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二十八章 【欲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

夜风微凉,徐徐吹至。

顾天涯继续负手背后,目光遥遥看着外面,道:“西边的流民属于自发而来,显然西边的人一直在遵守规矩,而南边的流民属于被撵过来,这才是真正的把妇孺甩给我们养。”

说着冷笑两声,语带冷意又道:“兵员由他们征,家小和困难抛给河北道,手段玩的真是不错,只不过有点丧良心……”

五阳驿长迟疑片刻,小心翼翼求问道:“大帅,您说的西边遵守规则之人是指世家吧?”

他说着停了一停,再次小心翼翼又道:“五阳县地处河北最南,恰与两个道府搭界,往南乃是河南道,往西则是河东道,所以南边的河南道归于天策府掌管,西边的河东道则是归于京畿道掌管,而京畿道的权利在太子府手中,确切的说是在世家手中。”

顾天涯看他一眼,赞许道:“难怪你能担任驿长,确实比普通兵卒多了一些见识。”

五阳驿长咽口唾沫,小声道:“听说您和世家不对付,为什么世家反而遵守规则呢?天策府一直和咱们娘子军交好,为什么这次反而是他们在耍手段……”

顾天涯突然叹息一声。

他缓缓走出驿站大门,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

足足良久之后,才轻轻道:“是啊,这次竟是世家遵守了规则。他们想从我这里买到更多秘方,所以把河北道的利益直接撇弃,虽然这只是一种示好,可是人家一直遵守的很好。”

“反倒是天策府的一些人,总认为我和昭宁属于随意可捏的软柿子……”

二十个驿卒一齐出门,站在他身后咬牙切齿,愤怒道:“大帅,您下令吧。俺们哪怕只有二十个人,也要去天策府的折冲府闹上一番。”

哪知顾天涯突然一笑,像是毫不生气的摆摆手,慢悠悠的道:“彼此都是一家人,怎能喊打喊杀呢?这件事勿要再提,咱们就当没有发生过。”

二十个兵卒登时一愣。

他们想不明白顾天涯为什么忽然不生气了。

就在刚才不久,他们可是看到顾天涯暴跳如雷,那其实不是在朝他们发火,而是在朝着南边的天策府发火。

结果这才一转眼功夫,大帅竟然满脸笑容不生气了。

很诡异啊!

却见顾天涯转头看着他们,忽然朝着五阳驿的十个驿卒招了招手,温声道:“按照我和昭宁定下的规矩,驿卒每隔半年换驻一次,如今我和十个兵卒到来,你们已经属于卸任的情况,但是现在已是傍晚,让你们赶路不太厚道,所以,明日启程吧……”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大家都是军中同袍,按理应该予以欢送,所以,也定在明日吧。”

五阳驿的十个兵卒连忙摇头,急急道:“吾等不敢让大帅相送。”

哪知顾天涯脸色一沉,道:“必须送,而且要大张旗鼓的送,得邀请别人过来观礼,让他们看看娘子军的同袍情深。”

驿卒们满脸迷惑。

……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次日清晨转瞬到来。

五阳驿的门前,果然开展了一场欢送会。

县衙里的官员,连夜得到了通知,所以不管是不是心甘情愿,一大早的都赶到了驿站观礼。

县里还有一个富裕之族,勉强能算是半个下品世家,也被连夜通知,一大早的过来观礼。

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顾天涯陡然放声大哭,哭的那叫一个软弱可怜。

十个五阳驿兵卒,在他的哭声之中被送走。

所谓大张旗鼓的欢送,原来只是顾天涯的一场大哭。

但是这场大哭,很快被许多人把消息传递了出去。

……

首先得到消息的是洛阳,恰是天策府的议事之日。

李世民的脸色明显有些冷,顺手把邸报扔给下首的房玄龄,道:“你们传阅一下,看完了咱们再议。”

房玄龄面带迷惑,接过邸报阅读起来,读完之后,脸色突然也有些冷,他把邸报重重往下一个人扔去,怒道:“殿下让大家传阅一番,你们一起看看干的什么事……”

邸报很快转了一周。

所有人全都看了上面的消息。

然后,武将们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足足过去良久之后,才有一个文官小声开口,略带迟疑的道:“顾天涯大哭?哭的还很软弱?这不应该啊,那十个驿卒哪有资格让他哭。依照我看来,此哭乃演戏。”

“是演戏,又如何?”秦琼冷冷出声,怒道:“他若不演戏,还能干什么?带兵来打吗?跟殿下讨个公道吗?那种不顾亲情的事,顾兄弟绝对做不出来。”

右侧首位的房玄龄苦笑两声,道:“偏偏咱们天策府却做得出来,并且已经做出来让他见了。”

此时李世民缓缓开口,语气艰涩的道:“他是哭给我看的,他让我给他一个交代。”

说着突然转身,目光在某几个人身上扫视两下,沉声问道:“博州是河北最南一个州,五阳是博州最南的一个县,跟河南道接壤,也跟河东道接壤,河东道属于京畿掌控,所以本王只问问河南道的事情,诸位都是济世雄才,谁能告诉我那里的折冲府名字?”

房玄龄生怕他摁不住火气,代替众人做出回答道:“那座折冲府叫做濮阳府。”

“属谁的管辖?”

“这……”

“算了,不管属谁管辖,本王都不想问了。”

李世民突然从桌上拔起一根令箭,抬手扔到了尉迟敬德的身前,沉声道:“你去一趟,亲自动手。”

尉迟敬德毫不迟疑,站起身来道:“抽多少鞭?”

李世民脸色沉沉,强忍心痛说道:“不用鞭,用棍!”

说着举起手来,赫然弹出五根手指,叹息道:“打他五十军棍。”

嘶!

在场倒抽一口冷气。

有个官员急急起身,语气惊慌道:“五十军棍会把人打死的,濮阳府的陈茂乃是猛将,曾经为殿下攻占洛阳立下功勋。”

李世民缓缓仰头看着上方,显然心中也是极其不舍。

但他仍旧坚持刚才的命令,一脸苦涩的道:“本王不管那个折冲都尉立过何等功劳,本王这次都按照触犯军法予以惩戒。”

那官员脸色一白,忍不住又道:“殿下从未这般严苛过。”

“但他这次犯的事情太离谱!”

李世民一声暴吼,面色森森道:“为了争夺兵员,竟敢对百姓下手。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天策府同样从未有过。”

那官员一脚摔倒,跌坐地上道:“他这是为了对抗太子府啊,世家也在那里建了折冲府。”

这时长孙无忌终于站起身来,缓缓道:“咱们天策府的兵员来自府兵,世家却凑出了十几万的兵马,虽然名义上是赠于太子扩充卫率,实则这半年一直在分往各地派驻,他们借着建立折冲府之名,让那些私兵不断争抢地域。若是长此以往下去,太子府的力量会越来越大,最后大到让人绝望,让所有天策府同袍死心……”

李世民冷眼看向长孙无忌,沉声问道:“所以你们就大肆征召府兵?为了成功连良心都不要了?兵员征收到手,却把妇孺撵到河北去?”

长孙无忌拱了拱手,并不避讳这是他和众人的计策,直言道:“此次征召府兵入伍,不能确定参伍时限,也就是说,大事未起之前这些府兵一直要当兵,他们不能回家照顾妻儿,他们也不能回家种田耕地,如果不把他们的妇孺撵走,那些妇孺全都会饿死在家中。”

李世民暴吼一声,咆哮道:“撵到河北就不会饿死了吗?”

长孙无忌唾面自干,甚至慢条斯理擦了擦脸上的唾沫星子,淡淡道:“虽然会饿死一些,但是不会全都饿死,因为,顾天涯终究会发现这件事,他心善,他不会让妇孺饿死的。”

轰的一声。

李世民重重踢翻了自己的桌子。

却见长孙无忌一脸平静,又道:“濮阳的折冲都尉有罪,所犯之罪确实应该打死,但是天策府大敌当前,殿下应该宽厚一些,打他五十军棍太多了,您让尉迟敬德打他二十棍吧。这样的话,臣保证他会感激涕零……”

李世民目光森冷看着他,道:“然则我天策府的军法该如何保障?难道犯了军法可以讨价还价了吗?”

长孙无忌忽然走到大殿中央,弯腰躬身道:“臣愿意替他领下十计军棍,算是分担殿下的天策府军法。”

说完这话之后,他忽又朝着北方躬身弯腰,这次竟然双手一拱,郑重行礼道:“另外再领十下军棍,算是给顾天涯一个交代。”

突然又有一群文官冲出,同时弯腰给李世民行礼,道:“殿下以严治军,军法不能讨价还价,所以吾等也愿领受军棍,分担殿下的天策府军法。只求殿下开恩,留下濮阳的折冲都尉一命。”

这些人说完之后,同样也学着长孙无忌向北行礼,再次道:“吾等另外再领十棍,心甘情愿给顾先生一个交代。”

李世民长长叹了口气,足足好半天后才苦涩开口,道:“你们为了渴盼的大事,竟然对自己也能这么狠?”

却见那些文官一脸无畏,齐声道:“但求子嗣萌荫,吾等何惧一死。世家力挺太子,吾等追随殿下,天下之利只有那么多,双方绝对没有缓和余地。”

李世民看向那些武将。

却见武将突然也一齐起身,大声道:“吾等也不惧一死,吾等也不在乎享福,但是,吾等身后有着妻子,有着孩儿……”

李世民叹息一声,问道:“所以你们也同意把妇孺撵到河北是不是?你们也同意让我那个心善的妹夫替你们受罪是不是?你们应该知道的,养活那么多的妇孺有多难……”

几十个武将一齐单膝跪地,同时面朝北方双手抱拳,大声道:“等到将来大事成就,吾等会向顾先生道歉。但是现在不行,只能苦他一些。”

这分明是想继续征召府兵,并且把府兵的家小继续往河北撵。

偏偏所有人的脸上都是坚决。

哪怕他们眼中带着浓浓愧疚。

幸好这所有人之中,秦琼没有和他们站在一起。

这位黄脸汉子满脸苦涩,突然重重把程咬金踢翻,随即又是一脚,踢倒的却是段志玄……

只见他脸含怒容,陡然怒极而笑,对众人道:“等到冲锋陷阵之时,你们喊我秦琼上阵便是,但是大事之前,我要告病修养,从今天开始,不和尔等坐一屋。”

说完之后,大怒而去。

他甚至没有跟李世民告别。

然而没有任何一人说句什么,反而长孙无忌竖起大拇指,敬佩道:“秦将军活的比我们纯粹。”

可惜他称赞之后,陡然又转头看向李世民,大声道:“但是我们仍旧坚持做自己……”

李世民长长一叹,缓缓道:“从今天开始,本王听你们的。”

所有人都是一喜。

他们最怕的就是李世民不肯对李建成起杀心。

欲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

……

又过两天之后,顾天涯在五阳县大哭的消息传到了长安。

世家一方,也有反应。

崔王两阀作为领袖,另外四家负责胁从,直接召集所有世家,共同逼问五阳县的事情。

王硅老货心狠手辣,但是对于规则最为重视,UU看书 www.uukanshu.com直接问众人道:“河北传来消息,顾天涯大哭送卒,他那种人物心强志坚,就算刀架在脖子也不会掉颗眼泪,所以他这一场大哭是哭给人看的,可能是天策府,也可能是世家,老夫想问一问大家,你们有谁在暗地里沾染河北的利益吗?”

结果在场世家一齐摇头,甚至愿意指天发誓,言辞凿凿道:“既然定下约定,岂能违反规矩,自从半年之前开始,吾等皆不曾碰触河北。”

随即又有人出声提醒,道:“当初定下约定之时,范阳卢氏并未在场,而整个河北道24个州,所有世家全都遵从卢氏的意思。”

言下之意带着暗示,也许是范阳卢氏惹了顾天涯。

王硅手抚长须,淡淡道:“只要不是我们做的,管他卢氏想干什么?如今五姓七望各自分家,只有他卢氏还是一体,人家仍旧是巨阀,自然会觉得傲视天下……”

崔氏的族长紧跟着开口,沉声道:“虽然不是我们做的,但是五阳县有一些流民是从我们这边过去的,此事须得给顾天涯一个说法,免得让他误以为是我们在弄事。”

众人顿时商量起来。

片刻之后,有了对策。

五阳县流民遍地,何不给顾天涯送点粮食过去?听闻他最近又弄出了一些秘方,恰好可以用秘方购买世家的粮食。

这时代能卖粮食给人,就是一种最大的示好。

顾天涯绝对会收下他们的善意。

……

……2更3更联合发布,这章又是大章节,今天等于是三更,希望大家能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