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一十三章 【玄武门事变,1局棋】

    顾天涯脸色苍白,感觉身体都在颤抖。

    偏偏这还不算狠的,猛听房遗爱小家伙也急吼吼开口,道:“还有还有,你忘了说水战,水中最厉害的是甘宁,应该把他也加入进来。吕布骑着典韦,典韦坐着甘宁,这才是天下无敌,这才是最强组合,无论陆战还是水战,谁也打不过他们三个,啊哈哈哈,无敌了……”

    顾天涯只觉胸中一口老血,差点就要摁不住喷涌而出。

    他忽然仰头望天,再一次的满嘴苦涩,陡然捶胸顿足,面色铁青的道:“我还是傻,我还是傻啊……”

    而在场其他之人,此时早已目瞪口呆。

    足足好半天过去之后,才见郑观鱼面皮抽搐几下,硬着头皮夸赞道:“虽然这个说法有些离奇,勉强也可算是见解独到,呵,呵呵,顾姐夫有教无类,门下学子个个不凡……”

    可惜他吹到这里终于吹不下去,猛然转头看向面色铁青的顾天涯,结结巴巴道:“顾…顾姐夫啊,你还是赶紧弄完拜师流程吧,天…天不早了,我们可都饿了。”

    旁边众人连连开声,纷纷道:“对对对,都饿了,哈哈哈哈,等着吃饭呢。”

    就连李建成和李世民,此时也是随声附和,众人几乎不敢去看三个小家伙,生怕自己按捺不住就会暴跳如雷。

    吕布骑着典韦?

    脚下还踏着擅长游水的甘宁?

    这得是什么样的憨批,才能拥有这种可怕的脑袋。

    ……

    六大世家的代表是连夜走的,再不走他们感觉可能要永远留在这,也许顾天涯不会搞死他们,但是顾天涯的三个憨批徒弟能笑死他们。

    李世民也走了。

    他身为天策上将,必须坐镇关中,眼看寒冬就要过去,开春之后又得用兵,江南的辅公祐一直没能平定,缩过这个寒冬之后肯定还要打仗。

    顾家村突然由喧嚣变成了宁静。

    又过了一段日子,李建成突然也提出告辞。

    他的告辞让顾天涯颇为不舍,甚至有种‘君将远去’的伤感,这个君不是指的太子君,而是李建成的彬彬君子。

    长者之风,敦厚仁和,让人不由自主的孺慕,心甘情愿的把他当大哥。

    这样一位好大哥,他准备告辞‘远去’了。

    君将远去,而我无力挽留,所以顾天涯很是难过,连续好几天辗转难眠,偏偏还得瞒着昭宁,不能让昭宁察觉异常。

    这一日,晨光起。

    李建成终于提出告辞,但却不允许众人送别,唯有顾天涯坚持不肯,追着他一直走出了很远很远。

    其他人早已回村,就连昭宁也被李建成撵了回去,但是无论李建成怎么发火,顾天涯一直坚持着送别。

    他不肯回头,他不愿回去,仿佛这一回头之后,他就再也见不到敦厚仁和的好大哥。

    李建成终于叹息一声,招手让顾天涯走到跟前。

    这一刻的太子殿下,脸上有一种释然的笑,他突然伸出手来,重重在顾天涯肩膀一拍,笑道:“小弟,回去。”

    仅仅四个字,说的很洒脱。

    然而顾天涯却面色苍白,仿佛一辈子也不想听到这四个字。

    他缓缓伸出自己的手,用力攥住李建成的手,他攥的是那样用力,生怕一松手就会失去。

    他双目直直盯着李建成,像是要把李建成的音容笑貌永远记住,然而他眼圈忽然泛红,丝丝水雾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看不清李建成了。

    李建成看到他哭,顿时有些手忙脚乱。

    李建成明显想要劝慰顾天涯几句,但是话到嘴边突然自己也伤感起来,喃喃的道:“若有来生日,再做你大哥。”

    仅仅这一句,顾天涯眼泪磅礴。

    李建成连忙用手给他擦拭眼泪,不断劝抚道:“别哭,别哭,你是大好男儿,一定要学会坚强,你的路还很长,甚至要帮着把我的路也给继续走下去,所以你千万不要哭,别让大哥看到你的软弱。”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忽然仰头看着天空,轻声又道:“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其实心有不甘才是人生常态。你我兄弟之间,皆都心存志远,我们渴望能做一些事,渴望能让百姓过好,但是老天爷心狠,他不愿意给大哥机会,所以,我只能把我的志向留给你了……”

    顾天涯死死抓着他的手,哽咽道:“大哥,对不起。”

    李建成突然哈哈大笑,面色显得无比释然,道:“你又不是大罗神仙,何须对我说声抱歉?肺痨绝症,患之无救,这又不是你的错,小弟你为什么要自责。”

    他说着看了顾天涯一眼,又道:“自从我提出辞别的那日起,你的情绪一直很不好,你动不动发火,你经常的暴怒,甚至会因为一点琐事,直接和秀宁大吵大闹,终于在昨日晚间之时,你一个人跑到河边嚎啕大哭,你以为躲过了所有人,却不知道大哥就在不远处,那时我就知道,我的肺痨你治不好。”

    顾天涯更加伤心欲绝,猛然苦涩低叹,仿佛喃喃的道:“倘若有一个人还活着,他也许能治好你的病。”

    李建成呵呵一笑,陡然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大声道:“世间哪有那么多假设?人活在当下就得低头。天涯小弟,不要送了,你我各自回家,奔向自己的前程,虽然大哥我的道路已经走了尽头,但我在临死之前还要做件大事,这件事,石破天惊,会有大危险,会死很多人,所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三年之内你不可离开河北……”

    顾天涯擦了一把眼泪,望着他道:“您是不想让我踏足长安吧?”

    李建成微微一怔,
随即展颜而笑,道:“我忘了你的聪慧绝顶,任何事都瞒不住你的推测,不错,我不想你踏足长安。”

    想了一想,突然又道:“你帮我瞒住秀宁,把她困在河北三年,直到我身死消息传出之后,才允许她回家看我一眼。”

    顾天涯直直看着他,好半天后才苦涩的道:“那时她只能看到你的尸体。还有他二哥胜利后的嘴脸。”

    李建成拍拍他的肩膀,压低声音道:“宁肯让她伤心欲绝,但也不能让她参与进来,世家不是傻子,不会轻易上当,所以我们必须做出绝大牺牲,必须要让所有人全都相信。”

    顾天涯还是直直看着他,突然叹口气道:“想骗所有人,先得骗自己,但是骗术再高也有漏洞可查,所以你们只能真刀真枪的干……”

    李建成郑重点头,再次压低声音道:“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双方必须结成死仇,唯有如此,才会成功,此事存有大危险,一着不慎就会满盘皆输,虽然我和二郎都知道彼此在演戏,但是麾下的势力却被蒙在鼓里。”

    他说着停了一停,轻声又道:“等那刀兵兴起的一日,双方绝对会杀红了眼,不死不休,只能有一方留下,世家势力很强,我们必须得留一手准备。”

    顾天涯叹了口气,道:“所以昭宁不能参加,她的娘子军就是李家预防失败的后手。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个哥哥为了争夺皇位反目成仇。”

    李建成突然面色肃重,沉声道:“这三年时间你多劝她一些,一定拦着她不要掺和进来。”

    顾天涯缓缓攥拳,仿佛盟誓般道:“我会把她阻在北地,让她无法踏足关中,我会俯下身子悄然发展,帮她把娘子军变成天下第一强兵,如果三年之后事情落败,李家的平阳公主将会率领大军长驱直入……”

    “好!”

    李建成重重点头。

    他陡然转身离开,随即翻身上马,但是当他手中马鞭高高举起之时,他却猛然又把手臂轻轻放了下来。

    他骑在马上,他双目盯着顾天涯,别离之时,依稀不舍,但他毕竟是大唐太子,是心性坚韧无比的李建成,终于他再次举起马鞭,狠狠朝着坐骑抽了下去。

    战马一声嘶鸣,瞬间冲刺而去。

    耳听马蹄之声隆隆,李建成的声音遥遥传至,长笑道:“天涯吾弟,为兄去也,若有来生日,再做你大哥。哈哈哈哈,下辈子你可不要不认呐……”

    这是真正的道别之语。

    这是真正的生离死别。

    然而李建成的声音那般洒脱,他完全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他于顾天涯道别之后,纵马狂奔向前驰骋。

    约莫一里地后,前方出现他的卫率,这是护送他来河北的队伍,最近一段日子一直在此处扎营。

    今日因为听到要回归长安的消息,两千卫率早已骑在马上静静等候,所以李建成并不停留,只是手臂轻轻一挥,沉声道:“启程。”

    两千卫率轰然而动,跟随大唐太子回归。

    ……

    而在后方,UU看书 www.uukanshu.com顾天涯一直遥遥眺望,他看着李建成的背影消失,足足过了很久才轻声而叹,满嘴苦涩的道:“史书上的玄武门,原来竟是这种事,果然历史由人写,蒙蔽千年不可查,然而我虽得知,但却有心无力,唉,肺痨,肺痨。”

    这个时代的肺痨,天下无药可医。

    所以三年后的李建成,必然是身死无救的局。

    顾天涯再次长叹,转身朝着顾家村而回,此时恰是一天清晨,东方一轮红日升起,洒下万道金光,照着他孤寂的背影。

    他有心无力,他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他才会坚持来送李建成,因为他知道这是提前三年的道别。

    接下来的三年时间,大唐必然是风起云涌……

    一个斗字,贯穿始终。

    一个杀字,用来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