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五十二章 【厚黑之术,顾天涯懂】二更

    卢仁朂缓缓走上前来,先是拱手朝着顾天涯示意,这才彬彬有礼继续说话,但他并没有躬身塌腰的示好。

    他道:“顾驿长若想宽恕这些部曲,眼前有两个办法可以采用,其一,是以家主之命宣告宽恕,但是这样做会有不妥,等于推翻了你那位家臣的决定……”

    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家臣乃是一个家族最为忠诚的骨干,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要推翻家臣的决定。所以,顾驿长应该选第二个办法。”

    “第二个办法是什么?”

    “你拿起这位部曲背负的荆条,在众目睽睽之下责罚于他。”

    “只有这两个办法么?”顾天涯眉头皱起。

    卢仁朂叹了口气,道:“第三个办法是驱逐那位家臣和这些部曲,在下认为顾驿长肯定不会选这个最严苛的办法。”

    ……

    顾天涯目光看向于他,突然道:“敢问阁下何人?”

    卢仁朂再次一拱手,语带深意的道:“昨天的卢氏公子,今日的卢氏叛徒,我名卢仁朂,久闻顾驿长大名。”

    “卢氏公子?仁字辈?”

    “呵呵,半年之前有个卢照云,想必顾驿长还曾记得,卢照云算是我的子侄,属于范阳卢氏的年轻一辈。”

    “阁下的年纪看着也不大。”

    “我辈分很高,乃是嫡支继承人……”

    “可你刚刚才说过,你是范阳卢氏的叛徒。”

    “大祸临头,鸟兽易散,座位一个想要乞命苟活的人,就是有再大的家业也不愿意继承了。人能活着,才是最大的福分。”

    “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呢?”

    “顾驿长不用急着听懂,您可以先处理眼前的家事,在下既然叛出家门,就没打算遮遮掩掩,倘若顾驿长有心听闻,在下会把一切告知于您,只不知,顾驿长愿不愿意给个机会。”

    “好!”

    顾天涯缓缓转过身来,突然大踏步走到燕九面前。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责罚燕九之时,却见顾天涯猛的将燕九身上的荆条全部扔掉。

    然后,顾天涯缓缓吐气开声,一脸肃重的道:“曾经你喊我顾兄弟,后来你喊我顾先生,三日之前,你质问于我,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冒犯和忤逆,但我却看到了娘子军的忠诚,你们是我妻子的兵,忠诚已经刻在骨子里,我顾天涯,想要你们保留这份忠诚……”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陡然语气变的坚定,大声道:“从今天开始燕九逐出家门,他再也不是顾家的部曲私兵。”

    众人皆是一震,谁也没想到他竟然选了第三个办法。

    燕九面色苍白,整个人跌坐地上,却见顾天涯看向其他兵卒,再次大声道:“你们也一样,全都逐出门。”

    昭宁心里一急,下意识脱口而出道:“天涯……”

    哪知顾天涯猛一挥手,转过身来看着昭宁,语带深意问道:“娘子军有那么多人,你能强逼着每一个人都尊重我吗?”

    他不等昭宁开口,自己反而叹了口气,有些萧索的道:“我并非他们的大帅,他们是因为你才看得起我。昭宁,咱们夫妻两个过日子就行了,你没必要逼着所有人都敬重我。真正的尊敬,得是发自于心。我尚未作出让他们折服的事,紧靠着你和马三宝的逼迫是不行的……”

    昭宁欲言又止,好半天后突然缓缓点头,柔声道:“我错了。”

    众目睽睽之下,她竟然挺着大肚子屈膝弯腰,给顾天涯行礼道:“夫君,莫要生气。”

    顾天涯急忙上前扶起她,摇头道:“我没生气,你这么弯腰下去小心动了胎气。”

    “也别心寒。”

    “我心寒个啥啊?娘子军是你的兵,可他们不是我的兵。”

    “天涯,你能不能先别去五阳县,你留下来多陪我几天行不行,你这个样子,我感觉害怕。”

    “这……也好。”

    “燕九他们其实很尊重你的,这些兵卒最喜欢的就是在夜校里听你讲课。”

    “所以我和他们应该算是亦师亦友,但是不太适合成为家主和家丁。昭宁,你把他们重新收回军中吧。”

    “行,我让他们回归娘子军大营,把你今天的举动告诉所有将领。免得再有人犯错,惹得你心中酸楚。”

    “你看看,又胡来。自古兵卒之忠,忠的乃是主帅。娘子军是你建立的,他们忠诚的是你。”

    “你真的没有感觉难堪?”昭宁明显还是有些不放心。

    ……

    顾天涯很是无奈,只能俯身贴饵低语,轻声暗示道:“夫妻本是一体,你手握大权和我手握大权有何区别?”

    昭宁何等聪慧,顿时妙目一闪。

    顾天涯声音更低,又道:“记住了,娘子军以后只忠心你一人就行。自古将令不出二门,否则容易出现纰漏。”

    昭宁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忽然气呼呼瞪了顾天涯一眼,道:“原来你从一开始就在演戏,你刚才差点把我吓个半死。脸厚心黑,原来你学过厚黑术……”

    昭宁终于想起来,顾家传承着无数的典籍,其中有一本厚黑术,里面的权谋之道不啻于帝皇之术。

    顾天涯嘿嘿两声,低笑调侃道:“我又不傻,没必要去争那些虚荣的尊敬,我只需要牢牢抓住我的媳妇儿,天下间有谁胆敢小觑我这个泥腿子。夫凭妻贵,何其乐哉。当初被你老牛吃嫩草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我这辈子绝对会幸福。”

    这话已经是床笫之间的挑逗之语,然而昭宁却被他哄的心花怒放。

    夫妻二人窃窃私语,外人看了却以为顾天涯在安抚昭宁,燕九等人感激莫名,上百个汉子全都眼圈通红。

    突然大吼出声,一齐仰天盟誓,厉喝道:“天下之人敢有辱没顾先生者,吾等穷极一生必杀之。”

    昭宁像是被众人感动,叹口气道:“今日之事,暂且看在天涯面上揭过不提,尔等重新回归军中,依旧是我李秀宁的同袍兄弟。”

    众兵卒大喜过望,忍不住道:“能不能继续在顾家村驿站驻守?”

    哪知昭宁突然看向西边的代州方向,语带暗示道:“你们毕竟犯了错,必须有战功才能补过。所以……”

    燕九等人轰然起身,大声道:“吾等即刻回归大营,随时等候大帅的帅令。不惜血洒疆场,也要将功折罪。”

    昭宁缓缓点头。

    不远处的卢仁朂看的头皮发麻。

    在他身旁,谢氏心惊肉跳,低声道:“夫君,秀宁她真的要征伐梁师都。”

    卢仁朂叹了口气,道:“范阳卢氏勾结梁师都,这场兵戈怕是躲不过去了。”

    他忽然再次上前,拱手对着顾天涯一礼,语带暗示的道:“顾驿长,可否借一步说话?在下有些隐秘,想要告知一二。”

    他生怕顾天涯不肯重视,忍不住又补充一句,道:“此事关乎梁师都……”

    哪知顾天涯缓缓摇头,然后伸手一指昭宁,大有深意的道:“我只是个七品驿长,我妻子才是娘子军大帅。”

    卢仁朂微微一怔,随即只觉满嘴苦涩,道:“顾驿长似乎猜到在下会有所求。”

    顾天涯呵呵而笑,语带所指的道:“范阳卢氏豪门大阀,阁下叛门而出乃是一计重重耳光,只要你活着一天,范阳卢氏就会颜面无存,所以,这对于你来说乃是不死不休之局。可你仍旧叛门而出,显然认为卢氏会有大祸。但是在大祸之前,卢氏毕竟还是卢氏,而你则是无根浮萍,需要寻找靠山保命,我这么说,不知道对不对……”

    卢仁朂深深弯腰一礼,UU看书 www.uukanshu.com道:“久闻顾先生洞察人心,今日方知传言非假。不错,在下确实想要找个靠山。”

    说着一脸郑重,无比诚恳的道:“在下想找的靠山就是顾先生。”

    顾天涯面色平静,笑问道:“我只是个七品驿长,你认为我能罩得住你吗?”

    卢仁朂毫不迟疑,满脸肃然的道:“能!只要您愿意。”

    顾天涯深深看他一眼,突然面色也变得肃然起来,道:“那就要看你想说的隐秘够不够级别了。”

    “在下可以保证,顾先生绝对想听。”

    ……

    ……第2更到,今天7000字。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