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唐的2个人口贩子】…一更

    时光如梭,又如流水,仿佛转眼之间,半年时间已过。

    此时河北早已不是冰天雪地,但是日子并没有变的很好……

    原因很简单,五月六月乃是青黄不接,地里的新粮没有收获,去年的陈粮早已吃光,所以这个季节最是熬人,也最容易大批量的饿死百姓。

    但是,密云县不同了。

    今年绝对不会饿死任何一个人。

    百姓们分了田,有了地,并且按照人丁口数,三家就可以共用一头牛,寡妇们不用把自己当成牲口拉梨,照样可以开垦出无数的荒地。

    种上了粮食之后,就等着秋季的丰收,那是一种伸长脖子的期盼,带着浓浓的幸福和神往。

    至于青黄不接缺粮,密云县这一片肯定不缺,原因很简单,密云孙氏不想死……

    所有的粮食,密云孙氏出。

    哪家有贫寒需要救急,孙氏立马送上门掏钱。

    此外婚丧嫁娶,外加百姓生病,只要是和钱财挂钩的事,孙氏绝对会屁颠屁颠的凑上前。

    他家并不是突然变贱了。

    他家只是想好好的活下去……

    此前天下世家和皇族相互约定,退回天下田亩和粮仓的两成作为让步,但是这个约定并不包含密云孙氏,双方在谈判之时刻意忽略了这个家族。

    忽略可不是为了保护。

    而是专门拎出来当成出气筒。

    世家虽然强横,但却有着做事的套路,他们成功威逼了大唐皇族让步,甚至定下约束让顾天涯一辈子不准执掌大权,这事搁在任何人身上,恐怕满肚子都会窝着火。

    若是普通人窝火也就罢了,但是顾天涯的妻子是平阳公主。

    所以,世家得给顾天涯撒气的机会。

    恰好密云孙氏欺压顾天涯十八年,岂不正是用来撒气的最好靶子?

    而密云孙氏也很乖巧,这半年时间一直在行善积德,他们通过不断掏钱,上赶着表现自我,家族实力不断垮塌,终于让老百姓放下了仇恨。

    他家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帮着整个密云县撑过了青黄不接,如今放眼全县七十八个村庄,到处都可以听到老百姓的赞扬声。

    这是一道坚硬如铁的保命符,可以让顾天涯的那个凶悍媳妇拎不起屠刀。

    密云孙氏,终于可以活了。

    ……

    密云一县,这半年发展的很不错。

    许多寡妇开垦了荒田,以后算是家中有了产业,而山东那边由于遭灾,许多百姓纷纷逃荒,大多是去关中富裕之地,有一部分则是选择了河北。

    确切的说,是河北密云县。

    再确切的说,他们不是心甘情愿的。

    顾天涯在李世民那里有三成铁业股份,他把今年的所有收益全都折算成了人口,而李世民自然是喜出望外,几乎是上赶着帮他截住一部分流民。

    “想去关中?想去长安?门都没有!本王的妹夫给了大价钱,你们这些流民乖乖的去河北吧……”这是李世民的原话。

    而顾天涯则像个翘首以盼的老鸨子,不时就会从嘴里蹦出一两句吓人的话:“来呀,快活啊,我们河北的女人很带劲,随便来多少男人都能吃得下……”

    就这样,舅哥和妹夫两人合伙做了一件贩卖人口的龌龊事。

    他们把山东逃荒的两千多个汉子,直接弄到了密云县里当种马。

    刚开始的时候,还允许汉子们挑选‘妻儿’,但是到了后来,剩下一些寡妇情况不妙,几乎都是好几个孩子,那些汉子感觉压力太重。

    顾天涯‘勃然大怒’,几乎每天都在大吼,咆哮道:“白给你们老婆,顺便还捎带着娃娃,这种好事哪里去找,谁敢再挑挑拣拣试试看?他娘的,看不起我这个媒婆是不是?看不起也行,本官有的是办法整治你们……”

    他大手一挥,娘子军狞笑登场,所有的山东逃荒汉子,强行被拉去寡妇家中成亲,不管愿不愿意,先摁到床上睡上三宿。

    想逃跑是吧?窗户都不给你留条缝!

    并且门口还杵着两个娘子军的军卒,一连三天像是门神一般的守着,直到山东汉子被寡妇们搞得两腿发软,娘子军的彪悍大汉才挤眉弄眼的打开门。

    先是问一声女主人,十分热情问道:“嫂子,感觉满意不?”

    如果女主人含羞带臊的点点头,那么这个强点鸳鸯谱的事儿就成了。

    但是只要女主人稍微眼圈一红……

    呵呵!

    立马把山东汉子重新摁回床上,两个彪形大汉继续在门口杵着。直到女主人把汉子睡服为止,从此‘心甘情愿’的留下来成家。

    至于会不会逃跑?

    这时代你逃跑一个试试看?

    “路引你有吗?”

    “通关可能吗?”

    乖乖滚回家里过日子去吧。

    整个密云县,顾天涯说了算,虽然县衙里重新赴任了一位县令,但是那位县令只把自己当成个泥雕塑,屁事不管,只领俸禄。

    县令不管事,县丞则是程处默升任,这货身为顾天涯的徒弟,自然要帮着师父搞好民生,偏偏这货是个二愣子脾气,做起事来属于顾头不顾腚的那种人……

    于是,整个密云县出现一大怪事。

    县丞每天领着一群衙役,来来回回在全县奔走,衙役们手里拿着册子,吆三喝五的咋咋呼呼,每当到了一家,进门先是瞪眼,然后拉着山东的汉子,恶行恶色的进行逼问。

    “
已经成婚一个月了,为什么还没有孩子?”

    “什么?忙着开垦荒田?”

    “嗯嗯嗯,开垦荒田很重要,但是生孩子也很重要。你看看你,牛高马大的竟然屁用没有,你白天去开垦荒田,难道晚上也开垦荒田吗?”

    “记住了,官上有考核,最迟月底,必须有娃,到时我们会再来一趟,你可不要逼着我们县丞翻脸,我们县丞一旦翻脸,发起飙来他自己都害怕……”

    这时候,充当屋里威胁的程处默会抽出横刀,叹一声道:“本官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山东汉子吓的两股战战。

    这一番套路,属于威逼恐吓的招数。

    唱完了白脸以后,会有唱红脸的登场。

    这时候出面的衙役基本都是面善之人,一般都是拉着山东汉子嘘寒问暖一番。

    然后!

    说辞来了……

    “大兄弟啊,你得加把劲呀。咱家县丞的师尊定下规矩,只要生娃就能领取三百斤粮食,另外还给五尺布,送给娃娃做衣裳。”

    “咱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强求,可是兄弟你多加把劲不就成功了?加把劲哈,别让大家难做,我们月底还会再来哟,记住会有三百斤粮食和五尺布的奖励哟。”

    “哈哈哈哈,你答应了,那行,那行,咱在册子上给你记录一下,月底会带着产婆给你娘子检查,大兄弟,棒棒哒……”

    红脸唱完,安抚已毕,一群衙役跟着程处默吆三喝五,再次去另一家进行同样的威逼利诱。

    就这样,整个密云县的气象为之一振。

    短短五个月时间,竟然有上千个寡妇怀孕,可怜山东的逃荒汉子,为了密云县的发展付出了汗马功劳。

    而这时候,顾天涯要启程离开了。

    ……

    这一日晨光甚好,东方一轮红日攀升,浩浩金光,涂抹大地,顾天涯首次穿上官服,骑着一匹马儿缓缓离开顾家村。

    村口处,昭宁遥遥相望,此时六个月过去,昭宁的腹部已隆,但她因为常年领兵,身体素质强过普通女子,所以并未显得虚弱,反而气色比未怀孕之前更好。

    她站在村口送别,身旁陪着小青小柔,突然昭宁眼圈泛红,冲着顾天涯大声呼喊,道:“每隔半个月,回家来一次。若是不敢不回,我就挺着大肚子找你去……”

    顾天涯骑在马上回首,脸上现出别样一般温柔,突然朝她挥了挥手,道:“我虽然去的是最南一县,但是快马疾驰一日可回,哪能半个月回家一趟啊,我每隔七天就会回来看你……”

    昭宁登时大喜,连连点头道:“说定了,就七天。”

    顾天涯郑重点头,再次朝她挥了挥手,道:“媳妇儿,我去了啊。”

    昭宁眼圈更红,陡然转头回村,还没走出几步,已经放声大哭,道:“你有你的志向,我做妻子的不会拦你,我会在家里好好看家,帮你把密云县发展的更红火。可是天涯啊,为什么我的心里好难受呀。”

    顾天涯心中一阵抽疼。

    但他强行忍了下去。

    他猛地挥动马鞭,轻轻在坐骑一打,跨下健马嘶鸣一声,UU看书 www.uukanshu.com风一般的冲刺而起。

    后面十个兵卒,同时打马跟随,官道之上仰起灰尘,十一骑转眼之间远去。

    此去距离家乡,恰是四百里遥。

    ……

    整个天下所有驿站,只有顾家村这个特殊,可以拥有千亩土地,可以驻守兵卒百人,但是其它驿站不行,最多只能驻卒十人。

    所以顾天涯只带了十个兵,前往河北道最为南边的一个县。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当晚另有一支骑兵启程……

    五百铁骑,悄然而去。

    此时距离那一场‘事变’,时间已经不足两年半。

    ……

    ……今天有加更,所以早晨先发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