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六十七章 【顾家虎宝宝,生来做国公】二合一

    朝堂之上,要有封赏。

    这是胜利者摘取果实的时刻。

    但是天策府众人想要封赏之前,先得把李世民这块牌子顶起来,这就好像后世在公司里上班的人,企业的盘子一旦大了也会蝇营狗苟,肯定有派系,肯定有争斗,争斗是为了什么呢?说白了都是为了利益。

    比如企业里某一派员工占了上风,那么肯定又想加薪又想升职,可是,不能直接提出来。

    必须先把部门经理推起来,让部门经理升职成为更高层,等到老大的权力增加后,并且薪水也跟着上升,这时候大家才好图穷匕见,顺理成章的跟着捞好处。

    天策府众人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

    无论谁想获得渴盼的利益,都得先把李世民这块牌子顶在前头,自古从龙之功,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拼命,所求为何?不就是这个吗……

    ……

    此时朝堂之上,开始宣读第一份圣旨。

    唐初之时的圣旨,尚没有后面朝代那般不要脸,开头根本不会写什么‘奉天承运’,直接就是干巴巴的一个‘勅命’。

    又因为圣旨要通过门下省传布天下,所以在圣旨的开头处会有‘门下’两个字。

    “勅命,门下,今有秦王李世民,凡军国重务,用人行政大端,未至倦勤,不敢自逸。绪应鸿续,夙夜兢兢,仰为祖宗谟烈昭缶,付托至重,承祧行庆,端在元良……”

    这种封赏类型的圣旨,第一段基本都是夸赞的话,可以理解为吹牛逼,其实写的东西看不看都一样。

    真正重要的是接下来一些话。

    天策府众人强忍激动,摒气凝息的听着圣旨继续诵读。

    “……为宗室首嗣,天意所属,兹恪遵初诏,载稽典礼,俯顺舆情,谨告天地,宗庙,社稷,授以册宝,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繁四海之心……”

    终于成了!

    天策府几十号人心潮涌动,脸上现出按捺不住的狂喜。

    这一份圣旨,并不是李渊的传位诏书,而是把李世民封为皇太子,从此正式成为大唐江山的合法继承人。【注:历史上也是如此,玄武门事变之后李世民并没有立刻当皇帝,而是当了一段时间太子,然后才接受李渊的禅让。】

    当然了,谁都知道这只是走个过场。

    实际上李世民已经大权独揽。

    因为圣旨最后一段话写的很明白。

    “朕疾患固久,思一日万机不可久旷,兹命皇太子持玺升太极殿,分理诸政,抚军监国。百司所奏之事,皆启皇太子决之。”

    这段话很容易理解,就是说李渊自认身体有病,干不了太操劳的工作,所以让李世民这个皇太子帮忙。

    从此以后,大唐所有的事情都由李世民说了算。

    谁都知道这是借口。

    但是不妨碍李世民大权独揽。

    除了还没有坐上龙椅,其它都和皇帝一模一样。

    “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武德七年八月。”

    第一份圣旨的诵读自此完结。

    ……

    此时整个朝堂,矗立着几百个官员,世家一系的官员强忍怒气,天策府一系则是皆大欢喜,突然一起行礼唱喏,大声道:“吾等拜见大唐皇太子。”

    李世民静静站在朝班的最上首,一张平静的脸庞看不出是喜是怒,不远处的龙椅之上,李渊同样面色古井无波,父子两人看着百官朝拜,眼中隐约都闪过一缕冷意。

    唯有李家之人才明白,天策府这些人想要的是什么。

    他们明着是想李世民当皇帝,实则是想要那份从龙之功……

    所以,李渊很快让人诵读第二份圣旨。

    “封,长孙无忌,赵国公,食邑三千户,从一品……”

    “封,房玄龄,梁国公,食邑三千户,从一品……”

    “封,杜如晦,濑国公,食邑三千户,从一品……”

    “封,高士廉,申国公,食邑三千户,从一品……”

    “……”

    一个一个名字念出,赫然全是国公之位,这还只是文臣,转眼之间已经封了七八个。

    紧跟着就是武将。

    开国国公,鄂,尉迟敬德。

    开国国公,卫,李靖。

    开国国公,宿,程咬金。

    开国国公,褒,段志玄。

    开国国公,夔,刘弘基。

    开国国公,谯,柴绍。

    开国国公,郧,张亮。

    ……

    又是一个一个名字念出,这次封的国公更多,并且全都是开国国公的封赐,属于同等封爵之中见人大一级的品秩。

    武将们城府比不上文臣,基本上个个都是难掩激动,将军百战死,博取万户侯,大家拼命了这么久,终于算是得到了想要的利益。

    至此,天策府众人瓜分胜利果实完毕。

    但是谁也没想到,李渊又拿出一份圣旨,慢悠悠的道:“朕,还有一份封赏。”

    众人都是一愕,随即好奇起来。

    尤其天策府诸人,更是难掩激动,大家只以为李渊还有更大的封赏,许多武将忍不住变得喘息粗重。

    哪知内侍打开那份圣旨之后,只念了一句就让所有人呆立当场,无论天策府众人还是世家一系的官员,大家全都不知道圣旨里写的名字是谁。

    “封,虎宝宝,檀州公,采一万户,食实邑一万。爵位世袭罔替,传承百代不削,大唐不灭,与国同休……”

    嘶!

    满场倒抽凉气的声响。

    这个封赏实在太惊人了,超过了普通王爵的位格。

    虽是国公之位,直接挂名檀州,这是以一州之域作为封地,完全盖过了天策府诸人的封爵。

    刚才众人所封国公,仅仅只是挂了个古字地名,但是并没有给予封地,食邑也只有三千户。

    并且这个食邑乃是虚的,纯粹是加个名头好听而已。

    可是这个虎宝宝的国公位不同,光是封地就有一州之域,不但有真实的封地,而且还有食邑一万户,圣旨里写的很清楚,这一万户乃是实食邑,这可不是虚封,而是实打实的一万户人。

    这还只是封地和食邑。

    关键是后面的一项封赏。

    爵位世袭罔替,传承百代不削,只要大唐不灭,那就与国同休。

    ……

    满朝文武百官,无不震撼当场,尤其是天策府众人,此时更是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

    他们刚刚摘取了胜利果实,正在为自己的封爵而狂喜,哪知突然发现,自己的封赏跟别人比起来提鞋都不配……

    世上之事最怕对比,一旦对比就会感觉不满。

    但见长孙无忌缓缓走出,拱手朝着李渊微微行礼,故作好奇问道:“敢问陛下,这位虎宝宝是谁?不知建立何等功勋,竟能被陛下如此厚赏。


    李渊面色淡淡,似乎充耳不闻,只是眼中一抹冷意,隐约还有一些嘲讽。

    长孙无忌心中一凛,忽然郑重弯腰下去,这次他行礼极其庄重,恭恭敬敬没有任何纰漏。

    他行礼之后再也不问刚才的封赏,而是轻叹一声慢慢回退到朝班之中。

    显然他已经明白了这份封赏的含义。

    但是武将们明显没有想通,眼见七八个人齐齐站出身来,分明是想仗着玄武门大胜之威,准备问一问这个古怪封赏的主人是谁。

    哪知也就在此时,终于听到一直寂静无声的李世民开口,缓缓道:“任何人,不准攀比这份封赏……”

    语气很坚决,甚至带冷意。

    武将们登时驻足,几乎想也不想就退回原地,虽然他们心中还是不解,但是没人敢再表现出不服。

    李渊突然从龙椅上站起,目光扫视整个太极殿的朝臣,足足良久之后,这位大唐的开国皇帝叹息出声,语带深意的道:“朕累了,想歇歇……”

    忽然目光看向李世民,微微点头示意道:“二郎,你好好干。如今你已经是太子,自应当子承父业。”

    这话一语双关,谁都听出其中深意。

    一朝天子一朝臣,属于李世民的时代来临了。

    世家一些的官员们心中悲凉,隐约生出一股英雄末路的落寞,而天策府众人则是心潮澎湃,他们已经急不可耐的想要执掌权柄。

    李渊霍然转身,龙行虎步而去,朝堂上的那位内侍高声而喊,语带悲愤的道:“陛下退朝,百官自去。”

    数声高喝之后,李渊身影渐渐消失,这时李世民方才转身,面色平静的走出太极大殿。

    他也走了。

    自始至终竟然没和任何人打一声招呼。

    大殿里的天策府众人先是一怔,随即想要抬脚跟随而上,哪知房玄龄轻轻咳嗽两声,语带暗示的道:“朝会已毕,各自归家,诸位同僚,咱们明日相见了……”

    说完之后,竟也出门离去。

    随即,又有长孙无忌叹息一声,似是目光扫视众人,最终却选择一言不发。

    他也离开大殿而去。

    反倒是世家一系的官员们连连冷笑,突然有人道:“这个檀州国公封的好啊,打了一些宵小之辈的脸,这位小国公横空出世,替我们出了好大一口恶气,须得好好谢谢人家,须得大礼送去庆贺,哈哈哈哈,应该送礼……”

    上百个官员长笑之间,呼朋引伴出门而去。

    但是等到出门之后不久,忽然又一齐回望大殿里的天策府众人,仿佛挑衅般道:“你们竟然不服这个封爵,你们连虎宝宝是谁都不知道吧?哈哈哈哈,原来这就是号称重情重义的天策府。”

    再次大笑,终于离开。

    至此,太极大殿之中只剩下天策府的一群武将,另外还有一部分文官,个个面色带着铁青。

    武将们面面相觑,有些精明之辈显然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比如程咬金等人,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

    但是也有一些武将茫然不解,所以不由自主的想问个清楚。

    比如夔国公刘弘基,这货满脸好奇的凑到程咬金身边,低声问道:“老程你跟我说说,这里面到底什么道道?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全都这样,那个被封为檀州国公的虎宝宝是啥来头。”

    说着不等程咬金回答,自顾自又提出问题,抓耳挠腮又道:“还有还有,他凭什么封赏这么厚?不但独享一州之地,而且食邑一万户人,这简直不能算是国公爵位,这分明是王爵才有的资格……”

    老程看他一眼,苦涩叹息一声,道:“你问他什么来头?”

    “对啊,怎么了?”刘弘基瞪着好奇的大眼,旁边一群武将也挤了过来。

    哪知老程竟然不做回答,反而再次又道:“你问他凭什么有这个资格?”

    刘弘基感觉被人捉弄,登时面色不悦的道:“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要卖关子,大不了我回家问我媳妇,我媳妇肯定能琢磨出这里面的道道。”

    “唉!”

    老程猛然又叹息起来,突然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徐世蹟,道:“你们去找徐世蹟解惑吧,俺老程在这件事上不方便说话。”

    “为啥?”

    “没为啥,俺老程有愧于那一家人。所以做个闭门葫芦,对于此事不做表态。”

    程咬金面带愧疚之意,突然朝着众人拱了拱手,道:“诸位兄弟,老程先回去了。想不到虎宝宝已经出世,程家无论如何也得备上一份厚礼,哪怕人家不要,厚着脸皮也要送过去,否则的话,天下人都要戳我程家的脊梁。”

    “喂喂喂,程匹夫,你跟大家伙儿说清楚再走啊,为什么你们程家要去送礼。”

    “去问徐世蹟,去问房玄龄,问长孙无忌也行,问杜如晦也罢,总之你们不要来问我,老程在这件事上没脸了。虎宝宝出世,我程家竟然事先不知,唉,丢人丢大了,羞愧难当啊……”

    老程满脸苦涩的走了。

    ……

    大殿里的武将们面面相觑,无奈只能凑到徐世蹟那边,再次好奇问道:“徐世蹟,你给大家说说。”

    徐世蹟到时比较干脆,UU看书 www.uukanshu.com直接点点头表示同意。

    然后,他负手走到大殿门口,目光遥遥看向北边的天际,缓缓道:“你们好奇虎宝宝什么来头,我只说一句大唐虎女之子。你们问他凭什么封赏国公,我只回答一句大唐有一半天下是他母亲打下来的,诸位同袍,现在明白了吧?”

    在场武将先是一怔,陡然全都反应过来,下意识脱口而出道:“娘子军大帅,平阳公主。我的老天爷,那个虎宝宝是平阳公主的孩子……”

    徐世蹟郑重点头,语带肃重的道:“若是论及战功赫赫,整个大唐谁敢不服她?咱们秦王殿下建立了同样的功勋,凭着功勋成为了执掌天下的九五之尊,那位公主功勋不弱于殿下,她的儿子封个国公理所应当。”

    在场武将下意识点头,齐齐道:“顾家虎宝宝,生来做国公。”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