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四十七章 【玩计策?我顾天涯也行】2合1

    昭宁这次真的是又羞又气,怀孕的女人一旦羞愤很容易发火。

    轰!

    顾天涯亲眼看见,一张桌子被扔出大门,这还是昭宁首次在他面前显示武力,六七十斤重的桌子直接扔出三四丈远。

    这距离可不近了,搁在后世得有十米之多,能把一张桌子扔出十米,精神小伙也没这么大的力量。

    扔桌子还不算完,因为这只是暴怒之下的一种发泄。

    但是昭宁明显没能泄完火气,她劈手从燕九手里夺下一把刀,然后刀锋一挥,转身便往外走,口中斥喝一声,怒意冲天的道:“你们都是死人吗?跟着本帅一起走……”

    满屋子众人瑟瑟发抖,无人敢在这时候发出声音。

    这一刻,娘子军大帅的威风展露无疑。

    顾天涯眼角抽搐,上前一把抱住昭宁,道:“你这是要干啥?”

    昭宁面色铁青,暴怒道:“我要点起兵马,带人砍死梁师都,我从十四岁开始,就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说着俏脸更怒,目光看向众人,陡然再次一声斥喝,厉声道:“自古主辱臣死,你们死是不死?如果不想去死,就跟着本帅去把梁国打下来。”

    轰隆一声。

    燕九等人齐齐挺身,霎时间杀气腾腾,咆哮道:“杀。”

    顾天涯哭笑不得,只能使劲抱着自己媳妇,连连劝慰道:“你能盯上别人家的地盘,难道不允许人家盯上你的地方吗?咱们又不曾吃亏,你何苦这么大火气。”

    昭宁在他怀里挣扎几下,可惜却被顾天涯死死抱住。

    她不敢动作太大伤了顾天涯,但她实在压不住心头怒火,咬牙道:“倘若他们领兵来攻,我即使战死也毫无怨言,可他们坏了规矩,不该用这种阴狠手法,战阵上的事情,就该战阵上解决,可他们,想用计……”

    她突然眼圈一红,像是浑身被抽干了力气,眼中含泪道:“一旦我吃了有毒的蘑菇,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原来这才是她真正暴怒的原因。

    顾天涯叹了口气,温声再劝道:“自古两军相争,彼此各施诡计,只要能让对方死,什么计策都能用,你犯不着发这么大的火,咱们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就是了。”

    然而昭宁压根不听,陡然转头看向屋中众人,厉喝道:“我被拦着走不脱,你们也被拦着了吗?”

    燕九等人先是一怔,随即明白这话什么意思,但见几十个悍卒轰然抬脚,霎时间冲出屋子之中,人人面带杀气,眼中尽是森然。

    又见小青小柔同样杀气腾腾,突然朝着大门方向奔去,看那俏脸寒霜的架势,不用说也是要去点起兵马。

    真要和梁国干仗了。

    顾天涯又惊又急,连连喝止道:“我看你们谁敢?”

    可惜燕九等人毫不停留,跟着小青小柔不断往外走,突然燕九转身回头,弯腰对他双手抱拳,语气肃然的道:“顾先生,主辱臣死,而现在,您还不是我们的主公。”

    言下之意不说自明,他们的主公一直是昭宁。

    顾天涯登时一怔,随即怒火冲天,厉喝道:“我不是你们主公,但我是你们主公的丈夫,自古战阵凶险,我不能看着你们因为怒气而去打仗,这会死很多人,每一个都是军中兄弟。”

    燕九缓缓摇头,一脸无所谓的道:“只要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说法。二十万娘子军尽披甲,岂能看着主帅被人设计陷害。这种奇耻大辱,只能战阵上解决。从今天开始,不是我们死,就是梁国灭,除此之外,别无二途。”

    “你他娘的脑子抽抽了吗?”

    顾天涯怒喝一声,恨铁不成钢的道:“现在是打仗的时机吗?河北道需要的是发展……”

    然而燕九忽然目视于他,淡淡的反问道:“顾先生,是谁给了你发展的机遇?”

    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倘若娘子军的大帅没了,您还能在河北道一展抱负吗?别人已经欺压到头上,你还要躬身塌腰继续隐忍么?您能,我们不能,我们是当兵的人,报仇从来不隔夜。”

    顾天涯微微一怔,随即仰天长叹一声。

    他不再阻拦众人,甚至放开了怀里的昭宁,但他仍旧抓着昭宁的手,目光之中渐渐现出坚毅,他低头看向昭宁,柔声问道:“一定要发泄出这股怨气才行吗?”

    昭宁缓缓点头,郑重道:“我其实并不是发火,而是突然感到了威胁。”

    说着抬头看向顾天涯,幽幽的道:“梁师都乃是一代枭雄,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他既然盯上了我们的地方,那么彼此之间只能活下一个。若是搁在以前,我或者还能和他对峙攻守,但我现在怀了身孕,我不能让孩子有一点凶险,所以,他必须死。否则的话,他下一次再用诡计怎么办?”

    顾天涯点了点头,转头看向门口的众人,沉声问道:“你们呢?也决意如此是吗?”

    燕九以手抱拳,肃然道:“我们是兵卒,没有自己的决意,大帅的意志,就是我们的意志。大帅是我们的主公,她的孩子就是我们的小主公,既然有人让我们小主公面临危险,那我们就让他从这个世间消失。”

    这时嫦娥突然上前,小丫头眼中明显含着杀气,道:“我去走一趟吧,天亮之前提回梁师都的人头。”

    她是超级智子机器人,一人之力可以战将夺旗,如果真去刺杀,没人可以拦住。

    哪知昭宁缓缓摇头,俏脸肃穆的道:“战阵上的事,必须战阵上解决。如果只是杀一个梁师都,并不能解决河北道的威胁,一旦对方群龙无首,反而会更加危险。”

    顾天涯点头认可,沉声道:“所以应该大势压过去,把整个梁国连根拔起才能行,对吗?”

    昭宁稍微迟疑一下,随即放缓语气,轻声道:“灭国之战太难,咱们暂时没这能力,但是至少要打下云蔚代三州,因为这三个州的疆域跟河北道接壤。”

    顾天涯抬头看向西边,缓缓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他突然冲着众人招了招手,沉声道:“你们都回来,听我的命令。”

    燕九等人微微一怔,有些犯难的看向昭宁。

    顾天涯脸色一寒,加重语气道:“如果没人听我的话,那我从今以后再也不说一句话,我知道,我只是个烂泥腿子,诸位都是一时英豪,确实不需要在乎我这个人……”

    这话才一出口,众人齐齐变色。

    昭宁吓得俏脸苍白,双手下意识抓住顾天涯,娇躯颤抖道:“天涯,你别生气。你若是觉得颜面难堪,你可以朝我使劲发火。”

    顾天涯摇了摇头,道:“没本事的人才会胡乱发火。”

    他缓缓扫视众人,沉声道:“今次这个事,咱们必须徐徐图之。但我可以跟你们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我并不是天生苟忍,别人欺负到我的头上来,甚至算计我的妻子和孩子,这种事,我才是最为暴怒的一个人。”

    他说着拍了拍昭宁的手,脸上渐渐现出狠辣的颜色,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既然梁师都喜欢玩阴的,那我就让他尝尝玩阴的后果。他想用有毒的蘑菇害死你,进而引起娘子军上下人心惶惶,这是瞅准了大唐最近的格局,准备趁着天策府和太子府争锋的乱势中取事,兵不血刃,拿下河北,既然他想兵不血刃,咱们也给他来个兵不血刃……”

    昭宁听的一头雾水,茫然道:“不用兵打吗?”

    顾天涯嘿嘿冷笑,忽然转头看向燕九,问道:“云蔚代三州距离密云县有多远?”

    燕九微微迟疑,随即脱口而出,道:“彼此接壤之处,约有两百里遥。”

    “一夜疾驰可否到达?”

    “没问题,完全可以。”

    “那好,你带人连夜奔走一趟,直接去往三州接壤的地方,然后找个显眼之处,把吐博尔和孙茂的尸体挂起来。


    “嘶,这是何意?”

    “挑衅,让对方暴怒。”

    ……

    众人全都不解其意,因为这种挂人尸体的手法看起来有些小家子气。

    燕九明显迟疑起来,下意识问道:“如果对方派兵来夺尸体呢?”

    顾天涯淡淡一笑,道:“当着他们的面,乱刀把尸体剁碎了,然后你们疾驰逃回,注意别被对方围剿了便可。但你们在临走之前需要大喊,让对方明白这两个人为什么死的……”

    燕九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我明白了,这是祸乱敌心,您是故意要让对方得知,梁师都的阴谋被我们揭破才导致两员大将被杀。”

    顾天涯赞许的看他一眼,沉声叮嘱道:“你们连夜出动,最多只能几十骑,所以一定要万分小心,切记不可被对方暴怒的兵马给围住。”

    燕九郑重点头,一脸肃穆记下。

    这时昭宁轻声开口,语带迷惑的道:“吐博尔和孙茂虽然是两州大将,可是你这个挑衅的办法毫无意义,你可能还不知道,梁师都也是个隐忍的人。他或者会在心中含恨,但他绝不会因为恨意做出慌乱之举。”

    顾天涯微微而笑,点头认可道:“能成为一代枭雄的人,岂能轻易被这种办法给激怒。但是呢,我让他心中含恨就够了。”

    昭宁更加迷惑。

    可惜顾天涯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忽然又道:“吐博尔先前说漏了一个事,他们另有一人去了天策府谈交易,你连夜发一个飞禽传书,把咱们这边的事情告知二哥。”

    “这又是何意?”

    “没何意,就是让二哥弄死那个人而已。”

    “然后呢?”

    “以二哥的精明,他肯定能猜到我的用意,所以,他也会派人把尸体挂在云蔚代三州的边界上。”

    “我明白了,这也是挑衅。娘子军和天策府一起挑衅,形成一种双军联合的假象,越是如此,梁师都越不敢妄动,但是,这能有什么用途呢?”

    “呵呵,昭宁你听过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典故吗?”

    “呀,这是攻心之道,你是要让整个梁国的将领人心惶惶……”

    “啧啧,不愧是我的媳妇儿,你已经学会阴谋诡计了哟。”

    ……

    顾天涯打趣的调侃了昭宁两句,忽然负手背后看向西边,缓缓又道:“我们和天策府一起配合,把云蔚代三州的将领尸体挂在边界,这样造成一种两军联合的假象,梁师都摄于压力绝对不敢妄动,但是他的那些麾下呢?心中的苦涩可想而知……”

    昭宁眼睛渐渐发亮,道:“那些人眼睁睁看着同袍尸体被人挂起来,结果他们的主公却不敢点起大军替麾下报仇。时间拖得越久,人的怨气越大。”

    顾天涯展颜而笑,补充道:“我们趁机派出一些细作,在整个梁国境内不断散播消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三员大将是因为梁师都的计策揭破而死,但是梁师都不敢替麾下报仇,将领们渐渐就会生出别样心思。”

    昭宁双手一拍,眼中精光爆闪道:“我现在就去发出飞禽传书,告知二哥让他配合咱们。”

    “等等,不止要给二哥发信。”

    “还有谁?”

    “你且跟我进屋,还有两件事叮嘱于你……”

    ……

    天下风云,突然涌起。

    这时代虽然讯息并不发达,但是上层之间有着飞禽传书,故而,许多大事的消息可以迅速流通。

    次日清晨,天策府中。

    李世民目视在场众人,忽然看向尉迟敬德那边,淡淡问道:“人杀了没有?”

    尉迟敬德起身抱拳,沉声道:“已斩,但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

    李世民长身而起,负手望着西北的梁国方向,淡淡又问道:“你们认为下一步该如何……”

    众人沉默不言,许久才听一个谋士迟疑开口,道:“平阳公主的飞禽传书言辞了了,吾等很难推测出公主的真实意图。”

    李世民呵呵一笑,语带深意的道:“这封信虽然是我妹子所发,但是信中的意图绝不是我妹子能想到的,她不擅长阴谋诡计,那个坏小子才是行家。”

    “殿下要说的到底是什么?”

    “无它,配合一次而已。”

    李世民缓缓转身,目光悠然看向尉迟敬德,道:“你亲自带人跑一趟,去把梁国大将的尸体挂在边界上,嗯嗯,此人是代州将军,那就把他的尸体挂在代州边境。”

    “这……”

    尉迟敬德明显迟疑,下意识道:“挂人尸首,有辱将风。若是传扬出去,怕是会被人指责。”

    李世民淡淡一笑,UU看书www.uukanshu.com道:“光是指责可不行,得让他们暴怒,得让他们感觉屈辱,非如此,不足以成事也。”

    尉迟敬德不再言语,拱手行了一礼转身而去。

    李世民却突然眼中精光一身,看着在场众人道:“传令,天策府派出五万大军向西北逼近,直接越过河东道境内,在梁国代州边境展开挑衅。”

    众人都是一惊,有人站起来劝进,语带担忧的道:“河东道掌控在世家手中,吾等五万大军岂能轻易借道?”

    李世民面色悠然,忽然转身看向长安方向,道:“三日之日,必有圣旨前来,所以这一场出兵,乃是名正言顺的调动……”

    ……

    ……二合一超级大章。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