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一百零九章 【终于找到了背锅侠】…三更

    这时代的人哪怕再怎么精明,可是毕竟少了一千多年的眼界。

    没人听过经济战争这个词。

    所以也就不知道经济的威力有多大。

    从今天开始,顾天涯准备重新‘苟’起来,但是这个苟和之前的苟不同,因为它并不是咬紧牙关拼命忍受。

    他换了思路。

    他要让世家感觉自己没威胁。

    不但没有威胁,甚至还有帮助,等到所有世家全都产生一种错觉,认为只要和他交好就能发大财的时候。

    网已经悄然收拢。

    所谓将欲取之,必先予之,他现在主动售卖一些秘方出去,正是要让天下世家产生错觉的开端。

    交好顾天涯,可以‘发财’啊。

    ……

    但是郑观鱼等人岂能知道顾天涯的心思?

    在场众人只以为顾天涯是想坚持秘方的售价,所以才会主动帮他们提出销给异族的办法。

    其实世家众人早就想到这一点,只不过为了讨价还价故作不知,这时听到顾天涯揭露出来,众人顿时知道无法压价。

    既然无法压价,那就干脆一点……

    郑观鱼首先开口,一脸肃重的道:“清茶秘方十万贯,荥阳郑氏要一份,只不知顾姐夫你想如何结算,是要钱款,还是丝帛。”

    顾天涯毫不迟疑,沉声道:“粮食。”

    郑观鱼仿佛早有预料,笑道:“一个月之内,粮食全给你运来。到时正是开春之际,想必顾姐夫是要带领百姓开垦荒田,有了这些粮食之后,你们密云县能够撑过青黄不接……”

    其余几家同样开口,连声道:“吾等也愿给你粮食,购买一份清茶秘方。”

    交易算是成了。

    直到此时,众人才提起一事,笑着道:“我们原本以为顾兄弟会食古不化,心里会抵触和异族做生意这种事,哪知你竟然主动提出建议,让我们把茶叶卖给草原的突厥。”

    顾天涯微微一笑,忽然转头看向北方,似真似假的道:“只要不是资敌,我为什么要心生抵触?按照皇族和世家的约定,我永远不允许当官掌权,只能当个商贾,做个富家之翁,所以呀,我以后也会和草原做生意……”

    众人微微一怔,仔细观察他的表情,可惜顾天涯一脸诚恳,仿佛真是由衷而发。

    郑观鱼语带试探之意,故作好奇的道:“不知顾姐夫还有什么稀奇之物。盐铁那些东西肯定是不准卖给草原的。”

    顾天涯呵呵一笑,装作没有听清。

    这时清河崔氏的崔翟突然开口,同样故作好奇的开口试探,笑呵呵道:“自打今日见了顾兄弟以后,崔某对于顾兄弟的事情十分惊异,明明你只是个穷苦出身,为何竟有这么多的秘方在手?”

    他说着看了顾天涯一眼,大有深意又道:“比如红砖,乃是建设之用物。比如炼铁,军民皆不可或缺。然后还有清茶,属于饮食之道。如果再算上那个霸道诡异的暗器,这已经涉及了四个完全不同的行当。到底是什么样的祖辈,竟然可以涉猎如此之广……”

    他这话问出了众人的心声。

    就连李建成和李世民,其实也在心里存着这个疑惑。

    甚至就连昭宁,同样好奇无比,只不过昭宁一直忍耐不问,她不想让顾天涯感到为难。

    ……

    这个问题顾天涯确实很难回答。

    因为他找不到合适的措辞和借口。

    要知道任何谎言都有漏洞,一个谎言要用无数个谎言去隐瞒。

    幸好也就在这时,事情突然有所转机。

    但听外面步履匆匆,似是有人来的极为仓促,那人进入客栈院落之后,几步奔到屋门口的台阶上,原来是一个世家的奴仆,明显是有事情想要禀告。

    但他目光先是偷看顾天涯一下,不知为何眼中竟有惊惧之意,在场世家心中一动,郑观鱼突然说道:“顾姐夫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你直接说。”

    奴仆这才开口,小声道:“公子,出事了。”

    他不等郑观鱼问他,紧跟着再次开口又道:“范阳卢氏有人骑马而来,向我们告知了一件稀奇怪事,说是今日中午之时,卢氏门前突然现身一个老道,那老道年纪很大,然而手中却极其轻松的拎着一个人,他到卢氏门前将人一扔,随即冷笑三声转身离开,等到卢氏之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突兀出现的老道士已经没了踪影,而那个被仍在地上的人,竟然是范阳卢氏的照云公子……”

    “卢照云?”

    “被一个老道士扔在家门口?”

    众人面色都是一怔。

    却见家奴偷看顾天涯两眼,语气突然变的古怪,小心翼翼又道:“那位卢照云公子,气息早已断绝,最吓人的是,他的嘴巴被人给缝上了……”

    在场六大世家,外加李建成和李世民,甚至就连昭宁和小青小柔,所有人全都看向顾天涯。

    哪知顾天涯同样面色呆愕,忍不住道:“你们看我干啥?这事我同样一头雾水。”

    郑观鱼仔细观察他的表情,语带试探的道:“今日上午之时,咱们在县衙争锋,当时秀宁姐姐曾说,要把卢照云的嘴巴给缝上,但是我们都知道秀宁姐姐的性格,她真要动手绝不会这么偷偷摸摸……”

    顾天涯点了点头,道:“所以你们怀疑我?”

    郑观鱼同样点了点头,直言不讳的道:“因为你当时也曾说过,要把卢照云的嘴巴给缝上。”

    顾天涯面色古怪无比,他心里同样感觉纳闷,忍不住道:“是啊,这话我也说过。”

    这时忽听崔翟开口,语带深意道:“诸位是否可还记得,今日发生过一件怪事,有人曾在县衙门外放言,追出去却寻不到踪迹,那人说,顾天涯的身后有后台……”

    众人岂能忘了这事?
顿时又看向顾天涯。

    顾天涯缓缓摇头,一脸郑重的道:“需不需要我发个誓?”

    他这样的表态,显然是真的不知,在场众人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异,郑观鱼转头看向那个家仆,沉声道:“范阳卢氏的报信之人还在不在?”

    那家仆连忙点头,忽然又摇了摇头,道:“启禀公子,人家不是报信的,而是前来调查,来的乃是两个嫡支。”

    郑观鱼微微沉吟一下,对顾天涯道:“顾姐夫,你是主人。”言下之意不说自明,他身为客人不方便自作主张。

    顾天涯点了点头,对那郑氏家仆道:“劳烦你给领个路,我去见见对方的人。”

    郑氏家仆连忙转身,急急走在前面领路。

    顾天涯和众人对视一眼,沉声道:“既然诸位心有怀疑,不妨一起做个见证……”

    说完抬脚而行,追着家仆而去。

    ……

    范阳卢氏的人,就在村口外,确实是两个嫡支,并且和世家众人很熟。这两个嫡支一看就是精明干练之辈,身上全然没有卢照云的纨绔气息。

    他们见到众人前来,先是拱手举了一举,语气极其随和,并无愤怒之意,只是道:“我家族弟最近几日一直都在密云县,所以我们来此只想求问一件事,他有没有得罪过谁?谁有没有说过特别的话?”

    顾天涯毫无隐瞒,直接开口道:“得罪过我,我说过特殊的话。今日上午之时,我曾说过要把他的臭嘴给缝上。”

    两个卢氏嫡支一齐看向他,不知为何竟然点了点头,沉声道:“我家族弟性格狂傲,必是言辞之间触犯了你,这种树敌之事他经常会干,所以我们并不感觉有何意外……但是,我们仍旧想要问一句,是你缝上了他的嘴巴吗?”

    顾天涯哈哈一笑,伸手朝着在场世家一指,道:“你们是自己人,可以去求证。”

    郑观鱼越众而出,面色郑重道:“今日离开县衙之后,顾天涯一直在招待吾等。他从未离开吾等视线,所以绝不可能做出此事。”

    说着想了一想,紧跟着又补充一句,道:“他也没向任何人交代过要找卢照云麻烦的话。”

    两个卢氏嫡支一齐点头,随即再次开口又问,道:“除了这位顾小哥以外,我家族弟还得罪过谁吗?”

    昭宁在一旁轻哼出声,冷冷道:“本公主也曾说过,要把他的臭嘴给缝上。但是你们应该知道,我做事不会偷偷摸摸。”

    两个卢氏嫡支又是点头,道:“平阳公主女中豪杰,性格比男子更加光明磊落,偷摸杀人之事,你确实不屑为之。”

    两人说到此处,忽然一起看向顾天涯,道:“至于这位顾小哥儿,我们同样可以确信他没动手,因为,我们知道敌人是谁。”

    在场众人都是一怔,心中迸发强烈的好奇,甚至就连顾天涯都忍不住上前两步,下意识问道:“是谁?”

    他比任何人都要在乎这个事。

    却见两个卢氏嫡支突然轻叹一声,语气无比肃重的道:“我家族弟的衣衫之上,被人用血写了一首诗。春秋百家战,千载墨中门。工器近乎道,同斩儒家人。”

    在场六大世家,只觉脑中轰然一响。

    墨者?

    重现人间!

    这可是儒家的死对头啊,UU看书www.uukanshu.com难怪会弄死范阳卢氏的公子。

    只不过,道家怎么也跟着掺和进来了呢?虽然道家和儒门理念不合,但是双方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甚至偶尔还会有所交际,按说不应该仇视世家吧。

    这时郑观鱼灵光一闪,猛然转头看着顾天涯,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顾姐夫能有那么多秘方,原来你的祖上乃是墨者,原来你的秘方真是祖辈传下。”

    顾天涯展颜而笑,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既然已被你们发现,我也不好再做隐瞒了,唉,真是的……”

    他陡然面色严肃,直直挺起胸膛,大言不惭的道:“不错,我家祖上正是墨者。”

    所有说不通的谎言,终于有人帮忙背锅了。

    ……

    ……第3更到,今日1万800字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