人,好不容易才把其它绿林赶走,成为咱们谭家独自享用的地域。”

    他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咱们虽然是匪,但是同样也在种地,暗族一直住在这里,带着家小们在土里抛食,几十年的心血啊,方才开垦出薄田,这是全族的产业,是家里的根基,等到再有乱世来临,这片地方就是谭家能够活下去的保证。可你,一句话就让大家放弃这里。”

    谭笑仍旧面色平静,淡淡问道:“三叔说完了吗?这就是谭十九不肯听令的原因吗?”

    “不是,并不是!”

    地上躺着的谭十九突然开口,满脸悲愤的道:“我并不是违抗家主命令,我只是想不通你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奇怪。先是让大家放弃这片基业,又让大家去草原苦寒之地当马匪。当马匪我们不在乎,因为暗族习惯了受苦受罪,可我想不明白,你让我们训练这些姿势有什么用?每天只是在太阳底下站着,不准说话不准动弹不准出声。这有什么用啊,把人当成牲口虐待吗?”

    谭笑终于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这是我师尊的练兵之法。是我每天对着他又笑又讨好方才得到的东西。”

    “这算个屁的练兵之法。”

    谭十九更加悲愤,几乎像是吼着出声,道:“我们早就听说了,顾天涯是个烂泥腿子出身,他有个屁的本事,他只不过攀上个公主而已。”

    谭笑目光直直看着他,突然冷冷的对行刑之人道:“谭五叔收了惩罚吧,谭十九已经不配再挨打,从今天开始,他不再是谭家的人。”

    这是逐出家门的意思。

    地上的谭十九登时呆住,一时竟连断腿的剧痛都忘了,但见这汉子满脸苍白,仿佛听到了世上最为凄惨的事。

    他双目闪现恐惧之色,口中早已不敢嘶吼咆哮,而是浑身颤抖着开声,连连道:“我要接受惩罚,你不能停了我的惩罚。我要挨打,我要挨打……”

    喊声里,发现谭笑不为所动,他连忙把目光看向行刑之人,眼泪哗哗的往外涌出,面色惊恐道:“五叔,五叔,你打我啊,求求你快打我啊。把我另一条腿也打断,让我受完大小姐的惩罚。”

    然而行刑之人缓缓放下棍子,没敢忤逆谭笑刚才下达的命令。

    谭十九顿时变得绝望,整个人像烂泥一般没了气力。

    方才他挨打之时,哪怕腿被棍子打断,但他意志丝毫不坠,实实在在是一条汉子。

    然而只因谭笑一个命令,他瞬间像是被人打断了脊梁。

    人的心气一旦没了,几乎和烂泥没有分别。

    他被逐出家族了。

    这个时代太过艰难,想要活着就得抱团取暖,若是他被逐出家族,就得带着老婆孩子滚蛋,从此沦为孤零漂泊之人,全家人活的凄惨无比。

    谭笑忽然走到他身边,一双妙目盯着面色变成麻木的谭十九,道:“如果我不说原因,也许你一辈子都会不服,那么,我让你听个明明白白……”

    谭十九像是痴呆一般,目光呆滞的躺在地上望着她。

    然而谭笑心肠很硬,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波澜,只是慢慢开口道:“首先,是这片地域的问题。你们都以为这是谭家占据的基业,是祖辈们牺牲了两三百条人命才打下的东西。这个想法并没有错,错只错在你们认不清现实。”

    少女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乱世之年,这地方随便咱们怎么占,不管是开垦荒地也好,又或者种植粮食也罢,哪怕一亩地只能出产十斤粮食,但是十斤粮食全都是咱们谭家的财富。
不需要缴税,没人敢来抢,所以,大家才会把这个地方当成基业。但是,那是以前。”

    谭笑说着又是一停,语气稍微变得柔和一些,她目光看向在场所有人,幽幽的道:“隋末大乱已经过去,大唐的根基正在不断稳固。虽然河北道还是很乱,但是终究会有一天变清平。这时候如果再占着三十里地域,就会成为整个谭家灭门的祸端。因为,自古以来的盛世不允许有匪。一旦咱们谭家惹动朝廷剿匪,暗族这一千来人能抗住多少大军?”

    谭十九像是回复一些心气,忍不住争辩道:“谭家人人练武,一个人能打三个。以前大隋盛世的时候,也曾有大军过来剿匪,然而我们祖辈跟他们拼命,逼的剿匪大军全都撤离。”

    “是吗?”

    谭笑冷冷一笑,看着他道:“可是你只知其一,根本不知道其二,让我这个家主告诉你吧,当年大隋之时的剿匪并不是因为谭家祖辈敢拼命,而是,谭家有一个祖叔乃是朝堂里一个大人物的家奴。如果没有那个大人物的庇护,谭家在隋朝那一次剿匪之中早就没了。”

    谭十九躺在地上目光呆滞。

    不远处几百个站军姿的汉子眼中发怔,明显大家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隐秘。

    这个隐秘,像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抽在了谭家无数人脸上。

    原来大家一直引以为豪的武勇,竟然是这么的可笑而不值钱。原来谭家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只是因为当年一位祖叔靠上了大人物。

    所谓的绿林大豪之家,竟是祖辈们卖身为奴才换来的。

    这时忽听脚步声响,一个魁梧无比的中年汉子从山坳里走出,在场所有人全都心里一惊,就连谭笑都忍不住轻声喊了一句,上前行礼道:“父亲,您怎么出来了?”

    中年汉子直接挥手打断她,沉声道:“你现在是谭家家主,不可以向我行礼。”

    说完之后,越过谭笑走向众人,目光先是看了一眼地上的谭十九,随即缓缓扫视那在场的所有人,道:“家主的智慧比我们所有人都高,她做出的任何决定都是为了谭家。诸位兄弟,诸位子侄,我知道大家心里不痛快,因为家主的决定让我也很不痛快,但是,我不痛快也得听,因为,我不如家主想的远……”

    他显然威望极高,几句话就让所有人低头,这时他才再次看向谭笑,温声道:“家主,你继续给大家说说。”

    谭笑点了点头,缓缓上前两步。

    这次她脸上较为柔和,声音也透着一些亲情之意,幽幽叹息道:“我做出的这些决定,也许无论怎么解释你们都难以明白,那么,我用一句老话给大家做个解释。”

    中年汉子明显是想配合她,故意开口问道:“是哪句老话?”

    谭笑看向众人,缓缓道:“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怔。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中年汉子肃重点头,像是有感而发的道:“是啊,穷不与富斗,比如咱们五阳县里,哪个穷人敢和谭家作对?一旦惹上谭家,随便就能让他们全家去死。同样的道理,咱们谭家是富豪之门,但是咱们若是对上官府,只需要一次剿匪就得灰飞烟灭。官是什么,官就是权,手握杀人之刀,可以堂堂正正的杀人。”

    他说着微微一停,忽然抬手指着谭笑,沉声又道:“而咱们家主的那位师傅,就是那种手握杀人之刀的人。”

    说到这里又是一停,随即做出最后的补充,面色肃重的道:“而且是最锋利的那把刀。”

    ……

    ……第1更到,3300字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