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四十五章 【能和顾老爹并驾齐驱的人物】2合1

    这世上有些事情很奇怪。

    越是言语翩翩者,越有可能光风霁月,反而越是含羞带者,越有可能跌碎一地眼球。

    女人的欲拒还迎,很多时候只是在善用本钱。

    往往满脸高冷之时,内心才是真的春意萌动。

    这就是所谓的闷sao,稍微好听的词儿叫做老实人办大事。

    ……

    男人也是一个样。

    口花花的时候,未必是喜欢上了女人,偶尔凶狠发火的时候,那很可能是真心在乎对方。

    当然了,这种事不是绝对,需要辩证的看待。

    比如街面上走着一男一女,女的忽然咣当一声撞在树上,咱们先不讨论她为什么会撞树,只谈撞树之后男人的反应会如何……

    如果这个男人上去连连安抚,口中甜言蜜语喷薄而出。“宝贝呀,撞疼了吗?快让我揉揉,心疼死我了。”

    呵呵。

    这一男一女绝非两口子,男人的甜言蜜语未必就是真心。他那些甜言蜜语,很可能就只是甜言蜜语……

    但是如果一男一女走在街面上,女人咣当之声撞在了树上,男人怒而瞪上两眼,大叫道:“你TM眼瞎了,这么宽的道路你往树上装,怎么不撞死你个蠢娘们?”

    这个,绝对是两口子。

    别看男人又吼又骂,但他心里绝对心疼,他表面上也许很生气,夜里很可能静悄悄的给妻子揉伤口,不过么,一般都是妻子睡熟之后。

    如果妻子恰好醒来,发现丈夫在给自己揉伤,女人刚要感动起来,但是男人立马又会嘴硬,冷笑道:“我只是看你撞没撞死……”

    这反而是真心的在乎。

    ……

    顾天涯和谭笑现在就属于言语翩翩的情况。

    女徒弟一直口花花,动不动要和师父困觉,做师父的顾天涯看似被动接收,其实是在悄无声息的化解徒儿尴尬。

    双方都知道,他们这种人不太合适严肃相对,因为两人都是人精,说白了就是腹黑之货。

    如果严肃以待,不由自主就会心生计谋,这样是没法交往下去的,不用两三天时间就得闹蹦。

    谭笑连整个家族都赌上了,完全是自斩一刀的破釜沉舟之举。

    顾天涯不想让这个女子输的太惨。

    双方都知道,彼此之间并不是真正的师徒,严格来说,他们的关系更像是春秋战国之时的主公和门客。

    一方投效,一方接纳。

    投效者靠着能力取得回报,接纳者得了助臂给予庇护。

    但是谭笑是个女子,弄成门客反而容易引人说辞,所以,才选择了拜师。

    其实并非真正的师徒。

    ……

    此时天气越发炎热,天上像是挂了一个大火球,烈日骄阳喷射着毒火,似乎要将整个大地烤焦。

    然而百姓们割麦热火朝天,到处都能听到欢声笑语。

    挥汗如雨之下,是一颗一颗开怀的心。

    她们所求很少,只要有麦子割就感觉是一种幸福。她们看的也不够远,只要看到眼前的田地就觉得日子有了奔头。

    所以黎民百姓活的简单,不会因为很多大事而发愁。

    她们可以不发愁,是因为古往今来总有一些人在默默的努力着。

    这些人或者是因为胸怀苍生,或者是因为想收民心为用,但是不论如何,总是有人在默默的努力着。

    这或者也算是百姓们的一种特殊幸福。

    谭笑悄无声息的走了。

    几乎没人觉察到她的去向。

    未来一段日子,她将会去五阳县的南边,先要理清那里隐藏的流匪,然后派去北方的草原去做马匪。

    在做这些事情的同时,她会把十里范围的荒丘弄成五阳县的属地。

    荒丘不算田地,但能开垦劣田,所以这种夺人田亩的事情,必然会有人站出来阻挠一番。

    那么,就得打。

    这恰是顾天涯交给她的第一份投名状。

    ……

    当谭笑的身影悄然消逝之际,李崇义鬼鬼祟祟的在田埂边上露出了头,原来这小子一直在暗中窥视,只不过他从未站出来阻挠什么。

    直到谭笑离开,他才现身出来。

    这小子才十三岁的年纪,然而已经学会了满脸忧虑,他遥遥望着谭笑离开的方向,忽然对顾天涯小心翼翼出声,道:“师父,您千万可不要犯错误啊。”

    顾天涯看他一眼,打趣问道:“你认为我会犯什么错误?”

    李崇义小脸一囧,支支吾吾的道:“我这个小师妹不是好人,她一直在用女色勾搭你。”

    他忽然勇敢抬头,看着顾天涯又道:“姑父,您不能对不起我姑姑。所以您一定要万分小心,千万别上了小师妹的当。”

    他这次没喊师父,喊的乃是姑父,小家伙一脸庄重,像是要保卫家人安危一般。

    顾天涯有些失笑,伸手指了指田埂示意他坐下说话。

    然而李崇义却摇了摇小脑袋,小脸严谨的道:“如果您实在喜欢她,就把她的事情告诉我姑姑,让我姑姑出面,帮您把她纳妾回去,但您自己千万不要纳妾,这会伤了我姑姑的心……”

    顾天涯终于哭笑不得,走过去狠狠蹂躏小家伙的脑袋,笑骂道:“屁大一点的娃子,你懂什么情情爱爱?”

    “我怎么就不懂了?我家里已经给我订了婚配,再等一年时间,我就可以圆房。”

    “那时你才十四岁吧。”

    “十四岁可以当爹了啊……”

    “这,好吧,似乎自古一向如此。”

    “姑父,你要小心小师妹,我姑姑跟我说过,越是漂亮女人越会骗人。”

    “这话是你姑姑说的吗?她专门让你来监督我?”

    “不是不是,姑姑只说漂亮女人会骗人,但是没有说过要我监督你,是我自己觉得应该监督,免得你被漂亮女人给骗了。”

    “那你相不相信,谭笑绝不敢骗我,而且,她也没有勾搭我……”

    “不可能,我都看见了!”

    李崇义小脸通红,明显是想辩解清楚,他下意识抬手,涨红着脸蛋比划道:“今天早上她帮你妆容,鬼手鬼脚的摸了你好几次,我全都看见了,我只是没出声揭发她。”

    顾天涯哈哈一笑,伸手拍拍他的小脑袋,道:“你放心,她越是如此越不会乱来。”

    说着负手看向远方,语带教诲的道:“她把整个家族都赌上了,属于破釜沉舟不留后路的举动,虽然她一直在刻意表现自己不在乎家族,甚至整天喊着要和家族之人分家,但是咱们应该透过现象看本质,一定要明白她越是如此越在乎她的家。”

    李崇义忍不住点了点头,下意识道:“侄儿也觉得她很在乎她的家。我认为她拜您为师是为了投效。背靠大树,才好乘凉,即可遮风挡雨,又能攀树而爬,所以她是在赌一个机会,想让她的谭家爬的更高。”

    顾天涯很是赞赏,欣然道:“你既然能分析出这些,显然比以前大有进步。”

    哪知李崇义突然开口,道:“但我还是担心她勾搭您。”

    “不会的,这只是她想在我面前表现出无害的举措。她这样精明的女孩,不会有一见钟情的愚蠢,她看似是在勾搭调戏,其实是在向我告知忠诚。”

    “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办法呢?她难道不怕我姑姑打死她吗?”

    “因为她知道你姑姑绝对不会生气,反而会很开心我身边能有个贴身保护。”

    “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你姑姑以前就想这么做。她曾想把小青小柔派在我身边,以备我会被人给袭击刺杀。但是小青小柔需要帮她统领娘子军,同时还要照顾她怀孕之后的生活起居,所以你姑姑才打消念头,但她心里一直惦记这个事。”

    “娘子军里有那么多的悍将,我姑姑完全可以派另外的人做你侍卫。”

    “
那你说派谁合适?燕九吗?马三宝吗?他们是性格粗狂的军人,做事不够圆润细腻,而你姑姑想要的是给我找个贴心下手,不但能护卫我的安全而且能帮我做事,这种精英人物,军伍之中很难寻找。”

    “我怎么感觉姑姑不像是给您找侍卫,反而像是想给以后的顾家培养一个大总管?”

    ……

    顾天涯呵呵一笑,伸手轻抚小家伙脑门,道:“你猜的一点没错,她就是这个意思。”

    李崇义小脸纠结起来,好半天后才学着大人一般叹息道:“可惜小青和小柔两位姨姨要陪您通房,否则她们才是最好的大总管人选。”

    说着抬头看向顾天涯,忍不住担心又问道:“姑父您真的不会被谭笑诱惑到,对吧?”

    顾天涯哭笑不得,道:“你为什么总是担心我会被她勾搭?”

    “因为她长的太漂亮了,比我姑姑和小青小柔两位姨姨都漂亮。”

    “放心,你姑父我的眼界高的很。我曾见过更漂亮的姑娘,但是看过之后也只是索然无味。大眼瘦脸,几百个G,于我来说,仅只欣赏,你姑父我可是久经考验的人……”

    “欣赏也不行,欣赏就容易犯错误。”

    “哟呵,你说话像个大人了呀。”

    “您别把我当小孩子看,我对谭笑的诡计早已洞穿,她或者是因为投效才跟您表现亲近,但她内心里绝对也有着勾搭您的想法。关键她还会说话,并且说的话还很动人……”

    小家伙一脸郑重的看着顾天涯,像个小大人一般严肃的道:“女人喊着要跟男人困觉的时候,男人一般都会不由自主答应。困觉之后,就会喜欢,到时候她的诡计就成功了,她会把整个谭家攀在您身上。”

    顾天涯哈哈大笑,伸手使劲揉了揉李崇义脑门,道:“放心,她可舍不得自己家族。她之所以让家族分家,就是害怕被我吞并,如果我稍微表现出一点点这种心思,你信不信她立马就会故意犯错让我逐出师门,以此和我分道扬镳,带着家族远远躲避。”

    “真的吗?她会这么决然?”

    “她真的会这么决然,因为谭家是她的软肋。”

    ……

    李崇义长长吐出一口气,小家伙终于放下了心中大石。

    这时候的他,才有一些孩子心性,忽然严肃的道:“既然她没有威胁,那我以后得照顾她,毕竟,这是我的小师妹。”

    顾天涯看他一眼,语带深意的道:“你能生出这个念头,对你今后大有助臂,别看你是个皇族,但是谭笑未必需要你照顾,相反,她很可能会照顾你。”

    李崇义傲然昂头,小脸一片骄傲,道:“我以后会继承河间王爵,天下间能帮我的可不多。”

    顾天涯呵呵而笑,对此不置可否。

    他忽然抬脚走下田埂,顺势对着李崇义招了招手,道:“又是七天过去了,我得回密云县一趟,这次你跟着一起回去,让你姑姑看了才能放心。”

    哪知李崇义猛然摇头,道:“我今次不回去。”

    顾天涯微微一怔,回头愕然看着他,道:“你留在这里干什么?我走了没人给你上课。”

    李崇义胸膛一停,骄傲的道:“我帮您在这里盯着夏粮收割,我还要跟着驿卒们赈济百姓,县衙那边也得盯着,防止他们上下其手。”

    顾天涯面色一呆,突然发现这个孩子长大了,他朝着李崇义郑重点头,沉声道:“那好,这事就当成你的家庭作业,等我从密云县回来的时候,希望能看到你的圆满答卷。”

    李崇义一张脸绷的严肃,小大人一般拱手道:“姑父但去无妨,侄儿在此坐镇。”

    顾天涯哈哈大笑,顺着田埂大步而去。

    ……

    不多久之后,他回到驿站之中,留守的驿卒早已备好马匹,顾天涯翻身上马朝着北方疾驰。

    此时乃是正午时分,从五阳县到密云县有三百多里,因为沿途都有娘子军的驿站,每隔几十里上百里就可换一次马,所以可以一路急速赤诚,只需要三四个时辰就能到家。

    虽然人会很累,但是马匹不累,而已顾天涯现在的体魄,他早已能够撑住三百多里的疾驰。

    故而才能每隔七天就回家一趟。

    并且完全不耽搁五阳县这边的事情。

    ……

    当顾天涯离开驿站回家的时候,驿站后边的一座小屋子悄悄走出两个人,这两人一老一小,正是不久前从暴民手中救下的两个。

    此时老者已经不是饿的摇摇欲坠模样,他目光遥遥的看着顾天涯离去方向,忽然不知为何,竟是抚须而笑,缓缓的道:“顾小家者,方能顾大家,这天下姓顾之人,又出了一个秉性良善者,真好,真好啊。”

    旁边小流民静静站着,眨着漆黑的眼睛好奇问道:“王爷爷,您今天说话很奇怪。您的眼神也很奇怪,像是有种光亮在里面闪。”

    “呵呵,没什么,看到故人之子成年,心中感觉欣喜而已。”

    “您这几天一直在说,让我找机会拜他为师,是想让我偿还他的救命之恩吗?我娘说救命之恩是这个世上最大的恩。”

    “救命之恩,确实要报,但是你还小,没能力向他报恩,所以呀,爷爷让你拜他为师没有别的意思,就只是让你拜他为师而已。他的学识很渊博,他能把你教成很有用的人。”

    “比您还渊博吗?比您还会教导学子吗?”

    “呵呵呵呵,我擅长的是儒学,只能教出读书的书生,但是他擅长的不一样,他能教出改变世间的济世之才。”

    “可您以前曾跟我说过,您是世上最有才学的四个人之一。您还说过,儒学是一门很大的学问。”

    “单只儒学的话,爷爷我确实是当世大儒。但我只能教出书生,很难教出济世之才。”

    “王爷爷,什么是济世之才?您连续两次说了这个词,您似乎很盼着见到济世之才。”

    “呵呵,等你跟着他求学之后就懂了。”

    “这位贵人会收我为徒吗?”

    “会的,因为爷爷我要给他卖命。他心怀志远,想建立世间最大的育人体系,既然要建立这个体系,那他就必然要拜爷爷为师。”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您说他会拜您为师?”

    “这是他爹当年输给我的债务,所以他必须要拜我为师。”

    “王爷爷,您说的世上最有才学四个人都是谁?”

    “严格来说,应该是三个人,因为第四个人通天彻地,他已经超越了我们的层次,而那个人,正是他的父亲。”

    “剩下三人是谁呢?”

    “颜夫子第一,王爷爷我第二,第三是一个姓孔的腐儒,说他名字会丢了儒家人的脸。”

    ……

    ……今日章节的情节无法拆分,所以两更合在一起发布。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