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九十七章 【对不起,你升官了】

  确实是出事了。

  也确实和顾天涯有关联。

  但见昭宁略显担忧看他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开口问道:“天涯,你还记得妞妞母亲吗?”

  顾天涯登时紧张起来,急急道:“莫非是她的胃病?”

  说完忽然摇了摇头,自己推翻了自己的猜测,沉吟道:“不对,肯定不是胃病的事!她已经辞去粮仓差事,如今在咱们这里做工,她现在每天都能吃饱,胃病肯定会慢慢康复……”

  陡然目光一凝,似是想起一种可能,顿时脸色微变,下意识脱口而出道:“莫非是偷粮一事?”

  昭宁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就在刚才之时,来了两个衙役,他们手里拿着县令孙昭签发的令书,声称要把妞妞母亲抓回县衙问审。”

  她说着看了顾天涯一眼,紧跟着又道:“我隐约感觉事情不对劲,于是暗示燕九等人恐吓对方,哪知两个衙役的态度十分强硬,竟然坚持要把妞妞母亲抓回去,甚至放出话来,他们并不怕死,倘若娘子军的战士胆敢阻拦他们差事,他们直接就死在咱们的驿站之前。”

  顾天涯明显瞳孔一缩,下意识脱口而出道:“此举大异常人,必是有心而为!”

  昭宁点了点头,道:“当时燕九等人抽刀欲砍,结果两个衙役毫无胆怯,反而仰天哈哈大笑,像是盼着能被娘子军砍死,我觉得事情太过诡异,所以暂时喝止了燕九等人,如今他们正在驿站之前对峙,两个衙役坚持着要抓妞妞的母亲。”

  顾天涯深深吸了一口气,陡然道:“这两人绝非县中衙役,必是密云孙氏的家奴。”

  “我也这么认为。”

  昭宁再次点了点头。

  旁边李世民忽然开口,像是提醒般道:“自古有刁奴作恶一说,很多人以为指的是仗势欺人,其实刁奴二字还有更深一层含义,那就是他们有着清晰的自我认知,吃谁的饭,听谁的话,谁养着他,当谁的狗……”

  顾天涯何等聪明,岂会听不出李世民的暗示,点头道:“既然是狗,就得咬人,哪怕需要面对的是惹不起之人,但是主人一声令下他们也得扑上来咬,因为他们能够认清自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做墙头草,所以只能铁了心的跟着主人,就算是死也得一条道路走到黑。”

  他说着看了一眼李世民,接着又道:“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既然是密云孙氏的家奴,身家性命早已和密云孙氏绑在了一起。孙家若灭,他们都死,孙家若活,他们才活,他们只是家奴而已,尚不具备卖主求荣的资格,故而只能跟着主家一起,无论对错都要死撑下去……”

  李世民甚是赞许,道:“正是这个道理。”

  李建成突然出声,沉声道:“既然你已看透此事的背后,那你可知道他们为何会如此?”

  顾天涯缓缓吸了一口气,这一刻他脑中闪过无数推测,陡然灵光一闪,已然想通一切。

  他目光看向李氏兄妹三人,道:“两个孙氏家奴,专门来驿站抓人,他们不但毫无胆怯,而且还放言要死,这显然是铁了心的要办成此事,非要把妞妞母亲抓回去才行……而抓回去的目的是什么呢?是让妞妞母亲在县衙之中过堂。为什么要过堂呢?过堂肯定是要定罪。为了达成定罪这个目的,他们甚至连娘子军的威慑都不顾了,这是破釜沉舟之举,凸显着不赢就死的决心。”

  李氏兄妹皆非普通之人,瞬间都听出顾天涯的话中含义,齐声道:“然而妞妞母亲只是个普通寡妇,他们犯不上如此大动干戈,所以此事必然别有所指,妞妞的母亲只是个引子而已。”

  顾天涯眉头紧皱,心中生出一股浓浓担忧,道:“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他们要抓的不止妞妞母亲一人,倘若事情真像被猜测那般,他们恐怕是要审判很多人。”

  审判很多人?

  李世民顿时目光一厉。

  李建成眼神也是一森。

  唯有昭宁稍微慢了半拍,暂时没能想明白孙氏的意图,忍不住问道:“审判很多人又能如何?”

  顾天涯轻轻吐出口气,几乎是一字一顿道:“他们要让百姓去当替死鬼,替他们背上粮仓搬空的大罪。”

  昭宁登时一呆!

  顾天涯目光看向于她,叹口气道:“现在你明白了吧,他们已经猜到了咱们的下一步动作,他们知道咱们要动用粮仓里的粮食,所以才会提前做出筹谋和反击……”

  昭宁登时一惊,下意识脱口而出,道:“这怎么可能?咱们并没有泄密啊!甚至只是一个计划而已,此事你只和我说过一次。”

  仅仅只是一个计划。

  没说给任何外人听。

  也就是说,这事压根就不存在泄密的情况。

  所以昭宁才会觉得意外,俏脸一片不可置信之色。

  顾天涯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忽然朝着外面看了一眼,仿佛喃喃般道:“世家之中,有高人啊。”

  完之后转回头来,面色肃重看着昭宁,解释道:“对方通过观察我这一阵子的行事风格,直接推测出了我的下一步举动。就如你们领兵打仗一般,未曾开战先要料敌机先,以前我是个穷苦小子,他们并不把我看成对手,所以不怎么猜测我的举动,很容易被我的手法给蒙蔽。但是现在已经有所不同,他们开始把我当成敌人看待了。”

  昭宁毕竟是一代女帅,此时终于明白了顾天涯的意思,点头道:“所谓兵法之道,无非互猜而已,既然他们把你当成对手,自然会用心揣摩你的心思,而你自从县衙告状开始,每一步都是奔着土地和粮食,世家之人并不傻,相反全是精明人,他们见你一直盯着粮食,很容易便会联想到粮仓……”

  她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而一旦联想到粮仓,他们必然会做出反击,因为,粮仓里的粮食已经被他们侵吞了。”

  顾天涯轻轻吐出一口气,面色肃重道:“所以说,妞妞母亲是在替我们受过。她虽然曾在粮仓偷粮,但是一个女人能偷几斤粮?对方也知道她偷不了很多粮,他们需要的只是妞妞母亲承担罪名而已。”

  李世民忽然开口,语气森然道:“一个女人担不起这么大的罪。”

  顾天涯缓缓点头,

道:“所以他们会抓很多人。”

  昭宁陡然大怒,道:“河北是我的采邑,百姓是我的黎民,既然对方撕破脸皮,休怪我也不讲道理,我现在就点起兵马,先去把密云孙氏屠了。早就看他们不顺眼,欺负我男人十八年,狗一般的东西,也敢欺负我的天涯……”

  这恐怕才是她想去灭人满门的原因。

  其实她性格并非小家子气,相反乃是少有的女中豪杰,小小一个密云孙氏,并不会放在她眼里,但是对方欺负顾天涯,那可就得另当别论了。

  她早就把密云孙氏记在小本本上了。

  她早就想着带领大军杀了对方全家……

  今天遇到这事,正好遂她心愿。

  哪知顾天涯突然伸手,一把将她拉了回来,摇头道:“不行,这事得按照规矩走。你能屠灭一个密云孙氏,但你屠不灭所有的世家。”

  昭宁顿时一怔,俏脸显得愕然,道:“我没打算屠灭所有世家!”

  旁边李建成叹了口气,对昭宁连连苦笑道:“我的傻妹妹啊,你难道还没想明白吗?今次之事,不止孙家,对方明知我们都在河北,仍然敢做出这样的反击,这种胆气岂是一个小小密云孙氏能有的?这绝对是天下所有世家联合起来了啊。密云孙氏只是被他们摆上了明面,负责和我们打这一场擂台而已……”

  李世民同样也开口出声,缓缓道:“大隋所留粮仓,天下各处都有,既然密云孙氏能够侵吞粮仓,别的世家岂能放着肥肉不咬?此事堪可算是最大窝案,因此反击之时必也上下齐心,所以秀宁你不能冲动,万万不可靠着兵力硬干,虽然我们李氏已经夺了江山成了皇族,但是我们还没有能力和所有世家同时为敌。”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目光看向顾天涯那边,又道:“天涯刚才说的很对,此事必须按照规矩走。”

  “如何按照规矩走?”

  昭宁明显心里有气,UU看书www.uukanshu.com恨恨道:“莫非就眼睁睁看着对方抓人,问审,定罪,把侵吞粮食的一顶帽子,扣在我河北道百姓的头上?”

  李世民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顾天涯道:“既然对方把密云孙氏摆上明面,我们也找一个人放在明面,密云县的县令乃是正七品,顾家村驿站的驿长也是正七品,双方都是七品,又是一县之内,遇有重大之案,自当一起问审。”

  昭宁登时怔住,下意识道:“也就是说,让我家天涯去和孙昭打擂台?”

  李世民淡淡一笑,反问道:“不行吗?”

  “当然行啦!”昭宁不知为何,喜的眉花眼笑。

  反而顾天涯有些意外,眉头皱起道:“可我只是驿卒,并非驿站驿长。”

  “嘿嘿嘿嘿!”

  李家三兄妹同时低笑起来,齐声开口道:“对不起,你升官了。”

  从今天开始,正七品驿长,享三百斤俸禄,与中县之令同。

  ……

  顾天涯明显怔了一怔,想不到自己转眼之间生了官,但他仅仅只是一个迟疑,陡然双手攥成拳头,大声道:“好!”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官。

  当官不为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时代并没有红薯,但是并不妨碍我护着黎民,你们想抓妞妞的母亲回去过堂是吧?我这个崭新出炉的正七品官护着她去。

  天下世家又如何?

  密云县衙斗一斗。

  ……

  ……下一章,有一个熟人会死去,大家可能会伤心,千万不要骂我啊。他不死的话,咱们的顾天涯无法怒发冲冠啊。