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三十三章 【权势的最高境界】

    一群衣衫褴褛的流民,正在暴揍县衙里的官员。

    流民,揍官。

    遍数古往今来,这种事情也很少见。

    所谓民就是民,官就是官,从来只有官打民,何曾见过民殴官?尤其还是流民,属于无水浮萍的情况,见人矮一层,命已不算命。

    除非是在乱世之中揭竿而起,否则从未听说有流民胆敢揍官的事。

    然而今天的五阳城里,确确实实在上演着这样的一幕。

    ……

    此时顾天涯还在城中,而且是在县衙的大门口。

    五阳县实在太小了,小到半个时辰可以走三四个来回。

    全城只有两条稍微正式的大街,并且相互连在一起贯穿全城,一端通往城门,另一端则是县衙。

    所以当谭家姐弟出门不久之后,很快就看到了站在县衙门口的顾天涯。

    同时也看到了那群流民在打人。

    谭家少年明显一震,脸上全是不可置信神情,他下意识转头看向姐姐,喉结艰难的滚动两下,颤声道:“阿姐,这是要变天了吗?”

    以民殴官,这种事连谭家都不敢做。

    谭家曾是绿林出身,祖传的十二路谭腿十分了得,整个家族的族群三百多口人,几乎每个男丁都练过功夫,所以谭家虽然算不上世家,但是实力比很多世家还要硬。

    然而即使如此,谭家也不敢殴打官员,哪怕是再小的一个官,身后也站着庞大无匹的体系。

    动一个官,就是打了整个官员体系的脸。

    谭家女子妙目辉闪,眼中明显也有震惊之色,但她气度十分沉稳,悄声对少年叮嘱一句,道:“千万别出声,咱们静静的看。五阳县里来了强龙,这些流民绝不是流民……”

    却见不远处的县衙门口,几十个流民占据了整个街面,虽然衣衫褴褛,但却孔武有力,人人面带冷笑,抱着膀子站在那里。

    真正动手打人的只有一个。

    挨打的官员却有三个。

    一个人,打三人,偏偏那三个官员完全不敢还手,只敢抱着脑袋蹲在地上乖乖的挨揍。

    打人者手里拿的是一根柳树条子,这玩意抽在身上和皮鞭没有两样。

    每当他狠狠抽下之时,顿时就有一道血痕出现,三个挨打官员倒也硬气,口中竟然哼都不哼一声。

    谭家少年倒抽冷气,忍不住转头看向姐姐,道:“阿姐你看到没有,三个挨打的全是武官。县尉,司法佐,典狱,这几乎已经代表了半个县衙的颜面……”

    谭家女子遥遥眺望,看向人群边缘的顾天涯,突然大有深意说道:“虽然这三个官员挨了打,但是对他们来说未必是坏事。”

    谭家少年微微一怔,随即目光也看向人群里的顾天涯,他发现此时的顾天涯像是一个旁观者,完全就是个看热闹的外人一般。

    少年迟疑一下,下意识道:“姐姐你的意思是说,这些流民是受他的指使打人……”

    女子缓缓摇头,道:“不一定是他指使打人,但是一定是打给他看的。”

    少年若有所思,点点头道:“我明白了,这些人用的办法和您一样,都是在打自己的脸,以此来化解他的怒火和敌意。”

    女子轻轻吐了口气,感慨道:“权势的最高境界,也许就是如此了吧。”

    她说完之后再次看向顾天涯,一双眸子明显闪烁着莫名溢彩,喃喃又道:“自己不需要动手,甚至不需要表露心思。然而别人会小心翼翼揣测他的心思,并且按照揣测出的理解做出求饶举动。”

    “咱们谭家可没有求饶。”少年面色有些涨红,辩解道:“顶多算是示好。”

    女子微微一笑,看着少年道:“小弟,咱家比天策府强吗?”

    少年又是一怔,随即恍然大悟,脱口而出道:“原来这些流民是天策府的人。”

    女子点了点头,淡淡道:“咱们五阳县的三位武官,全是半年之前上任而来,皆是出身天策府,后台大的吓死人。所以除了天策府的来人,谁敢当街对他们进行殴打?”

    也就在这时,那个打人的流民似乎打累了,于是扔掉手中的柳树条子,甩了甩手哼哼冷笑。

    他突然道:“抬起头来,捂着脑袋像什么样子?再敢装熊,继续再抽……”

    三个武官蹲在地上,面面相觑叹了口气。

    打人的流民哼了一声,对其中的县尉冷笑问道:“张十九,你小子出息了啊,如今成了县尉,这可了不起的官身呀,我这个流民打了你,您这位官老爷是不是想问罪?”

    挨打的县尉苦笑两声,蹲在地上向他拱了拱手,唉声叹气的道:“程三哥,您这是拿话骂兄弟呢。挨您的打,挨也就挨了,兄弟我毫无怨言,我只是闹不明白为什么挨打。”

    打人的流民再次冷哼一声,道:“既然你没有怨言,那我倒是可以告诉你缘由,实话跟你说了吧,我打你是受人所托。”

    挨打的县尉连忙抬头,正经问道:“谁?”

    流民淡淡一笑,看着他道:“你们张家的亲兵老大,张四,前面三个在战场上死光了,如今张四就是排行最大的人。”

    说着伸手一指自己,又道:“就像我一样,在程家的部曲之中排行老三,可是老大老二已经战死,所以程家的亲兵属我最大。”

    他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张四曾在战场上替我挡过一刀,所以他托我的事情我无论如何也得给他面子,刚才那一顿柳树条子,就是张四让我替他打的……”

    县尉张十九陡然单膝跪地,一脸庄重道:“程三哥,谢您的打,原来这是我家四哥的意思,那么小弟不再追问挨打的原因了。


    他们这些人都是各家的亲兵,相互间都有战场上帮人挡刀的情意,虽然分属各家部曲,但是彼此交情深厚。

    一顿打,等于是哥哥打弟弟。挨了打,也就挨了。

    至于原因,那不能问。

    挨打肯定是有原因的,否则军中同袍岂能下死手?

    这时程三忽然转身,冲着人群之中拱了拱手,恭恭敬敬喊了一声道:“您撒气了没?如果没有撒气俺就继续再打。哪怕把他们打死当场,也得让您出了心中的气。”

    围观的百姓面面相觑,压根不知道程三在和谁说话。

    顾天涯同样没有吭声,仍旧是挤在人群里面看热闹。

    不做任何回答,有时候就是给面子的意思。

    果然程三很是高兴,陡然抬脚踢了县尉一下,骂骂咧咧道:“还不赶紧致谢,你们三个小子的狗命算是保住了。”

    县尉等人虽然不明就里,然而心中隐隐也有猜测,于是三人一齐单膝跪地,郑重抱拳朝着人群一礼。

    “起来吧!”

    程三等到三人行礼完毕,这才亲自弯腰将三人拉起。

    突然他神色变成庄重,沉声道:“两日之内,离开五阳,这里是河北道属地,乃是平阳公主的采邑,你们必须卸任身上的差事,把武官的位子全都腾出来。”

    县尉等人相互对视一眼,小心翼翼问道:“这也是家里的意思吗?”

    程三神色一冷,沉声道:“这是府里的意思。”

    府,是天策府。

    天策府的主人,是秦王李世民。

    也就是说,这份命令比他们各自家族的命令更高一层。

    县尉三人面色一凛,连忙点头道:“吾等即刻卸任,两日之内离开。”

    程三这才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他们肩膀,笑道:“回头记得请我喝酒,否则饶不了你们三个货。”

    说完微笑变成哈哈大笑,带着一群流民转身而去。

    他自始至终没有看向围观的百姓,也没有看向百姓之中的顾天涯。

    ……

    谭家姐弟站在街角目睹了这一幕。

    足足良久之后,谭家少年才长出一口气,语带震撼的道:“姐姐你看见没有,天策府自己撤出了五阳县。三个武官的官位,二话不说直接就扔了。”

    女子下意识看了看顾天涯那边,幽幽道:“当一头猛虎闯入某片地域,并且准备在这片地域盘恒一阵,四周的小兽会主动散开,哪怕是强横无比的狼群也会做出规避。”

    少年点了点头,一脸羡慕的道:“狼群是能够咬死一头猛虎的,但狼群仍旧选择规避猛虎的地域,姐姐,这就是威势吧。咱们谭家努力了几十年,可惜连个下品世家都不算,如果我也能走大运,娶上一位李氏的公主,那该多好,胜过几十年奋斗。”

    “你错了。”

    “我错了?”

    “UU看书www.uukanshu.com嗯,猛虎之威,无需仗势,小弟你信不信,今天若是平阳公主在此,天策府未必会做出同样的举动。”

    “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事实就是如此,以前平阳公主坐镇河北的时候,天策府那些人可没有表现出恭敬,该争权的争权,该夺官的夺官,然而现在呢,他们主动撤离了五阳县。”

    “这,这……”

    “我甚至有预料,整个河北道很快也像五阳县一样,所有县域的武官都会去职,把这一片地域规避开。”

    “这,这……”

    “这是对他的尊重,不是因为平阳公主。”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