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今天就是来找茬的】

    顾天涯离开驿站是要去县城,他今天有两件事要干。

    一小股‘流民’悄然跟上了他……

    ……

    这股‘流民’看起来衣衫褴褛,似有意似无意的缀在他身后,距离不算远,但也不算近。双方隔着七八十步的距离,很难让人察觉他们是在跟着顾天涯。

    就连顾天涯自己,仿佛也没有觉察身后跟着人。

    而驿站中的那十个驿卒,各自都在忙着赈灾的事。

    此时驿站周围到处都是流民,放眼一望竟有千人之多,驿卒们架起五口大锅,正在两人一组的施粥,可惜锅少人多,再加上粮食短缺,所以只能熬制稀粥,清汤寡水几乎能照出人影。

    然而即便如此,仍旧能让流民活命。

    她们排起长长的队伍,眼睛死死的盯着大锅,每当驿卒喊一声时,就有一个流民吞咽口水上前。

    她们端着破碗,有的连破碗也没有,所以只能用木头在中间挖个凹,当做是盛取稀粥的工具。

    顾天涯一路向远处走远,经常会有流民向他下跪磕头,有些老妪跪的十分虔诚,流着眼泪想去亲吻顾天涯的鞋子。

    顾天涯每次都是急急躲开,然后弯腰将老人从地上拉起来。

    他先是帮老人拍打一下身上的泥土,然后伸手指一指驿站门口的大锅,他的语气故作表现出很傲然,大声道:“有那五口锅,你们饿不死,我媳妇是大唐的公主,家里的粮食堆成十座山……”

    于是老人们又要下跪,顾天涯只能再次把躲开。

    这导致他赶路的速度很慢,足足半个多时辰方才离开,直到这时,他似是终于发现了身后一直跟着人。

    他缓缓停脚驻足,并不回头去看,只是冷笑问一句道:“是匪?是兵?”

    身后的流民同时单膝跪地,小心翼翼的回答道:“顾先生,我们是南边过来的人。”

    “跟谁家的姓?”

    “秦家,程家,顾先生,我们是部曲……”

    “不止是部曲吧,我看你们像亲兵。人人孔武有力,属于上了战场悍不畏死的精锐。”

    “感谢您的称赞,先生真是目光如炬。我们确实是亲兵,但是已经被逐出家门了。”

    ……

    顾天涯叹了口气,这时才转头看去,沉声道:“我和秦家没有交情,和程家也割断了来往,你们回去吧,我不需要你们保护。”

    然而这群‘流民’仿佛根本没有听见。

    仅有一个首领似的人物小声开口,恭恭敬敬的道:“顾先生,我们已经被驱逐家门了,算不得程家的人,也算不得秦家的人。”

    顾天涯不再坚持,转身继续赶路,突然他再次开口,这次语气稍微有些缓和,道:“你们应该和家里有着通信手段,替我谢谢秦琼大将军的照顾之情。”

    至于程咬金的名字,顾天涯压根没有提及。

    而那些流民并不答话,仍旧缀在他身后远远跟着。

    ……

    双方仿佛保持着一种默契,慢慢的朝着县城方向进发,又是半个多时辰过去,前方已是县城的城门。

    五阳县,并不大。

    东西宽度只有九百步,南北长度仅有两里多,城墙才有一丈来高,约合后世的三米三高度,城中居住着三百来户人家,属于那种极小极小的城。

    然而就是如此小城,城门口竟然也有税丁,并且还不是一股,竟然是三股之多。

    这三股税丁各占一处地方,恰好把守着入城进门的通道。

    百姓若想进城,就得掏钱买税。

    流民若想进城,会被呵斥骂回……

    显然设置税丁不是主要目的,真正的意图乃是拦住流民,否则几千流民一起涌进城中,会把这座小小的县城的秩序颠覆。

    用意是好的,不能说是坏,毕竟先要保证县城的稳固,任何一个当官的都要优先保障本土住户不乱。

    虽然如此,但是顾天涯仍旧冷笑两声。

    他直奔城门口而行。

    顿时三股税丁一起阻拦,各自摆出吓唬人的脸色,呵斥道:“城门税,二十文。”

    二十文是个不小的数字,明显是想让人打退堂鼓。

    可惜顾天涯乃是有备而来,他直接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子,扔过去道:“这里面有六十文钱,正好缴纳你们三股税丁的税收。”

    三股税丁都是一怔,上上下下打量顾天涯,好半天后有人迟疑开口,小心翼翼试探问道:“您是驿站那位吧?”

    顾天涯微微一笑,越过他们穿门入城,三股税丁面面相觑,领头的三个人急急追上顾天涯,各自赔笑道:“您的税金不敢收。”

    说着想把钱袋子换回来。

    哪知顾天涯再次一笑,淡淡道:“既然设置了规矩,就得一视同仁,你们只是当差的税丁,我不想你们有麻烦。”

    “可您要是交了钱,我们会有更大的麻烦。”

    “呵呵,这怪不得我。”

    “顾驿长,求您高抬贵手饶了我们吧。”

    顾天涯这时才脸色一沉,道:“青黄不接之时,无数流民逃荒,按照大唐律法,任何城门不得收税,可是我现在却亲眼见到,一座小小的五阳城竟然有三股税丁。”

    他说着冷眼一扫,先对第一股税丁道:“你们穿着皂服,应该是县衙里的差役。”

    又看向第二股税丁,再次道:“你们穿着卒服,应该是城防之兵……”

    这两股税丁各自低头,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我们不管是属于哪边的人,
对您肯定是不敢得罪的。顾驿长您应该明白,我们只是一些小卒子。”

    顾天涯叹息一声,点点头道:“你们确实是身不由己。”

    县衙的差役属于县官和县丞管理,显然乃是世家那边的派系,而城防守卒属于县尉管理,不用说也知道乃是天策府的派系。

    一座小小县城,竟然分了两派,由此可见争夺何等激烈,几乎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所以无论是县衙的差役还是城防的士卒,他们确实是属于身不由己的情况。

    顾天涯忽然看向第三股税丁,这次他的语气故意带着好奇,淡笑问道:“你们既没有穿皂服,也没有穿卒服,不知属于何方来历,为什么也有资格在此收税。”

    第三股税丁连忙低头,讪讪道:“回禀顾驿长,我们是刘家的家丁。”

    “好一个谭家的家丁,今天真是让我涨见识了。”顾天涯哈哈大笑起来,道:“原来大唐不止官家可以收税。”

    第三股家丁连忙摇头,急急辩解道:“我们是来帮忙的,并不会真的收取税金。顾驿长,我们谭家……”

    然而顾天涯已经不给他继续解释的机会。

    他直接撇下这些税丁,大踏步朝着城中走去,那些税丁看他去的方向不对劲,下意识在后面开口道:“顾驿长,县衙在城里正中,您现在走的是东街,不是去县衙的路径。”

    顾天涯悠然的声音传来,淡淡道:“我没打算去县衙,我要去谭家做客。”

    谭家的家丁们面色巨变。

    家丁的首领陡然看向一个长腿小子,急急道:“你速速抄近路回家,禀告这边的事情。”

    长腿小子连忙点头,转身就要奔跑离开,哪知也就在这时,忽听一阵破风之声,远处砸来一块大石头,砰的一声将长腿小子砸倒在地。

    却见一群孔武有力的流民,杀气腾腾的像是一群悍匪,森然道:“顾先生没有回来之前,你们谁也不准离开,敢去通风报信,休怪辣手无情。”

    谭家那个家丁首领勃然大怒,抬脚踢出一计鞭腿势大力沉,哪知‘流民’之中有人淡淡一笑,仅用一只手就将他的鞭腿抓住,随后抓着脚踝重重一砸,直接把家丁首领砸在地上。

    这‘流民’满脸嗤笑,道:“十二路谭腿很厉害,可惜你练的不正宗,乖乖在这里待着,爷爷们不想杀人。”

    他只是‘流民’中最普通的一个。

    结果却把谭家的家丁首领一招放翻。

    在场三股税丁面色发白,那些城防士卒后退两步,下意识脱口而出,震惊道:“全是部曲亲兵,都是铁血悍卒。”

    ‘流民’们分出十来个人,直接将三股税丁全都拦着,剩余三十多人,则是穿过城门而去,看他们的方向,显然是去保护顾天涯。

    城门口虽然只留了十来个流民,然而面对几十个税丁压根不惧,反而像是看小崽子一般,嘻嘻哈哈的不放在心上。

    ……

    此时城东,谭家大宅。

    “顾驿长大驾光临,谭家真是蓬荜生辉……”

    很少有人能够相信,谭家的做主之人竟是个女子,看起来秀气逼人,柔柔弱弱的很是文静。

    这女子一直在笑,不断在向顾天涯告罪,连连道:“您怎么也不通知一声,好让谭家提前做个准备,现下只能仓促招待,会让人骂我们失礼呢。”

    说话之间,伸手轻抚耳畔发丝,娇笑嫣然,俏丽生资。

    然而顾天涯恍如未见,UU看书 www.uukanshu.com只是微微朝着对方一笑,道:“我很忙,没工夫客套,今天过来谭家,要跟你们说三件事。”

    说着停了一停,随即又道:“答应,我转身就走,不答应,我同样转身就走。”

    他语气颇为严肃,然而谭家的女子仍旧笑如春风。

    这女子仿佛听不懂顾天涯的威逼之词,笑脸嫣然问道:“不知您要说的是哪三件事?谭家若是能做的肯定会做。”

    反倒是女子身边站着一个长腿少年,突然冷哼出声道:“你算什么东西?敢来谭家招惹……”

    哪知顾天涯理都不理这个少年,只是目光盯着谭家的女子,忽然脸上一笑,慢悠悠的道:“我今天就是来找茬的,希望谭家千万不要忍。”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