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1步1跪,震撼人心】

    “小弟你记住,猛虎是不需要仗势的,当他闯入这片地域的时候,他自己就是最大的威势和力量。”

    “可我想不明白,他凭什么算是猛虎?”

    少年人坚持己见,轻易不会向人服输,又道:“据说他的出身并不好,半年之前连饭都吃不饱,倘若不是遇上平阳公主,谁肯拿正眼看他这种人?就算是现在,我依然认为他并不算什么,如果不是身后站着二十万娘子军,天策府的那群人绝对不会给他面子……”

    他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再道:“而娘子军的大帅,是大唐的平阳公主。所以,他的面子来源于他的妻子。”

    女子无奈苦笑,看着弟弟道:“你还是坚持认为娶了公主才有这份成就?”

    少年毫不避讳点头,道:“事实本就如此。”

    女子突然脸色一寒,沉声道:“能娶公主,本身就是力量,你难道没有察觉自己的语病吗?你一直在说娶公主的‘娶’字。而这个娶字,以前从未在皇族女性身上出现过。”

    少年登时呆住,下意识道:“是啊,我为什么说的是‘娶’字呢?如果在半年之前,我说这种事应该用的是‘尚’字。”

    尚者,尊重也。

    搁在古代就是入赘的意思。

    娶公主,是把公主当做老婆娶回家。而尚公主,则是把自己入赘给人当驸马。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女子轻轻吐出一口气,有感而发道:“娶公主,由他而起,正是因为他开创了先河,我们才能说出这个‘娶’字,世上万千男子,因他多了一种选择,以后面对皇族公主之时,再也不止是只能说‘尚’字……”

    她说着眺望一眼顾天涯,轻轻又道:“这是一种莫名的伟力,非是凡俗之人可以达成,小弟你现在明白了吗?天策府那群人敬重的是他这个人。”

    少年有些尴尬,讪讪低头不语。

    女子看了小弟一眼,谆谆教诲又道:“也许在最初之时,他确实是仗着平阳公主的势,但若只是仗势,他岂能赢得真正的尊重,只可惜这里面内幕重重,咱们姐弟身为外人难以深知,你我只能猜测一件事,那就是他绝对有着令人折服的能力,虽然仅止如此,其实已经足够了。”

    少年越发尴尬,感觉自己被姐姐打了脸。

    女子却不顾弟弟的小情绪,突然道:“小弟,眼下机会很不错,你过去跪下,大庭广众之下求师。咱们谭家是五阳县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你则是谭家嫡支唯一的男丁公子,你在这样的场合之下求师,会给他造成大涨颜面的局面,只要他稍有一丝心软,这事就有了七成把握。”

    少年登时呆住,脸色涨的通红,下意识道:“这么多围观百姓,你让我现在求师?”

    他虽然精明聪慧,可惜毕竟是个少年,只是要少年人,都有自己的骄傲和自尊。

    女子面色一沉,呵斥道:“把你可笑的尊严收起来,强者才配拥有尊严。你若想以后被人尊重,现在就去向强者拜师。”

    少年深深吸了几口气,然而鼓了几番勇气仍旧无法抬脚。

    他弱弱看向女子,小声哀求道:“姐姐,等等不行吗?我去驿站那边,趁他回去的时候再求,我可以跪在他身前,保证不让他感觉厌恶,但是现在这么多人,你给我留一点颜面行不行。咱们谭家是五阳大族啊,如果我跪下去岂不是丢了全族的人,还有,百姓们将会如何看待我这个谭家公子……”

    女子勃然大怒,气的身体都在发抖,陡然凄苦一笑,苍凉道:“如果你一直放不下这种可笑的尊严,谭家以后就没有谭家了。小弟,姐姐求你了。”

    少年见到姐姐如此,顿时慌乱了心神,连连道:“阿姐,你别哭,我去跪,我去跪还不行吗?”

    然而女子却缓缓摇头,凄苦道:“你的心思不诚恳,无法做到以诚动人,你之所以愿意去跪,只是因为不舍得姐姐哭,但你不是因为钦佩他,所以你哪怕拜师成功也没意义。小弟,姐姐很失望啊。”

    少年吓得面色苍白,不断道:“阿姐你别哭,别哭,我错了,我现在就去诚恳拜师。”

    可惜女子何等人物,岂会看不出小弟是因为她的缘故才会如此,她伸手擦了一把眼泪,陡然俏脸现出坚决的神情,然后,她冲出了街角。

    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

    这位谭家掌权的小姐,赫然在大街上跪倒尘埃,她脸上带着浓浓的恭敬,脆丽之音震惊了所有的人,大声道:“女子谭笑,渴求有师,闻听大贤由北而来,欣喜雀跃不能自已,吾师,求怜楚……”

    言罢深深叩拜,身子匍匐而下,分明竟是五体投地大礼,丝毫不管顾天涯会不会答应。

    县衙前的百姓们愣住了。

    整个五阳县谁不知道谭家小姐的威名?

    十六芳华,执掌大权,杀伐果断,手腕铁血,曾经有谭家之人想要趁着她弟弟年幼夺权,结果一夜之间几十颗人头落地。

    县衙里的官员和谭家勾结夺权,结果半个月后突然在家中落井而死,仵作验尸之后,只说是醉酒失足,而那位官员的家眷们异口同声,也都坚持说是醉酒失足,并且短短几日之内,全家搬离了五阳县。

    临走的时候,谭小姐亲自送别,每个官员家眷,皆送金银宝珠。结果车队才出五阳县,遭遇流匪全部死绝。

    斩草除根了!

    这是一位手段够狠的女子,然而很少欺压五阳的百姓,虽然她也雇佣百姓种田,她也会压榨工钱和粮食,但是她从不打骂,一直是温笑对人。

    每年青黄不接的时候,谭小姐还会摆出两口大锅,虽然她的稀粥能够照出人影,但是毕竟能让断炊之家保命。

    能施粥,就是善。

    天下世家都狠,压榨百姓属于惯例,谭小姐只压榨而不虐待,所以百姓们觉得谭家还不错。

    这位娇小姐对内很不错,对于外来之人则是心狠手辣,自从她接手谭家坐镇五阳,周围几十里的匪患不敢来犯。

    从某种角度上讲,是她护住了五阳县百姓活的安心。

    就这样一位人物,可以说是五阳县的天,然而百姓们怎么也想不到,谭小姐竟然也有跪在人前的时候。

    跪的还那么恭敬。

    ……

    顾天涯也楞了!


    他没想到竟然被人赶鸭子上架。

    眼下众目睽睽,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姐跪倒尘埃,这个时机选择的太好了,很难让人做出拒绝的决断。

    一旦他选择拒绝,谭家就成了笑柄。

    这时代的人讲究尊严,谭小姐成了笑柄之后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当场寻死,要么离开五阳,总之无论是哪一条路,谭家绝对不会再有谭小姐。

    所以这是一种破釜沉舟的举动。

    偏偏这女子不是那种冲动型的人物。

    也就是说,她下定了决心。

    顾天涯长长一叹。

    他其实很讨厌这种聪明的女孩子。

    越是聪明的女孩,越懂得善用本钱,这么一个俏丽可人的小姐,楚楚可怜的往地上一跪,只要他不答应,先就错了三分。

    外人可不会管他是不是有理,人家首先想到的是顾天涯心硬。

    偏偏在场有很多百姓,此时已经在观察他的表情,倘若顾天涯说出一个‘不’字,恐怕立马就会有人骂出声来。

    但是顾天涯也不是随便谁能拿捏的人。

    有些事情不能太惯着。

    他猛然转身,众目睽睽之下离去,大踏步之间,并非沉默无言,反而语声悠悠,淡淡而笑道:“昔年文王拉车八百步,得享周朝国运八百年,我非子牙之贤,一步难有一年,那么,一月可以也。就不知道谭家想要多少个月,你这女子又能跪出多少年……”

    淡笑声中,渐行渐远,突然转身后头,远远看着谭笑问道:“懂么?”

    这是反制之招,也是设置拦路虎,你小丫头不是仗着聪明逼我吗?那就看你有没有狠心坚持下去了。

    他这番表态,百姓们怔怔不明,突然街角冲出谭家那个少年,满眼流泪想去拉起自己姐姐,哭道:“姐,咱不求了,谭家自己慢慢努力,照样也能晋升下品世家。你起来,你别跪,你这样被人折辱,弟弟看了心疼,姐,我难受啊……”

    哪知谭笑嫣然一笑,缓缓摇头道:“这是师尊设下的考验,怎能是被人折辱呢?小弟,你傻了么?一步一个月啊,师尊问我能给谭家跪出多少年呢?小弟你看好了,姐姐我要给谭家跪出一个震惊世人的未来。”

    她猛然推开少年,俏脸现出决然之色。

    然后!

    无数人的目光之下,她赫然用膝盖代替双脚,向前,一挪。

    仅仅只这一挪,顾天涯的脸皮就是一抽。

    他知道,这个女徒弟自己收定了。

    却见谭笑以膝为脚,不断在尘土中前行,她走的那么坚决,偏偏每一步都很欣喜,她竟然欢声大喊着计数,脆丽之音仿佛能够笼罩全城……

    “一步,一月。”

    “两步,两月。”

    “十二步,一年啦……”

    “师尊,我已经跪行三十步了,请您继续往后退走,徒儿要给谭家跪出一个未来。”

    五阳县的大街虽然是土路,然而跪着行走仍旧会磨损布料,三四十步跪行之后,膝盖部分已经破烂,再继续下去,皮肉没有布料的保护,所以只是转眼之间,已有鲜血沁染尘土。

    然而少女笑容嫣然,眉宇之中全是欢喜。她仿佛感觉不到疼痛,她眼中只有顾天涯那个人。

    顾天涯长长一叹,突然快步迎了上前,UU看书 www.uukanshu.com他弯腰伸出手掌,无奈的道:“小东西,算你狠。”

    这是长辈级别的骂语。

    谭笑在瞬间嫣然而笑。

    她知道,自己给自己赢到了一位师尊。

    是师父。

    而不是师傅。

    ……

    不远处的县衙之中,县令和县丞站在门内遥遥观望,忽然对视相互苦笑,各自摇头道:“天策府的武官撤离,谭家的家主当街拜师,从今天开始,政令出不去县衙大门了。”

    以后整个五阳县,只会有一个声音。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