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一十六章 【顾天涯,你好狠】…2合1大章

    太原王氏手笔,真是大的吓人。

    三千铁骑,何等了得。

    当年李世民的天策府横扫中原,最精锐的铁骑也只有三千之数,虽然只有三千,却敢冲击窦建德十万,并且一战而胜,杀的血流成河。

    这时代最强的就是骑兵。

    骑兵之中最强的乃是铁骑。

    虽然谁都知道铁骑厉害,可惜没有几个人能够养得起铁骑。

    既然号称铁骑,骑士和战马全都批罩铁甲,光是这一部分开支,就得几十万贯上下,铁骑要想保证强横,每天都得饱餐肉食,这又是一大开支,每年至少几十万贯。

    仅这两大开支,就让人望而却步。

    顾天涯为了帮助昭宁弄出铁骑,先要和李世民翻脸大吵大闹,妹夫和舅哥差点成仇,只为了留下那三千匹战马。

    然后为了铁甲的开支和骑兵的供养,他得卖出清茶秘方作为资财,六大世家一起出钱,方才让他满足了渴望。

    然而现在,王氏自己就拿出了三千铁骑,并且听王硅老货的说法,王氏已经供养这是铁骑两年。

    这得是多么雄厚的实力。

    难怪门阀敢和皇族硬怼。

    ……

    这时清河崔氏的族长突然出声,道:“我们崔氏不养私兵,但是崔氏可以出钱,不管你们贡献多少人马,所有的兵饷全由崔氏出了……”

    他说着微微一停,目光傲然看向全场,淡淡又道:“钱这个东西虽然好,偏偏我们崔氏从来都不缺。放眼整个天下,没人比崔氏更有钱……”

    好霸气的宣言。

    然而在场世家不得不服。

    崔氏传承千载,号称富可敌国,手中掌握着十几个铜矿,皇家想要铸钱都得找崔氏买铜……

    一连三大门阀出声,另外三大门阀也不甘人后,各自出钱出力,又或者直接贡献私兵,转眼之间,六大门阀全都出手。

    这可不是因为踊跃,而是为了将来的利益。

    既然已经决定做出投注,肯定是盼着将来大有斩获,今天投注的越多,将来收获才会越多。

    譬如秦时吕不韦,曾言奇货皆可居,一旦成功,千百倍获利。

    世家传承千载,这种事情比谁都精。

    所有六大门阀才会如此大手笔,因为他们必须要保证李建成能赢。

    至于剩下那些世家,同样也是齐心协力,仅仅只在短短时间,竟已凑出了十几万兵马。

    这一支大军极其精锐,几乎可以说是掏空了世家的私兵。

    十几万兵马将会成为李建成的太子卫率。

    但是谁都知道,太子卫率只是名义上的称呼,这支大军乃是天下世家的押注,属于他们放在赌桌上的筹码。

    若是干掉了李世民,世家的收益十倍翻。若是输了这一仗,很多家族从此一蹶不振。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他们绝对会被天策府的那群新型势力所取代。

    所以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赌,但是在场世家并不觉得自己会输。

    因为,世家的联合力量太强了。

    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结局。

    ……

    但是,在场也有冷静之人。

    谁也没有料到,太原王氏的王凌云陡然上前,但见这位嫡支公子双手一拱,先是给王硅恭恭敬敬行了一礼,然后才缓缓开声,道:“我要分家,我回太原……”

    所有人呆立当场。

    王硅面色怔愕,只觉的自己被孙子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老家伙的眼中明显带着不悦,皱眉呵斥道:“凌云吾孙,你莫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乃王氏嫡支公子,将来需要继承家主之位。你速速收回刚才的话,祖父可以当成你年轻不懂事。”

    哪知王凌云一脸坚定,再次道:“我要分家,我回太原……”

    他似乎不愿和祖父闹僵,所以接下来稍作解释,沉声道:“太原靠近河北,位置属于北地,孙儿今次河北一行,见识了顾天涯的心性柔软,他是个黔首出身,然而却努力去帮百姓,孙儿深感惭愧,觉得自己也该做些事情,我虽是世家门阀的公子,但是门阀非得高高在上吗?为什么不能俯下身子,为什么不能去帮一帮百姓?”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目光毫不畏惧的看着王硅,一脸坚决道:“所以,我要分家,我回太原,我是王氏嫡公子,按照族规可以带走一半的人,并且,所有王氏的产业我都要分一半。”

    “放肆!”

    王硅气的胡子都吹起来,面色铁青的道:“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是在分裂家族,倘若你真的做出此举,会让王氏跌落五姓七望?”

    哪知王凌云淡淡一笑,缓缓摇头道:“不会的,跌不落,因为,其他几家也一样。”

    王硅登时呆住!

    陡然只见另外五个公子一齐上前,赫然发出了震惊所有人的宣言,大声道:“我们也要分家,我们也回祖地,你们想和李世民争锋,我们年轻一辈不陪你们玩……”

    声音隆隆,坚决无比。

    六大公子联合,实力不容小觑。

    他们从小就被当成接班人培养,这些年已经执掌了家族部分权利,这时铁了心的想要分家,六大门阀竟然无法阻拦。

    真的分家了。

    谁也没有想到,当世六大门阀就让自斩一刀,偏偏持刀之人还是自家嫡支,个个都是从小培养的继承人。

    经过这自斩一刀,六大门阀直接分裂,实力拦腰而折,只能算是上品。

    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天下世家一片哗然。

    唯有范阳卢氏喜出望外,从今天开始整个天下只有一个门阀。

    卢阀!

    ……

    半个月后,已是岁末。

    这一日恰是元岁将至,整个长安城突然万人空巷。

    无数百姓走上街头,好奇的观望着一件大事。

    堂堂五姓七望的大族,六个门阀在今日分裂了,各自分出一支,回归自家祖地,据说是六个公子叛变家族,直接动用手段分得了无数产业。

    真够狠的啊!

    但是也真够过瘾的啊。

    百姓们很是兴奋,不断的窃窃私语,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等着观看六个家族的热闹。

    很快,长安城里出现第一支车队。

    只见一位公子骑马而行,转眼间到了长安城的东门,突然他听马驻足,骑在马上回头而望。

    他遥遥看着整个长安,口中沉沉发出一叹,喃喃的道:“我由长乐门出,希望家族可以长乐,大哥,对不起了,我郑观鱼并不是想要分裂家族,我只是担心整个郑氏都会覆灭,我在河北顾家村的时候,听过顾天涯的一堂课,那时他在教导学徒,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的那句‘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仿佛黄钟大吕一般震醒了我,我忽然发现,世家太狂了。可我劝不住你们,我只能用我自己的办法……”

    郑观鱼说到这里,再次发出长长一叹,他正要挥舞马鞭启程,陡然眼中瞳孔微微一缩。

    他身体下意识僵直,随后急急的翻身下马,他大踏步走向街角一辆马车,仰头看着马车流下眼泪。

    却见马车的帘子轻轻一掀,里面露出一张雍容华贵的容颜,
那是一位中年女子,此时正看着他默默叹气。

    郑观鱼突然擦了把眼泪,拱手对着女子郑重一礼,哽咽道:“姐姐,谢谢您来送我。”

    原来这中年女子正是太子妃,郑观音。

    她坐在马车之中并未下来,只是双目盯着自己的弟弟,足足好半天之后,才缓缓叹息道:“你姐夫今天很忙,没法亲自过来送你,所以让我走上一趟,送你这个弟弟回归祖地。他这阵子都很忙,一直被各个世家给缠着。”

    郑观鱼朝着城中方向看了一眼,仿佛语带所指的道:“他是大唐的太子殿下,但他府里全是世家的官……”

    太子妃再次叹息一声,突然道:“小弟,对不起。”

    至于为什么道歉,她这个当姐姐的没说。

    然而郑观鱼却深深看她一眼,陡然展颜轻笑,道:“姐姐能来送我一趟,已经不枉一母同胞,但你毕竟是个女子,嫁人之后要被称作李郑氏,李字在前,郑字在后。”

    郑太子妃陡然开口,像是忍不住某种恐惧,大声对他叮嘱道:“如果你哪一天遇到了危险,你一定要撇下家族跑出去,你去河北,去顾家村,那里有个人,能够保住你。”

    郑观鱼哈哈大笑,摇头道:“姐姐你放心,我不会有危险的,我已经分裂了家族,从今以后再也不是荥阳郑氏的人……”

    他猛的抬头,目光直直看着自己的姐姐,足足很久之后,才轻轻道:“阿姐,你自己也要小心。大哥他押注太多,已经有些疯魔了,倘若哪一天遇到危险,你才该撇下一切跑出去。”

    太子妃明显一怔,随竟也摇头,同样轻声道:“我已嫁做人妇。”

    郑观鱼像是焦急起来,大声道:“正因为你嫁了人,所以你是他的嫂嫂,只要你跑去河北,他必须得保你活着。阿姐,我知道你心性贞烈,可你就算不为自己,你也得为了三个孩子吧。”

    太子妃呆立当场。

    郑观鱼眼中忽然有泪,道:“不管谁赢谁输,肯定会死很多人,真要是到了刀兵祸乱之际,谁也无法保证自己能活着,兵卒一旦杀红了眼,谁能阻拦他们滥杀无辜?哪怕是咱们世家一方的兵,也未必会忍住趁乱劫财的心,阿姐,你答应我,你答应我啊……”

    太子妃终于点头,轻声道:“我记住了。”

    郑观鱼大喜,然而眼中泪水更加磅礴,陡然他一个转身,离开这个僻静无人的街角,他回到城门口翻身上马,猛然恶狠狠的一抽马鞭。

    瞬间冲刺而起。

    他自始至终再也没有回看一眼躲在街角的马车。

    ……

    而在此时,长安南门。

    王凌云同样骑马,身后跟着长长的车队。

    陡然他也回望长安,目光似是依依不舍,突然口中长长一叹,道:“我自永宁门出,希望家族可以永宁。就算家族不能永宁,也希望我这一支能够永宁。”

    这时只见一个老者乘车而来,面色铁青的看着他,忽然竟也长长一叹,道:“凌云吾孙,你担心的未必正确,天下世家联合一体,传承千年屹立不倒,没有永远的王朝,但却有永远的世家……”

    王凌云哈哈一笑,伸手恭恭敬敬给这个老者行礼,然后猛然一抽马鞭,瞬间冲出长安城门,自始至终,竟是丝毫不做辩解。

    直到他纵马疾驰很远,方才遥遥传来他的声音,大哭道:“顾天涯,我恨你,你用潜移默化之术,让我心生警惕之恐,我家祖父已经六十岁了,你却逼着我和他断绝关系,顾天涯,你好狠啊,但我却要感谢你,我王凌云真的很不甘心啊……”

    大哭之声,瞬间远去。

    这一日,六大公子出长安,天下五姓七望,六大门阀分裂。

    走了的,带着一部分族人和产业,从此回归祖地,循规蹈矩缩头。

    而留下的,则是奋起余力不断争锋,各种阴谋诡计,不达目的不休。

    ……

    大唐河北,顾家村中。

    顾天涯负手站在大河之畔,越过冰面遥遥看着长安方向,北风呼啸如刀,吹的他脸上生疼,他忽然发出长长一叹,轻轻喃喃的道:“我能做的,唯有这些……”

    李建成把自己的命都赌上了,只为了能让李家一战而成,但是天下世家何其庞大,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虽然历史上明确写了玄武门事变的结局,但是谁又能保证这一方时空仍旧如此。

    所以顾天涯趁着六大公子身在河北的时候,通过各种旁敲侧击的手段攻击六人之心,终于给六人的心里种下阴影,让他们产生了保留家族香火的想法。

    谁能想到,天下六大门阀的分裂竟是他的手笔。

    分裂之后的六阀,实力等同于拦腰而斩,倘若李氏皇族仍旧无法成功,那只能怪李世民的天策府不够心狠。

    幸好,那些人的心够狠。

    但是顾天涯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李世民,他完全是因为不想李建成带着遗憾的走。

    那位敦厚仁和的大哥,把自己的一切都赌上了,后世史书上对他的评价,是一个令人心酸的‘废’字。

    可是谁又能知道,李建成一点不废。

    他是一个心存志远的人,UU看书 www.uukanshu.com他才应该当皇帝,可恨贼老天,不给人希望。

    所以顾天涯要出手,用尽一切办法帮一帮。

    他不想让李建成遗憾的闭上眼。

    此时北风更冷,咆哮宛如利刀,顾天涯再次长长一叹,准备离开河畔回家,昭宁已经有了身孕,他得多陪陪媳妇。

    哪知就在这时,忽听身后有人出声,脆脆的问道:“哥哥,你不想让那个太子死,对不对?”

    顾天涯怔怔转头,望着自己的妹妹嫦娥。

    却见嫦娥嫣然一笑,甜甜的道:“那就让他多活几年吧……”

    ……

    ……第2更第3更二合一,五千字大章送上,今天9000字发布,感谢各位支持,山水已经歇过来了,明天会在这个基础上再加更新。奥利给,干巴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