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三十八章 【顾天涯在敌人眼中的评价】

    红泥小火炉,南山松节碳。

    在那烟熏袅袅之间,水汽慢慢升腾如雾,一个俏丽侍女拎起水壶,宛如高山流水一般倾泄,当水流注入杯盏之时,十几抹绿牙缓缓绽放。

    翠色凝人。

    呼!

    众人端起杯盏轻饮,随后悠然吐出一口气,主人笑道:“幽兰吐芳,沁人心扉,这才叫茶呀……”

    客人们纷纷点头,端着茶盏赏玩翠色,悠闲懒散之间,忽然有人轻声吟诵。

    这人语声悠扬的道:“杯酒莫惊春睡意,读书消得淡茶香,好诗啊,好茶啊,河北道那位‘商贾’,说一句天纵奇才也不为过。”

    “天纵奇才不一定,但是商道奇才肯定了。”

    另一个客人呵呵而笑,语带深意的道:“他卖给咱们茶叶秘方之时,已经预料到今年会有新茶上市,故而专门写了两句诗文,作为茶叶销售的配伍之作,呵呵,看看人家,做事何等大气?虽然彼此不在同一个阵营,甚至咱们还曾和他怒目为敌,但是老朽不得不赞一句,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

    “是啊,值得重视。”

    “此子输赢不损心志,可以俯首接受现实,当初咱们世家与皇族约定,要他一辈子不准执掌大权,这事倘若搁在普通之人身上,绝对受不了如此的失落和打击,他却笑而面对,认清输赢现实,不但心甘情愿去做商贾,甚至还专门给咱们写诗文。”

    “老朽听说这是他发明的一个行规,叫做商道的售后和服务理念。他卖出秘方之后,要保证购买之人能够获利,所以才会专门写诗,用作茶叶销售的配伍。”

    “看看,什么叫专业,这就叫专业……”

    “老朽则认为这是大气。”

    “却也有理,不大气之人没有如此宽广的胸襟。”

    “唉,只可惜,一生不能为友也,彼此注定不是同路人。”

    ……

    这时茶会的主人忽然开口,慢悠悠道:“老朽听闻,顾天涯又大哭了一场。”

    在场世家先是一怔,随即一齐抚掌大笑,道:“这次哭的可不是给我们看,所以咱们可以做壁上观。”

    但是在场还有年轻一辈,明显没能想明白其中的道理,忍不住小声问道:“为什么我们可以做壁上观?”

    茶会主人手抚胡须,淡淡道:“他是哭给李世民看的,确切的说是哭给天策府那帮人看的!”

    说着看了一眼几个青年,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叹口气道:“尔等几人无论心志还是见识,比分家而去的六个公子差了太远……”

    几个青年面色涨红,皆言道:“他们从小被刻意培养,吾等却被刻意放任,一边是精英教育,一边是纨绔怂恿,家族想的是我们不要争权,故意把我们往歪了培养,现在缺继承人了,才把我们突然拉出来,短短半年时间,吾等怎能比得过那六个人。”

    茶会主人又叹了口气,道:“尔等之言,却也有理。”

    他强行摁下心中无奈,开始对几个青年谆谆教诲,指点道:“天策府那些人为了征召府兵入伍,把无数妇孺撵到河北那边,如果是往常时节,这还不算恶孽,偏偏现在乃是青黄不接,百姓即使待在家里也难温饱,他们被人撵离故乡,只能到处流浪逃荒,最先出现的恶孽,就是相互易子而食……”

    另一个世家老辈接过话茬,补充道:“顾天涯乃是黔首出身,曾经挨了十八年的饿,放眼天下人物,他算是最同情百姓的一个人,甚至不是同情,而是感同身受,所以当他看到百姓易子而食的时候,他心中必然会滋生出大恨之意。”

    在场青年面面相觑,满脸不解的问道:“可他前次已经哭过了啊,据说天策府那些人已经表达了歉意,有人领了三十军棍,其他人各领二十军棍。”

    世家老一辈面带冷笑,提醒道:“如果你当了十八年饥民,看到别的饥民易子而食,你心中的恨意是二十军棍能平的吗?千万不要小看了顾天涯的仇恨之心。这个人,睚眦必报,偏偏,他把百姓当人看……”

    茶会主人慢悠悠而笑,淡淡道:“天策府虽然和娘子军交好,但是这个交好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世家众人再次抚掌而笑,皆言道:“所以咱们可做壁上观。”

    几个青年终于明白过来。

    但他们为了表现自己,忍不住又开启一个话题,故作夸张的道:“顾天涯虽然不能执掌大权,可他仍旧担任着驿长的官职,今次去了五阳县之后,他直接逼走了五阳县的几个武官,至于县令和县丞,恐怕也难撄其锋……这岂不是说他已经执掌了一县之权?”

    稍作停顿之后,又道:“如果长此以往下去,他仍旧会有执掌大权的机会。”

    在场世家皆叹口气,明显对几个青年失望无比。

    茶会主人面色惆怅,显然也是难掩失望,问几人道:“他妻子是平阳公主,他身后站着二十万大军,如果连一个驿长都不准他当,你们觉得这种事情有可能吗?”

    “怎么不可能?这原本就是世家和皇族的约定。世家退还两成田亩粮仓,顾天涯不准进入朝堂掌权。”

    “做事不能太绝,弓弦太紧容易崩断。”

    “可他执掌了五阳县的大权啊。”

    “如果不让他执掌,谁去养活那么多的流民?如果那些流民再有饿死,下一次顾天涯可就不会只是哭了。”

    “他敢怎样?”

    “敢怎样?呵呵!他敢率领二十万大军进入中原,给那些饿死的百姓讨个公道。那时候他才是真正的执掌了大权,所以我们极力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可这明明是好事啊。”

    “你们几个认为这是好事?”

    “对呀,他率领大军进入中原,肯定要找天策府的茬。如今我们和天策府相争,双方已经视同水火,何不使用一计,激的顾天涯勃然而怒,到时他真的率兵南下,我们岂不是得了一大助臂……”

    “唉!”

    “崔公,您为何叹气?是我们说的不对吗……”

    “我叹气是你们城府太浅,不明白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们想要设计激怒于他,最好的办法就是拿百姓下手,可一旦如此做了,你们知道结果是什么吗?”

    “是什么?”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而兵权,就是这世上最大的利器。到时候,他先会对世家起杀心。”

    “这绝不可能,连李氏皇族都不敢屠灭所有世家。”

    “那是因为李氏要掌天下,需要世家帮他们治理地方。顾天涯不需要,他妻子的采邑只有河北道……”

    “河北道也需要有人治理呀。”

    “唉,尔等自己慢慢琢磨去吧。”

    ……

    茶会主人不再和几个青年辩驳,而是缓缓从座位上起身而立,他手抚胡须眺望北方,语带深意的道:“你们是不是真的以为,世家放弃河北道是为了向他示好?”

    “难道不是吗?”

    几个青年面面相觑,愕然道:“他是墨家的传承,手里有无数秘方,我们为了买他秘方获利,所以天下世家才会一起约定不再碰触河北道。这分明就是一种示好,让他感觉到世家的友谊。”

    茶会主人缓缓摇头,道:“错了,这是约束。”

    “约束?”几个青年都是一呆。

    这时荥阳郑氏的族长也站起身来,同样负手眺望北方天际,道:“河北道的二十万娘子军,其中有九万都是常年在伍,剩余还有十一万兵卒,也不是那种战时为兵的府兵……”

    说着看了几人一眼,谆谆教诲又道:“娘子军都是领取兵饷的悍卒,换句话说他们是李秀宁的拿钱养着的私兵。所以,二十万大军是一头猛虎。”

    又一个世家族长站起来,眺望北方道:“以前李秀宁自己养兵,娘子军过的穷困潦倒,那是因为李秀宁虽然战争帅才,但她不擅长揽财赚钱的商事,那时的娘子军固然强大,但是穷困潦倒只能趴在河北,然而现在,李秀宁嫁了一位夫君。”

    几个青年终于明白过来,恍然大悟道:“这位夫君就是顾天涯,他是一个很能赚钱的人。”

    茶会主人缓缓开口,语带慎重的道:“娘子军有了他,再也不会穷困潦倒,自古当兵吃粮,必然给人卖命,所以那二十万大军已经化为猛虎,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拦它伸出爪牙。”

    荥阳郑氏族长紧跟着道:“UU看书 www.uukanshu.com既然大势已成,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与其硬对,那么该如何呢?要用软办法约束于他。”

    几个青年纷纷沉思,好半天后才缓缓点头,道:“所以我们主动撤出河北,给他留出极大的颜面和敬重,这表面看着像是示好,实则乃用河北道栓住他。只要河北道还有一个百姓没过上好日子,他就没有精力把目光看向河北道之外,对吗?”

    在场世家老辈一齐发笑,语带欣慰的道:“汝等几人,终于有点世家公子的气象了。”

    几个青年明显振奋起来,忍不住问道:“比前代公子如何?”

    结果世家老辈一齐沉默。

    ……

    ……1更到,3000字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