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九十八章 【忍有限度,不忍就杀】

  片刻之后,驿站门口。

  但见一群娘子军悍卒手握横刀,目光凶狠的盯着对面两个衙役,对面两个衙役则是豁出去了,摆出一副横不畏死的无赖架势。

  只听两人不断吵嚷道:“按大唐律,民触法当刑,我们乃是奉命抓人,你们为何横加阻挠?莫非娘子军故意庇护盗匪,是你们在幕后指使盗窃之事?”

  “放你娘的罗圈屁。”悍卒们勃然大怒,几乎要抽刀子砍人。

  但是两个衙役毫不畏惧,反而哈哈大笑问道:“既然不是你们指使,为何要庇护那个刘氏?既然不是你们指使,为何要阻拦我们抓人。”

  这两人言辞尖利,很娴熟泼脏水的手法,隐约不似普通家奴,倒像是极擅此事的人物。

  他俩手举抓捕文书,不断大声质问,又道:“我们手持县令签押之文,遵从的乃是大唐国法律例,然而你们竟然视做无物,莫非娘子军可以漠视王法么?”

  娘子军的士卒们虽然彪悍过人,但是嘴皮子功夫明显落入下风,无奈只能骂骂咧咧,气的暴跳如雷但却不敢杀人。

  原因很简单,昭宁临走之时下令他们忍着。

  幸好这时顾天涯终于到了。

  燕九连忙迎上来几乎,压低声音道:“顾…顾公您要小心,这两人不是普通衙役。擅长抓人话柄,言辞极其刁钻。”

  顾天涯缓缓点头,道:“放心,我认识他们。”

  说着踏前几步,目光看向两个衙役,突然面上泛起微笑,语带深意的道:“我原本以为,来的是孙氏家奴,但我没想到,竟然是孙氏嫡支,两位都是族中掌权之人吧?难怪能用言辞逼住我的同袍……”

  对面那俩孙氏之人的面色丝毫不变,仿佛并不在意身份被人戳穿,只是继续举着抓捕文书道:“出身如何,又能如何?我们即便是孙氏之人,难道就不能担任衙役为民出力吗?”

  “好,好一个为民出力!”顾天涯称赞一声,对着两人竖起大拇指。

  陡然他转身回头,望着悍卒们身后护着的妞妞母亲,笑呵呵道:“刘氏嫂子,你过来吧,既然人家拿了抓捕文书过来,咱们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走一趟了。但你不用害怕,咱们只是走一趟而已……”

  妞妞母亲连忙走出,面带惊慌的躲在他身后。

  顾天涯冲她温声鼓励一下,转头重新看向两个衙役,道:“走吧!”

  哪知两个孙氏之人猛然摇头,一脸坚决道:“按照律法,此妇有罪,当以锁链拿之,带回县衙问审。”

  顾天涯的脸色顿时拉下来,森然道:“不经问审之前,何来定罪之说?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彼此都知道对方心思,你们想要动用锁链拿人,无非是想让人先入为主,刘氏若是被你们锁住,别人下意识就会认为她有罪,这等龌龊招数,你们认为我会同意吗?”

  他毫不顾忌的揭穿了对方的诡计。

  但是两个孙氏之人满脸强硬,继续举着抓捕文书在坚持,大声道:“我们遵从的乃是大唐律例,阁下想要漠视王法不成?”

  “王法?哈哈!”

  顾天涯陡然大笑,然后转头看向村头,远远喊道:“大哥,二哥,媳妇,快过来啊,这里有人跟我谈王法……”

  那边顿时传来长笑之声,只见李氏兄妹携手而来。

  昭宁第一个开口,语带傲然道:“谈王法?可以呀!我家男人乃是国戚,普通王法不可加身。本宫这个说法,不知行也不行?”

  这时代可没有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的说法。

  昭宁连本宫的自称都用出来了,分明是在拿着公主的身份压人。

  你们拿一个狗屁文书叽叽歪歪,就别怪本公主毫不留情的打你们脸。

  想拿王法说事?

  锁链锁着刘氏?

  不行!

  两个孙氏之人明显一呆,眼中各自闪过焦急之色,但是两人反应很快,瞬间想到了说辞,大声道:“我们要抓的是盗贼刘氏,我们要抓的不是顾天涯,就算他是国戚,又与此事何干?”

  言下之意不说自明,妞妞的母亲并非国戚,既然不是国戚,就得遵从国法。

  也就是说,他们仍旧还是有权力锁链拿人。

  这两人不愧是世家出身,这个借口确实能堵住昭宁的话。妞妞母亲是个黎民,没有资格逃避律法。

  可惜,今天在场的不止昭宁。

  李世民开口了。

  若论装逼之事,李世民一声不弱于人,但见他负手背后,一脸淡淡道:“从今天开始,刘氏不再是黎民,传大唐皇后懿旨,赐河北刘氏命妇,因其抚养孩子含辛茹苦,堪称天下守寡女子之表率,感动上苍,当赐命妇。”

  命妇是什么?

  命妇就是女人的官身。

  有了官身之后,已经不是黎民,虽然依旧还要遵守律法,但是普通律法不再加身。比如,锁链不能锁她。

  两个孙氏之人明显又怔住,目光全都呆呆看着李世民,足足好半天之后,两人才陡然反应过来,急急争辩道:“大唐并无皇后,何来皇后懿旨?”

  大唐现在确实没有皇后。

  因为李渊的妻子六年前已经病史。

  虽然立国之后追封皇后,但是那毕竟属于追封亡人。所以两个衙役的反击十分刁钻,大唐现在的的确确没有皇后。

  既然没有皇后,何来懿旨一说?

  可惜,他们忽视了李世民身份。

  但见李世民面色平静,像是在说一个无法否定的大道理,悠悠然道:“皇后是我娘,我替她传旨,如此而已,不能行吗?”

  说着看向两人,一脸漠然又道:“如果你们还是不服,那么本王再给一个说辞,昨晚本王入睡之后,母后在天上托梦于我,让我替她传个旨意,封赐刘氏成为命妇,这说辞,满意否?”

  两个孙氏之人目瞪口呆,只觉自己的脸上仿佛火辣辣的疼。

  确实没错,李世民就是在打他俩的脸。

  而且是毫无顾忌的打。

  刚才那个懿旨是假的,是我李世民临时捏造的,但是你们能把我怎样啊?我说刘氏是命妇他就是命妇。

  不服?

  可以!

  但是你们得忍着。

  两个衙役明显不想忍,因为今日之事不止锁链拿人这么简单。

  可是还没等他俩开口,忽然又见一个男子缓缓上前,满脸敦厚道:“呵呵呵呵,认识一下,孤乃大唐李建成,勉强当了个太子……”

  孤乃李建成!

  勉强当太子!

  这话说的何其平淡,然而两个衙役呆立当场。

  太子也站出来了,他俩还敢锁链拿人吗?就算明知皇后懿旨压根没有,但是现在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可惜他俩虽然认了,李建成却不愿放过他俩,

猛然笑呵呵问道:“孤是不是要跟你们做个保证,昨晚家母也曾托梦于我?”

  两个孙氏之人哪敢接茬。

  他俩不敢接茬,李建成仍不放过,陡然脸色一寒,森森然道:“在孤面前说王法,那么孤就和你们谈王法,按大唐第一律例,太子乃国之储君,汝二人是何身份?安敢见君而不见礼?”

  两个孙氏之人登时一惊,几乎不约而同就要见礼。

  可惜李建成陡然暴吼一声,语气更加森然道:“晚了!见君不见礼者,按律当有两判,小判,鞭笞八十,大判,斩立决也。”

  古代律法,确实如此,任何一个罪名都会有俩个判决,可以选择大判也可以选择小判。

  两个孙氏之人面色猛然变白,他们就算用脚指头想也能知道,李建成会怎么判,李建成该怎么判。

  果然只见李建成缓缓一抬手,淡淡道:“太子卫率,还不行刑?”

  噗噗就是两刀。

  两颗人头飞起。

  直到两个孙氏之人倒在血泊之中,李建成的面色才又恢复敦厚,他转脸看着呆立当场的顾天涯,笑呵呵的提点道:“妹夫你要记住,忍这种事要看彼此情况,倘若双方势均力敌,那么你可以隐忍,可若是蝇蝇狗狗也来触犯你,你难道也选择和他们讲道理隐忍吗?那你很累啊,讲道理是讲不清的。”

  旁边李世民冷笑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这小子还是没能认清身份,他没能适应自己皇亲国戚的权力。”

  顾天涯仍旧呆立当场,好半天才喃喃的道:“皇亲国戚?可以杀人?”

  李世民又是一声冷笑,淡淡反问道:“否则你以为我们李家江山哪来的?”

  说着指了指地上两个孙氏之人,道:“他们是世家出身,按说不能随便判死,但是他俩为了达到目的自己选择担任衙役,这可就给我们抓到机会了,身为衙役,却不敬王爵,所以一刀杀了,此事咱们占理。”

  旁边李建成出声又道:“妹夫你一定要记住了,与人争锋必须寸步不让,既然这两个衙役坚持锁链拿人,意图坐实妞妞母亲的偷窃之罪,那么咱们就得反其道而行之,先给这两个人扣上一个该死之罪。这才是打回了对方的出招,而不是你刚才所用的那种办法。你跟他讲的再多又有何用?他们难道真的在乎王法吗?须知今日之事,双方乃是一场刀光剑影的厮杀啊……”

  顾天涯缓缓点头。

  他渐渐有些明白高层次斗争的手腕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既然对方坚持无赖手段锁链拿人,那么自己这边就得同样无赖的打回去。

  怎么打?

  直接把人杀了!

  必须用这种最决绝的反击告诉对方,你们出的无赖招数让我感觉不爽了,你们没把我们当回事,竟然用这种无赖的招,那就别怪我们心里有火,逼着你们不许再用无赖的招。

  这时李建成看了一眼县城方向,随后又看向顾天涯身后的刘氏,突然道:“虽然两个孙氏之人杀了,但是对方还在县衙那边等着,我们能帮你做的暂时只能这些,剩下的必须你自己去干,我们只是看着,绝不出手帮忙……”

  这是跟着顾天涯一起去密云县衙旁观的意思了。

  顾天涯深深吸了口气,忽然伸手拉着妞妞母亲的手,沉声道:“刘氏嫂子,咱们去县衙。”

  说着缓缓吐出一口气,抬脚朝着县城方向而行,轻轻又道:“本官身为正七品,级别当与县令同,他要问审,我也问审……今日之事,是大唐驿站和地方世家的首次争锋,对方要害民,我们得护民!”

  一群娘子军悍卒听到他的说法,顿时排成两列跟在他的身后。

  李建成和李世民对视一眼,拉着昭宁跟在了队伍的最后方。

  此去……

  密云县衙。

  升堂问审。

  天下世家联合是吧?我烂泥腿子顾天涯来了!

  ……

  ……不好意思,前面的预告失效,这章死的是孙氏之人,不是咱们大家的老熟人。下两章才是,顾天涯血染长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