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四十二章 【跳大神的顾天涯】

    古代只有农历,没有公元之说,后世所谓的公元几几年,其实是后人为了自己方便才使用的计数。

    所以搁在古代之时,只有某朝,某年……

    一年之中,又分四季,春有芒种,夏有夏忙,到了夏秋交替之时,其实就是众所周知的秋收。

    没错,秋收的开始是从夏季开启的。

    每年农历六月,就有一茬麦子收割,这叫做夏粮,是整个中原北方最为重要的一段日子。

    整个夏秋收割会持续两三个月,甚至一直到八月中秋到来还未完结,原因很简单,中原的土地太广漠了,由南而北,上万里地,麦子成熟需要光照,所以每个地域的收割时间有所不同。

    现在轮到河北收割夏粮。

    先开始的就是最南边的五阳县。

    这一日清晨,顾天涯被人早早拉起,拉他起来并不是为了干活,而是需要化妆打扮‘跳大神’。

    女徒弟谭笑似乎是故意使坏,在他脸上涂抹了厚厚一层粉,然后又把他的头发打散,弄成一个披头散发的鬼样子。

    当谭笑那只‘罪恶小手’准备摸向自家师父胸口的时候,顾天涯终于忍耐不住开了口,冷声提醒道:“你如果不怕被你师娘五马分尸,那你可以把手摸进来试试看……”

    谭笑吐了吐舌头,调皮道:“师娘不在这里,只要您不说谁也不知道。”

    顾天涯瞪她一眼,呵斥道:“别忘了你的身份,也别忘了我是你的师父。”

    谭笑‘吃吃’坏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媚眼如丝的道:“师父睡徒儿,岂不更刺激?”

    顾天涯勃然大怒,眼睛在屋子里四处乱瞅,他想找根顺手的棍子,直接把这个逆徒打死当场。

    恰好门前李崇义经过,这孩子时时刻刻都是带着唐刀,顾天涯冲他断喝一声,招呼道:“崇义,把刀给为师拿过来。”

    李崇义往门里一瞅,先被顾天涯脸上的粉底吓了一跳,陡然拔出横刀,厉喝问道:“你是何方妖孽,敢在我师尊房中?妖孽看我法刀,般若麻麻轰……”

    顾天涯气的拎起一个凳子砸过去。

    李崇义怪笑着抱头鼠窜而去。

    谭笑手捂小嘴前仰后合,笑的眉眼全都挤在一起,得意洋洋的道:“师父您竟然问他要刀子,您也不想想他有没有胆量……他不敢得罪我的,所以才故意找借口惹您生气让您打跑。”

    顾天涯气的胸口起伏,怒道:“没一个正形,不懂上下之礼,李崇义做师兄的不像师兄,你这个做师妹的不像小师妹,再敢这样下去,早晚把你们逐出师门……”

    谭笑吐了吐舌头,不敢再继续撩拨自家师父,她伸手拿起描眉之笔,准备给师父画上一画。

    顾天涯登时跳起来,面色铁青道:“涂粉我忍了,穿这一身跳大神的装扮我也忍了,可你要是敢给我画眉毛,休怪为师现在就和你翻脸……”

    谭笑叹了口气,伸手指指外面的天色,脆声道:“师尊您自己看看,天色马上就要放亮了,今日五阳县的夏粮开镰,可不能让大家不吉利。满县几千口百姓,还有上万口流民,全都眼巴巴盼着呢,您就算再不愿意也得忍着。”

    顾天涯深深吸了一口气,皱眉问道:“必须画眉吗?”

    谭笑郑重点头,努力憋笑道:“这是上古传统,唯有大贤才有资格呢?师父乖,别闹气,让徒儿给您画画眉毛,画完之后才像神农……”

    语气像是哄小孩一样。

    顾天涯满脸无奈,只能僵坐着任凭施为,偏偏他这个女徒弟心怀不轨,总是毛手毛脚的胡乱摸他,借着化妆的机会,足足摸了他十七八次。

    幸好,化妆时间终于过去。

    他被谭笑画的不像人样了……

    ……

    此时天色已经放亮,外面忽然传来驿卒的询问,恭声道:“大帅,时候差不多了,县衙里的官员,各村个庄的村正,还有里长,乡正,以及耄耋老者,有福的老妇人,所有人全都在田边候着,就等您过去主持开镰仪式。”

    顾天涯叹了口气起身,先是看一眼自己身上的装扮,长长的裙摆,拖在了地上,头上一定羽毛冠,像是个野人大傻子。

    他走到水盆里低头再看,发现脸上惨白一片像是恶鬼,尤其两道眉毛,被谭笑画的更像恶鬼,就这副装扮如果大半夜的出门,恐怕连尉迟敬德和秦琼那两位也罩不住。

    活脱脱的一位鬼王,估计神仙也不是对手。

    他转头看向谭笑,无奈的再次叹气,烦闷道:“为师真是想不明白,这个鬼样子能是神农?”

    “怎么不是神农了?这可是大贤才有的资格呢。”

    “神农穿这身出门,不会被上古之人打死吗?”

    “哎呀师父,您别啰嗦了行不行?上古之人连吃饭都吃不饱,他们哪有这么多讲究和规矩,这都是后人琢磨出来的道道,您学识如海如渊难道不知吗?”

    “我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觉得这事可恶。”

    “可恶您也得撑过今天,百姓们盼的就是这个。如果没有大贤跳舞乞告上仓,百姓们会认为这是不吉利的征兆……”

    “好吧,我去跳!”

    ……

    天大地大,不如百姓吃饭事大。

    调大神就跳大神吧。

    无所谓。

    反正脸上涂抹了粉,没人能看到他的面红耳赤,顾天涯一路出了驿站,奔着早已选好的田地而去。

    这块土地乃是县田,说白了就是专门用作礼仪的地方,自古县有县田,
州有州田,到了一道级别,同样也有道田。

    就算是上升到了朝堂高度,依然有着三分三里的国田,那是皇帝负责跳大神的地方,每年夏粮收割谁也逃不了这一套。

    五阳县的县田同样也是三里三,种植的乃是北方人最为喜爱的麦子,此时田垄四周已是人山人海,无数百姓摒气凝息的等候着。

    田边一个老农,正跪在那里双手捧胸,他是这块县田的田农,一直负责种植这块礼仪之田。

    当顾天涯和谭笑到达之时,田农忽然施行五体投地大礼,高声颂道:“农,请开镰。农,请赐福”

    他口中所说的农,并不是说顾天涯是个农民,而是神农,顾天涯现在代表神农。

    顾天涯接过一把绑着红绳的镰刀,在万众瞩目之下走下田埂,然后,弯腰割下了一个麦穗。

    恰在此时,有风徐来,田野里的麦子泛起波浪,金黄色的仿佛耀华了人眼,顾天涯举起镰刀和麦穗,仰天大声高呼道:“丰!”

    “丰!”

    “丰!”

    “丰!”

    无数百姓一起大吼,声浪宛如排山倒海。

    此时才是清晨而已,但是太阳一出即刻热浪席卷,气温急速升高,让人浑身燥热,顾天涯穿着几十斤重的服饰,只觉得胸口憋闷透不过起来,但是当他看到无数百姓眼中的渴望,他突然感觉再难忍的炎热也能忍。

    他本就是农家孩子。

    神农之舞,被他跳起,手中一柄镰刀,宛如乞告上仓的礼器,他疯狂挥舞,他大声吼着祝福的话,忽然谭笑跳出场中,伴随着顾天涯翩翩起舞,她像是一只蝴蝶,舞姿优美而又缥缈。

    “丰!”

    “丰!”

    “丰!”

    老百姓们不断大吼,人人脸上喜笑颜开,而那些逃荒过来的流民,此时则是满眼羡慕的看着这些百姓。

    流民没有地,她们无法享受收割的喜悦。

    开镰仪式持续了足足半个时辰,顾天涯跳大神几乎已经跳的虚脱。终于,可以收割了。

    但见几千个妇孺冲入田中,顶着炎炎烈日奋力挥动镰刀,仿佛是一眨眼间,就有几十亩地被清空割麦。

    顾天涯浑身湿透,一脚跌在田边,就在他大口喘息的时候,忽听身后响起一阵动静。

    只听有人小心翼翼开口,语气里带着特意的讨好,道:“今年五阳县有顾驿长举行开镰,全县十四万亩土地必然大丰……”

    顾天涯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县令和县丞垂手而立,他朝着两人招了招手,示意两个官员坐下来谈。

    两个官员有些喜出望外,小心翼翼的把屁股凑在田垄上,看他们拘谨的样子,仿佛面对的是大唐皇帝。

    顾天涯哭笑不得,无奈只能再招了招手,道:“坐近一点,咱们说点事,你们离我那么远,怕我杀了你们吗?”

    县令和县丞讪讪而笑,低声道:“您不会杀人,可您的那位女弟子心狠手辣,吾等若是稍有失礼之处,怕是活不过今天这个晚上。”

    顾天涯呵呵一笑,UU看书 www.uukanshu.com摆摆手道:“以后没有谭家了,她准备把家业退还到五成,一旦这么做了,谭家必然会和她分家。那时候,她没有势力威胁县衙的官。”

    哪知两位官员连连摇头,面色肃重道:“就算她是孤身一人,五阳县也没人敢小觑。”

    顾天涯微微一怔,下意识道:“我这徒弟这么威风吗?”

    “不是威风,是威名,或者说,是杀名。”

    “行了,不讨论这个。说说吧,两位找我何事……”

    “这个么,您先保证别发火,否则您徒弟看您发火,说不定会在暗中弄我们。”

    “放心放心,她很听话的。”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