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 【3年之后,我带铁骑入长安】

    噗通一声。

    郑观音跪倒雪中。

    堂堂一位太子妃,而且还是皇族大嫂,谁也不敢相信,她竟然给自己的妹夫跪下磕头。

    更加奇怪的是,顾天涯并没有避让,反而面色带着肃重,他承受了郑观音的叩首。

    一个是大嫂。

    一个是妹夫。

    一人叩首。

    一人承受。

    砰,一个响头。

    砰,又一个响头。

    砰,再一个响头……

    自始至终,两人默不作声,叩首者心甘情愿,承受者理所应当。

    直到郑观音要磕第十个头的时候,顾天涯才突然出声阻拦,语带艰涩的道:“大嫂,足矣。”

    郑观音登时身子一僵,俏脸现出苍白之色,眼圈泛红道:“只允许我磕九次么?”

    顾天涯点了点头,叹口气道:“小弟只能受你九次拜谢,第十次叩首我绝不承担。大嫂若是不愿意认同,我可以把刚才的九个响头还给你……”

    这话说的无头无脑,然而郑观音面色惨然,她下意识仰头,眼中带着浓浓失落,苦涩道:“你只愿意保住九个人吗?你明明可以保住更多的人。”

    顾天涯见她如此,心中一阵酸楚,但他强撑着狠心,硬着头皮道:“五子,四女,只能九个,多一个也不行。”

    他说着看向郑观音,一脸郑重又道:“能够保住九个孩子,已经是我最大能力,倘若我继续得陇望蜀,很可能一个都保不住。”

    “不!”

    郑观音明显不愿放弃,急急道:“你能保住,你一定能保住!只要娘子军能够在三年之后长驱直入,绝对可以仗着兵力护住整个太子府!”

    顾天涯一声长叹,苦涩摇头道:“大嫂,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娘子军绝对不能靠近长安。”

    只这一句话,郑观音顿时面色死灰。

    她目光呆滞的跌坐地上。

    地上积雪很冷,然而她心头的恐惧更冷。

    她眼中现出浓浓的失望,忽然眼中泪水滚滚而落,仿佛喃喃自语一般道:“是啊,娘子军绝对不能妄动。如果妄动,万事皆休。”

    顾天涯再次叹息,道:“娘子军一旦靠近长安,必然会引起打草惊蛇,世家何其警惕,他们会立刻缩手,而李氏皇族筹谋许久,就盼着这一战定鼎世家,李家根本输不起,必须要让世家动……”

    郑观音仍旧跌坐地上,面色呆呆的继续喃喃,道:“是啊,输不起,你大哥为了这一计,足足隐忍了七年多,他赌上了自己的名誉,他搭上了自己的前程,那时他还不是太子,那时他还没有绝症,然而他已经决定自我牺牲,要让李家甩掉世家的无数债。如果我现在求你,让你和昭宁出动娘子军,那会破坏他的大计,会让他感觉生不如死。”

    这是一个谁也解不开的死结。

    倘若三年之后娘子军出动,确实可以在厮杀之中保住太子府,可若是娘子军想要及时策应,就得提前开拔到长安附近。

    这时代一旦大军开拔,很难瞒住有心人的视线,世家肯定能够查知,天策府同样会心生警惕,到时两方人马各存迟疑,李家的计策很可能化为乌有。

    所以,娘子军绝对不能靠近长安。

    唯有如此,才能让双方没有后顾之忧,到时厮杀起来,达成李建成筹谋七年之多的大计。

    为了这个大计,很多人都要做出牺牲。

    顾天涯突然出声又道:“还有一事,大嫂须知,我们必须要保守绝密,绝对不可泄露一丝风声,比如我这边,会连昭宁也瞒着,否则以她的心性,必然不顾一切出动大军,那样的话,仍是糟糕……”

    他说着顿了一顿,目光看向郑观音,又道:“而大嫂你这边,也得保证守口如瓶,哪怕是面对我大哥之时,你也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泄露。”

    郑观音明显一怔,下意识道:“为什么连你大哥也要瞒着?”

    顾天涯一声长安,苦涩道:“如果不瞒着他,以他的心性愿意临阵而退吗?他早已决定牺牲自我,所以才会放开了一切,倘若他得知自己能活,而他的那些卫率却为他而死,以大哥的敦厚之心,他很可能会做出一些不好的举动,比如,他会把卫率驱散,而这,会引起世家的警惕。”

    郑观音脱口而出,道:“那些卫率是世家的兵,李家的计策本就是为了抹除世家军力。”

    顾天涯看她一眼,苦笑道:“我说的卫率,不是世家拼凑兵力的那些卫率!”

    郑观音登时醒悟,道:“我明白了,你说的太子府那两千个忠心耿耿卫率。”

    顾天涯缓缓点头,语带感慨道:“那可是两千人啊,很可能都得战死,那些战士跟随大哥多年,每一个都可以说是同袍兄弟,若是大哥知道自己能活,他怎能忍心看着同袍去死……”

    “所以必须要瞒着他!”郑观音不愧是世家嫡女出身,几乎在一瞬之间下定决断。

    此时她仍旧跌坐地上,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郑重又跪了下去。

    但是这一跪并不是针对顾天涯。


    只见这位太子妃面朝西南,赫然正是大唐长安的方向。

    她重重叩头下去,口中发出愧疚之声,大声道:“苍天在上,鬼神有知,今大唐李郑氏,太子妃观音,在此跪倒叩首,敬于两千卫率,只因谋大业,诸位将战死,然则郑观音存有私心,为了自己丈夫选择保密,我此举,乃是眼睁睁看着将士去死,我此举,实可算毒妇蛇蝎之流,今在此发誓,余生当赎罪,燃一盏青灯,诵道家之卷,长拜经年,赎两千人罪。”

    宣誓之间,俯首叩拜,忽然眼中热泪滚滚而下,像是终于承受不住自责,嚎啕大哭道:“兄弟们,对不起,兄弟们,别怪我!我只是个妇人,我只想让夫君活着。我知道,这有罪,我知道,这不该……”

    她是李建成的发妻,封为太子妃多年,那些忠心耿耿的卫率,她几乎可以喊出每一个人的名字,李建成爱民爱兵如子,她这个太子妃对待部曲同样亲和,然而现在却要隐瞒秘密,眼睁睁看着两千卫率去死,她心中的自责和煎熬,非是旁人可以理解和体会。

    一边是自己的丈夫,一边是两千个卫率,她选择了自己的丈夫,舍弃了两千条人命……

    可是这并不能怪她,因为她只是一个妇人。

    顾天涯缓缓伸手,轻轻将她从地上拉起,低声道:“有些牺牲,在所难免,非是我们心狠,只因世间是个大苦海,人人都在挣扎泅渡,血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

    他说着顿了一顿,又道:“大嫂若是感觉于心不安,回去之后可以悄悄做一件事,你把两千卫率的家小情况摸清,然后把他们全都写在一个册子里,等到三年之后大事已毕,咱们可以对阵亡之家进行弥补,但是现在不能弥补,否则也会打草惊蛇。”

    郑观音擦了一把眼泪,郑重点头道:“此事,我会用心的办。”

    说着像是发誓一般,双手握拳又道:“不会有任何一家遗漏。”

    顾天涯点了点头,忽然抬头眺望远方,沉声道:“长安距离此地,足有两千之遥。”

    郑观音何等聪慧,立马道:“此次前来河北,按你大哥的意思需要住上半个月,等到开春之际,才让嫂嫂回去。”

    顾天涯稍一沉思,随即再次点头,道:“此乃遮掩人眼之举,免得被人看出异常。”说完之后,突然又道:“齐王的杨妃何时回归?”

    郑观音叹了口气,道:“按照你大哥的意思,是让她一直留在河北,但是我驳回了你大哥的软心,我回程之时肯定要把杨氏带着。”

    说着看向顾天涯,满脸愧疚又道:“她若是留在河北,同样也是个疏漏,世家门阀传承千载,其中不乏洞察超远之人,一旦有人注意到此事,肯定会联想到退路,所以你大哥虽然想给他的弟弟留后,但我这个做嫂嫂的狠心把退路给断绝了。”

    顾天涯深深吸了口气,轻声道:“UU看书 www.uukanshu.com我看到杨氏内弟媳此次前来,身边一共只带了两个孩子。大嫂,我想问一问,据说齐王淫奢骄纵,不知道他有几个嫡出?”

    郑观音先是一怔,随即眼中迸发惊喜,颤声道:“两个,只有两个。虽然他有五个儿子,但是只有两个算是嫡出。顾…顾妹夫,你要出手吗?”

    顾天涯缓缓仰头看天,像是在盘算其中的危险。

    足足过了良久之后,他才语带坚定的开口,道:“你和大哥的嫡出,总共两子两女,此外再加庶出,也只三子三女,你们的长子早年不幸夭折,所以即便算上庶出也只有九个孩子,我方才承受了大嫂九次叩首,太子府的九个孩子我肯定要管!”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但是大哥让杨氏带着两个孩子前来河北,显然是想给他的弟弟留下两条血脉,我这个做妹夫的人,不想让大哥失望……”

    他陡然目光一肃,眼中射出一往无前的决然,咬牙道:“三年之后,我最多只能带去五百骑,但是这五百骑就算刀山火海,我也要护下李氏皇族的十一个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