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四十一章 【原来李建成早就知道秘密】

    长安城中,太子府内。

    此时已是深夜,然而李建成仍在批阅文书,他手里拿着一根毛笔,不时在文书上写下批语,另一只手则是拿个饼子,偶尔会咬上一口作为充饥。

    但他批阅文书太过用心,压根不知道自己的饼子蘸到了墨汁,他还以为蘸的乃是佐料,继续把饼子往嘴里送去。

    所以,嘴上一圈全是墨黑。

    偏偏李建成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异味。

    如此废寝忘食的做事,整个天下似乎也只有他了。

    幸好当他再一次要啃饼子的时候,旁边突然急急身来芊芊素手,一下夺掉饼子,重重仍在桌上。

    然后只听一个女子苦笑不得,又是无奈又是心疼的道:“夫君,你看看你吃的是什么啊?”

    李建成微微一怔,抬头看向书桌旁边,却发现原来是自己的妻子郑观音,此时正指着桌子上的饼子生气。

    李建成看向饼子,顿时脸色一囧,这位大唐太子吭哧吭哧两声,略显尴尬的笑道:“刚才忙着批文书,一时没有注意到。观音你莫要生气,为夫下次不会了。”

    “你每次都说不会了,可你这半年吃了十几次墨汁。不行,臣妾要发火,我要把侍卫喊来,狠狠训斥他们一通。”

    “这不是侍卫的错,是我自己没有注意。”

    “可他们是你的侍卫,为什么不在书房里侍候你?若是有人在书房里,岂会看不到你拿饼子蘸墨?”

    “唉,你别发火行不行。是我把他们赶出去的,我不想让人离我太近,你知道的,我老是咳嗽,一旦传了人,我心很难受……”

    “夫君,你为何总是如此柔软。你是大唐的储君啊,侍卫们应该侍候你。”

    “他们也是父母所生,家中也有妻儿老小,我怎能因为贪图安逸,就让他们置身危险之中。一旦传了病给他们,岂不是害了侍卫一家人?”

    “夫君,你……”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跟我说说你又熬了什么药?我怎么闻着今晚的汤药很香啊。”

    ……

    能把汤药的味道说成香味,恐怕满天下也只有李建成的胸襟才能行,倘若换个绝症之人,绝对做不到这般释然。

    他是真的看开了一切,所以才会不畏惧自己的死亡。

    郑观音叹了口气,她已经习惯了丈夫的悠然,她将一碗药汁缓缓放在桌上,柔声道:“趁热喝了,这是神药。不准浪费啊,也不准埋头批阅文书忘了喝,臣妾这次在这里盯着,亲眼看着你喝完才行……”

    李建成哈哈一笑,道:“又是神药啊?那得喝下去。”

    说着促狭的朝着妻子眨眨眼,打趣问道:“今次的神药又是从哪里得来的秘方呢?”

    郑观音瞪他一眼,气呼呼道:“总之是神药,能治好你的病。”

    “对对对,是神药。”

    李建成从善如流,不断哄慰着妻子,连连夸赞道:“这些年以来,你到处给我搜集药方,我觉得病症越来越轻了,说不定哪天就会突然治好了。”

    郑观音柔柔看他,她岂不知道这是丈夫在哄自己?

    她几乎忍不住想要说出一件事,把所有的秘密全都告诉给丈夫,但她心中及时警惕,终于狠下心压住,只是道:“快喝,快喝,如果药凉了,臣妾要生气。”

    “好好好!”

    李建成温声而笑,端起腰碗一饮而尽,随即把碗小心搁在自己桌边,微笑道:“老规矩,碗你别碰了,等我拿火烧一烧,再让侍卫去埋掉。”

    郑观音柔柔点头,轻声道:“其实我不怕染病,我想陪你一起咳嗽。”

    李建成伸手想要抚摸妻子脸庞,然而手才举到一半忽然收回,温声道:“你得照顾孩子,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

    说着看向门外,脸上变得异常不舍,喃喃道:“时间不多了啊,可是孩子们没长大,有时候我真想放下一切,带着孩子们隐居起来。哪怕只有两年时间,也能在临走之时无憾。”

    郑观音眼圈一红,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压抑,陡然轻声开口,语带暗示的道:“夫君,你觉得最近咳嗽严重吗?”

    李建成微微一怔,随即似是有些迷惑起来,下意识道:“你若不提,我还不曾注意,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似乎咳嗽的确实轻了。而且,精力也旺盛了些。以前我批阅文书,到半夜的时候浑身都累,可是最近一段日子,我偶尔竟能通宵不眠。哪怕有再多的文书,我也能一夜间批完。”

    说着看向妻子,忍不住问道:“莫非你真的碰巧弄了某个有效的秘方?”

    郑观音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门外两眼,忽然俯下身子轻轻开口,道:“也许你不会死,还能活上几十年。”

    李建成明显一震,陡然伸手抓住妻子的手,颤声问道:“跟我说实话,到底怎么了?你自从半年之前去过河北一趟,回来之后就变得有些奇怪。虽然你一直在努力掩饰,可你偶尔流露出的欣喜难以掩饰。观音你是我的妻子,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秉性万分熟悉。你以前心有死志,一直想的是陪我去死,可是最近半年以来,你从未流露这种情绪,反而开始振作,完全变了一个人。告诉我,到底半年前发生了什么事……”

    郑观音欲言又止,真想把一切都告诉丈夫。

    但她猛然想起顾天涯的警告,连忙扭头躲闪李建成的目光,弱弱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觉得老天爷会长眼睛,你这样爱民如子的储君,上苍不应该让你境遇凄凉。”

    “不对!”

    李建成缓缓摇头,双目直直盯着妻子的脸庞。

    突然他伸手端起那个药碗,放在眼前仔细观察起来,沉声道:“这半年以来,你每天逼着我喝药,一旦我某次忘记了喝,你就会发火使性子,甚至跟我大吵,每次吵完会哭,但你以前不是如此的,因为那时候你知道我喝药也没用。”

    他把药碗缓缓放下,目光又看向妻子,道:“唯独这半年以来,你每次都说又找到了一个秘方,可是你知不知道,其实我早已有所觉察,你所谓的每天换个药方,其实从来不曾更换过,对吗?”

    “夫君,我……”

    “我喝药能尝出味道,这半年我喝的药物全是一个味,也就是说,自始至终你给我喝的只是一种药。”

    “夫君……”

    “这种药其实不是草药对吗?你把它熬成药汁是为了掩盖独特的东西!”

    “夫君,臣妾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太离奇了,纯粹是瞎猜……”

    “呵呵,人都说久病成良医,所以我自己就是个不错的大夫。我能分辨出来,你给我喝的根本不是药。观音,是咱家妹夫给的药吗?”

    “……”

    “看来,还真是他给的药啊。”

    李建成忽然站起身来,
负手望着门外的夜色,喃喃又道:“以前就听老二说过,他见过妹夫拿出一种药。那药不是世人常见的草药,而是一种形状极其独特的药丸。当时是为了治疗妞妞母亲的胃病,据说那种药物一颗就价值十万金。”

    郑观音眼中带着焦急,明显是在寻找辩解的说辞。

    却见李建成忽然一笑,再次喃喃自语又道:“但是很奇怪啊,为什么妹夫没把这种药亲自给我呢?反而给了你,让你偷偷给我吃。”

    郑观音终于承受不住,一把抱住丈夫的胳膊,眼圈通红道:“因为他怕你不肯求活,他知道你决心要牺牲自己。建成,建成,咱家妹夫能让你活着……”

    “原来如此!”

    李建成缓缓点头。

    他忽然抬脚走出书房,负手站在院中眺望北方,轻声道:“他知道我的秉性和志向,也知道我为了那件大事绝不后退。哪怕我明知绝症已去,但我仍旧会选择赴死,所以他和你一起隐瞒,偷偷让我吃下治病的药……唉,人这一辈子能有这样一位妹夫,真是笑着赴死也会无憾了。”

    郑观音吓的面色苍白,冲出书房再次抱着他胳膊,颤声道:“建成,建成,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求你可怜可怜我们的苦心。你千万不要死,此事会有大转机。”

    李建成仍旧眺望北方,目光像是被漫天星辰所吸引,足足良久之后,才轻声道:“可是李家筹谋了这么久,李建成必须死了才行啊。”

    郑观音猛然抓着他的肩膀,仰头看着李建成的脸庞,道:“建成你根本不知道,咱们妹夫为了救你付出多么大。你以为半年前我就拿到这种药了吗?不是的,那时候他手里根本没有这种药。是在半个月前,他才终于制造了这药物,他托人暗中捎来,顺带还有一句话,他让人告诉我,以你的精明绝对会察觉药物的事,所以,他让我在你察觉之后告诉那句话。”

    李建成果然被吸引,忍不住好奇问道:“这是提前猜到了我的反应,所以才会专门做出应对啊。说吧,他让你转述的是什么话?”

    郑观音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模仿顾天涯的口吻道:“大哥,这药你得吃,因为,这药是几十万人的心血。”

    李建成明显一怔,下意识道:“整个河北道,如今也只有几十万人。”

    郑观音点了点头,道:“也就是说,这是整个河北道所有人的心血。”

    她说着看向李建成,又道:“臣妾虽然不知道妹夫这话何意,但我知道他绝对没有说谎,他在半年之前就知道你有绝症,然而直到半个月前才造出了药物,虽然他说了这个药乃是整个河北道的心血,但却没有说为什么是几十万人的心血,想必,这其间有着我们难以理解的神秘。”

    李建成缓缓点头,忽然轻轻一叹,仰望苍穹道:“大隋帝师,天上谪仙,观音你知道么?咱家妹夫的父亲是仙人。而他的母亲,是大隋的广平公主!”

    说着看向妻子,笑道:“严格算起来,我们都得喊他叫姨母,幸好不能算是血亲,否则妹夫和秀宁无法婚配……”

    郑观音目瞪口呆。

    却见李建成一脸憧憬,仰望苍穹发出感慨,道:“老二年纪比我小10岁,所以他去过河北也不认识姨母,你和齐王的正妃杨氏也去过,但你们同样也认不得那位,唯有我才不同,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位姨母的容颜,他是隋文帝最小的女儿,曾经在大隋末年解救了苍生。”

    郑观音继续目瞪口呆。

    李建成面带微笑,道:“所以咱家妹夫可不是烂泥腿子,他的身份比我这个大唐太子还高贵,生父乃是大隋帝师,传为天上谪仙贬斥人间,母亲封号广平公主,乃是大隋炀帝的亲妹妹,他们这一家人,应该称之为仙人之家……”

    郑观音还是目瞪口呆。

    李建成长长吐出一口气,道:“妹夫说他这种药耗费几十万人心血,这个事情我李建成不能不能,他是仙人之子,必有神意之处,可是,李家的筹谋该怎么办?所以,我还得赴死啊……”

    郑观音终于从震惊中惊醒过来,急急道:“咱家妹夫说,李代桃僵策。李建成还是会死,但是死的不一定是李建成。”

    这话说的绕口难辨,然而李建成双目精光爆闪。

    他乃何等聪慧精明之人,瞬间就猜透了顾天涯的一切谋算。

    找人替他去死。

    同样能坑死世家……

    李建成长长吐出一口气,道:“妹夫说他这种药耗费几十万人心血,这个事情我李建成不能不能,他是仙人之子,必有神意之处,可是,李家的筹谋该怎么办?所以,我还得赴死啊……”郑观音终于从震惊中惊醒过来,UU看书 www.uukanshu.com急急道:“咱家妹夫说,李代桃僵策。李建成还是会死,但是死的不一定是李建成。”

    这话说的绕口难辨,然而李建成双目精光爆闪。

    他乃何等聪慧精明之人,瞬间就猜透了顾天涯的一切谋算。

    找人替他去死。

    同样能坑死世家……

    ……

    ……今天第二更到,老规矩第二章还是大章,只不过这章字数只有4000,山水不好意思算成二合一,所以今天不算补更。昨日进度是2/9,今天突然变成2/11了,原因很无奈,有个大佬又打赏了2万。我慢慢还吧。

    书阅屋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