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史书轻描淡写,她该重笔而书】…二更(这章有大温柔)

    哪知李元吉勃然大怒,道:“让我齐王府去拜谒一个黔首?”

    李建成终于对他完全失望,无奈只能编个谎话哄他,道:“我是让你妻子杨氏去黑背拜谒,因为你三姐有了身孕需要庆贺,咱们身为大唐皇族,不能让天下人耻笑不懂礼数。你妻子去了河北以后,可以和你三姐处好关系,这种事,有益无害……”

    可惜他想给齐王府留条后路,然而李元吉却明显想歪了方向。

    但见这货目光炯炯,陡然迸发惊喜之色,大笑道:“哈哈哈,我懂了,大哥这是让我妻子去和三姐攀扯亲情,然后通过亲情手段让三姐站在我们这一边,到时二十万娘子军虎视眈眈,正可以威胁老二的天策府不敢妄动,哈哈哈哈,此计甚妙啊……”

    李建成已经不是失望,而是完完全全的绝望。

    他目光幽深的看着这个弟弟,足足良久之后才缓缓点头,略显伤感的道:“让你妻子多带一些礼物,一家人万万不能失了亲情。”

    他把‘亲情’二字说的极重。

    然而李元吉丝毫听不出最后的提醒,只是满脸兴奋不断点头道:“大哥放心,此事易办,只要我去和世家说上一声,他们必然给我备上足够的厚礼,到时我妻子带去河北送给三姐,绝对让三姐感受到咱们的亲情。”

    李建成深深看他一眼,点点头道:“好!让你妻子尽快启程。”

    “当然要尽快启程啦,晚了很可能让老二抢在咱们头里。”李元吉大笑出声,一脸急吼吼的道:“我让杨氏明日动身,半个月内必须赶到河北。”

    李建成再次点头,仿佛放下心中一块大石,然而他根本无法放心,所以忍不住又叮嘱一句,极其郑重的道:“切记不可光说不做。”

    “知道知道,明白明白。”李元吉甩了甩手,打个哈哈道:“毕竟是要争夺三姐的支持嘛,自然是能有多快就有多快。”

    他突然看了李建成一眼,又开始提起最先的话题,道:“大哥你真的不愿意出门吗?今晚整个长安都在燃放华灯啊。气象甚是浩瀚,景色十分动人。”

    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并且我已包下了白月楼,遍邀世家朋友共同一聚,今晚必是高朋满座,吟诗赏景何等开怀,大哥,你一起去吧。”

    李建成摇了摇头,道:“你嫂嫂自己做了两盏灯,为兄想在家中陪她赏灯。”

    李元吉哈哈大笑,道:“可以带着嫂嫂一起去白月楼啊,今晚那里也有很多世家贵女参与的。”

    李建成再次摇了摇头,推辞道:“我和你嫂嫂不太喜欢热闹。”

    “算了算了!”李元吉猛然甩了甩手,突然转身急吼吼的往外走,边走边叫道:“既然大哥你不愿意出门,我自己去白月楼参加诗会,正好和世家朋友说些事情,让他们帮我备上一份厚礼,大哥,我明日就让杨氏启程啊……”

    李建成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出声开口换回他,道:“让你妻子也准备一些礼物,最好是她亲手缝制的孩童襁褓,到时带去河北做礼,可以让你三姐感到开心。”

    李元吉哈哈大笑,浑不在意道:“小襁褓能算什么礼物?河北就算再穷也不缺吧?三姐她手握二十万大军,岂会在乎一两个小襁褓?”

    哪知李建成面色一沉,不知为何竟然显得暴怒,厉喝道:“这很重要。”

    他还是首次发火,李元吉顿时一怔,这货缩了缩脑袋,嘟嘟囔囔道:“行行行,送襁褓。我今晚回家之后专门跟杨氏说上一说,让她带着一些宫锦启程上路,沿途赶制襁褓,保证不会耽搁。”

    李建成这才点了点头。

    李元吉被他训斥一顿,感觉颜面有些下不来台,于是竟连告辞之礼也不顾,直接大踏步离开了太子府。

    李建成远远看着他的背影,这次再也没有出声唤回他。

    此时乃是入夜戌时,搁在后世大约晚上八点,由于今夜不设宵禁,整个长安喧嚷繁华。

    李建成孤身站在院子之中,静静听着外面传来的各种嘈杂,突然他仰头上望,看着天中一轮明月高悬,又有万点繁星,如水一般点缀,李建成长长一叹,喃喃道:“天涯,秀宁,希望你俩能够伸手拉一把。”

    如今整个大唐境内,唯有河北算是一片净土。

    世家为了向顾天涯示好,决定不再碰触河北的利益。而天策府那群新兴势力同样如此,为了示好也都对河北保持避让。

    所以哪怕世家和天策府已经剑拔弩张,双方在大唐各地展开了不见刀光的厮杀,然而河北却能保持超然物外,接下来三年将会是唯一的净土。

    这时忽见院中人影一闪,一个中年丽人挑着华灯而来,她默默站在李建成身边,陪着丈夫静静的赏月。

    直到良久之后,这丽人才轻轻开声,道:“夫君,你身体不好,夜冷风寒,您回屋吧。”

    哪知李建成突然转身看着她,语带肃重的道:“秀宁有了身孕,你做嫂嫂的应该去看看。齐王府的杨氏明日启程,不如你也明日一起跟去吧。”

    丽人像是怔了一怔,陡然皎洁的脸上显出伤感,她眼圈微微泛红,语气带着一股执拗,幽幽道:“我想再陪你三年。”

    李建成面色一白,几乎是脱口而出,道:“三年之后再走,太晚了。”

    却见丽人抬头望他,眸子之中温柔如水,柔柔道:“那就陪你两年零三百六十四天。”

    简简单单一句话,道不尽的温柔情。

    陪你两年零三百六十四天,第三年她只给自己留一天。

    这和陪伴三年有何区别?

    她分明是要陪着夫君一起死。

    这位大唐太子妃何其聪慧,她其实早已经猜透了李氏皇族的计谋,但她虽然是荥阳郑氏的嫡女出身,可她懂得恪守妇女的贤淑之道,她自从嫁入李家的那一天起,就把自己当成了李家的人。

    她猜到了一切,却不向家族告密,荥阳郑氏当初的联姻之举,没有起到一丁点的效力。

    李建成与她夫妻多年,
岂能看不出妻子的心思,他忽然伸出手来,重重握住妻子,沉声道:“我不是为了让你保命,我是为了家里的孩子。”

    丽人听到‘孩子’二字,俏脸顿时有些苍白,下意识道:“你是说二郎他会举起屠刀?李家难道会允许他举起屠刀?”

    李建成叹了口气,道:“二郎肯定不会,但是其他人不知啊。我们瞒住了所有人,无论世家还是天策府全都陷入彀中,他们以为这是真正的皇权之争,自古皇权之争岂能不斩草除根?”

    他说着看向妻子,再次叹息又道:“真要到了决战那一天,所有人已经杀红了眼,到时哪怕二郎想拦,恐怕他也有心无力,因为,那些天策府的将领不敢留下后患。唯有斩尽杀绝,他们才能安享胜利……”

    丽人顿时身子一颤,道:“为什么非要扶持新兴氏族?为什么旧的世家不能继续融洽?”

    李建成苦笑出声,忽然温柔的抚触妻子发丝,轻声道:“因为,李家借了太多债,因为,李家还不起那些债。”

    丽人苦苦一叹,幽幽道:“我真希望嫁的是个农夫……”

    李建成轻抚着她的发丝,语气之中全是愧疚,道:“你是郑氏嫡女,从小冰雪聪慧,其实你什么都已看清,你只是藏在心里装作不懂,我知你心性皎洁,立志要与我一同赴死,可你不能这么做,你得留下性命抚养孩子,所以,去河北吧,去陪陪秀宁,去见见咱们那位妹夫,有了他和秀宁的庇护,你可以带着孩子安享晚年。”

    然而丽人却突然开口,道:“我不可能待在河北三年,齐王的杨氏也不可能待在河北三年,否则绝对会引起世家警惕,他们很可能会看出这是一条后路。一旦被他们看穿,他们就会做出联想……”

    李建成登时呆住。

    只听丽人又道:“我出身世家门阀,深知世家的秉性,虽然看似高傲,实则如履薄冰,他们每一步都会小心翼翼,一旦发现不对立马就会缩手,然而,咱们李家只有这一次机会。”

    李建成面色苍白的吓人。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送走妻儿乃是一大漏洞。

    可他也是人,他也有幻想,他幻想着世家不会察觉,能够继续陷入李家的计谋中。

    偏偏他的妻子却打醒了他的幻想。

    这时只听丽人幽幽一叹,再次道:“河北,我会去的,明日就动身,和杨氏一起去。但我去河北不是为了保命,而是把杨氏从河北带回来,若是她一直留在河北,不用多久就会引起世家警惕,所以,我们都得回来……”

    她说到这里停住,俏脸显出一片决然,她仰脸看着李建成,突然展颜发出一笑。

    她明明已是妇人,然而微笑宛如空谷幽兰,她柔柔道:“我们女人嫁了人,身家性命都是夫家的,死,我们并不怕,我们怕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无法和夫君一起走……”

    她柔柔说着,脸上是温柔的笑,她突然把手伸向李建成,轻轻抚摸丈夫那张苍白的脸。

    她仿佛已经梦中,正在喃喃呓语,道:“建成,请容我喊你的名字一次,你知道么,我郑观音是多么的喜欢你,那年我十六岁,初见你的悠然洒脱,我的一颗心,已然被掠走,建成,你只有三年可活了,那么,我也只活这三年,听说黄泉有座奈何桥,我想陪你一起渡,这样,下辈子你才不会忘了我,可好?”

    天边忽有一片飘云,UU看书www.uukanshu.com遮住了浩浩光辉明月。

    似乎连上苍也感觉心酸,不愿意倾听这位女子的温柔。

    李建成的眼圈已经泛红。

    足足很久之后,他才缓缓的点头,艰难道:“好!”

    郑观音展颜而笑,恍如寒风之中一株兰。

    这样的绝世皎洁之心,才配的上大唐太子妃之位。

    ……

    时大唐武德七年,上元节次日,太子妃郑观音突然起驾,齐王正妃杨氏随同,出离长安,奔赴河北,语宣,为平阳公主身孕庆。

    ……

    ……第2更大章节,今日已经7000多字,希望大家看完之后会心一笑,因为我写了历史上一位值得描写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