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这个女徒弟太‘可怕’了】

    顾天涯很烦,他感觉自己的未来不太妙……

    收徒弟这种事,有时候很好,有时候很坏。

    好能好到什么程度呢?

    能好到徒弟助推师尊名垂青史。

    比如战国有个叫做鬼谷子的大贤,一生不曾走出自己的山谷游逛,然而他教出了几百个徒弟,璀璨了整整一个大时代。

    这些徒弟都有谁呢?【嘿嘿,请允许我水一段人名吧】

    苏秦、张仪、孙膑、庞涓、商鞅、李斯、吕不韦、白起、李牧、王翦、徐福、毛遂、范蠡、甘茂、乐毅、魏昂、茅蒙、要离、范雎、猗顿、田穰苴、蔡泽、邹忌……

    这些名字,是不是每一个都能换来一句小卧草?

    华夏的无数典故和成语,很多都能和这些人名挂钩起来,何止是璀璨了一个大时代,简直是影响了几千年。

    比如庞涓遇羊而荣,孙膑逢战不输。

    比如苏秦佩六国相印,张仪两次做秦国宰相。

    还有商鞅和李斯两个货,一个为孝公改革变法,一个助始皇一统山河,虽然结局都是不得好死,但是死了也能名载史书。

    另外还有东渡日本的徐福,据传乃是日本的第一位天皇,这货也是鬼谷子的徒弟,据说还是不太入流的角色。

    鬼谷子教出这么多狠茬子,自己压根不需要再做什么事,他只需要隐居蒙山,已经可以名传青史。

    可见收徒弟这件事,好的时候真能好上天去。

    但若是收徒不好的时候呢……

    呵呵!

    比如后裔射箭无敌,收了个徒弟叫做逄(pang)蒙,逄蒙练箭之后也无敌,可是天下无敌只能有一个人,咋整呢?他射死了自己的师父后裔。

    就连大名鼎鼎的曾子,收徒也有打眼的时候,徒弟判出师门之后,继续拿着曾子的名字招摇撞骗,被人揭穿之后,竟还大言不惭,道:“既曾师,一生师,虽逐吾也,事实难改……”

    大体的意思就是说,曾子既然教过我,那他就是我的老师,哪怕他把我逐出师门,但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哼哼哼,我犯错了你们可以治罪,但是别忘了捎带上我的老师。

    这就是收徒不妙的情况。

    ……

    现在顾天涯就感觉情况不太妙。

    因为谭笑这小丫头一看就不是个好徒弟。

    太精明。

    太聪慧。

    倘若只是这两样优点,顶多也只是中上之姿,然而这丫头还有一大优点,她的心性极为坚韧果决。

    并且做事十分大气。

    有着破釜沉中的狠厉。

    这一切优点,常人能有一个已经不错,若是集中在某个男子身上,最低也能成为一方之雄,然而谭笑是个女子,这事可就有些不妙了。

    精明和聪慧,能让她哄男人。

    心性坚韧果决,一旦定下目标就不会罢休。

    做事十分大气,说白了就是敢下大本钱。最后再加上破釜沉舟,这是枭雄才能拥有的赌性。

    这样一个女子,盯上谁都会感觉发憷。

    偏偏她现在盯上了顾天涯。

    ……

    此时正是一日晌午,官道之上行人稀绝,顾天涯面色沉重的慢慢走着,不时仰头发出一声闷闷叹息,后面则是跟着女徒弟谭笑,蹦蹦跳跳像个天真烂漫的孩子……

    顾天涯终于忍不住了。

    他猛然停脚驻足,叹息着说出一句,道:“你能不能别把为师当傻子?你这样蹦蹦跳跳也装不了女孩。狐狸就是狐狸,永远不可能天真可爱。”

    “师父是在夸我漂亮吗?”谭笑眨了眨眼睛,嘻嘻笑道:“传闻狐狸精个顶个的都漂亮。”

    顾天涯瞪她一眼,轻哼道:“传闻还有另一种,狐狸精喜欢吃人肉。你现在盯上了为师,我总觉得你会把我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谭笑顿时露出两颗小虎牙,凑上来‘吃吃’坏笑起来,忽然她舔舔嘴角,魅惑道:“传闻还有第三种呢,狐狸精喜欢吸男人阳髓,师父,您让我吸不?”

    说着把一张俏美夺人的小脸更加凑近,猫抓心儿一般的瘙痒顾天涯,道:“徒儿虽是处子,可我是个狐狸精哟,只要师父敢要我,徒儿姿势全解锁。”

    “滚一边去!”顾天涯皱起眉头,怒斥道:“再敢如此,逐出师门。”

    “罪名呢?”

    “勾引师父。”

    “人家只是想要侍候您嘛。”

    “少来,你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女恶棍。”

    “呜呜呜,师父,这话很伤人心的,您难道感觉徒儿不美吗?”

    ……

    顾天涯长长一叹,面色忽然变成肃重,沉声道:“色是刮骨之刀,女是吸髓之鬼,你确实长得很美,可这也正是你的利器。我不是傻子,不会被你的美色蒙蔽。”

    他看着自己这个女徒弟,突然道:“说吧,你想要什么?”

    谭笑俏脸还是挂笑,只不过语气已经变成恭敬,诚恳道:“我要跟您求学。”

    “求学不是你的本意……”

    “徒儿想让谭家成为累世豪门。”

    “那对不起,你知道为师最讨厌的是什么吗?呵呵,恰是豪门。”

    “可您也知道豪门无法灭绝,最多只能是替旧换新,既然旧的注定要被您干掉,何不让徒儿的谭家成为新阀?”

    “你是个女子,终有一天谭家会变成你的娘家,然而你却为了娘家付出这么多,你自己感觉这种事情值得吗?”

    “师父,我师娘漂亮么?和我相比如何?我有没有机会嫁给你?


    顾天涯又皱起眉头,无奈道:“从你转移话题这一点可以看出,其实你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值得,既然觉得不值,为什么还要坚持?”

    谭笑突然仰头看天,声音首次变得忧伤,道:“这个世界太可怕了,弱者会成为别人嘴里的肉,徒儿不想被人当成肉吃,但是徒儿自己成不了强者,所以,我选择追随强者。”

    顾天涯怔了一怔,猛然转身继续行走,冷哼道:“从今天开始,跟着我学习厚黑之术。”

    谭笑提着裙角在后面急急追赶,满脸好奇的道:“师尊,什么是厚黑术?”

    顾天涯脚下不停,仿佛极其不愿意搭理这个女徒弟,不过他嘴上却做出解释,谆谆教诲道:“脸厚心黑,就是厚黑,你天生性格如此,简直是这门学问的最佳继承人。”

    谭笑眼珠子转动几下,问道:“师尊不害怕我以后会反叛了吗?”

    顾天涯遥遥看向远方,淡淡的道:“在我活着的时候,你反叛只会是找死。等我死了以后,你即使反叛也不会做的太绝,相反,还会照顾我的后代。”

    他说着看向谭笑,语带深意又道:“你的性格跟我很像,所以我传你一门衣钵,等你厚黑之学大成,天下间的权柄玩弄掌中,只要你还活着一天,别人就会顾忌你的阴狠,哪怕你不愿意照顾我的后人,我的后人也会因你得利……”

    谭笑仿佛凄苦起来,委委屈屈的道:“原来师父只是想给后人留条路,压根不是因为喜欢我才教导我。”

    顾天涯眼睛一瞪,怒道:“再敢如此,我真发火了。”

    谭笑顿时吐吐舌头,俏脸再也没有魅惑之色,反而宝相庄严,美若月中神女。

    顾天涯叹了口气,问她道:“你真要拿出三成田亩和粮仓作为退还吗?你可知道这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

    谭家已经退还了两成,如果再退三成就是五成,这等于是家产腰斩一半,整整四万亩良田一朝而空。

    很少有人能这么大手笔。

    即使是顶级豪门也不舍得土地。

    偏偏谭笑俏脸肃然,郑重点头道:“徒儿早有预料,我这么做会让谭家分崩离析,到时所有的支脉各自分家,五阳县里再也没有了谭家大族。”

    顾天涯看她一眼,道:“你和你弟弟两人虽是嫡支,但是顶多只能分到一千亩土地。”

    谭笑俏脸嫣然,嘻嘻道:“师父,您这可小觑我了哟。徒儿最少要拿到两千亩地,这还是考虑拿的太多会让支脉生活不易的缘故,否则的话,我拿五千亩六千亩都没人敢呲牙。”

    顾天涯点了点头,道:“确实没人敢呲牙,因为你连亲族也敢杀。据说前几年你们谭家已经快要晋升下品世家,偏偏在节骨眼上有人想要夺权,结果被你一夜之间杀光,几十颗人头滚滚落地,小丫头,够狠的啊。”

    谭笑叹了口气,忽然又重复起不久之前的一句话,俏脸忧伤的道:“这个世界太可怕了,弱者只会成为强者嘴里的肉。”

    她突然仰脸看着顾天涯,诚恳问道:“师父您信不信,如果那天我不动手死的就是我。还有我弟弟,他会跟着死。我俩会被人剁成一堆肉泥,死后还会被扣上各种该死的罪。”

    顾天涯也叹了口气,略显无奈的道:“我信。”

    师徒两人不再交谈,各自已经明了对方的秉性,都是狠人,性格也苟,然而一旦抓到机会,立马就会雷霆暴击。

    所以从某种角度上说,谭笑确实是最适合继承顾天涯衣钵的人。

    因为秉性实在太像了。

    够阴。

    够狠。

    但是重情义。

    ……

    师徒两人继续行走,沿着官道前往五阳驿站,忽然顾天涯不知为何,目光闪闪看着一座小山,淡淡的道:“UU看书www.uukanshu.com真正的强者,不会吃人肉。”

    谭笑也看向那座小山,一双妙目闪着幽冷的光,大有深意的道:“吃人肉的已经不能算人,而是罪该万死的畜生。”

    师徒两人对视一眼,再次抬脚向前而行,仿佛压根没有关注那座小山,仿佛压根不知道山中躲着一些‘人’。

    此时这座小山之中,一群流民正在聚众商议,这是真正的流民,并非程家和房家那些亲兵,然而这些流民虽是流民,但是脸上并没有流民特有的菜色。

    相反人人气色红润,竟是从未饥饿过的情况。

    他们在商量‘大事’,想要成为一方强者。

    可惜他们不知道,他们已被这世上最狠的一对师徒盯上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